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大病是灾,小病是福

关灯
护眼
    ,。

    自沈溪送出那幅炭笔素描画,惠娘平添了几分愁思,对《红楼梦》这小资情调的故事越发念念不忘。

    当天故事讲到很晚,快到子夜时,又是陆曦儿先睡着,惠娘抱着她上楼安睡,才张罗到铺子前放爆竹。

    尽管已是次日凌晨,府城大街小巷依然很热闹,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街上行走。

    沈溪一直留意惠娘的神色,发现惠娘有些心绪不定。

    放过爆竹后,周氏跟惠娘到楼上同榻就寝,沈溪则跟林黛一道睡到了陆曦儿的床上,夜色深沉,没有两个小妮子缠着讲故事,沈溪蒙头就睡,睡梦中居然全是惠娘的影子。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沈溪总算明白这个道理,每天对着惠娘,令他心理起了不少波澜,平时总是不自觉地讨好惠娘,让她无时无刻不注意到自己。

    沈溪这般想入非非,并非是放着两个可爱的小萝莉不要,而是他心理年龄太过成熟,连择偶的标准也发生了改变,有些事情他自己也控制不了,谁让他稚子生就一颗老成的心呢?

    正月初一清早,惠娘匆忙收拾了下,就到商会总馆那边去了。

    这天城中商铺普遍歇业,忙碌了一年的掌柜和伙计终于有时间走亲访友,好好地休息放松。

    以往商贾之间的联络就不少,如今商会成立,更是给商家打造了一个联谊平台,无论是刚开始就加入商会的,还是年底这几天张罗进来的,这天都会到商会总馆走走,不但能联络感情,对各家铺子日后的生意也会有所助益。

    沈溪上午在家里补觉,可能是昨夜在外面吹了雪风,这个春节沈溪病倒了。

    自从沈溪来到这世界,不时就会染些小病小灾,这也是之前营养不良身体虚弱的缘故。不过本身就是农家寒门子弟,沈溪也没对托生的这副躯壳有太多奢求。

    以往就算生病,沈溪精神力强大,很容易就挨过去了。可这次却不同,沈溪早晨起来头昏昏沉沉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周氏让沈溪留在药铺楼上休息,沈溪睡了一上午,中午起来病情反而加重了。整个人虚弱不堪。

    中午时惠娘从商馆那边回来,马车载满了各个商家送来的礼物,商会中人为了巴结她这个会长,送的礼物都不轻。

    惠娘正准备张罗让人把回礼载回去,得知沈溪生病,惠娘放下一切来到楼上,查看沈溪的病情。

    当见到沈溪面色发白,整个人缩在厚厚的被窝里瑟瑟发抖的时候,惠娘连忙道:“姐姐,小郎生病怎能拖着?赶快去请大夫啊。”

    周氏骂道:“憨娃儿从小调皮捣蛋。小病小灾扛一扛就过去了。”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疼得厉害,她就这么个宝贝儿子,捧在手心都怕化了,平日里就算再怎么打骂,到底也是心头肉。

    沈溪张开嘴,声音微弱:“姨,我们……自己不就经营药铺吗?”

    惠娘这才想起来,回头问周氏:“姐姐,可曾给小郎用药?”

    周氏点点头:“还是他自己拿的药。让丫鬟煎煮后喝了,但似乎不怎么见效。”

    “哎呀,别是药吃出问题了吧?咱做成药,那些来买药的病人没事。反倒是小郎自个儿出问题了。”惠娘急得有些乱了方寸,“快,秀儿,去请谢小姐过来……算了,还是我亲自去请吧。”

    惠娘干脆起身下楼,到谢家去请谢韵儿过来为沈溪看病。

    大年初一大夫少有出诊的。但毕竟是沈溪生病,还是惠娘亲自去请,谢韵儿赶忙过来为沈溪诊治。

    谢韵儿出生杏林世家,医术高明,但在为沈溪把过脉,望闻问切一番后,眉头却紧锁起来。

    沈溪的脉搏跳动颇不寻常,微弱而滑,但是很慢,面色和嘴唇发白,还在发高烧。从外相上看,沈溪这是感染了风寒,但切脉后却发觉这不像是风寒之症。

    “妹妹,小郎他到底如何了?”惠娘见谢韵儿半晌不说话,仍旧在思索什么,不由紧张地问道。

    谢韵儿微微摇头,面带歉意:“姐姐,可能是我学艺不精,小郎的病……有些古怪,倒有几分像是心病。”

    所谓的心病,就是因为记挂某件事而日思夜想,到最后茶饭不思身体虚脱,就会产生一些病兆,这时候很容易惹来风寒或者是别的什么疫病。

    惠娘听到后不由十分惊讶:“小郎是个孩子,他平日里嘻嘻哈哈,怎会有心病?”

