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四章 美轮美奂的银票

    ,。

    惠娘跟“水路帮”的人商量完事情,有意不跟“旱路帮”的人接触。

    “旱路帮”的人,之前曾帮书店掌柜到印刷作坊打砸抢,年底在外地人到药铺捣乱时他们又在背后推波助澜,这让沈溪无比警惕……“旱路帮”的人分明就是一群豺狼野兽,根本就不能跟他们讲道理。

    这些“旱路帮”的人中间不少有乱贼的背景,小偷小摸那是家常便饭,连杀人放火的事他们也能做得出来。

    要想让他们彻底归心那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其内部矛盾各个击破。

    但惠娘对于跟“旱路帮”展开争锋相对的斗争显得有些胆怯,在她看来,若是得罪这些人,被人上门寻仇,抢劫都算是轻的,若来个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两家人基本都是妇孺,根本无从抵挡。

    沈溪只能暂时放下整合“旱路帮”的心思,让惠娘先把“水路帮”的人收编。等过了年,再看看如何调动“水路帮”的人去收编“旱路帮”,不过沈溪本人对此也不太看好。

    年底这段时间,印刷作坊的年画畅销极为火爆,大批外地客商赶到宁化,大批量采购彩色年画回去售卖。

    这个时间段,头年印刷作坊已经停工了,但今年生意格外好,到腊月二十五以后,仍旧有不少人来下订单,大批购进年画,印刷作坊只能加班加点,再次实行三班倒作业。

    为了补偿下面工人,尤其是女工在这段时间的辛劳,印刷作坊从腊月开始就施行双薪制,设立加班费和年终奖励制度。年底这几天,更是每天发一次年底奖励,这让惦记着年底回去过年的男女伙计和工人分外有干劲。

    能赚到钱,似乎过年也就无所谓了,在年底做一天活,等于平日里做四天。他们想不努力都难。

    至于药厂那边,倒是早早就停工了。

    一来是药厂生产的成药存货充足,用不着这么赶,二则却是药厂大掌柜韩五爷回乡跟家人团聚去了。

    这一年韩五爷丢掉傍身的说书手艺。“背井离乡”到府城打拼,不过好在这一年他也赚够了钱,月银加年底分红足足有四十两,超过了这个时代大多数人家。韩五爷打算年后回来时,把一家老小带上。到府城这边定居。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惠娘让韩五爷安排其家属到药厂做事,有这些“自己人”,能最大程度保证药方不外泄。

    至于药铺这边,年底生意稍显冷清。

    也是药铺的成药质量好,很多长期卧床不起的病患已经不用成天抱着药罐过日子,加上年底这段时间外面天寒地冻,大多数人都躲在家里,开在街面上的铺子,生意都很一般。

    本来药铺是准备开到大年三十。但因生意清淡,惠娘决定腊月二十七就关门休息。她提前给谢韵儿和周氏结算了药铺分红,再置办一些年货,就算完事。惠娘主要是忙商会这边的事,年底这段时间一直很忙,有什么事的话,她会私下里跟沈溪商议。

    年关临近,来银号取款的人不少,很多百姓怕过了年以后不知光景如何,不敢把闲钱留在银号。反倒愿意损失些利息,把钱取出来买一些米粮回家存着,积谷防饥嘛。

    因为银号银根充足,在跟苏遮柒的商战结束后。银号的存银已超过三万两。

    这主要得益于汀州府内商贾对商会信心十足,很多商铺的掌柜,愿意把钱存放在银号里,以财生财。

    沈溪因为开了年要补课应对县试,年底这段时间他除了帮惠娘筹划整合城中江湖势力,还在研究他的“钞票”。就是银票样本。

    市面上有大明宝钞作为底稿,而在大明之前,唐代有飞钱,宋代有交子、会子和钱引,元代则有通行宝钞,沈溪以一个考古学者对古代纸币的研究,还有对现代钞票的理解,研究出他独一无二,在当下外人根本无法伪造的新式银票,来作为银号将来发行所用。

    沈溪所依靠的是成型的彩色印刷技术,他先画了银票的样画,再找人熔铸铜制印版,以印刷雕版年画的方式,进行三道上色工序,在纸张上,统一选用结实的桑皮纸。

    沈溪在一张半尺见方的银票上,所用的明印多达五处,用以平常百姓和商家进行辨别真伪。

    而暗印则有十几处之多。

    而在这些暗印中,沈溪最拿手的是印制阿拉伯数字、罗马数字和拉丁文、英文单词在上面,对应不同的票值和编号,在世人不懂得这些文字意义的情况下,这种暗印别人根本就模仿不来。

