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浓浓年味

    ,。

    到黄昏时依然不断有马车运来礼物,全都摆到了药铺后院。惠娘把礼物一一检查过,每样是谁送的,价值几何,以后怎么回礼,都会标注好。

    等马车走光,惠娘突然想起什么,向周氏问道:“姐姐,谢家妹妹那边你可送了年货过去?”

    “什么年货?”

    周氏脸上带着不解。

    “唉,答应好的,年底除了给谢家妹妹把这几天工钱结了,还要送点儿年货过去,也怪我没跟姐姐你说明。秀儿,快过来,带一些年货送到谢家,你一个人路上不安全,让宁儿和绿儿陪着你,路上别耽搁,尽量天黑前回来。”

    秀儿大大咧咧地道:“奶奶放心,路上不会耽误的,俺还想早点儿回来吃年饭呢。”

    惠娘亲自从后院库房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年货出来,有布匹、腊肉、鱼和新鲜的猪肉、羊肉,还有瓜果点心,惠娘待人以诚,她把谢韵儿当妹妹看,对于谢家人她没有一点吝啬。

    惠娘数了一遍,还怕有疏漏的地方,让周氏帮忙想想。

    周氏没什么见地,倒是沈溪叫道:“姨,我看有了这些年货,谢姐姐家过年都不用准备别的了。”

    惠娘埋怨道:“又叫姐姐,跟你说多少次了,要叫谢姨。”

    沈溪吐吐舌头,就当没听到。

    “快去快回”

    等把秀儿三个丫鬟送出门,惠娘回来准备年夜饭,当她把围裙围起准备亲自上阵时,红儿赶紧劝阻:“奶奶,您每天那么忙,让奴婢们做就行了。”

    “都是一家人,不打紧……今天有些东西离开我不行,今年咱到了府城,过年什么都添置齐全了,往年家里从来没包过饺子,这是北方人最喜欢吃的食物,你们不会包也不知道怎么煮,我来教你们。”

    惠娘祖籍江西,家乡的文化风俗与汀州府周边的客家人大不相同,除了做生意惠娘有本事,在见识上也是家里丫鬟甚至周氏钦佩不已的。

    厨房里热热闹闹地准备年夜饭,沈溪则跟陆曦儿和林黛在院子里玩,就在天色快全黑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正好映衬除夕之夜的氛围。

    “可惜雪下得不大,若大一些的话,就能堆雪人玩了。”沈溪抬头看着天空,感慨小冰河期的寒冷,后世闽西一带很难下雪,没想到自己到这个时代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下雪天了。

    陆曦儿学着沈溪的样子,小脸对着天空,瑶鼻冻得通红,嘴里问道:“沈溪哥哥,什么是雪人?”

    林黛得意地说:“没见过雪人吧?以前我跟我爹堆过……”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也是沈溪勾起她童年的回忆,平时林黛对自己以前的事情向来都守口如瓶。

    沈溪把陆曦儿拉到近前,用手比划了一下,道:“雪人就是用积雪堆砌而成的人形雪堆,堆好后可以用纽扣、胡萝卜、红线给它们做成眼睛、鼻子和嘴巴,然后用扫帚做手,若是加上帽子和围巾,看起来就像是个娃娃。这两年雪下得不大,看来没什么机会堆,以后我们若能去北方,每年冬天都会碰到大雪,到时候就可以堆雪人、打雪仗了。”

    陆曦儿咧嘴笑道:“那我们明天打雪仗吧,这个我玩过,我打得可准了。”

    沈溪笑着捏了捏陆曦儿的小脸蛋,因为天凉受冻的缘故,小妮子的脸蛋绷得紧紧的,捏上去很有弹性。

    林黛在旁边见了有些吃味,沈溪对陆曦儿越疼惜,她就越不开心,但她跟陆曦儿的感情很好,主要是陆曦儿天真无邪,对她千依百顺,想想又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下雪了,天凉,到家里来烤火。”

    惠娘围着围裙出来,招呼院子里三个小的,“顺带去门口那边看看,秀儿她们回来记得开门。”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随着外面不时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春节终于到了。

