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一章 早熟的小萝莉

    ,。

    得到惠娘同意,沈溪马上投入到连环画的原画创作中。

    因为连环画必须要切合故事的内容,在创作上不像山水画可以随便写意地画,贴近故事内容的同时用一幅画来描绘场景,起到一眼看去便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作用。

    这对沈溪来说算是不小的挑战。

    沈溪并未看过《说岳全传》和《童林传》的连环画,只能根据他的想象来创作原画,他暂时打算先拿《童林传》来练手,因为这种武侠故事,听众对于画面感的需求更大,那些用文字表达的招式和动作,还有声势浩大的比武场面,用图画出来会更让人觉得身临其境,更有代入感。

    一连几天,沈溪除了上学、吃饭、睡觉,别的时间几乎都投入到创作连环画中,连林黛和陆曦儿央求他讲故事都被他回绝了。

    好在画连环画不用像作赝名画那样需要躲着藏着,就算周氏和沈明钧发觉他在画画,也不太理会。

    最初沈溪用毛笔来画,但发觉毛笔很多时候不能勾勒细小的线条,沈溪就用竹枝画,到后面用炭笔,仍旧觉得不趁手,之后又试验过鹅毛笔,还是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无可奈何之下,沈溪干脆多种笔一起上场,第一次画连环画原画没经验,先完成试试效果,至于技术,回头可以改进。

    经过几天的辛劳,沈溪终于完成第一册《童林传》的连环画原画,他把画拿给惠娘和周氏看,惠娘和周氏各自拿去翻阅,一时间爱不释手。

    周氏咋舌道:“憨娃儿,你这是怎生画出来的?老娘不识字,也能看出个大概意思,下面写的什么字,你给念念。”

    惠娘抿嘴笑道:“姐姐想听,回头妹妹讲给你听好了,小郎劳苦功高得好好休息……没想到他小小年纪连画画也如此优秀,回头印制成册出来,一定能卖得很好。”

    周氏骂道:“我让他去读书,他尽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憨娃儿,你最近学业可有退步?”

    “没有啊。”

    沈溪赶紧打哈哈,“娘说的什么话,我这都是用课余时间画的,功课一点儿都没耽误,不信回头您问问先生,先生最近总夸我好。”

    在这件事上,沈溪说谎了。他成绩是没退步,因为已经铭记在大脑里的内容,想抹去很难,但塾师苏云钟最近却没给他好脸色看,原来叶知县看到原本要明末崇祯年间才会成书的《幼学琼林》,越看越喜欢,竟有意在县里各学塾推广,令苏云钟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

    老先生是有头有脸的人,犯不着为难一个稚子,但依然对沈溪冷淡了许多。

    惠娘赶紧安慰了下周氏,稀罕地把连环画放进怀里:“我看小郎平日功课做得挺好的,连曦儿和黛儿学业都有进步,姐姐毋须担心。等明日我把画送给那些印刷师傅,让他们雕刻印版……却不知这雕刻起来是否容易?”

    沈溪笑道:“孙姨放宽心,如果那些师傅不会雕,我自己来也成。”

    周氏终于忍不住了,抓起笤帚就要往沈溪身上打:“你个憨娃儿,真以为什么都会?你画画都已经耽误学业了,还去雕刻印版,看老娘不打你这不务正业的臭小子”

    沈溪早就学精灵了,毕竟年长一岁,腿脚更利索,周氏想打到他还真挺难。等沈溪逃到后院去跟林黛和陆曦儿汇合,周氏才收起笤帚,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姐姐好福气,小郎乖巧懂事,还那么孝顺,以后姐姐有福享了。”惠娘带着由衷的羡慕说道。

    周氏笑呵呵道:“妹妹说错了,这小子总是调皮捣蛋,长大了未必有出息。再者说了,就算他成才,也是妹妹你栽培的功劳,要不是妹妹收留我们一家,我们都要回乡下去,哪里有机会让他读书?”

    惠娘叹道:“可妹妹总觉得事情是反过来的,要不是遇到你们,妹妹带着女儿日子才过不下去。”

    两个女人都是一脸感慨,兼带着对彼此的感恩。

    两人在药铺里一合计,等晚上吃饭前,周氏郑重其事地把沈溪带到惠娘的房间。

    “小郎,我跟你孙姨商量过了,想让你孙姨收你为义子,以后你就把孙姨当成是母亲一样对待,你同不同意?”周氏站在惠娘身旁,一脸严肃地说道。

    沈溪瞳孔放大,以为自己听错了。义子义母的关系他很不喜欢,到底他对惠娘有些想法,如果真磕了头,岂不是说以后长大了永远也没机会?

    沈溪苦着脸:“娘,我有您一个就够了,干嘛要两个娘?”

    周氏一听火冒三丈,骂骂咧咧:“臭小子,老娘刚说你不是忘恩负义之人,现在就打老娘的脸?就问你愿不愿意,要是你不同意,老娘可不认你这儿子。”

    惠娘赶紧劝说:“姐姐别着急,咱不是说好了,让小郎自己决定吗?”