    沈溪又在每张银票上加“银线”和“金线”,把一正一反两张银票压制成一张,造纸的时候,通过改变造纸原料浓稠度增加暗纹和水印,令银票造假的难度大幅度提升。

    沈溪从腊月初开始制作他的银票小样,到腊月二十九这天才算完成,当他拿给惠娘看的时候,连周氏和谢韵儿都把精致得好像图画一般的银票样本拿在手里反复把玩。

    “小郎,这东西很有趣,怎的里面好像个人的画像,看起来……倒有几分像是孙家姐姐?”

    谢韵儿拿着银票,在沈溪讲解水印的时候,对着阳光一看,果然银票上有个活灵活现的女子头像,就好像惠娘的影子被印在上面一般。

    惠娘是商会会长,是银号的大掌柜,更是构建商业帝国的灵魂人物,把她的头像以水印的方式印到银票上,是对她成就的肯定,也让天下人知道这银号的主人是谁。

    一张小小的银票,论颜色鲜艳程度不及彩色年画,但宛若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惠娘、谢韵儿和周氏爱不释手。

    惠娘本来担心银票的防伪性能不够,容易被人伪造,但随着沈溪对银票上明印和暗印防伪工艺讲解,令惠娘彻底扫除之前的顾虑,她已迫不及待想在年后推出这种特殊的“存折”。

    “小郎,以后你要读书,总不能让你亲手负责印制银票……但若是聘请外人,印制技术流传出去,咱银号的生意,随时都有可能垮掉。”

    银票的防伪性能很高,外人想研究技术极为困难,惠娘对于内部泄密问题存在巨大的顾虑。

    沈溪笑道:“姨,你尽管放心就好,印银票比印年画的工艺要复杂多了,水印不是之后画上去的,也不是压制上去的,是在造纸之时,需要特别的技术来完成。咱的银票印版一共有四块,分别代表不同的银票价值,但编号印版和暗纹印版有多块,需要分层次压制。”

    “印刷过程中分工明确,最后几步完全可以由姨亲自来完成,贼人就算收买了我们的印刷师傅,他们也不可能得到我们的印版,还有全套的印刷技术。”

    沈溪自问,他所设计出来的银票,比之清朝嘉靖年后流通的银票防伪性能更高,甚至可与后世的钞票媲美。在科技相对不发达的明朝中叶,有人想伪造出防伪性能如此高的银票,难比登天。

    惠娘听到沈溪这些话,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有了银票,以后银号就可以开展异地存款取款业务,商旅在路途中不用带着沉重的银钱上路,只需要在一地兑换银票,到目的地后将银票兑换成银钱来进行交易,甚至可以直接用银票来进行货款结清,就算银票在中途丢失或被劫走,银票也有挂失功能,最大程度保证银票持有人的利益。

    银号毕竟是股份制,惠娘对此认可,还需要获得下面股东的认同。惠娘占据银号五成以上的股份,按照之前所约定银号发展方略,关于银号的业务或方针,只要惠娘同意,旁人是没有否决权的。

    惠娘把银票拿过去给股东看,更像是礼节性的知会,而非征求股东的意见。

    其实股东们见到印刷质量这么好,防伪性能如此之高的银票,他们也希望银号能推行这项业务,除了能方便行商之间的交易,更主要是能为银号带来巨大的利益。

    有了银号股东的认可,惠娘对于推行银票更有信心。

    年底这几天,她让沈溪先行印几十张盖有样票印章的银票出来,她一一检查过质量,在确定印刷工序上没有问题后,又印制了价值五千两的银票,分别为五两、十两、二十两、五十两面额不等,用以年后发行。

    银票施行的是银本位制度,印一两的银票,就必须有一两银子的现银存在银号之中。这五千两银票,惠娘准备交给那些商会中在银号里有存银的各家掌柜,让他们作为先行者,为银票业务的开展投石问路。

    ps:第五更同时也是月票满540票的加更

    解释下,今天爆更并不是为了参加历史战力榜的征战,而是因为确实觉得该爆发一下,回馈大家

    天子继续求订阅、打赏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