第644章:番外(雁荡群妖4)

    那李复来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往第一张桌子前一坐,也不多话。直接抓起筷子就吃,却没动酒杯。

    俞非凡当然也没闲着,甩开腮帮子大吃特吃,一手抓着羊腿。一手抓着一根扇子骨,左一口右一口的狂啃,那吃相,别提多难看了。

    元子看了看俞非凡。也直接动了筷子,李管家则始终微笑不语,端坐不动,比起俞非凡和元子来,那太有范了。

    就在三人狂吃之际,大厅外嗖嗖人影闪动,呼啦啦进来几个人,当先的是一个体态妖娆的妇人,三十岁左右,生的颇有几分姿色,举手投足之间,更是极尽魅惑之能事。

    跟在后面的是一个雄赳赳的大汉,满脸的胡渣子,虎头豹目,面相凶恶,穿着背心、大裤衩子、吸着拖鞋,露出一身的腱子肉。第三个是个瘦瘦弱弱的中年男子,始终阴着个脸,一双细长眼中,不时泛起一丝精光,装扮倒是干净,只是让人一看,就有种阴森的感觉。

    后面一个则一副懒洋洋的汉子,也有四十多岁,头发凌乱,衣装邋遢,一双眼就像没睡醒一样,走路都泛着一股子懒酸劲。第五个则更是奇葩,一脸无赖相,抬着头,拧着脖子,鼻孔都快朝天了,走路就跟个螃蟹似的,一副姥姥不爱舅舅不疼的模样,光着个膀子,膀子上纹了个大蝎子,倒有几分逼真。

    第六个则是个消瘦干巴的老头,淡眉小眼,小鼻子小嘴小脸盘儿,额下留了一撮山羊胡子,有点驼背,他一进门,眼睛就一直盯在那妖娆的妇人身上,不停的舔舌头,浑身上下都泛着猥琐。

    这六个人一进大厅,也不和俞非凡打招呼,纷纷各自找了个座位坐下,有的大口吃菜,有的闭目养神,有的则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四处观看。

    俞非凡则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一边大口吞咽着食物,一边含混不清的对大家打着招呼:“都来了,坐!都坐!十二点准时开席,各位先请自便。”

    没有一个人理他的,在座的几个人,全都各自维持着原先的模样,俞非凡也不以为意,嘿嘿一笑,随手又抓起了一根扇子骨。

    一根扇子骨没啃完,又进来两个人,前面一个人,年约六旬,短发黑脸,双目如鹰,高鼻薄唇,脖子粗短,双肩宽阔,双臂奇长,几近双膝,双手齐大,一走一拐,分明是个瘸子,在这瘸子的手中,还抓着一根手杖,牵着后面的一个人,后面的人则是个瞎子,也在六十多岁的模样,面如枯槁,双颊无肉,颧骨高耸,门牙凸起,整个人瘦的和排骨一样,拿刀刻都不一定能刻下来四两肉,抓着手杖的手,像干瘦的鸡爪一样,大晚上的戴着个墨镜,不过墨镜对他来说,就是个遮丑的物件就是。

    这两人一进门,前面进来的七个人,就一起猛的一凛,随即李复来就站了起来,对那瘸子和瞎子一点头道:“瘸二爷,瞎大爷,这边坐。”

    那瘸子目光在众人面上一扫,就目光一冷,随即冷哼一声道:“复来、元青来了,也就来了,你们几个凑哪门子热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这笔钱拿去,有没有命花,可不一定!”

    其余几人一齐面色一窘,却没有一个敢出声反驳的,那原先一直将脸都抬到天上去了的无赖汉,竟然将头低了下来,倒是那妖娆的妇人,眼神中露出一丝不甘来。

    随即那瞎子就笑道:“各位不要介意,瘸老二一向心直口快,说话不过脑子,你们就听没听见的,当没听见的哈!”