    沈溪躺在那儿,头疼脑热身体难受,入睡都像是奢求。听到谢韵儿和惠娘的对话,他心下暗自苦笑。在他看来,大约是自己的灵魂跟身体并未完全融合,加上昨日他心中对惠娘生出一种特别的情感,夜不能寐,才引致这场大病。

    “那该如何医治?”

    周氏听到儿子染病,连谢韵儿这样的神医都诊断不出,彻底慌神了。

    谢韵儿沉思片刻,抬头看着急切望着她的两个女人:“眼下只有先给小郎准备一副清心火的药,再加上去风寒的姜汤送服,以观后效。”

    因为沈溪生病,惠娘顾不上商会总馆那边,跟随同回来的人交待了一下,便留下专心照看沈溪的病情。

    两家人都在忙活,为沈溪抓药煎药,然后让沈溪服下。沈溪吃过药没过多久倦意上涌,终于睡了过去。

    周氏和惠娘不放心,依然守在床榻前。

    惠娘对谢韵儿道:“今日麻烦妹妹过来,现在小郎看起来好多了,妹妹先回去陪家人吧。”

    谢韵儿本想留下,但见两家人都在为沈溪忙碌,她留下并没太大帮助,于是轻轻点头,提起药箱下楼去了。

    惠娘把谢韵儿送出门,等回来后,她对周氏道:“姐姐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看就行了。”

    周氏叹道:“难得妹妹你这么疼他,这是憨娃子的福气啊。”但她心里记挂儿子,哪里肯走,于是两个女人便一起留了下来。

    一直到黄昏时分,沈溪依然没醒,但额头不像之前那么烫了,周氏稍微放心,终于下楼去准备晚饭,而惠娘继续留在房间里陪沈溪。

    等上灯后,沈溪才醒了过来,他微微睁开眼,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惠娘窈窕的倩影,心中有种浓浓的幸福感。

    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情,明明牵肠挂肚,却知道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根本无法得到,心中一阵失落,眼皮再次耷拉下来。

    “小郎,你睡醒了?快起来,给你准备了一些清淡的食物,总要吃点儿垫垫肚子才是。”惠娘声音温柔,沈溪听了又是一阵心旌动荡。

    周氏端着热茶进来,知道沈溪醒了,连忙过来查看,但沈溪身体仍旧很虚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夜已经很深了,要不送他回家,然后把他爹叫回来……”周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心里着急,一时没个主意。

    惠娘微微摇头:“小郎正病着,外面还在下雪,天寒地冻,路上一折腾肯定会病上加病,就让他留在这儿,我和姐姐夜里轮流陪着他就是。”

    周氏迟疑道:“这怎么好?”

    “有什么好不好的,我把小郎当作自己的亲人,不算别的,就小郎对我和曦儿的帮助,他生了病,我这个当姨的能不管吗?”

    惠娘说着这话,心里有些悲苦。本来最近这段时间她心境逐渐开朗,但随着沈溪生病,她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难受。

    周氏点头:“那妹妹先帮忙照看,我回去休息,等后半夜过来接妹妹的班。”

    惠娘亲自送周氏下楼,回来陪在沈溪旁边,先喂沈溪吃东西,又让沈溪躺下来睡觉。

    沈溪很享受这种被悉心照顾的感觉,尤其对象还是惠娘。但随即心里又涌起一股歉意,觉得自己纯属痴心妄想,唐突了眼前贤惠美丽的佳人。越是这样,心里越纠结,头跟着疼了起来,到后面几乎有种快炸了的感觉。

    “小郎,你没事吧?”

    惠娘见沈溪难受得咧开嘴,赶紧用手贴在沈溪的脸上,“别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姨都会陪在你身边。”

    这话说得直入人心,沈溪非常感动,一时间头似乎也没那么疼了。

    又睡了一觉,沈溪终于感觉自己恢复了些许力气,待他睁开眼,不知外面是什么时辰,夜深人静惠娘不但没趁机小寐,甚至目光一直盯着他,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小郎,喝点儿热水,对病情有好处。”惠娘马上把热水送过来,扶沈溪坐起,用汤匙喂到沈溪嘴边。

    沈溪面色微微一变:“姨,我……我想出恭。”

    惠娘见沈溪脸上多了几分血色,心下宽慰:“臭小子,病才刚好些就为难姨了。没事的,我这就去把夜壶拿过来。”

    惠娘把夜壶拿进房间,沈溪刚想掀开被子下床,惠娘笑道:“在榻上就行。”

    沈溪摇头苦笑:“弄脏了就不好了。”

    “怎么,你学会心疼人了?”惠娘白了沈溪一眼,面带欣慰之色,“脏了有姨给你洗,快点儿,姨还要帮你送出去。”

    沈溪拿着尿壶坐在那儿,一脸尴尬。

    到底他也是年过而立的心态,让他对着一位美妇人撒尿,这么不检点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

    ps:第二更

    还有大量章节正等着大家,火速订阅和投月票支持吧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