    往往这时候最容易勾起沈溪的愁思。过了年他就九岁了,来到这世界两年多,从最初两眼一抹黑感觉死了再投胎也比苟延残喘强,到后面逐渐适应。到如今,他对这世界多了几分眷恋,感觉留在这里,能陪伴心中记挂的人,也是件幸福快乐的事情。

    ……

    ……

    这个除夕对于两家人来说意义非凡。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先是在宁化开印刷作坊,后来又通过入股杨氏药铺,把生意做到府城,惠娘也成为整个汀州府商会的会长,初来乍到就有了崇高的威望。

    惠娘是个感恩图报的女人,她对身边人很好,尤其到了年底,不但给周氏准备了礼物,给丫鬟们的红包也都不小。

    之前五个丫鬟就期待今天惠娘会发多少红包钱,等到秀儿三个回家,一大家子欢聚一堂,惠娘挨个把红包派发下去,依然是每个人数目都不一样,但每个丫鬟打开后脸上都带着欢喜,连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玉儿也难得展露笑颜。

    “都收好了,丢了或者被人偷了可别赖我,我能尽到的心意就这么多。咱现在只经营一家药铺,按理本应轻省些,但现在成药生意好起来了,反倒比以前更忙碌。你们可不能有丝毫懈怠,每次配好药后都要仔细检查,让病人吃出问题来,我可饶不了你们。”

    惠娘恩威并济,发红包的同时不忘训诫几个丫鬟。

    丫鬟们恭恭敬敬应了,这时候沈溪跳出来,兴奋地问道:“姨,我的呢?”

    “臭小子,没你的份儿。”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惠娘这声“臭小子”叫得多了几分亲昵,“回头跟你娘要去,快回家吧,你爹在家,好好吃个团圆饭。”

    沈溪笑嘻嘻道:“等发了红包我再走……真不给?唉,姨,你也太抠门了吧?”

    惠娘笑骂:“敢消遣你姨,信不信我打你?”

    说着做出一副准备揍人的架势,沈溪腿脚利索,立马拖着林黛出了院门,往后巷自己家跑去。

    陆曦儿眼巴巴地看着沈溪和林黛的背影,委屈地说:“娘,为什么大姨和沈溪哥哥他们不过来一起过年?”

    “因为人家才是一家人啊……放心吧,你大姨和沈溪哥哥,还有黛儿姐姐,一会儿吃过饭就过来,那时就可以陪你玩了。”

    陆曦儿这才释然,不过从门口往回走时,依然三步一回头,看上去行单影孤,楚楚可怜。

    沈家一家四口吃过年夜饭,沈明钧就动身前往印刷作坊守夜。

    临走前,周氏有诸多交待和不舍。

    虽说晚上她已经跟惠娘商量好一起睡,但到底眼前的是丈夫,现在沈明钧做事辛苦,她又不能把在印刷作坊有股份的事坦诚相告,总觉得心里有愧。

    当心里歉疚的时候,无形中对丈夫就多了几分体贴,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察不出来。

    ps:第四更送上

    谢谢333白裤子、潜水老虎、风雨十年书龄、定风波0328、光健32、童鞋请留步、红尘胤情、零晨两点半起床了、我不想有昵称、林苍岚、百里夜雨、秦仁傑∵∵、覃本无情、醉爱雁、奇迹九月、天下纵横有我、子时龙语、君逸明、湘南雨、eferef、高山流水5、老衲失羞、东四十、baly、秦风一无衣、账号密码表、419026392、张家小三00、无云成风、书友160213084145356、靖轲、灯影阑珊、郭福生、蔚蓝羽?、大卫爸爸、米虫一只、啊小虫、宣研、老魔小白、信阳柯震东、西方之猪、小尼姑姑和书城书友robinliu、?随?心?大大的打赏

    还有两个小时本书就要上架了,天子拜托大家订阅和月票支持

    这里说一下爆发规则,上架第一个月天子保底两更,月票每增加三十票加一更,每产生一个盟主加两更,均定在1000的基数上每增加500加十更这个纯属成绩越好更新越多,谢谢大家帮帮忙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