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朋友妻不可欺

    ,。

    为了帮助商会中的茶商采购春茶,惠娘这段时间都早出晚归,通常入夜后才返回药铺,甚至晚上还要熬夜制定采购计划。沈溪本想帮她,可惠娘这次非要坚持自己完成,按照她的说法,不能事事都依靠沈溪。

    药铺的成药生意很好,近来来往于汀州府的行商又多了一样转运的货物,那就是陆氏药铺的成药。

    沈溪特别为自家药厂生产的成药定制了能密封的陶罐,内置药包并添加带有防伪标识以及对应编码的说明书,并在外面打上“陆氏”的印记,除了预防有人栽赃陷害,也希望招牌能在外打响。

    五月上旬,汀州府接连下了几场大雨,街上行人不多,药铺生意也清淡许多。

    这天沈溪从学塾放学回来,见药铺来了三名手拿折扇、身着儒衫的年轻公子,围着谢韵儿坐诊的屏风指指点点,嬉笑不已。

    三名公子哥举止轻佻,手不断去碰屏风,往里推推,又向外拉拉,像是诚心找事。

    周氏见情形不对,让宁儿上前赶人,但三名公子哥又对长得越来越漂亮的宁儿毛手毛脚,宁儿一路退到墙角脸上满是恐惧。

    “娘,这些是什么人?”沈溪到柜台前问道。

    周氏懊恼不已:“鬼知道。在这里半个多时辰,把客人都赶跑了……别是那姓洪的找来骚扰谢家妹妹的吧?”

    沈溪心想,洪浊怎么说对谢韵儿也是“一往情深”,他想的是如何挽回与谢韵儿的关系,而不是找几个纨绔子弟过来调戏他的前未婚妻。

    此时正好有病人进来问诊,刚刚坐下,把手从桌子边缘屏风的孔隙伸进去,谢韵儿搭脉时,纤纤玉手恰好能从缝隙中看到,三名公子哥顿时眼睛都直了,往前一推攘。屏风顿时往里倒去。

    谢韵儿突然站起,一把将屏风推倒。

    “砰”

    屏风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谢韵儿横眉竖目瞪着眼前三名浪荡公子哥,喝问:“尔等若非问医,请自行离开”

    为首那名身材高挑的公子哥嘻嘻哈哈道:“谢小姐何必动怒?在下听闻小姐花容月貌。且是妙手回春的女神医,今日特来拜会。”

    旁边两个连声附和,其中一人道:“这屏风可是谢小姐自己推倒的,莫非谢小姐急着嫁人,想一览我三人英姿?哈哈哈……”

    言语轻浮。哪里有半点斯文可言?

    沈溪听了心里发怵,难道是同行派来捣乱的?

    谢韵儿在陆氏药铺坐诊之事早已传遍汀州府,但百姓提及都带着一股敬意。医者父母心,谢韵儿医术精湛,治好不少疑难杂症的病人,再加上陆氏药铺成药的声名越来越响亮,连同谢韵儿也被冠以女神医的名头,令其他府县也有不少病患慕名而来。

    陆氏药铺生意越好,其他药铺生意自然就会受到影响,虽有商会统筹。但难保不会有小人作祟。

    有人专程来药铺捣乱,这是继洪浊之后的第二次。

    但洪浊跟谢韵儿有婚约,千里迢迢过来为见一面无可厚非,这三名公子哥一听就是本地口音,其用心值得揣摩。

    “这里是药铺,若你们再继续对小女子不轨,小女子这就告上官府。”谢韵儿咬牙切齿道。

    “官府?呵呵,不巧了,这位何公子,他父亲就是长汀县令。却不知何县令是帮你这个素昧平生的小女子,还是帮他亲儿子?”

    高个子的公子哥兀自调笑不休,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

    居然是官宦子弟,连身旁跟班的父亲都是长汀县令。沈溪暗忖,莫非说话的这家伙家世更为显赫?

    就在谢韵儿如花似玉的俏脸憋得通红,不知该如何应对之时,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声暴喝:“出去”

    所有人侧目而望,却见惠娘一脸威仪地立在门口,怒不可遏地瞪着三人。

    “你……你说什么?”面对惠娘的叱责。高个子语气稍软,一时为惠娘气势所夺。

    惠娘怒道:“这药铺里都是孤儿寡妇,你们前来寻衅滋事,如此有伤风化体统,莫非是想激起民变?”

    任何时候,有伤风化都是大事,更不要说激起民变了。宁化地处三省交界,近来岭南之地频频爆发叛乱,连带着汀州府也不太平。陆氏药铺毕竟名声在外,尤其陆孙氏还是朝廷公开表彰的女神医,在汀州可谓万家生佛。若真是因伤风败俗激发民众怨恨导致民变,哪怕家里有些背景也扛不住。

    “谢小姐,那我们回头再来一叙情谊。”三名公子哥临要走了,依然伸出出手想去摸谢韵儿一把,却被谢韵儿闪身避开。

    三名公子哥嘻嘻哈哈离开,等人走远,惠娘才稍微松了口气。

    当众斥责据称其中有县令家公子的恶徒,她也是鼓足了勇气。人善被人欺,刚才若她不直接出言威吓,而是上前好言相劝,这三名公子哥只会更加放肆,连她可能都会遭到轻薄。

    惠娘跟周氏问明情况,方知这三名官宦子弟毫无征兆而来。

    “以后咱要小心了,到底是女儿家,出来抛头露面要懂得避忌。”

