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 临别送画

    ,。

    春节刚过,沈溪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他要投入到紧张的备考中,为二月举行的县试作好准备。

    虽说论学问,沈溪自问这次县试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就怕遇到什么意外。

    如同《儒林外史》中的周进,空有好学问但一辈子都没考上秀才,却靠捐来的监生身份先中举后中进士。

    “好考卷难入考官眼”的状况在科举中是经常遇到的情况。

    所以这次沈溪的备考,不但要从学问本身入手,更要揣摩考官的喜好。沈溪多少对宁化知县叶名溯有些了解,知道此人喜好新奇事物,或许可以籍此做文章。

    年初三,冯话齐的补习班正式开课,沈溪作为三名学生之一,与米宁和徐山一同接受教导。

    因沈溪对于试帖诗以及诗、赋、策、论、性理论、圣谕广训接触得不多,需要冯话齐特别教授,但以沈溪的学习进度看,他在这几方面并未滞后。

    冯话齐对三名学生的要求,是起码能过县试第一场。

    县试考试,以主考官,也就是当地知县来定考四场还是五场,每一场考试基本以四书文为主,夹杂考试五经文、策、论等。明朝及清初生员考试不试诗赋,但诗赋在县试中会夹杂考察,包括算术等,会作为对学生综合能力的考核,若成绩优异可留档,对于府试和院试过关有所助益。

    只要县试第一场考过,就具备了考府试的资格。之后的几场,过关的考生可以选择考或者不考。

    当年的府试,会在四月进行。

    按照冯话齐之意,若三人在县试过关,可尝试今年的府试,过府试机会寥寥,冯话齐对此并没有抱多大指望。

    至于童生试的最后一关院试,冯话齐压根儿就没触及。

    可以说,在生员三阶考试中。县试是最容易和相对简单的,对学生的要求,仅仅是做到文章无偏颇,语句通顺。引经据典恰当即可。

    因县试是童生试的第一场,初考的学生很容易怯场,本来具备的学问也有可能临场发挥不出来。

    冯话齐在教育方面颇有建树,他先教授了三人基本知识和应试经验后,便开始模拟县试科场的环境。对三人进行“模拟考”。

    接连几次考试,冯话齐对三人的时文水平都大感满意。尤其是沈溪,仿佛天生就会做八股文,破题准确、提纲掣领,承题明暸、圆满,起讲、起比、中比、后比、束股四平八稳,加上字迹清晰工整,让人一看便印象深刻,久久难以忘怀,想不得高分都难。

    冯话齐开始教授试帖诗。

    本身明朝并不会直接考核诗赋。试帖诗作为学生的特长考试考核,属于“特长加分”。试帖诗五言八韵,其考核内容主要来自于历史典故,要求引经据典必须有出处,不能瞎编乱造。

    这既是对学生诗赋的考核,也是对学生历史知识的考察,若学生不会,可以跳过,本身试帖诗的成绩不会记入县试总成绩。

    冯话齐对于算术和琴棋书画不太擅长,能拿得出手的只有试帖诗而已。他对三人在试帖诗的要求格外高。

    米宁和徐山的试帖诗,虽然还算通俗押韵,但读起来更像是打油诗,有点儿太过粗鄙了。没有多少文学涵养。而沈溪的诗词则显得太过“晦涩”,冯话齐对沈溪的指导很简单,就是让沈溪尽量把诗词做得平实易懂,不要刻意为作诗而作诗。

    补习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六学塾开学,沈溪本以为可以松口气,但其实有更多的事在等着他。

    为了备考。沈溪要在正月底提前赶回宁化县,惠娘联络了商会中人为沈溪寻找到廪生作保,至于乡民具保以及考生互结,需要他回去提前进行联络。

    到宁化那边后,沈溪没有先生教授,一切都要靠自学。所以正月底之前,惠娘特别委托冯话齐对沈溪单独进行考前辅导,连沈溪放学回家,冯话齐都会再对沈溪单独教授一个时辰,甚至三更半夜都要熬夜背书。

    沈溪的心理早过了学生期,这几年学习下来,他习惯敷衍了事,读书从来没这么辛苦过。

    终于熬到正月底,沈溪即将出发回宁化准备考试。

    ……

    ……

    周氏怀孕已经六个月,行动不太方便,以她现如今的光景,最好是有丈夫在身边作陪,但她惦记沈溪到宁化后没人照顾,所以只能忍受孤单寂寞之苦,让丈夫陪沈溪回宁化参加县试。

    临别之前,周氏为沈溪准备了不少东西,大包袱、小包袱一大堆。

    早些时候,家里收到宁化的来信,说是沈明文长子,也是沈家大郎沈永卓也会参加这次县试。

    作为沈家长房长孙,沈永卓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头两年家里就在为沈永卓筹备婚事,而宁化县有家姓吕的大户人家,有意想把女儿嫁给文质彬彬一表人才的沈永卓。

