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番外(雁荡群妖6)

    这话当然是俞非凡瞎扯的,偏偏他扯的还像是真的,一来他确实是三爷的徒弟,二来三爷要来雁荡山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让一个徒弟来打前站很正常,所以在场的六个人一听俞非凡这么说,顿时全都激动了起来。

    每一个人,心中都一定有一个梦想!

    像他们在道上混的。哪个心里没有点热血,只是时代不同了,道上玩的朋友,几乎都被淹没在经济的大潮流之中。空有一身本领,却无施展之处,分别隐居在山村之中,心中憋屈,可想而知,现在三爷来了,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儿须成名酒须醉!莫待白首悔当初。

    即使这个机会对他们来说,可能充满了凶险,但心中希望之火已经被点燃,热血不洒尽,怎么会熄灭!

    所以,俞非凡这么一说,几个人的目光就一起亮了起来,六个人十只眼珠子,一起盯着俞非凡,个个目光之中都充满了期待,好像恨不得立即放手大干一场,从此名扬天下一般,就连自从进入大厅之后就一直十分沉静的那个瞎子,双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

    俞非凡一见大家的胃口被钓起来了,又嘿嘿一笑,随即面色陡然一变,沉声道:“齐平烟在雁荡山召开赏参大会的消息,各位想必都知道吧?”

    六人一齐点头,这么大的事情,瞒是瞒不住的,对于在场的几人来说,应该不是什么秘密了。

    俞非凡继续沉声说道:“这次赏参大会,齐平烟邀请了许多妖类,根据可靠消息,只怕有万余之众,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师父的意思是,借这个机会,将这些妖类一网打尽,这样起码可以保人间百年不受妖类侵扰。”

    “为了这次行动,师父已经秘密调遣了三十六门之中的许多好手秘密前来,徐镜楼、江长歌、花错等人,已经到了雁荡山,潜伏在暗处,而师父则带着师娘在明处牵制着他们的注意力,只等时机一到,就出手给予齐平烟致命一击。”

    他这一番话说完,六个人反而都愣住了,他们虽然热血仍在,却都不是傻子,就算徐镜楼是天下第一,就算三十六门之中人才辈出,可万余妖灵是什么概念?这根本没法打!

    所以,那瞎子第一个出声问道:“这确定是徐三爷的意思?”

    俞非凡面色肃然的一点头,沉声道:“这般大事,我万万不敢乱说,这正是家师的意思。”

    那瞎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又追问了一句道:“徐三爷真的要将雁荡山万余妖灵全部击杀?那可是万余之众,虽为妖类,三爷要真这么做的话,只怕也上伤天和吧?”

    俞非凡顿时一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倒也不是全部击杀,我传话可能导致你们误会了,师父的原话是杀鸡儆猴,杀一儆百!带头的必须死,几个中坚力量也必须死,树倒猢狲散,带头的一死,剩下的自然就散了,而且那些跟随着平日里也没什么大恶,能放的就放了。”

    六个人一听,全都松了一口气,那瞎子一摸胸口道:“我还以为徐三爷真的要将万余妖灵全都赶尽杀绝呢!原来只是诛首恶震余孽,这倒是可行!”

    其余几人也都纷纷议论,听他们的意思,好像都认同这个办法,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只是俞非凡假传圣旨罢了。当然,以三爷一向心狠手辣的作风,也不能排除三爷真的有这个意思,也正是因为这所以这六人对俞非凡的话,才没有任何的怀疑。

    俞非凡一见这六人相信他了,心中暗自欢喜,面上却一苦道:“可惜,这个计划之中,有一个难题,齐平烟这家伙的背景、手段,师父也不清楚,他手下有哪些得力的好手,我们更不知道,这直接导致,无法制定作战计划。”

    俞非凡话一落音,那大和尚就哈哈大笑道:“这事不用愁,有瞎老大和瘸老二在,雁荡山地面上的事儿,有什么是他们两个不知道的!”

    俞非凡一愣,急忙转头看了瞎子和瘸子一眼,说实话,他真的有点不大敢相信,一个瞎子,目不能视,一个瘸子,行走不便,这样的两个人,消息能这么灵通?

    他这个疑惑的眼神一起,瞎子没说什么,瘸子却猛的一拍桌子道:“小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们?”

