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番外(平妖荡魔4)-七夕快乐!

关灯
护眼
    话音一起,一个女子已经飘然到了三爷身边,看相貌也就二十四五岁,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怀里还抱着个小娃娃,最多也就两岁多点。胖乎乎的小脸,两只眼珠子漆黑,稀溜溜的乱转,一眼看见三爷。顿时小嘴一咧,咯咯笑个不停,一双胖嘟嘟的小手也不断挥舞,向三爷乱招,口中呀呀喊道:“爷爷”小孩子舌头还绕不过来弯,只能发出单音节来。

    那女子将小娃娃往三爷面前一送,笑道:“爹,你老人家先带孙子玩会,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三爷哈哈大笑,伸手接过那小娃娃,抱在怀中,笑道:“乖孙,来,爷爷抱会!”一边说话,一边真的抱着小娃娃坐在了一块石头上,和黄姑娘逗起了孩子来。

    那庞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随即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来,一边狂笑一边说道:“徐关山,你这玩的哪一出?实在没人手,把家里的孩子妇孺都带来凑数了?”

    三爷根本就不理他,就顾着逗小娃娃乐了,那女子却轻声一笑道:“你叫庞恒是吧?我叫颜千凌,是三爷的儿媳妇,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自己扇自己十个耳光,然后再跪下给三爷磕三个头,三爷一高兴,也就放了你了。”

    庞恒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徐关山,你们家人都只会吹牛吗?庞爷就在这里,我倒想看看,你们能不能将我吹死!”

    话刚落音,从旁边跳出来一个细高个,对庞恒道:“靖海将军,和他们没必要废话,小的先拿下这女子再说。”

    那庞恒看了一眼那细高个,一点头道:“好!先将他们拿下,等会司天令来了,必定重重有赏。”

    那细高个一听庞恒答应了,立即闪身上前,拦在颜千凌身前,笑道:“小娘子,看你细皮嫩肉的,要是从了我,我可以去向庞将军求情,留你一命,保你逍遥快活。”

    这句话一出口,那颜千凌就面色一变,冷哼一声道:“看你真是活腻了。”一句话说完,忽然一伸手,以指为笔,在空中凌空挥画,说也奇怪,每画一笔,就有一条淡紫色的烟雾飘出,凝固不散,眨眼之间,已经画出一条银环海蛇来。

    画一画好,那颜千凌就冷声问道:“这可是你?”

    那细高个顿时一点头道:“小娘子还有这本事,竟然识得我的本体,画的也确实像,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是海蛇,对待女人,我可是很温柔的。”

    一句话刚说完,那颜千凌就随手一勾,那股紫色烟雾顿时一飘而散,那细高个噗通一声,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两眼一翻,双腿一蹬,连抽搐都没抽搐一下,就这么死了。

    众妖一见大惊,其中有知道内情的,急忙叫道:“是三十六门的画门画魂之术!”此言一出,顿起一阵骚乱,群妖纷纷后退,显然都怕颜千凌给画上一副。

    那庞恒却勃然大怒,呼的一下跳下高台,双手左右一伸,叫道:“画魂之术又能怎么样?我让你来不及画出魂魄就是!”一句话说完,张牙舞爪的就像颜千凌扑去。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身影如同一缕青烟般飘至,半空之中就截住了那庞恒,一伸手,准确无误的就拿住了庞恒的脖子,随手巴掌不停的扇在了庞恒的脸上,口中骂道:“mlgb的,给你脸了是不?给你脸了是不?一个小螃蟹就敢在我媳妇面前张牙舞爪,不将你蟹黄捏出来,以后我花错怎么混?”

    一句话说完,已经正正反反扇了庞恒十个巴掌,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分明是因为刚才三爷说了要扇那庞恒十个巴掌,随后抬起一脚,就踢在庞恒的肚子上,庞恒顿时惨叫一声,直接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了个大马趴,挣扎了两下,竟然没爬起来,可见花错这一脚有多重。

    花错一露面,就扇了庞恒十个巴掌,一脚将庞恒踹飞了出去,庞恒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完全就像大人打小孩子一样,很明显,花错这两年多来,功力精进可谓是一日千里。

    要知道,庞恒可是齐平烟手下最受重用的家伙,齐平烟是从东海来,也就是说,东海就是齐平烟的最后退路,实在不行,还可以退回东海去,而镇守东方的重责交给了庞恒,足见齐平烟对其重用程度。

    齐平烟当然不会是傻子,重用的人,当然也不会是弱者,选中庞恒,一定是经过千挑万选的,而就是这样一个大将,在花错的手下,别说反抗了,甚至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整趴下了,花错的实力,该有多恐怖!