    但吕家人那边有个要求,沈永卓就算不能年少有为中秀才,但最少也要过了县试才行。

    沈永卓跟沈溪的同窗徐山的情况有些相似,都是在这次县试之后就要筹办婚事,但徐山本身就是棺材铺的少东家,家境宽裕,就算县试不第,人家也能迎娶娇妻进门。而沈永卓若这次县试不过,那家里为他所准备的婚事等于泡汤,再也没机会迎娶吕家小姐了。

    沈家一共四个读书人,沈明文还在跟李氏纠缠关于二弟是不是他谋害的问题,到如今被李氏关在后院毗邻柴房的一间屋子学习,房门从外面锁上,他只能每天对着窗户发呆。至于六郎沈元,虽然也算才思敏捷,但尚不到十一岁,如今《四书》还没学完,苏云钟不打算沈元参加科举。

    正月二十八,是沈溪出发前的最后一天,周氏特地跟沈溪放了一天假,让他好好休息。

    其实,这主要是惠娘特别所请,因为银票印刷技术上有些地方她还没有完全掌握。在沈溪离开汀州府城这段时间,银票的发行不能停止,她需要把不懂的事情跟沈溪问个明白。

    另外,惠娘还有关于生意上的事跟沈溪商谈。

    沈溪这一个月来起早贪黑读书。甚至连点儿闲暇时间都没有,整个人瘦了一圈。

    跟惠娘商量生意上的事,沈溪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他虽然是十岁的小身板,但他的心理年龄早已过而立之年,对于这种每天忙碌学习的生活还不能完全适应。本来他不用这么累,毕竟知识都是现成的,并不需要再灌输什么进去,但两家人还有先生冯话齐对他的期望太大,令他不能有片刻的懈怠。

    “……小郎,你也别怪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对你要求苛刻,实在是对你有所期望,无论是农耕劳作,还是经商买卖,都是社会底层之人。你要是不能用心学习,将来就不会有出头之日。”

    惠娘看出沈溪的辛苦,趁着跟沈溪商量完商会的事情,对沈溪开解。

    沈溪勉强笑笑:“姨,这些我都能理解,不过是嘴上叫叫苦而已,我心里有分寸。”

    “知道你这臭小子人小鬼大,也懂得疼人,等明天你走了,有一个多月见不着。姨心里憋得慌。小郎,你画画本事好,干脆画张你自己的肖像画送给姨,让姨想着念着你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惠娘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沈溪,令沈溪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莫非惠娘真的看上我了?不会不会,她只是把我当成小外甥,或者是把我当成未来的女婿……

    沈溪胡思乱想着,显得神思不属。

    “怎么了,小郎。你感到为难吗?”惠娘诧异地看着沈溪。

    “没有,就是……我没有参照,怎么画啊?”

    沈溪并不想把自己小时候的模样留存下来,因为这时候正在长身体的他,只是个小屁孩,实在称不上英俊。他想让惠娘记住的,是他长大以后英俊潇洒的模样,而不是这副娃娃脸。

    惠娘笑道:“那边不是有铜镜吗?你对着画,画得不好也不打紧,只要是你画的,有你的大致的模样就行……姨感觉自己有些老了,就怕记性不好,久而久之不记得你长啥样了。”

    “姨,你很老吗?”

    沈溪有些无语。女人的岁数虽然是秘密,但沈溪早打听过了,惠娘而今不过二十四五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就算她经常在外走动,皮肤和容貌都保持得很好。只不过或许是缺少男人滋润的缘故,她的脸上难得见到笑容,也没有成熟女性特有的那股诱人风韵。

    惠娘笑了笑,没有再说话,把铜镜给沈溪搬了过来,让沈溪坐在椅子上,对着铜镜把他的模样画下来。

    沈溪看着镜子里那张脸,只恨岁月过得太慢。

    “姨,光有毛笔不行,我要画画,需要用到炭笔,我得回去拿。”沈溪灵机一动。

    “那你快去快回。”

    惠娘不疑有他,送沈溪出门。

    沈溪回去后,没有拿了笔马上回去,而是当场就作画。

    他的确是把自己的模样画出来,完全不用对照镜子,因为那模样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中……那是他前生的容貌,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换上身古装,手拿折扇,青衫而立,端的是风流倜傥英俊不凡。

    沈溪画得很快,完成后没有太多的修饰,马上拿着画去给惠娘看。

    惠娘拿着沈溪画好的画,哑然失笑:“小郎,你画的是自己吗?”

    “是啊。”

    沈溪笑道,“难道姨不觉得画上的我,跟我现在很像吗?等我长大后,应该就是这么一副模样……姨,你应该记住我最英俊时候的画像,而不是现在的我。”

    惠娘苦笑一下,但还是把画仔细收好,嘴里娇声骂了一句:“臭小子。”

    那一声轻唤,含着一股既嗔又羞的娇媚,听得沈溪骨头都快酥了。

    ps:第七更啦这是月票满600票的加更

    天子很努力啊,大家的订阅、打赏和月票呢?么么哒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