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 理想爱情与现实

关灯
护眼
    ,。

    等天黑沈溪才溜进药铺正堂,此时药铺已关门,那位前来烦扰谢韵儿的京城公子哥终于走了。

    谢韵儿杏眼含泪,在惠娘和周氏的劝解下,她显得很坚强,没有太过激的表现。

    “……妹妹,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人总要往前看。”

    “京城来的有什么了不起,咱汀州府可不缺年轻才俊,我就不信找不到更好的。”

    惠娘和周氏都是热心人,本来她们商量着给谢韵儿张罗婚事,如今正好借机试探谢韵儿心声。

    谢韵儿擦擦眼泪,道:“就怕他日后还会来药铺捣乱,影响药铺正常营业,那我可就是罪人了。”

    惠娘笑道:“不打紧,回头找几个人在门口盯着,他再来,赶他走就是。妹妹被他一家人给坑苦了,他这都还要缠着妹妹,实在有些太过分,若他滋扰太甚,就告上官府,让官府为我们撑腰。”

    “不……不用了。”

    谢韵儿听到惠娘要告官,略微带着心软,“只要不见他,他自会走。我们谢家不欠他洪家的,之前连彩礼都退了……”

    沈溪听出一些隐含的韵味。

    谢韵儿在面子上没给这洪家公子好脸色,但她心里,或多或少对洪家公子千里迢迢追到汀州府有些感动。

    男女之事,本不该外人插手。

    沈溪正要回家,却在后院门口遇到了便宜老爹,此时沈明钧脚步蹒跚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沈溪心里哀叹一句,谢韵儿出事,居然把老爹这头给忘了。

    “爹,娘在里面跟谢家姐姐说话,一会儿就回家,我们先回去吧。”

    沈明钧凑过来,小声问道:“你谢姨那边……那个人……她还好吧?”

    沈溪不由咳嗽一声,老爹因为谢韵儿的事,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兜了个圈子,还是把问题问到了他最关心的地方。

    沈溪心想:“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分明是要闹家变的节奏啊”

    自从沈明钧知道药铺来坐堂的女大夫就是当日他曾仰头一望的玉人后,就经常魂不守舍。沈溪知道那道倩影成为自家老爹心头割舍不掉的美好记忆。

    但沈明钧还算是安分守己,这几个月他甚至没跟谢韵儿说过一句话,就算偶尔碰到,也是匆忙擦身而过。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谢韵儿心中未曾对仅有一面之缘的沈明钧留下任何印象。沈明钧也知道自己有了妻儿,不该多想。就好像单相思的两人,一个相思而不能说出口,另一人则全不知情。

    “谢家姐姐没什么。孙姨说,找人在药铺门口看着,那人再来的话,把人直接轰走。”

    沈明钧点头不迭:“对对,一定要找人看着,这种人分明不怀好意,不能让你谢姨再想起往事。”

    沈溪脸上满是怪异之色。

    眼前的老爹。脸上全是遇到情敌以后的反应,慌乱中带着强烈的敌意,似乎跟那洪家公子杠上了。

    “爹,那是谢家姐姐的私事,跟咱有什么关系?”沈溪苦着脸道,“回去吧,娘一会儿就出来了。”

    沈明钧好像做错事被人知道一样,稍显慌乱,等反应过来,马上拉着沈溪回家。生怕被妻子发现端倪。

    晚上一家人坐到饭桌边,沈明钧才装作无意提及谢韵儿的事。

    周氏心下并未怀疑丈夫的动机,轻叹道:“谢家妹妹也是命苦,家里遭了难。自己又被人退了婚,颜面无存,而今回汀州府躲个清静都不成。那人一来,居然想带谢家妹妹私奔,真是笑话……谢家上下全靠谢家妹妹撑着,他可以不管家里。谢家妹妹能丢下一家人?”

    沈明钧面带忧色,周氏正有些奇怪,沈溪适时插嘴:“娘,我看要让那个人彻底死心可不容易,就算不让他进药铺,他还可以到谢家那边捣乱。谢家如今都是孤儿寡妇,要是那人来硬的,找人强抢,又当如何?”

    “啊……那小子没这么大的胆子吧?”

    周氏听了不由愕然,仔细想了想,“还真说不定呢,不行,回头定要提醒谢家妹妹,让她和家人把门窗关紧,这人据说家里有些背景,要是相思不得,铤而走险……”

    周氏越这么说,沈明钧越担心,以至于饭桌上氛围极为诡异。

    翌日一早,那洪家公子果然又来了,却被秀儿和宁儿两个丫鬟挡在门口,洪家公子到底知书识礼,不敢当街跟两个女子拉拉扯扯,只能急得在外面团团转。

    “谢家妹妹还没上工,若他们在门口遇上,出点儿什么事,外面的闲言闲语不知道怎么传呢。”周氏担心道。

    惠娘微微点头:“是啊,看来我得让绿儿去半道知会谢家妹妹一声……若不然,干脆让她休息两日也可。”

    “不用了。”

    谢韵儿的声音突然在后堂响起,原来谢韵儿已绕开药铺前门,从后院进来了,“实在抱歉,让两位姐姐多有烦忧……哼,他今天不走,我也要打他走,当初什么面子都丢尽了,今天也不怕再丢脸。”

