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一章 救人

    ,。

    “多少钱?”

    就在一众围观者起哄的时候,沈溪突然大声问了一句,顿时所有人目光都聚集过来。

    “这位小兄弟问得好……诸位,你们看这三个女人,买回去既能干活,还能当婆姨使,绝对划算。一路颠簸,我原本打算带她们到杭州去卖,但山长水远的到了贵地实在不想走了,索性便宜些出手,十两银子打包带走。”

    当人牙子说出“十两银子”后,人群中发出一阵叹息,这价格对于围观者中占绝大多数的贩夫走卒来说,实在太贵了。

    一般百姓人家,每年辛辛苦苦做工,养活一家老小,一年下来想节省几百文钱都不容易,谁里会花十两银子的巨资买三个异族女人回去?

    沈溪不屑地撇了撇嘴:“现在买个正经人家出身的丫鬟也不过十两银子,你的人都是无本买卖,而且人买回去还会有极大的风险,卖十两银子也太贵了吧?”

    沈溪这话一说,那人牙子有些惊讶,道:“小兄弟年纪轻轻,懂的倒是不少……怎么,你有意买?”

    沈溪摸了摸怀里惠娘给他的五两银子,心中稍微有些底气。

    他并不是想出风头当救世主,而是他前世长期受民族平等熏陶,在教导的学生中不乏苗族,看到这种人间惨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更何况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刺青男子随时可能“大开杀戒”。

    把人买下来,既可以救人于危难之中,还可以避免发生流血冲突,何乐而不为呢?

    “二两银子,三个人,你卖不卖?”沈溪大声杀价。

    人牙子啐了一口,摆摆手:“小孩子家家的,别添乱……这样,谁愿意买的话,就当我吃个亏。三两银子卖一个人,你们分开买,不怕领回去捣乱。”

    沈溪还真跟他杠上了,大步上前。厉声道:“大人二两银子一个,小孩子一两。你看这小姑娘,细胳膊细腿儿的,你总不能让她跟大人一个价吧?”

    那人牙子咋舌:“小兄弟,你三番五次搭腔。莫非真有意要买?”

    沈溪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从怀里把银子掏出来,在手上颠了颠:“你说我是不是来捣乱的?”

    那人牙子嗜酒如命,这时候见到现银,眼睛睁得大大的,随后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他仔细考虑了一下,最后重重点头:“也好,便宜点儿就便宜点儿吧,总之人轻省了人现在归你了,你随时可以把人带走。”说着就伸出手去抢沈溪手上的银子。

    沈溪把手缩了回去:“喂。这位大叔,你欺负我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是吗?既然人是你从军队拿来倒卖的,总该有个凭仗吧?不然我把人领回去,你拿着人契去官府告状,人岂非又是你的了?”

    “嘿嘿,你这小家伙,还真什么都懂。”人牙子这才有些不情愿地从怀里把人契拿了出来。人契作为人口买卖时签订的纸质契约,是人口买卖的重要凭证,间有确认身份归属关系转移的文书。

    人牙子连同人契和镣铐钥匙一起交给了沈溪。“铁镣送你了,这三个女人野得很,你看她们把我咬的……”说着撸起袖子露出上面被牙齿咬出来的疤痕,“人交给你后。生死由命,可别想退回来。”

    沈溪才没兴趣买了人再给他退回去,他现在不知道人群里那个脸上有刺青的家伙跟这三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但料想是特意前来营救的,到时候把人契往三个女人手里一塞,让她们“自生自灭”。那男人自然会出现带走三个女人,以后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好。你爽快我也爽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沈溪最后把银子丢了过去,那人牙子不愧做惯了买卖,也不拿戥子称一下,光用手掂量一二,就知道银子的成色和斤两。

    买卖人口,光有人契不行,还得立下正式的官方契约。

    人牙子找来骡马市的官牙作中人,买卖双方签字画押。如今三个女人的人契在沈溪手里,过户契约签好后人就正式归他了。

    两个成年女人的手被铁镣锁着,铁镣连在一起,用根麻绳绑着,那人牙子把麻绳一头交给沈溪,沈溪就可以像牵着牲口一样,把三个女人带回家。这样由半官方售卖出来的苗女,社会地位非常低贱,甚至主人打伤打死都不用负任何责任。

    沈溪拉着三个女人往骡马市门口走,人们见没热闹可瞧了,顿时轰然散去,但还是有人跟在后面,一路上指指点点。

    两个成年女人对沈溪有几分惧怕,尤其是年长的那个,她只能紧紧地拉住女儿的手……她不是对自己担心,而是为女儿未来的命运忧虑。

    苏通吆喝人过来本来是图个看稀奇,却没料到同行的沈溪会出手把三个苗女买下来,当下笑呵呵地跟在后面,嘴上问道:“沈兄弟,你出手可真阔绰,花五两银子买三个蛮子女人回去,作何使?”

