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番外(钱塘怒潮1)

    可三爷一句话,就让俞非凡明白了为什么。

    俞非凡这么一问,三爷就笑了,双目不睁。悠然接口道:“这个天下,无论是谁,在面对镜楼、长歌、狗子和错儿这几个人的时候,都不可能还有时间分心去管一个手下强占民女的事情的。之前齐平烟之所以去帮胡青丘,那是白公子倒霉,如果他在镜楼几人进入雁荡山之后再找胡青丘的麻烦,也许我出手对付的。就是白公子了。”

    三爷这么一说,俞非凡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立即大喜道:“师父,你的意思是,几位哥哥都已经到了雁荡山?”

    三爷嘿嘿一笑道:“你当他们就真的让我一个老头子面对大风大浪,手也不伸一下了?我告诉你,你师父之所以能成三十六门的扛把子,有一半人是因为敬重你师父,另一半人,则是怕你师父的这几个子侄,在三十六门之中,历来都是谁的拳头够硬,谁说话才算数。”

    俞非凡顿时哈哈笑道:“对对对!师父你的拳头已经够硬了,等到我将来出了师,你老人家别说拳头硬了,一根手指头都能捅破天。”

    三爷也没理他,又闭目休息了起来,元子和俞非凡这个兴奋的,一路高谈阔论,好像他们俩已经在三爷的调教下,成为名震天下的高手了一般,逗的黄姑娘咯咯笑个不停。

    一路安稳,一直到了钱塘江边,四人下了车,站在围栏边一看,不由得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钱塘江正怒潮汹涌,浊浪滔天,激流激荡起泥沙,奔腾激荡,浪头直接卷起三四米高,气势骇人。

    在江边观潮的人可不少,四人混杂在观潮人群之中,倒也不扎眼,三爷一转头,看向俞非凡道:“非凡,你看看,这钱塘江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俞非凡仔细瞅了一会,沉声道:“师父,我也不知道看的对不对,我先说着,你老听着,若有不对的,你老再纠正。”

    一句话说完,手一指钱塘江大潮道:“这钱塘江大潮,历来壮观,潮头由远而近,飞奔而来,浪涛推拥,鸣声如雷,潮起潮落,喷珠溅玉,势如万马奔腾,后浪推前浪,层层相叠,可谓奇观。”

    “在此之前,我也曾数次来过钱塘江观潮,说实话,之前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之处,可今年这浪潮,虽然看起来和往年差不多,但仔细观看的话,却能发现,今年浪潮尤其浑浊,迎面扑来之江风,腥味也极重,这种腥味不是水腥之味,而是鱼虾的腥味,而且,不知道是因为我开了天眼的缘故,还是我看花了眼,虽然现在晴空万里,我却始终觉得在这江面之上,笼罩着一层薄雾,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来。”

    他一说完,三爷就一点头道:“你没有看花眼,这钱塘江之中,确实有一股黑气,丝丝缕缕从江水之中升腾而起,凡夫俗子自然看不见,你虽然开了天眼,可功力实在不足一提,所以仅仅能看见薄雾,感觉到不对劲,却看不到黑气升腾。”

    “黑气之所以在水面上升腾,那就是说明,在水面之下,必定有什么凶煞之物,钱塘江之齐平烟手下大将华阳镇守钱塘江,如果是其他凶煞之物在此兴风作浪,只怕华阳未必会同意,而且这黑气如此强劲,绝非一般之敌,要依我所见,只怕这水里的东西,就是那大黑鱼妖。”

    说道这里,三爷左右一看,脸上闪现出一丝担忧来,又沉声说道:“现在观潮之人不少,看这浪潮汹涌之势,等会少不得会扑到江边来,如果那黑鱼妖趁机作乱,倒是难防,我们又不方便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施展手段,只怕少不得会有人命丧与此。”

    话刚说完,忽然一个浪头激荡而起,直接飞起六七米的高度,呼的一下,排山带海一般冲上了观潮拦,巨大的江水扑击力,直接将观潮的百姓打翻在地,随即潮水击落在地面上,迅速的退去,就在潮水流退的时候,已经有两三个观潮的人被潮水卷着向钱塘江而去。

    三爷面色嗖的一沉,怒声道:“好孽障!果然不出我所料,一见观潮的百姓众多,竟然起了歹心,当着我的面兴风作浪起来,今天我徐关山要不收拾了它,日后颜面何存!”

