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番外(平妖荡魔6)

    三爷这一喊,那齐平烟顿时一愣,嘴角一抽,随即佯装不懂道:“你说什么?”

    三爷冷笑一笑道:“怎么?不敢承认吗?你敢说你不是雁荡山四大神蛇之一的小青龙!火赤炼、白公子、小青龙、黑达摩。雁荡山四大神蛇之中,黑达摩最强,黑达摩屡次飞升不成,功力大损。你趁机将黑达摩逐走,更易名齐平烟,独霸雁荡山。“

    “但是,一个雁荡山。并没有满足你的野心,于是你伪装了自己从东海而来,在一众道友面前做出神秘莫测的假象来,成立四方守将,收服了知道你真实身份的火赤炼,一步一步的扩展你的势力,期间更四处抢夺妖族同道的妖丹,用来增加你自己的功力,西子河里的龙龟,就是最好的证明!”

    说到这里,三爷又冷笑一声道:“可惜!这天下还有一个徐关山!金目碧蟾也在机缘巧合之下,被我得了,所以你所做的很多努力,都白费了。另外,你也十分清楚,只要我徐关山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你为祸人间,巧的是我几个老朋友当年因为昆仑之乱,到了雁荡山,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捉了我几位老友,更利用我几位老友的安危,将我引来了雁荡山。”

    “你不应该引我来的,说实话,你处心积虑,步步为营,也算有本事,可你从一决定招惹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你悲催的下场,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三爷几句话一说完,那齐平烟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说的不错,我就是小青龙!可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做什么?你别忘了,你已经到了雁荡山,这里我说了算,而且,你四位老友的命,还在我的掌握之中。”

    一句话说完,就对已经恢复了人形的吴七彩一挥手,笑道:“七彩,将徐三爷的几位老朋友带出来,临死之前,怎么也得告别一下吧!”那吴七彩立即应了一声,呼的一下变成一只硕大的鹦鹉,凌空飞走,那只翅膀显然是经过治疗了。

    三爷看了一眼齐平烟,冷然道:“你就这么有把握?是因为这里有万余妖族道友?你可算过,你我真的动起手来,会有几个能出手帮你的?”

    齐平烟哈哈大笑道:“我根本就没指望过众家道友现在就能出手帮我,你应该明白,在我们妖族,和你们三十六门一样,谁的拳头硬,谁才有说话权,如果我今天杀了你,我相信众家道友一定会明白,究竟谁才是真正的霸主!”

    “至于花错,我早就安排好了人手对付他,就算徐镜楼也来了,也一样有人可以对付,我们妖族之中,从来就不缺高手,缺的只是出来振臂一呼的领袖,如今,我站出来了,未来,整天天下都将是我们妖族的。”

    花错忽然一乐,转头看了一眼仍旧坐在高台上没动的虎妖、蛇灵、狼王、鹤妖等一众妖灵,噗嗤一乐道:“你的意思,是要他们来对付我?”

    那齐平烟傲然道:“怎么?不行吗?”

    花错哈哈大笑道:“行行行!你别打嘴炮了,赶紧的,把老阴参几个带出来,我打你们一顿,将老阴参救出来,然后将你拿下交给爹处置得了,别老耗着我的时间,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可是老板了,时间都论分钟算的,你耽误我这么久时间,我少赚多少钱啊!”

    一句花,差点将齐平烟脸都气紫了,俞非凡立即和元子对望了一眼,眼神中都没有惊惧,相反,都散发出一种狂热来,分明都将花错当成偶像一般看待了。怎么说呢!三爷虽然气场极强,却不苟言笑,和他们俩完全不是一挂的,可花错不一样,花错人滑嘴贱,这一点和他们俩完全相同,他们在花错的身上,几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肯定将花错当做偶像一般看待。

    就在齐平烟气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那巨大的鹦鹉呼的一下又飞了回来,身形一抖,滚落下四个人来,全都昏迷不醒,正是老阴参、老常、老白和老魏四个家伙,看他们的模样,应该是被什么邪术给封印了起来。

    三爷一见,顿时面色一冷,沉声道:“小青龙,你若现在放了我的几个朋友,我还可以饶你不死!若你再执迷不悟,那就真的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齐平烟陡然一阵哈哈大笑:“徐关山,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处狂言,也罢!一向听闻徐关山威武不屈,我很是不信,今天我倒想看看,你几个朋友的命,能不能换来你的屈服,当然,我也不会真的赶尽杀绝,毕竟都是同道道友,如果徐三爷你肯屈一下膝盖,向我跪这么一下,我就放了他们。”

