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番外(雁荡群妖7)

    俞非凡这一问,那瞎子就微微一笑道:“当然有,雁荡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一面朝内陆,一面临大海,牛鬼蛇神的可不少,齐平烟一个人就算是三头六臂。又哪里管得过来,所以齐平烟一得势之后,立即招募了四个大将,为其分管四面。而吴七彩则坐镇中间,他自己则抽身四处云游,继续招兵买马,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他的势力才得以越来越是壮大。”

    “不过,不管他的势力如何壮大,这分管四面的大将始终没有更换过,可以说,这四个家伙,就是他的心腹,而这四个大将也确实各有神通,自从他们坐镇四方之后,这几年来,几乎就没有什么异动。”

    “分管东方的,名叫庞恒,自称靖海将军,海里起风浪,行云布雨强,端的是好身手,其本身是个大螃蟹,手下虾兵鳖将也有不少,对齐平烟忠心不二,是齐平烟的第一条臂膀。”

    “坐镇北方的,名叫华阳,自称钱塘元帅,其实就是条大黑鱼精,杭州湾到钱塘江,都归他管,这东西生性凶残,一言不和就下杀手,正因为如此,也造成了他几乎没有手下,在齐平烟的四方大将之中,也不得人缘,齐平烟对他,也远不如其他三位亲近,但他手段确实高强,普通妖灵,根本不是他对手,也许正因为这齐平烟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换了他。”

    “在西方的则是一个叫青丘的坐镇,这人我曾经试探过他两次,两次皆不得其深浅,其行为与正常人类无异,身上妖气极淡,我两次探察,均没有查出其原形来,不过可以断言,此人亦为妖类,就驻守在黄茅尖一带。此人深得齐平烟重用,西行入陆,全盘托与他指挥,这些年来,他为齐平烟发展了不少人脉,甚至还网络了一众人类为其效力。”

    听到这里,俞非凡急忙一伸手,说道:“暂停,瞎大爷,你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一句话说完,伸手就掏出电话来,直接拨通了三爷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急忙问道:“师父啊!你和师娘到哪了?”

    电话里三爷的声音传来:“快到黄茅尖了,你事情办的怎么样?时间可不多了,如果我到了雁荡山,你还没有将事情办好,小心你的屁股!”

    俞非凡哈哈大笑道:“师父,你老人家就放心吧!我这回不但将齐平烟的势力扒清楚了,连他祖宗十八代都给扒明白的,不过,你老人家先听我说,到了黄茅尖,千万别往前走了,我这就回去和师父你汇合,咱们得在黄茅尖停留一下,齐平烟的一条胳膊就在黄茅尖呢!咱们先断他一臂再说。”

    电话里传来三爷的声音:“好!”就一个字,随手就将电话挂了,多一句废话都没有。

    俞非凡这边挂了电话,才对那瞎子笑道:“瞎大爷,你继续。”

    那瞎子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坐镇南方的叫三沙老祖,盘踞之地在三沙湾,是条火赤练,这条老蛇有意思,最喜茗茶,经常化作人形,在武夷山走动,在四方大将之中,最不得重用,实力也是四方守将之中最弱的一个,听说和齐平烟有点渊源,才得以保住这个位置,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这三沙老祖忽然失去了联系,至今也没消息。”

    俞非凡一伸手就喊道:“打住,瞎大爷,这三沙老祖在武夷山是不是还有个外号叫李红袍?”

    那瞎子明显一愣,随即点头道:“不错,你怎么知道他在武夷山叫李红袍?”

    俞非凡顿时哈哈大笑,接着就将自己随三爷在武夷山怎么遇见的李红袍,三爷怎么将李红袍打回原形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事情由他嘴里说出来,少不得又一番添油加醋,直将三爷鼓吹的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则将那李红袍贬低成了一见到三爷就浑身发抖的蚯蚓。

    在场的六人听完,一起愣住了,随即那大和尚就嗖的一下闪身上前,直接到了俞非凡对面,沉声问道:“你刚才说,有一条大黑蛇,从雁荡山到了武夷山?也被徐三爷杀死了?”