    不过也正常,三爷是他亲爹,当年的天宫首圣是他姥爷,天下第一高手徐镜楼拿他当亲弟弟,肯定什么玩意都教他,花错本来就聪慧,属于不点都透的人物,而且这两三年来,一直平安无事,他没事就练习各种高深手段,再有这些绝顶高手全力教导,不拔尖儿才怪。

    花错一脚踹飞庞恒,伸手一指高台上的几位,随即手指环场一周,才冷声道:“还有不服气的没?有不开眼的尽管出来,单挑群殴都可以,没有的话,就tm都给我老实点。”

    俞非凡暗笑不止,暗暗一挑大拇指,这个比装的,他给满分,说实话,他十分希望,现在在场地中间装逼的是自己!

    花错一招震住全场,一转头,面色顿时就变了,一脸嬉皮笑脸的对三爷笑道:“爹,怎么样?你儿子这个出场帅不帅?牛不牛?有没有狂拽酷炫**炸天的感觉?”

    俞非凡噗嗤就乐,两三年没见,花错还是花错,这不着调的劲头一点没变,如果说刚才震慑全场的是一个霸气的花错,那现在的花错,绝对是个逗逼!

    三爷却冷眼一翻,淡然道:“还凑和。”

    三个字一出口,伸手对花错一勾道:“你过来。”

    花错不但没过去,反而一个虎跳,向后跳开三步,双手一摆道:“爹,我可是你亲儿子,你想干什么我太清楚了,又想揍我是不是?因为我来迟了是不是?先不说我来迟了是有原因的,单说我现在,翅膀可已经硬了,就算不能和你对打,我跑总可以吧!爹你已经老了,我要跑起来,你绝对追不上我的。”

    话刚出口,三爷青衫一闪,已经到了花错面前,伸手就在花错的脑袋上磕了一下,怒声道:“哪来这么多废话,老子让你过来,是因为你儿子尿了老子一身!还翅膀硬了,还跑!跑给老子看看!”

    花错顿时哈哈笑道:“你孙子尿在你身上,那是喜欢你的表现,再说了,你这当爷爷的,整天到处东奔西走的,就知道忙着平妖荡魔,一大把年纪了,从来不帮忙带孙子,哪有你这样做爷爷的。”话虽然这么说,却还是乖乖伸手去接过了娃娃,三爷身上的青衫,果然被尿湿了一大片,小娃娃反而咯咯笑得更欢了。

    大家全都愣住了,这原本应该是一幕刀光剑影的武打片,一转眼就变成温馨之中带着逗逼性质的家庭喜剧了,这转变之大,转变之突然,让大家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地方也没衣服换,三爷只好一抖青衫,对俞非凡道:“非凡,过来见过你师哥。”

    俞非凡应了一声,上前见过花错、颜千凌两人,花错这家伙嘴一向都贱,怎么可能会放过捉弄俞非凡的机会,一见俞非凡就笑道:“呦嘿!你小子也在啊!听说你最近跟我爹到处跑,混的很惬意啊!怎么样?挨了不少揍吧?酒量见长没?等会陪师哥喝两杯?”

    他当然是指俞非凡酒量差的事,一般人估计笑笑也就算了,可俞非凡的嘴巴也从来不饶人,嘿嘿一笑道:“二师兄,我酒量倒没见长,只是跟着师父跑了些地方,开了点眼界。”

    要一般人,不一定反应得过来,可花错却不是一般人,立即笑骂道:“你小子,嘴够贱啊!骂我是猪八戒是不?你可别忘了,我爹目前就你一个徒弟,镜楼哥是老大,我要是猪八戒,你就是沙和尚,没比我俊到哪里去!”

    接着也不等俞非凡反驳,直接将手中的小娃娃往俞非凡面前一亮,嘿嘿笑道:“你这做师叔的,头一次见侄子,总得有个见面礼吧!娃都两岁了,你这见面礼要是小了,也说不过去吧!我这人好说话,给个千儿八百万的就行了。”

    口中调笑着,却已经对颜千凌一递眼色,示意颜千凌将孩子抱过去,花错虽然够嚣张,可这里毕竟有万余只妖灵呢!万一动起手来,抱个孩子可不是事。

    那颜千凌急忙上前,伸手去接孩子,花错也笑呵呵的将娃娃递向了颜千凌,就在两人将孩子交接的一瞬间,一直趴在地上的庞恒陡然暴喝一声,呼的一下蹿了起来,双手猛的一下变成了两只巨大的钳子,直接就从后面向花错的腰间钳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