    惠娘话是对谢韵儿和周氏说的,其实也是在提醒她自己。

    沈溪在旁边沉默不做声,他还在思索这事情背后隐藏着什么。

    照理说,就算这三名公子哥再目中无人,也不会无缘无故来药铺调戏一个连面都未曾见过的行医女子,在这汀州府,真正见过谢韵儿样貌并知道她身份的人屈指可数。

    ……

    ……

    第二天,适逢学塾每旬一日的沐休。

    每旬一休是沈溪根据劳逸结合的原则提议设立的。人一旦面临长期高压的状态,学习效率反而不好,如果中间能稍微休息放松一下,可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对于沈溪的提议,惠娘和冯话齐都觉得有道理。加上学塾接纳的都是汀州府商会子弟,全是走读生,就算一旬休息一天也不会出什么事,因此也就允诺下来,就此逢九沐休。成为学塾新规。

    药铺后院,沈溪做完功课,又温习了一下《四书集注》,刚刚准备教两个小萝莉算术。耳畔传来敲门声。

    沈溪以为是沈明钧有事过来,从门缝看出去,却是洪浊。

    此时的洪浊,一身绫罗绸缎不知去了何处,略显寒酸的蓝布儒衫衣领袖口有些污渍。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酒气。

    “洪公子,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沈溪打开门,上下打量一番,心想莫不是阴谋得逞,洪浊的盘缠快要用尽了?

    洪浊脸上满是风尘之色,比之以前憔悴了许多。他冲着沈溪笑了笑,道:“这几日按照小兄弟的吩咐,到城中宣传在下要开私塾之事,但收效甚微。后来请人帮忙,结识了几位汀州府本地士子。他们对我与谢家妹子之事……深表同情,表示愿意玉成好事。”

    沈溪心道,原来症结在这里。昨天那三名衙内,应该是从洪浊这里得到风声,跑来药铺缠着谢韵儿。

    “你对他们说了什么?”沈溪皱着眉头问道。

    洪浊略带感慨:“我只是将我与谢家妹子的遭遇如实告知,谢家妹子家门不幸,不得不远走汀州,我千里迢迢前来相会却形同陌路……那些人对我与谢家妹子之事分外关心,其中几位与我结成知交,他们告知昨日已到药铺帮我说和。今天只要我来面见谢家妹子,必能拿到定情信物……所以,我这就来了。”

    沈溪听了不由汗颜,这洪浊得多缺心眼儿啊。把他心目中记挂的美丽大方的“谢家妹子”告诉一群狐朋狗友,导致爱恋对象惨遭调戏,事后还捉弄他,让他前来找骂。谢韵儿若是知道昨天那三个登徒浪子是他找来的,非赏给他一巴掌不可。

    “谢家妹子可在里面?”洪浊探头往院子里看了看,只能瞧见陆曦儿和林黛拿着笔打量他。

    “在是在。不过今天你最好别进去。”沈溪拉着洪浊出了门,回头招呼林黛一声,让她把门闩好。

    洪浊满脸不解:“小兄弟,我那几位知交好友,已为我和谢家妹子复合铺好路,你怎拦我?莫非你是想让我从前门去光明正大跟谢家妹子提亲?”

    沈溪骂道:“亏你说那几个纨绔子弟是你什么知交好友,他们妄为读书人,可知朋友妻不可欺?”

    洪浊默念一遍,问道:“小兄弟,你说的明白些,这……有何关联?”

    面对这种书呆子,沈溪有种深深的无奈,叹了口气:“昨日你那几位朋友过来药铺捣乱,令谢小姐颜面无存,若非药铺掌柜及时赶回,你的谢家妹子被他们动手动脚占尽便宜也未可知。”

    “岂有此理”

    洪浊羞恼之下,一拳打在街边的墙壁上,却疼得他赶紧把手缩到嘴边哈气,眼泪都痛出来了。

    半晌之后,洪浊才一脸愠色:“小兄弟,我这就去跟那些家伙讨回公道,你可愿与我同去?”

    沈溪当然不想去凑这种热闹,连忙摆手:“叫上我做什么?你自己去不就行了……”

    洪浊被当作冤大头,为本地恶少骗吃骗喝,那些人拿他的糗事开玩笑,更是公然调戏其念念不忘的女人。现在闹翻了,那些人肯定不会给他面子,打他一顿都有可能。

    “小兄弟,我不远千山万水而来,本为换得谢家妹子真心谅解,如今我钱财耗尽身无长物,即将返回京城,已不能为她做什么。如今她为人所欺,我定当为她讨回公道,就当是临行前为她做最后一件事,希望小兄弟你能帮我。”

    洪浊有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苍凉,沈溪听了这话,不由对他态度有所改观。

    沈溪苦笑:“洪公子太高看我了,我一个小孩子去了能帮上什么忙?最多你上去讲理,我在旁看着,若你们一言不合……咳咳,有什么事的话,我去叫人帮你。”

    “好……好……”

    洪浊笑着点头,“就等小兄弟这句话了。”

    沈溪哑然失笑,感情洪浊要去“讲理”,又怕挨打,想找个人在旁边看着,以防不测。

    这是多么熊的一个男人啊

    ps:今天呕死了,ps连续白屏几次,导致这一章重重复复写了六七个小时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