    俞非凡一愣,他刚才只顾着吹嘘了,根本就没注意到六人的面色变化,如今一见,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六人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红袍老李的身上,而是在那条大黑蛇的身上,顿时有点迟疑,不知道这六人和那条大黑蛇又是什么关系,害怕说错了话,万一那大黑蛇和这六人关系走的近,今天只怕自己出不了这饭店的门口。

    他这边还在犹豫,那瞎子又说道:“你放心说出来,那大黑蛇就算是我们所猜想的那条,和我们也没有牵连,甚至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

    俞非凡一听瞎子这么说,顿时松了一口气,又将三爷怎么杀了那大黑蛇的事情说了一遍,由于这些事情三爷从不对外张扬,几乎没人知道,如今俞非凡这么一说,在场六人的神色更显惊骇。

    过了许久,那瞎子才首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怪不得黑达摩从雁荡山消失了,怪不得三沙老祖忽然失踪,原来如此。”

    说到这里,缓缓坐下身去,一伸手就抓住了一瓶酒,打开倒上一杯,酒倒的不浅不溢,就像什么都看得见一般,端起酒杯一口喝下,才缓缓说道:“在齐平烟还没来在雁荡山冒出头来之前,雁荡山曾有四条神蛇,以实力排列,分别是火赤炼、白公子、小青龙、黑达摩。”

    “四大神蛇之中,黑达摩第一,拥有千年之能,威力超群,雁荡山妖灵,无不服从,而这黑达摩醉心天道,一心想白日飞升,即使历遭天劫,也不改初心,只是不知为何,忽然销声匿迹,从此没有影踪,大家一直都以为,它已经得道飞升了,万万没有想到,它竟然又一次渡劫失败,还被占了洞穴,无奈远走武夷山,结果在数次飞升之下,心灰意冷,生了邪念,伤了人命,终于死在了徐三爷的手中。”

    “这四大神蛇之中,就数火赤炼弱一白公子则沉迷人间情爱,早入凡尘,小青龙则专心龙道,逍遥山水,从不参与雁荡山势力之争,所以黑达摩一走,雁荡山一度群妖无首,也正因为如此,齐平烟趁这个机会冒了出来,迅速的收服了各山头的妖灵,又让火赤炼主掌南方三沙湾,这才让他在雁荡山站住了脚。”

    “如今看来,这一切既有宿命使然,也有人为因素,只怕其中和齐平烟脱不了关系,这个齐平烟苦心积虑,先是占据了雁荡山,又云游天下,遍交妖灵,恐怕所图非小,万幸的是,徐三爷来了,不然的话,假以时日,必将生出一场大祸事来。”

    俞非凡一拍手笑道:“这个就不用烦了,其实我师父不来,我来也一样,区区齐平烟,在我面前根本蹦跶不了几天,瞎大爷,你只要告诉我这齐平烟究竟是个什么货色?有哪些手段?就行了!剩下的就看我怎么收拾他吧。”

    那瞎子一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之前我就说过,在雁荡山,极少有什么是我所不知道的,但偏偏关于齐平烟的来历,就是那极少数之一,我对他一点了解都没有,我只知道,这齐平烟是从海上而来,随一阵烟云而至,所以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名,叫齐平烟,平日里自称司天令,至于他有哪些手段,我从未听说过,只是他所造访过的妖灵,不管有多凶悍,在他去过之后,都会驯服的像头绵羊。”

    俞非凡听到这里,已经知道大概的情况了,随起身对六人一拱手道:“六位,我这就去黄茅尖,和师父汇合,多则三天,少则一日,我必定回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六位就留在这酒店之中,酒店的费用,我会安排李管家处理,事关重大,还请六位能够配合一下。”

    那大和尚一听,顿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还有这等好事,只要有吃有喝,我自然是愿意的,只是,不知道徐三爷这次能随你一同前来不?”

    俞非凡心里清楚,这些人其实都是冲着三爷的名头来的,自己根本就不够分量,所以立即一点头道:“放心,我已经得到了关于齐平烟势力的部分消息,师父这次一定会和我一同前来。”

    六人一听,个个面露喜色,他们都是道上的人,甚至和三十六门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徐关山大名,在这几年里,可谓是响彻中华大地,三十六门总扛把子,这个名头听着就霸气,平日里他们就算想寻三爷攀交情,也未必找得到三爷,如今却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和三爷并肩作战,这将会是何等的荣耀,他们自然兴奋。

    俞非凡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再和他们多说,当下就告辞六人,将李管家留下安排六人的吃住,好生款待,自己则让元子开了车,直奔黄茅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