    一句话说完,忽然对后面的高台上一招手,一直坐在高台上的虎妖、蛇灵、狼王和鹤妖同时闪动身形,一闪就到了老阴参四个的身边,分别一伸手抓起一人,往后面一闪,纷纷以单手帖在他们后心之上。

    俞非凡一见大急,急忙说道:“师父,你可不能跪啊!跪了这孙子也不会真的放了你的朋友的。”

    俞非凡当然是担心三爷,这要一跪,可就等于输了,万余妖灵亲眼看见三爷下跪的话,必定会一齐投向齐平烟,而齐平烟这样的人,也不会因为三爷真的下跪了,就放过老阴参等人。

    可俞非凡话刚出口,花错就一转头,对他一挤眼,示意他不要说话,不知道怎么的,刚才心还悬着的,花错这么一挤眼,俞非凡的心忽然就沉静了下来。

    果然,三爷冷冷的看了一眼齐平烟,沉声道:“小青龙,你当真不肯放了我的朋友?”

    齐平烟嘿嘿一笑道:“我不是说了嘛!只要徐三爷你给我跪下,我立即放了他们!”

    三爷一听,忽然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去死吧!”

    齐平烟一愣,他也许早就猜到了三爷一定不会下跪,可他却没有猜到,三爷竟然对他四位朋友的安危丝毫不顾及,这可和三爷一向所表现出来的重情重义的形象不相符。

    不过这对齐平烟来说,并没有关系,相反的是,他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大作文章!

    所以齐平烟立即大笑道:“这就对了嘛!人嘛!哪能没有点私心,徐三爷你不顾朋友安危,保住自己的颜面,也都可以理解,只是你想过没有,我们这可有上万双眼睛看着呢?要是传了出去,对你徐三爷的名声,可能也不大好吧!别的不说,就跟着你来的这几个,只怕就难免会有点离心离德的想法吧?“

    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将目光看向了大和尚、瞎子、瘸子和桃花娘子四人的身上,果然,桃花娘子面色微变,瘸子也面露疑惑之色,那瞎子依旧面色平静,不声不响,倒是那大和尚,陡然双目一瞪,大吼一声道:“放屁!徐三爷英雄了得,天下驰名,岂能会向你这鳖孙下跪!”

    那齐平烟却也不恼,嘿嘿一笑道:“是啊!徐关山命扬天下,岂能为了几个朋友的命就跪下呢!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他这四位朋友的下场,很有可能就是你们四个的下场?论交情,你们四位与徐三爷的交情,只怕未必比得上这四位吧?到时候万一你们也落在我手中,你们可得做好了思想准备,徐三爷为了他的名声,可是不会救你们的。”

    这一招分明是攻心计,可偏偏就起了效果,齐平烟这么一说,桃花娘子立即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仅仅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却已经充分暴露她内心之中,对三爷的不信任。

    那瘸子冷哼一声,刚想说话,已经被瞎子一把抓住手腕,用力一握,瘸子立即不说话了,随即那瞎子才冷声道:“徐三爷做事,一向周全,岂会真的置朋友生死与不顾,我们愚鲁,猜不透三爷妙计也是正常,但你这点挑拨离间的伎俩,我瞎子虽然无眼,却有心,还是看的透的!”

    那大和尚马上也直着脖子喊道:“就是!不管你怎么诋毁,老子就信三爷,既然老子跟三爷来了,这条命就是三爷的,能活着回去最好,死了也无所谓,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还会来揍你这个鳖孙。”

    齐平烟面色顿时一变,三爷对他冷嘲热讽,他可以忍,那是因为对方是三爷,至于瞎子和大和尚,他却不愿意忍耐下去。

    可就在他面色一变的时候,三爷已经纵声大笑道:“好一个瞎老大,好一个大和尚,看来我辈同道,遍地英雄啊!不过,这一次徐关山还真的没让各位失望,正如瞎老大所言,徐关山这一辈子,什么事都敢做,唯独这置朋友生死与不顾的事,从来没有做过!”

    三爷这话一出口,齐平烟就双眉一挑,面色一冷,扬声道:“好!既然三爷早有准备,那就试试看究竟谁更棋高一着,兄弟们,动手!先取了徐三爷四位朋友的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