    此时已出了门口来到骡马市外面,沈溪回头看了眼,没有见到刚才那神秘男子跟随,心想,难不成是自个儿猜错了,那男子跟她们没关系?

    “我们家缺劳力,买回去当牲口使不行吗?”沈溪随口应了一句。

    苏通嘿嘿一笑,脸上满是暧昧的笑容:“当然好了,不仅可以干活,还可以暖床,一举多得哦。不过你可得当心,这蛮子女人不好管束,别等晚上趁你家人睡着了,一把火把房子烧了,到时候哭都来不及……哦对了,今日的聚会还继续吗?”

    “你也看到了,身边带着人不方便,改日再聚吧”

    沈溪笑容可掬,他得赶紧把这三个女人给打发掉,要是真这么把女人带回家去根本行不通,药铺就那么大,这三个女人该如何安置?何况他不想让周氏和惠娘知道他在外面胡乱花钱。

    沈溪拱了拱手:“苏兄,就此作别。”

    苏通笑着还礼,嘴上询问是否需要他帮忙把苗女送回沈溪家里,但沈溪哪里敢答应,他可是打算路上就将三个女人打发走,于是再次谢过,表示不用了。

    与苏通等一干士子告辞后,沈溪拉着三个女人往城西方向而去,专挑大街,他可不敢走那些小街小巷,主要是为防备那神秘男子突然冲出来,抢走人倒没什么,要是伤到自己,那就纯属好心办坏事。

    两个成年女人带着小女孩,非常配合,大概她们也觉得,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总归比在那酗酒的人牙子手里好得多。

    这汀州府算是岭南周边屈指可数的大城,沿街人头攒动,她们有些怕生,只能任由沈溪把她们当牲口一样牵着。

    沈溪拉着三个异族装扮的女人,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一路上都有人围观,有的还上来打趣两句“卖不卖”之类的玩笑话。

    沈溪不管路人异样的目光,只管闷头向前走。直到快临近家门,他才有些慌神。回过头向四周看了看,可惜根本就没看到那男子踪影。

    沈溪皱了皱眉,他不想把三个女人带回家去,到时候说不定会引来老娘一顿斥骂,五两银子换作以往几乎算是一家人一年的收入,就这么白白打了水漂,换谁都会心疼。但若那男子不出现,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安顿。

    “你们……”

    沈溪停下脚步,刚要说话,才想起来语言不通。前世苗族人基本都会说普通话,交流起来没有任何障碍。好在他曾去贵州的白苗村寨旅游过,班上的苗族学生偶尔也会说上几句土话,虽然他对苗人的语言不怎么精通,但却会几句简单的日常用语,“你们是哪里人?”

    沈溪料想,苗族好歹世代延续,几百年后依然在使用自己的语言,这时候应该差不离吧?

    两个成年女子一听,脸色带着惊愕之色,年长女子略微有些激动,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沈溪压根儿就没听懂。最后年长女子用不标准的汉语问道:“你……会说,我们的话?”

    “只会一点点。”

    沈溪本来以为三个女人听不懂汉语,刚才还对苏通说什么买回去当牲口使,当下脸上有些发烧,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既然你会说汉话,那就好办了。我只是看你们可怜,并未存歹心,如果我放了你们,你们可有办法离开此处?”

    两个成年女子对视一眼,没料到她们的命运会发生如此离奇的转折,最后年长女人沮丧地摇了摇头。

    沈溪游目四顾,继续找寻那陌生男子的踪影,过了好一会儿依然没收获,当下只能无奈地叹息:“那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把你们带回去,我可没法养活你们。再者,你们还是苗人……”

    年长女子急声分辨:“我们苗人最懂得感恩,你帮我们……我们不会对你不利,我们可以做活,有口饭吃就好,请你……善待我女儿。”

    女子着急起来,汉语说得又快又不标准,沈溪仔细辨别才勉强听懂是什么意思。

    “那好吧。”

    沈溪一想,不能带她们去药铺,但去银号和商会总馆那边把此事告诉惠娘应该是可以的。

    让惠娘帮忙安置一下,给她们换上汉人的衣服,到药厂和印刷作坊做女工。后世苗女可是出名的心灵手巧,教给她们做什么,应该一学就会。

    ps:第二更啦继续求月票、打赏和订阅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