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 辕门入场

关灯
护眼
    ,。

    二月里,闽西地界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沈溪窝在屋子里读书,很多时候只是对着窗口,往院子里瞅上几眼,心情寂寥了,就回去写写画画。

    虽说沈家人将沈溪关在屋子里读书,但还是给了他一定的自由度,对于他读什么,如何读,并没有特别的要求。

    一场春雨一场暖,经过隆冬的洗礼,到二月下旬时,宁化城里城外已完全是春日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景象。

    二月二十四,县试头两天,沈溪在沈明钧带领下,前去见互结的四名考生。

    因为有作弊连坐制度,谁作弊,等于把大家伙儿给害了,最基本互相熟络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这几名考生,有两人是双溪镇的,还有二人是县城商会子弟,年岁都在十六七岁,均属于第一次参加县试。

    年岁相仿,又是初考,坐下来谈谈考试内容也有必要。

    关于四书文和五经文的押题,各个学生的先生都在做,往些年的考题会让学生仔细审读和作答。

    但每届县试,都是由时任知县来出题,四书五经的随意性很大,随便拿出其中一本挑出一句,都可以作为科举的题目。

    以沈溪对叶名溯的了解,这是个京城世家出来的履历派,所学应该极为正统,加上本身年岁不怎么大,喜欢新事物,很可能会考一些偏门的知识。

    二月二十六,沈溪去考场熟悉场地。

    临时搭建起来的考棚,非常简陋。为了防止学生提前夹带小抄进考棚,熟悉场地只能远远看上一眼,让考生知道自己的座位在哪一块就行了,第二天衙差调配考生入场时,不至于忙乱无措。

    官府提前将考生的大致考试区域划分出来,具体的座号并不需要列明。到考试时,学生的考卷上会有特别的编号,名字也会被书写在上面。

    沈永卓和沈溪两兄弟。在县学外看了看,沈溪年纪小个子矮,之前沈家人担心这次看场地人太多,特别嘱咐不让他们走得太过靠近里面。以免推攘踩踏出什么意外。

    沈溪和沈永卓有很长时间没见过了,再度见面时沈永卓唇上多了一点胡渣,人显得成熟许多,不过他眼神飘忽,说话时爱低着头。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

    等中午从县学那边回来,家里已经给兄弟二人准备好了送考的宴席。

    本来小孩子是不能上桌吃饭的,这次却给予特别优待。沈永卓年已十八,眼看要到弱冠之年,再加上这次县试沈永卓若考中,下一步就将迎娶吕家小姐,算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饭桌上,家人对沈永卓和沈溪多有叮嘱,大意不外乎便是沈永卓必须要考过,光宗耀祖。而对沈溪则没有立下什么硬性指标。

    吃过饭,沈溪和沈永卓便去见给他二人具保的廪生。

    这两天沈明钧去了桃花村一趟,找村民证明身份,在亲供之上留有乡邻的手印。亲供主要是保证考生身家清白,并非倡优皂隶子孙,且不能冒名顶替,且不在居丧之期内。

    除此之外,还要把考生的体貌特征写上去,要详细到脸型、身高、五官特征,甚至是脸上的特别印记。就好像学生的准考证一般,进场时需要出示,以供衙役检查,考试中也会有人抽查。

    廪生是惠娘通过商会请来的。是宁化县城的老秀才。

    这样的秀才一年里最少要为几个学生作保。考县试的人多,每家总要宴请他们一顿,还要送上礼物聊表心意。

    还没到日落,家里人就要求沈永卓和沈溪两兄弟回房休息。第二天的考试,会在黎明之前开始,按照规矩。考生应该在后半夜四更末入场。要保证第二天考试顺利,提前一天非要休息好不可。

    但不到时辰,沈溪全无睡意,倒不是他对第二天的考试感到紧张,作为一个现代人,大小考试他经历了无数。只是这特殊时候,他想起了很多陈年往事。

    一直到二更天后,沈溪才睡着,可是还没到四更,家里人已经过来敲门了,让兄弟二人起来往县学那边去。

    整理好衣服,连饭都来不及吃。家里给兄弟二人准备了考篮,里面除了笔墨和镇纸之外,还有一些吃食。

    因为交卷要到下午临近黄昏时,中午考生要带食物进考场,福建之地,食物多为便携的米团。

    一起出家门,沈明钧负责带两兄弟往考场去,一路上的马车和考生不少。越往县学方向走,人聚集得越多。

    县学之外,衙役正在维持秩序。

    夜色迷茫中,灯火处处,很多考生是独身而来,但更多的是家眷一道陪同,但家眷最多只能送到县学外,不得踏入考场一步。

    拖家带口一大家子来相送的不在少数,使得考场外一片嘈杂之声。

    还没到入场时分,沈家兄弟只能先在外面等候,一直到五更,考场正南东西两处辕门才缓缓开启,考生开始依次入场。

    因宁化是小县,考试之人算不得多,要维持秩序尚算容易。

    此时家属一律被衙役赶到街口,开始让考生分批站好队,每队五十人上下,如此每个辕门外会有四队二百余考生,依次进场时,会有衙役举着灯笼查看来人的模样,并且搜检考生身上是否有夹带。

