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〇章 最是缠绵女人心

    ,。

    送走沈明钧后,周氏便带着沈溪和林黛到药铺,却见这边饭菜早已摆上桌,却迟迟没有开饭。

    “妹妹,这都好半晌了,怎么还没吃啊?”周氏惊讶地问道。

    惠娘笑道:“等姐姐来呢,没有姐姐,真是没有过年的味道,其实多饿一会儿也好,看着满桌子的饭菜,一会儿吃起来更香,更有味道。”

    周氏听到这话,愧疚中带着感动,刚才在家里跟丈夫稍作缠绵,觉得惠娘这边在吃饭晚点儿过来都行,却不知惠娘一直在等她。

    “我吃过了,你看……”周氏坐下来,脸上满是歉意,甚至不好意思抬头去看惠娘。

    “无妨,少吃些就是了,有个意思就成。”

    惠娘说着,把筷子递了过来,转过头恰好看到沈溪笑中带着期待的目光,也给沈溪递了双筷子。

    “谢谢姨。”沈溪高声道。

    周氏拿着筷子,张罗道:“好了好了,吃饭了,再不吃的话,你姨可就真要饿坏了。”

    毕竟过年晚上是要守岁的,沈溪其实晚饭吃得不少,不吃饱撑不到后半夜,不过惠娘这边有饺子,他特别留了个心眼儿,肚子里留了点位置,等过来尝尝饺子的味道。

    这一尝就出问题了。

    也许是许久没吃过的关系,再加上惠娘的手艺实在太好,这韭菜饺子味道鲜香可口,妙不可言,吃了一个还想吃第二个,到后面沈溪完根本没合过嘴。

    “你不是在家里吃过了吗?”周氏看着沈溪狼吞虎咽的样子,骂道:“吃这么多撑死你”

    沈溪吐了吐舌头。不过美食的诱惑实在太大,他想停都停不下来,最后还是惠娘直接,把沈溪的碗夺了过去,递给更能吃的秀儿:

    “小郎,你是在长身体,但也不能暴饮暴食。不然真吃出个好歹,我可没本事赔你这么个能干的小子给你娘。”

    沈溪抹嘴笑了笑,本想站起来,但因为吃撑了。居然立不起来,刚刚直起身子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沈溪没办法再吃便只能看别人吃。

    惠娘吃饭细嚼慢咽,半晌也吃不了多少,另一边的秀儿吃起来没什么顾虑,在这个家里她的饭量最大。至于其余几个丫鬟却很小心,生怕吃多了会惹来惠娘不高兴。按照人牙的说法,主家都怕下人太能吃,一般吃得多的做事却很懒散。

    但她们不知道,惠娘对于她们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绝不会在吃东西上有苛刻的要求,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吃过晚饭,几个丫鬟收拾桌子,惠娘把周氏叫到楼上。

    等二人下来的时候,周氏怀里抱着个小木匣。沈溪料想惠娘又送了金银首饰给周氏,不然周氏不会笑得合不拢嘴。

    “小郎,过来。”

    惠娘把沈溪招呼过去,直接把红包塞到他怀里,恰好周氏转头看了过来,沈溪心中哀叹,惠娘不挑别的时候把红包给他,摆明了要让周氏没收啊。

    周氏笑道:“憨娃儿,还不快谢谢你孙姨。”

    “哦,谢谢姨。”沈溪哭丧着脸。一点儿看不出高兴的模样。

    惠娘笑意盈盈,她看到了沈溪表情的变化,却什么都没说。

    周氏要回去把木匣放好,叫上林黛一起。却让沈溪留了下来。

    等周氏和黛儿出了院门,惠娘又偷偷塞过来个红包:“喏,拿去买零嘴吃。”

    沈溪也不客气,打开红包一看,碎银子加上铜板,足足有一两银子。用这钱去买零食还真能买不少。但沈溪的心理年龄,早过了追求口腹之欲的年岁,他笑了笑,突然问了一句:“姨,你给我们都准备了好东西,给自己准备了什么?”

    惠娘一时茫然。

    年底这段时间她忙里忙外,又是给家人准备礼物,又要给商会的人还礼,甚至连刚认识的谢韵儿都有一份丰厚的年货,唯独把自己忽略了。

    “姨,我这里有件小小的礼物,送给你好不好?”沈溪故作神秘。

    惠娘笑着点头:“你有心就成……把礼物拿出来看看。”

    虽然嘴上说“有心就成”,但内心还是蛮期待的,她很想知道沈溪小小年岁能送给她怎样特别的礼物。

    沈溪从怀里拿出一张卷起来的画纸,从外面看平平无奇,内里却似乎有墨迹。惠娘心想,难道写了几句祝福的话?

    等惠娘接过沈溪郑重交过来的纸,打开来一看,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吉祥话,而是由沈溪用炭笔画就的一幅人物肖像。

    沈溪笔法精湛,素描轮廓清晰,惠娘一看就知道画的是自己,惟妙惟肖,比起镜子里的自己似乎还要美丽三分。

    “小郎,你怎么画出来的?”惠娘尽管想掩饰心中的喜悦之请,依然忍不住用纤手掩着嘴,激动得差点儿快哭出来了。

    沈溪笑道:“就是看姨你平日里忙忙碌碌,但依然很美,我就把我心中最美的姨的形象画了出来,我还担心姨你嫌弃我送的礼物太轻,看不上眼。”

    惠娘的眸子里泛动泪光,赶紧转过头用手帕擦了擦,她没想到新年会收到这样特别的礼物。

    等她心情平复下来,转过身看着沈溪,用无比疼惜爱怜的语气说道:“小郎,你这份礼物,姨很喜欢。姨会把它藏起来,时常拿出来看看,好不好?”

    沈溪感觉惠娘的语气跟平日不太一样,似乎在尽力掩藏什么。他前后两世称得上慧眼如炬,当然不会揭破,马上又表现出孩子的天性,笑着说:“姨,你别告诉我娘就行了,不然她也让我画一副,我还真找不到那种感觉。”

    “什么感觉?”

    周氏回家把木匣藏好,马上又带着林黛折了回来,正好听到沈溪的嚷嚷声。

    惠娘赶紧把炭笔素描画揣进长袖里,笑了笑回答:“没事的,姐姐,我就是跟小郎说说闲话。”

    周氏并没有怀疑什么,骂道:“这臭小子,平日里就知道瞎胡闹……回头我还得把印刷作坊后面那间屋子好好收拾下,今天我本想去那边放件东西,结果一开门差点儿没把我给熏死,都不知道他在里面捣鼓些什么。”

    沈溪咧嘴道:“娘,那可是姨划拨给我的实验室,里面全都是好东西,您别乱碰,很多东西要是凑在一起立马就会着火,保管起来可不容易呢。”

    沈溪不说还好,说了周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多得惠娘帮忙劝解,她才稍微释怀。

    等两家人坐下来,惠娘让沈溪给一屋子女人讲故事。

    这几乎是逢年过节两家人聚在一起必备的节目了,不但两个小萝莉和几个丫鬟喜欢,连惠娘和周氏也爱听。

    “可我不知道说什么啊。”沈溪支着头想了想,可是选择太多,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取舍,于是耸了耸肩道。

    惠娘望过来的目光,柔和中带着怜爱,她面颊微红,在跳动灯火的映照下,如同酒醉微醺的美人儿。微微将眼睛眯起,惠娘眸子里多了几分迷离:“就说《红楼梦》吧,这里面的故事,姨想再听听。”

    ps:上架啦,天子求订阅和月票支持成绩越好,更得越多,请大家赐予我力量吧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