    元子一听就愣了,这话说的,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好像在替那瘸子向大家说好话,可这话里的意思,却分明是承认了那瘸子的话,特别是那句心直口快,简直就是又扇了几人一记耳光。

    可就这么一个瞎子,就这么一句近乎打脸的话,却没有一个敢吭气的,就连那原先还有一丝不甘的妖娆女子,也顿时低下了头,连看都不敢看那瞎子一眼。

    瘸子这才领着瞎子走到左边一排最靠近俞非凡的两张桌子前落座,一坐了下来,同样也自己忙自己的,瘸子吃菜,瞎子静坐,没有和俞非凡说一句话。

    两人这边刚刚坐稳,大厅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声来:“哈哈哈哈!今天真是难得,大家竟然凑的这么齐,当真稀罕!”笑声一起,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一闪进入大厅,再一闪,已经到了右首边最靠近俞非凡的那张桌子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伸手就抓起了一只乳鸽,大口啃咬起来。

    俞非凡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是个高大的和尚,硕大的脑袋圆滚滚的,剃的锃亮,上面点了九点香疤,十分醒目,往脸上看,肥嘟嘟的一张脸,笑眉细眼,天生笑口,双耳垂肩,往身上看,一身都是肥膘,一袭灰色僧衣根本就挡不住大肚腩,直接袒露了出来,往哪里一坐,当真如同一尊笑面弥勒一般,只是他这和尚当的好像不地道,起码也是荤腥不戒。

    那瘸子这时冷哼一声道:“哈哈儿,好久不见,你还是这德性!”

    那大和尚哈哈笑道:“哈哈哈哈!瘸老二,你这张臭嘴,这么多年了,也还是那么贱啊!”

    那瘸子一听,顿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声道:“哈哈儿,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别说老子只是瘸了,就是砍掉一条腿,也照样可以收拾你。”

    那大和尚又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家伙好像每说一句话前,都会先大笑几声,真的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就这习惯,笑着说道:“哈哈哈哈!瘸老二,你是看瞎老大在这里,你才有的底气吧?不然就凭你那条瘸了吧唧的破腿,真的敢和我叫板吗?”

    那瞎子这时微微一笑,接过话道:“哈哈儿,你少捧我了,我一个瞎子,在这里有什么用,一双招子从一出生就没见过光,说白了就是个废人而已,你们斗气的话,完全可以不用考虑我。”

    那大和尚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少跟老子来这一套,雁荡山一带,谁不知道瘸不离瞎,瞎不离瘸,天残地缺,瘸瞎双绝,要是老子和瘸子动手,你绝对会出手,老子一对一不憷你们,可一打二的话,就得吃亏了。”

    那瘸子顿时大怒,一张黑脸更黑,双目一阴,单手一指那大和尚,冷声道:“哈哈儿,不用瞎老大出手,我一样可以收拾你。”

    这次那大和尚还没说话,俞非凡已经扬声笑道:“两位,先用不着争吵,到十二点就正式开席!现在也快了,大家最好还是和和气气的好。”

    一句话说完,那瘸子和大和尚已经同时一转身,四目一起看向俞非凡,同时冷声道:“你算老几?”

    俞非凡脸上笑容不变,根本就不说话,只用眼光瞟了一眼李管家,李管家立即起身道:“我们少爷在家排行老幺,是今天酒席的主人,是这个饭局的东道!”

    那瘸子和大和尚一愣,又同时一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一起哼了一声,却果然都不在说话了。

    这时那瞎子笑道:“东道主说的对,人家一番盛情请我们来,我虽然看不见,却闻得出香味儿来,好酒好菜的招待着咱们,咱们要是闹将起来,扫了东道主的兴,怎么都说不过去,大家都互退一步,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那瘸子随即接话道:“哈哈儿,瞎老大说话了,我就让你多活一会,等这里散了,再取你的狗命。”

    那大和尚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瘸子,你少吹两句能死啊!你和我这一辈子干了多少架?你哪一次能赢我的?哪一次不是靠瞎子出手解围?还让我多活一会,要不是瞎子罩着你,老子早弄死你了!”

    话刚出口,俞非凡忽然一抬手腕,往手表上看了一眼,随手就将手中的羊腿骨往桌子上一丢,顿时咣当一声响,随即面色一沉,双手一伸,一起抓住桌面,猛的往上一掀,哗啦一声,叮当乱响,盘子碗筷掉落一地,餐具碎了一多半。

    元子一愣,不知道俞非凡这是搞的什么鬼,俞非凡却一脸寒霜,冷声骂道:“都吵个屁!时间到了,十二点整了,咱们的酒席,也该正式开始了。”一边说话,一边一伸手就提起一个箱子,往桌子上一放,咣当一声,随手打开,满箱子都是红彤彤的钞票,不用问,是李管家准备好的那一百万。

    还没等俞非凡将箱子盖上,那大和尚就一阵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自古英雄出少年,明知道我们的身份,还有这般胆识,当真了不得!”

    说到这里,那大和尚又一阵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只是,我想问一下,我们十个人平时没有任何的联系,也没有恩怨牵扯,可以说个个都隐藏的极好,你是怎么认出我们来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