    县试对考生的着装也有一定要求,就算成年冠帽也不得带入场中。

    沈溪在甲子号考棚,沈永卓在丙字号考棚,二人在考试时相隔很远。沈溪一介孩童,站在一队中间跟着队伍一起往前走,就好像后世排队买车票,但这时却绝对不会有人跑来插队,因为插队也无济于事。

    沈溪前面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童生,被衙差检查得很是严密,两个衙役把老童生上下摸了个遍,那老童生直叫冤枉:“几位官爷,老朽身家清白,不敢有所夹带。”

    衙役不客气地道:“那可保不准。刘老二,别以为我们不认识你,你从二十岁考到四十多,这么多年没考上,就不信你不会想点儿歪门邪道?”

    正在说话间,远处传来一阵哄闹声。

    原来是另一处辕门在搜查过程中,发现一名考生在饭团里藏有纸条,虽然只是寥寥数语,这可是作弊的大罪,人被官差用枷锁套着。此人除了要在院门外戴枷示众,回头还要挨板子,以后再想考县试也难了。

    “图个啥?平日里不好好学,这时候想起来要带小抄。”衙役嘴角一挑,带着略微的不屑,“行了,刘老二,你可以进去了。下一个”

    沈溪挪了几步走到前面,那几个衙役一看,不禁乐了。

    “行了,这个不用检查,进去吧。”刚才对刘老二冷嘲热讽的衙役不由笑着说道。

    刘老二刚走出没几步,听到后不由回头叫道:“官爷,不公啊,怎么到他就不用检查了?”

    衙役中有哄笑声,刚才那名衙役笑着回道:“这你都不知?这是咱今年宁化县有名的小神童沈溪,别看他人小,头几年跟咱这些弟兄还有些交情呢。是不是,沈家小公子?”

    沈溪摇头苦笑,要说他跟这些衙役,渊源还真颇深。以前韩协当知县的时候,他有几次去县衙,其中几个衙役种牛痘,还是他亲手种的。

    刘老二道:“认识归认识,但也要搜,几位官爷不也认识老朽?”

    “去,你懂个屁,他一个小孩子,让他抄,能过了那就是稀罕。再不走,老子给你两板子你信不信?”

    刘老二悻悻然往里面走。

    沈溪过了辕门一关,往两边看了看,过辕门没经搜身的好像只有他一个。

    沈溪进得比较晚,到了甲子号考棚,能坐三十人上下的考棚里已坐下二十多人,靠近中间的好地方都被人占了,沈溪只能往边上坐,他先算好风向,别等下雨再刮阵风把卷子打湿了。

    不长时间,所有考生都入了场。

    随后进辕门的是知县叶名溯,以及学署教谕。

    宁化县地处偏僻,学署也就一个教谕外加两个训导,想靠这三人来监考是不行的,衙役和六房书办也要一起上阵。

    叶名溯身着朝服进门,进场后先环视一周,最后通过过道,往正堂的方向去,叶名溯作为这次县试的主持者,之后几场考试都是由他来坐镇。

    随即为考生具保的廪生进场,到正堂,开始点名和唱保。

    每唱到一人,考生会到正堂去接卷,叶名溯在检查过考生与“亲供”上描述相符合后,在具保廪生无异议情况下,会亲自把考生的名字写上去。

    考生拿到卷子,即可回到自己的座位,等候考试开场。

    轮到沈溪,等沈溪到叶名溯桌子面前,叶名溯往下一看,微笑着点头,把沈溪名字写在试卷上,把卷子递过来,却好像鼓励一般:“好好考。”

    在所有考生当中,能得到知县鼓励的只有沈溪一人。

    沈溪拿着“卷子”,加上一叠草稿,差不多厚厚一摞纸回到座位,此时天已蒙蒙亮。随着所有考卷发完,辕门全部关闭上锁,县试的第一场考试,正式开始了。

    ps:第十更同时也是月票满690票的加更

    天子发现自己的极限差不多快到了,写这一章时大脑已经有些迷糊……不过还是咬咬牙,看看能否再赶出两章来

    继续求订阅和月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