    一句话出口,身形已经电闪而起,双足踏浪而行,一晃身就追上了那两三个被潮水卷走之人,分别伸手一拉一提一甩,那两三人直接被三爷甩了起来,砰砰砰三声连响,三人已经被甩到了俞非凡等三人旁边,摔了个屁股着地,虽然疼痛难免,可毕竟几条人命算是保住了。

    万幸的是,浪潮一浪接着一浪,那些百姓无不东倒西歪,就算还能站稳的,也顾着逃避浪潮了,根本就没注意到三爷的动作,不然别的不说,光凭三爷这速度,只怕就要引起众人的惊奇来。

    紧接着又一波巨浪扑向观潮栏,三爷人在浪潮之中,陡然身形一蹲,一掌击在水面之上,那波巨浪眼看着扑到岸边了,陡然在半空之中一卷,竟然反向落下,哗哗水响,浪花四溅。

    随即三爷又一掌击在水面之上,无数浪潮竟然倒卷而起,水浪直蹿起六七米高,扑落在江面之上,瞬间乱了涌潮之势。

    三爷就趁着浪潮一乱之时,已经折身返回,而那些百姓,则早就远离了观潮栏,总的来说,算是有惊无险。那些百姓却个个兀自不知刚才差点小命就丢在这里了,反而饶有兴趣的谈论了起来,个个谈笑风生,都在议论着今年浪潮特别大。

    好在他们也不再靠近了,三爷也就没再伸手,只是在走到俞非凡身前之时,低声说道:“你有没有办法,将这东西引到相对僻静之处?这里百姓太多,一旦动起手来,难免会波及无辜,就算可以控制住局面,场面也会惊世骇俗,必定会被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俞非凡一琢磨,立即一点头道:“好!这事就交给我去办。”

    三爷一点头,不再说话了,他相信俞非凡一定能办好这事,为什么呢?别看俞非凡不会什么手段,他可是俞家的少爷,黑白两道之上,他出面反而比三爷方便得多,何况,俞非凡是晚辈,办事可以脸皮厚道上的人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多说什么,要是三爷去办,则会有许多规矩要讲,反而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俞非凡也不是胡乱答应的,他倒不是在官场上有什么人,而是有一个同学玩自媒体,影响力还不小,今天浪潮险酿大祸的事情,如果一曝光的话,前来观潮的游客为了自身安全,必定会减少,这样一来,行事就方便许多了。

    至于怎么将那大黑鱼精引走,俞非凡也有了打算,他打算租条大船,在船上装满生猪肉,用铁锚为钩,挂上整片的生猪肉,入水两米,在附近水面上来回游荡,就不信那大黑鱼不上钩,一个钩子不行,那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反正俞家家大业大,别说一船生猪肉了,打一船金猪也不成问题。

    主意一定,四人立即回转,找了家高级宾馆住下,当然也是俞非凡掏的票子,入住妥当,俞非凡就联系起了同学来,敲定之后,俞非凡就让元子出去采购猪肉,留第二天备用,自己则出去租船了。

    这点小事,对于玩自媒体的同学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难事,前后几个小时,钱塘江浪潮过大,危及游客安全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国各地的朋友圈,而这个时候,俞非凡的船已经租好了,甚至水手都找齐备了,有钱好办事,何况俞非凡还是个不讲价的主。

    过了片刻,元子也传来消息,元子也是不怕花钱的主,菜场猪肉更是不怕买,订金都交了,就等第二天运上船了,可以说万事具备,就等时间。

    三爷也没想到俞非凡办事会这么快,一听说都办好了,也有点诧异,一问俞非凡的打算,俞非凡就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三爷一听就明白了,这家伙全是用钱砸的,根本就没动什么脑子,不过这种行事方式,倒是很俞非凡。

    当下三爷也没说什么,大家休息,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三爷就将俞非凡和元子叫起床来,赶到江边,船只早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不多一会,肉贩子又送了百十片生猪肉来,一起码在甲板上,就让水手拔锚启航。

    片刻之后,船只已经到了昨天浪潮奔腾之处,今天浪潮小了许多,船只倒也无虞,俞非凡请示了下三爷,确定那大黑鱼妖还在这里,当下就和元子指挥几个水手,将整片的猪肉挂在铁锚之上,为了能够成功吸引那大黑鱼妖,昨天租船之时,俞非凡就安排好了,船上还增加了五个铁锚,全部挂好猪肉,抛入江水之中,准备钓那条大黑鱼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