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 投桃报李(求订阅和月票)

关灯
护眼
    ,。

    沈溪提出来的已不单是普通钱庄的概念,更类似于功能齐全的“银行”,以商会作为依托和担保,把银号做成存钱放贷的机构,通过以财生财的方式,实现盈利。

    沈溪很清楚,无论经营什么实业,都不如做银号赚钱快。

    想完成资本扩张,就必须勇于创新,只要银号能做起来,别说是汀州府了,整个大明天下都会有立足之地。

    惠娘是有远见卓识的女人,听到沈溪的构想之后,她很快便想清楚了其中蕴含的好处。

    就单说为商贾存钱,避免商人在走商途中携带大量银钱之事,这就是很好的概念。商会每日都会接待来往客商,这些人平日里最怕的就是银钱携带不便,恨不得每一单生意收到的都是银两,但动辄几百上千两,想平安把这笔钱带回去,令他们颇为头疼。

    一旦有了钱庄,就避免了资金在路途中的各种麻烦,这样商人做生意更有保障。

    更重要的是,因为银号的存在,这些行商对于商会的依赖无形中加大,他们会更加愿意与商会做生意。

    惠娘在深思熟虑后,摇了摇头:“小郎,这次不是姨不支持你。你的想法很好,咱现在掌控着商会,成立银号的确是最佳时机,但问题是……这银号所需资金甚多,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面临各种麻烦,光以我们的力量,怕是无法应对吧?”

    沈溪笑道:“姨是担心投资风险吗?”

    惠娘虽然不懂“投资风险”是什么,但她想了想,隐约揣摩了个大概,点头道:“算是吧”

    “那姨为何不联合商会中愿意出钱的人一起来完成银号的组建呢?”沈溪继续阐述他的观点,“姨和我娘做生意,能给我娘分红,咱跟杨氏药铺合作,用的则是入股的方式。那咱成立银号,为何不能采用这种方式?”

    “其实银号主要是靠钱生钱,本钱其实用不了太多。我估摸一下,最初咱把生意做得小一点,一共只需要出三四千两银子就行了,姨你只需要在银号中占据一个相对稳妥的股份。也不用非要到五成以上,反正你是商会的大当家,这银号最终还是由你来做主。”

    周氏叹道:“三四千两银子?这投资可不小,妹妹你能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出来?”

    惠娘摇了摇头,看着周氏:“若以妹妹一个人的力量。自然不行,可能需要姐姐你帮忙。”

    周氏摆手:“我的钱放在妹妹那儿,妹妹需要只管用就是了,回头能靠这个什么……银号,赚到钱,记得分我一部分就行。”

    沈溪本来估摸过两家人的资产能力,才提出这种股份合作的方式,但就算一次真能拿出这笔银子来沈溪还是不支持这么做。

    因为银号在成立之初,还是有一定风险的,要考虑到百姓和商家是否认同。还有烂账坏账的比例。但凡借贷之人,抵押的货物或者是不动产,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变现,可能还有折价等问题,若放贷出去的钱太多,遭遇挤兑,银根不足可能会导致银号破产。

    这光靠惠娘一个人的财力,是不够的,最好让惠娘跟商会里的商家一起合作开银号,在比例上。可以让惠娘占据五成,这样就算将来有什么事,惠娘做不成商会会长,仍旧可以稳稳当当地做银号的负责人。

    “姨。娘,咱一次不用出三四千两出来,出个一千五百两,我看就差不多了,剩下的钱等初五商会开会,姨把事情跟那些人商议下。征求他们的意见,把份额放下去,以十两银子为一股,谁愿意入股多少,由他们自己定夺。入股结束,由姨您来签股权书,每家按照现有股份,将来进行分红。”

    沈溪把许多现代公司的理念融汇其中,“若是将来银号扩大,可以进行扩股,这样原来的股份会被摊薄,且分红的数量不是由盈利多少来决定,而是要先扣除银号发展所需,留下足够银根,剩下的钱再按照比例分发。”

    惠娘就算再开明聪颖,对于沈溪的话她一时也不能全记住,很多概念都是她不曾听闻的。

    惠娘打断沈溪的话:“你说这么多我记不住,还是用纸笔写下来,尽可能详细些,晚上我自己好好琢磨。”

    沈溪笑着点头,因为他是病号,很多事不用他动手,自然有人拿来纸笔,并把墨研好,最后把毛笔送到他手上。

    沈溪提起笔,把他之前所说的关于组建银号的设想尽数写到纸上,不但涉及如何用参股的方式创办银行,还包括成立后一年到两年的发展规划,包括盈利模式,还有一些可能面临的困难的处理模式。