    沈溪一看这架势,谢韵儿是准备当街跟洪家公子摊牌,当着乡里乡亲的面,彻底撕破脸皮。

    若真如此,洪家公子自然没面目留下来纠缠,可谢韵儿的名声也毁了,以后别说嫁人,连做人都难。

    惠娘和周氏显然也想到这一节,赶紧劝说,她们还想给谢韵儿张罗婚事,到底谢韵儿名门闺秀出身,又是京城回来的,知书达礼,只要过往被人退婚的事没人知晓,想找个好人家嫁掉是轻而易举的事。

    她们可不想谢韵儿自毁人生。

    沈溪趁着几个女人不注意,偷偷从后院溜出门,绕到药铺前面,从背后扯了扯洪家公子的衣襟。

    “你……干什么?”洪家公子有些气恼,但见身后的少年郎昨日曾在药铺见过,语气便没那么强硬了。

    沈溪微微一笑:“我跟谢家姐姐很熟稔,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我今天见不到她人,别想让我走”

    洪家公子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这也是沈溪能理解的,人家跋山涉水来到汀州府城。目的就是为了再续前缘。

    沈溪冷笑:“阁下要留在这里也可,不过要不了多久,谢家姐姐就会拿着扁担出来赶人,当着父老乡亲的面把你们洪家背信弃义退婚之事公之于众。阁下认为,到时候你们的关系还有转圜的余地?”

    洪家公子一听大惊失色:“谢家妹子她……不会把事情做得如此绝情吧?”

    沈溪心说,这家伙可能自小就被家人关怀呵护,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不知世间辛苦。做事竟如此不顾后果。

    “若有人把阁下害得家破人亡,甚至远避数千里回到汀州府重新做人,惨到如此地步还为人纠缠不休,怕是不会说出如此轻松之言。”

    洪家公子不以为然:“又不是我们洪家害得她家破人亡……”

    沈溪厉声道:“但是你们洪家退婚,令她和谢家颜面无存,甚至无法在京城立足,这总该是事实吧?”

    洪家公子哑口无言。

    “走吧,找个地方谈谈,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若你继续在这里纠缠。一段姻缘可真要就此玩完了。”

    沈溪这次没有再留下劝说,沿着街道便往远处走,洪家公子看了紧闭的药铺大门一眼,稍作斟酌,决定跟沈溪一起去听听他说什么。

    沈溪来到隔壁街的一个茶摊上,叫了两杯茶,此时洪家公子跟上来,同桌坐下。

    “小兄弟,不知怎么称呼?”洪家公子问道。

    “鄙人姓沈,还未请教阁下?”沈溪先回答再回敬。

    “哦。在下姓洪,名浊,激浊扬清的浊……你年岁小,应该不知何意吧?”

    沈溪冷声道:“激浊扬清?《尸子.君治》云:扬清激浊。荡去滓秽,义也。不过我看你却是满心污浊,居然想与谢家小姐双宿双栖……你可知谢家小姐如今要养活一大家子,每天从早忙到晚,可会跟你浪荡天涯,风花雪月?”

    洪浊惊讶地问道:“谢家在京时不是很风光吗?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料想如今谢家家境不至于太差吧?”

    “看来洪公子还不清楚谢家的现状,谢家散尽家财,返回汀州,家中无撑起家业的青壮,满门孤儿寡妇。洪公子自问有担当,能悖逆家族意愿迎娶谢小姐,但敢问洪公子,准备以何来养活这一家人?”

    这下洪浊彻底无法应答了。

    沈溪继续道:“我看洪公子不妨回去考虑清楚,明日这个时候,我们再至此处商量,若你能想出个养活谢家人的办法,我倒不介意为你出谋划策,暗中相助。否则的话,劝洪公子趁早死了这条心,回京做你那安逸的公子哥吧。”

    说完,沈溪“啪”的一声把两文铜钱甩在桌上,起身离去,将洪浊吓了一大跳。

    沈溪走到街道转角处回过头看,洪浊还杵在那儿,一个人喃喃自语。

    这公子哥可以一怒为红颜,与家里闹翻只身来到汀州府,可惜红颜有家人要养,无法跟他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现在洪浊要为现实好好谋划一番了。

    理想中的爱情,跟现实终究是有区别的。

    沈溪料想洪浊今天应该不会再纠缠谢韵儿了,回去后发现药铺已经开门,周氏立在门口四处打量,嘟哝道:“人去哪儿了?”

    沈溪笑嘻嘻道:“娘,你说的是哪个?哦,京城来的那个公子哥吗?可能是觉得谢家姐姐不想见他,暂时回去闭门反省了吧”

    谢韵儿也走到门口看过,确定洪浊没留下纠缠后,宽慰地拍了拍胸口,点头道:“希望他早些回京……洪家传到他这一代,就他一个独子,还等着他传宗接代呢。”言语之间颇多感慨,看来她心中多少有些放不下。

    ps:这是月票满180票的加更

    谢谢您的订阅、打赏和月票如今的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天子会努力码字,不让大家失望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