    俞非凡急忙摆手道:“我哪敢不相信两位前辈,只是我刚入师父门下不久,对道上的各位都不熟悉,也没听说过各位的名号,更不知道各位的本事,看两位”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那瞎子就笑道:“是不是看我们一个瞎一个瘸的,不像消息灵通的样子,这不怪你,很多人第一次见我们,都不相信我们的能力。不过,偏偏这事却是真的,外人以为我是瞎子,实际上,我是天生残疾,一出生之时,就没有双目。”

    一句话说到这里,手一伸,将墨镜摘了下来,俞非凡一眼看去,又是一愣,一个人就算瞎了,双眼的位置,也应该有两只眼睛的,可这瞎老大的双眼之处,竟然空白一片,任何东西都没有,奇异到了极点。

    那瞎子继续说道:“也正因为我天生无眼,所以道上的朋友才送了我一个天残的外号。不过,老天爷是公平的,关上了我的两扇窗,却给我开了一扇门,我没有眼睛,一双耳朵却是出奇的灵敏,在我年轻的时候,天残的外号还没有叫响之前,大家一直都叫我顺风耳,不夸张的说,逆风一里之内的动静,我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要是顺风的话,听个三五里外的动静也不是不可能。”

    接着又一指那瘸子道:“我二弟这条腿,则是硬跑瘸了的,他练的是神行术,人送浑号飞毛腿,虽然日行千里力有未逮,但六七百里绝对能跑,可惜后来有一次和人打赌,一夜奔行千里,活生生将一条腿累瘸了,现在一天只能跑上个三四百里了,但雁荡山这块地方,估计还没有他没到过的。”

    “二弟练的是神行术,其中有一条是缩地术,看起来好像地面缺少一截一样,而且二弟又是后天瘸的腿,所以年纪大了之后,道上的朋友就不叫他飞毛腿了,改了个外号叫地缺,和我这天生没眼的老头混在一起,合称为天残地缺。”

    “我们老了,身手确实不如年轻时候了,可这看家的本事,却一直没有放下过,特别在雁荡山,由于我们老哥俩几乎踏过雁荡山的每一寸土地,所以这整个雁荡山,对于我们俩来说,还真的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俞非凡一听大喜,急忙问道:“那两位前辈,可知道关于齐平烟的一些事情?”

    那瘸子沉声道:“齐平烟此人,手段十分高明,而且,自从他到了雁荡山,就对我们老哥俩处处防范,对他的了解,倒是不算多。”

    这话一说,俞非凡顿时心里一阵失望,刚才这牛皮还吹的震天响,怎么一转眼就歇菜了呢!不由得看了一眼那瞎子,却忽然发现,那瞎子的嘴角,却始终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来,心中陡然灵机一动,是了!自己刚才不相信他们俩,现在轮到他们显摆了,自然得翘一下尾巴,这些江湖中混的人,最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这是等着自己求他们呢!

    要是三爷,未必会拉得下来这个脸,怎么说呢?三爷一是身份在那摆着,对他们低三下四的话,自己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拉不下这个脸来,当然,要是三爷在的话,这两人也不会翘尾巴就是。

    可俞非凡却是那种根本就不知道脸皮是什么玩意的人,这一明白了过来,立即笑道:“瞎大爷,你老就别卖关子了,我年轻不懂事,你和我计较什么?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道上的朋友会怎么说?一提起来这事,肯定会说,徐关山的徒弟找二位前辈帮忙,而两位怕了齐平烟,什么都不肯说,我无所谓啊!我年轻,又是晚辈,求着两位帮忙不跌份,你二位的脸面往哪放?”

    这话一出口,那瞎子就嘿嘿一乐道:“道上传言,都说徐三爷是铁面无私侠骨钢胆的汉子,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徒弟,怪不得徐三爷到现在没教你什么本事,你这满嘴跑火车的,徐三爷一定是怕教了你,会坏了他的名头!”

    说到这里,忽然又一乐道:“不过,你这一倒是和齐平烟的一个手下有点像,此人叫吴七彩,也是个巧舌如簧的主,是齐平烟的军师,我有一次在雁荡山上,听过他一次辩道,极其能言善辩,往往说着说着,就将对手带沟里去了,你要是遇上他,那就有乐子看了。”

    俞非凡双目一亮,随口问道:“除了这个吴七彩,齐平烟手下,还有特别扎手的人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