    洋洋洒洒,写了两页纸,才刚刚开了个头。

    每写完一张,惠娘都会拿起来仔细但还未等她琢磨清楚,沈溪那边又写好一张。

    “混小子,怎么写这么多?晚上你不准备让你孙姨睡觉了?”周氏在一旁骂道。

    惠娘摇头苦笑:“姐姐,你别怪小郎,是我让他尽可能写得明白些。”

    沈溪没回话,他知道只有把他的构想写得一清二楚,这银号才可能被商会中人接受。一旦惠娘在会议中提出来,面对所有人的质疑,惠娘必须要拿出舌战群儒的精神,用真材实料说服大家。而这些东西,需要沈溪提前准备好。

    沈溪一共写了十五页纸,差不多三千字,才把创立银号的诸多细节陈述完毕。

    “姨,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回头可以问我。”

    沈溪对惠娘使了个眼色,其实是想提醒惠娘:你有疑问的话,晚上可以找我商量。

    惠娘马上意识到,光靠她自己琢磨,很多细节根本无法参悟透。

    “姐姐,小郎的病还没好完,今天继续留他在这边睡吧,这小楼暖和,适合养病。”惠娘征求周氏的意见。

    “这怎么好意思?”

    周氏听到后自然愿意。

    原本沈溪在药铺这边住了这么久,她琢磨着该让儿子回去住了。但家里房子两边透风,晚上就算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也很冷,为了让儿子回家不挨冻,周氏还专门让沈明钧把窗户塞了塞,但到底是老旧民房,又是纸糊的窗户,想不透风都难。

    惠娘笑着跟周氏热乎两句,没过多久周氏便带着林黛回去睡觉。林黛很想留下来,却被周氏拖着下楼去了。

    待周氏离开,陆曦儿也被惠娘赶到隔壁屋子,理由是不能耽误沈溪养病。小妮子小嘴一扁就要闹情绪,却被惠娘严厉喝斥两句,吓的赶紧躲进被窝不再出来。

    惠娘折返过来帮沈溪收拾被褥,贤惠得像个小妻子。

    “小郎,你写的这些东西,我要一样样弄明白,可能要让你多费心了。”惠娘言语间有些歉疚。

    “没事的,姨,我病了,你待我好像亲儿子一样,做这点事也是应该的。”沈溪坐在床头,心中暖洋洋的,很享受这种被惠娘依靠的感觉。

    惠娘把之前沈溪写好的银号筹备明细拿出来,但凡有不懂的地方,事无巨细一概向沈溪问个明白。

    其实在银号筹备上,主要涉及分股和扩股的问题,这是以惠娘的见识无法领悟的。

    “……姨,这么说吧。银行创立之初是三千两银子,按照十两银子一股,那是三百股。所赚利润扣除发展所需,分成三百份,谁占几股,就分多少钱。”

    沈溪仔细解释,“但在扩股后,比如说扩了一百股,就是多了一千两银子,银号的总资产到了四千两银子,利润分红就要分成四百份。但因为银号股份扩大,资产更为充裕,每一股的收益肯定要比之前高,下面持股的股东,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会让他们手上的股份更值钱。”

    “本来一股值十两银子,但若咱一年营收,可以让他十两银子变二十两,别人听说后,自然都想入股赚钱,他如果缺钱用,完全可以把手头的股份卖出去,一股甚至可以卖到三十两、四十两。”

    “咱银号做得越大,每一股的价值就越高,而一旦扩股,对所有股东都有益,也不会遇到阻力。明天姨开会时,得把事情讲述清楚。”

    惠娘总算把这一细节理清,这也是银号创建中最让她感到头疼的,之前她一直在思索,却怎么也想不通。

    “小郎,这么复杂的事,你怎就理得这般清楚?”惠娘带着恍然的笑容,感慨地说道。

    “因为我是上天派来保护姨的使者啊,要是连我都不懂,那谁解释给你听呢?”沈溪笑嘻嘻地说道,脸上满是骄傲。

    “好好好,你有本事,姨什么事都要靠着你,总该行了吧?”

    惠娘笑着帮沈溪把床铺铺好,听到外面敲响四更,大惊失色:“哎呀,都这么晚了,光顾着问你话,耽误你休息了……来,姨帮你打水擦脸洗脚。”

    很快,惠娘用木盆把热水端来,除了帮沈溪擦拭身子,还帮他洗脚,这是沈溪最享受的时刻。

    ps:这是月票满90票的加更

    谢谢大家的订阅、打赏和月票鼓励每一位书友的支持天子都铭记在心,我们的书还有进步空间,让天子看看最终的极限在哪里可否?

    加油加油加油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