    沈溪赶紧陪笑:“娘,您没听懂我的意思。其实我是想说,就算不拜孙姨当义母,我也会把她当作是最亲的人供养,我心里可喜欢孙姨呢”

    “这还像句人话。”

    周氏这才放弃去揪沈溪的耳朵,但依然不满,“既然你对孙姨敬重,可随着年龄变大,总归男女有别,你怎么供养孙姨?只有拜了义母,小时候有孙姨疼你,长大后你才可以名正言顺孝敬她。就这么定了,磕头吧。”

    沈溪心里别提多为难了,惠娘这人,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简直是他的梦中情人,奈何很多事由不得他,惠娘是寡妇,嫁过人生过孩子,而且二人的岁数相差太大,差不多到了“卿生我未生,我生卿已老”的地步。

    最后想了想,沈溪道:“既然是拜义母,那我们是不是也得问问曦儿的意思?看看曦儿愿不愿意接受我这个哥哥……”

    惠娘点头:“是该问问,曦儿平日里跟小郎要好,知道有这么个哥哥一定会很开心。”

    周氏也同意了,二人出去把陆曦儿唤了进来,小萝莉蹦蹦跳跳进了屋子。

    惠娘矮下身子,手揽着女儿的小肩膀,问道:“曦儿,娘想把你沈溪哥哥收为义子,以后你跟他兄妹相称,好不好?”

    陆曦儿脸上的笑容马上淡了下去,小嘴撅起来,目光楚楚,眼泪“吧嗒吧嗒”掉落:“我……我不要沈溪哥哥当哥哥……呜……”

    小妮子挣脱惠娘的手,哭着跑出屋子,头都不回走得异常坚决。

    这让惠娘和周氏大感意外,她们怎么也没料到小妮子非但不同意,还这么伤心。

    惠娘顾不上再说收沈溪为义子的事,赶紧追出去看女儿的情况。

    等惠娘出门,周氏打量沈溪:“你对曦儿做了什么?”

    “娘,您可真冤枉我了……刚才您也见到了,孩儿只是想让孙姨问下曦儿的意思,真没做什么。”沈溪一脸无辜。

    惠娘到了女儿的房间,哄了半天陆曦儿仍旧哭闹不止,直到惠娘答应不提收沈溪为义子的事,陆曦儿的眼泪才止住。

    惠娘抱着陆曦儿好半天,毕竟在她心中女儿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别的事她也不想多想了。

    晚饭的时候,惠娘和周氏凑在一起嘀咕,觉得事有蹊跷。

    周氏低声问:“难道是两个小的吵架了?”

    恰好这时陆曦儿端着自己的小碗,走到沈溪面前,用筷子把碗里的羊肉片夹到沈溪面前:“沈溪哥哥,给你吃。”

    “嗯。”

    沈溪一脸苦笑,直接用嘴接了。陆曦儿眉飞色舞回到惠娘身边,坐在板凳上继续吃从火锅里捞出来的涮肉片。

    看两人亲密无间,哪里像吵过架的样子?

    这下惠娘和周氏更糊涂了,怎么看陆曦儿好像都很喜欢沈溪,但却不知她为什么不答应惠娘收沈溪为义子。

    到晚上,周氏和惠娘依然一起睡,沈溪在小玉的床榻上刚躺下,门打开,两个小萝莉又牵着手过来。

    “沈溪哥哥,我们听故事来了。”陆曦儿跳上床榻,一头钻到沈溪怀里,嬉笑着在被窝里撒娇。

    “哼,不知羞,让你的沈溪哥哥给你当哥哥都不好,又哭又笑。”

    林黛有些不满,但还是跟在后面上了床,这次她抱着枕头过来,免得跟沈溪再睡在同一个枕头上。

    沈溪疑惑地问道:“曦儿,之前你娘想让我当她的儿子,你为什么不同意?”

    “才不要呢。”

    陆曦儿眸子里露出一丝慧黠,“沈溪哥哥说过女娲娘娘和伏羲的故事,他们是兄妹,所以别人都不同意他们当夫妻,不能做夫妻就不能永远在一起,曦儿想长大以后嫁给沈溪哥哥,这样就能陪着沈溪哥哥一辈子了。”

    沈溪一时无语,他没想到陆曦儿小小年岁,看上去天真无邪,竟然会藏着小心思。又或者是他所说的故事太贴近现实,让陆曦儿从这些故事中悟出些道理,帮助小萝莉心理上快速成熟。

    林黛听到这话,又生气了,这次她干脆跳下床榻,抱起枕头就走。

    “小媳妇,你要干嘛?”沈溪赶紧问道。

    “跟你的曦儿妹妹睡吧,别叫我小媳妇,哼,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林黛心里难过,抱着枕头就往外走,刚到门口便被沈溪追上拦了下来。说和一番,林黛才撅着嘴满脸不情愿回到床榻上,连听故事的时候都背对沈溪,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

    ps:第二更

    谢谢信阳柯震东、徐伯离、心跳crazy、西方之猪、午夜小泥鳅、君逸明、圣战之雄狮、梦也许在飞、baly、东四十、ggbong、拾山、老衲失羞、魔女麾下、yyjcxpjf、自掛西北枝、米虫一只、潜水老虎、zdtha1、郭福生和书城书友sauelfl皓天、光伟大大的打赏

    天子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哦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