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八章 院试本就没那么简单

    ,。

    沈溪琢磨了一下,这两篇题目看似不难,但其实都不容易。

    在沈溪想该把论述的重点放在“学而时习之”,还是“有匪君子”时,别的考生还在那儿抱怨,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鬼题目。

    两篇四书文的考题,却有四分之三出自《诗经》,对于在场大多数考生而言,这题目简直无比的坑爹。

    众所周知的事情,高明城科举时的五经本经是《诗经》,所以他出题才会对《诗经》这么偏爱。

    但《诗经》属于五经,而五经又是府试选考的题目,就算历年来高明城在《诗经》题目上出得很出彩,也没像今年这样,在两篇必答的四书文里全都引用五经内容。

    说是四书文,还不如说是五经文。

    沈溪没有像县试一样马上落笔,而是要整理脑海中的知识,就算第一篇容易些,也需要从那么多圣贤之言当中,找到切题的内容。

    过了大约一刻钟,沈溪把脑海中把脉络整理清楚,然后在草稿纸上奋笔疾书,作成文章,最后稍微修改,第一篇文章就算完成了。

    沈溪重点检查了避讳的问题,在确定没有犯忌讳之后,沈溪开始把文章誊抄在考卷上,字迹只算是工整,并未刻意在考卷上表现他的好书法。毕竟主考官高明城只是乙科出身,若一手好字太过出众,也容易引起他的嫉恨,还是中庸点好。

    沈溪完成第一篇文章后,稍微留意了一下周围的考生,顿时发觉情况好像不太对劲。入目所及的考生竟然没一人落笔,全都眉头紧锁苦苦思考。

    沈溪心想:“难不成题目太容易,他们不知如何下手?”想到这里,他不由摇摇头,把精力收拢回来,放到他认为比较难的第二题上。

    这题目,其实无论从“学而时习之”还是从“有匪君子”来论述都是可以的,区别是问题的关键究竟在哪儿。这涉及到出题人的心理。

    若出题人认为当一个有文采的君子,前者“学而时习之”比后者“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重要,你侧重后者就是审错题了,在十取一的考试中。等于落榜。同样的道理,要是出题人认为后者比前者重要,你侧重前者,同样会被刷下去。

    从字面上,很容易认为。既然出题人说的是“学而时习之,有匪君子”,那就一定是学而时习之更重要。

    可沈溪却要从出题人高明城身上来考虑,到底他觉得哪点更重要呢?

    沈溪在考府试之前,特别了解过主考官的喜好,就好像当初研究叶名溯一样。

    这高明城,早年属于那种落魄书生,直到三十岁考过秀才并接连中举,为主考官赏识方踏上仕途。

    陈年旧事,沈溪没法调查得更清楚。但他仔细考虑了一下,这高明城根本不是个“学而时习之”的人,因为他在做官前是没机会“实践”的,反倒是高明城曾多次对人讲述自己少时的辛苦,如何帮人写书信以及写春联养妻活儿。

    或者正是这段惨痛的经历,才令他拼命巴结权贵,不断获得升职的机会。否则,一个举人凭何官居四品的一府知府?

    沈溪在想明白这点后,思路马上开阔了。

    这就好像范进中举,你问他到底是学习后多实践重要。还是要经受得住生活的磨砺更重要,他一定选择后者。

    沈溪找到侧重点,马上就开始起草文章。既然这题目中有“学而时习之”,那就不能不提。但也不能作为侧重,在文章中稍提一句学到知识是前提,重要的是经过生活的磨砺,忍受得了疾苦,才能真正成为君子。

    沈溪这么写,等于是变相恭维高明城。

    一篇四百字左右的文章。就算用八股文写,对沈溪以前动辄写几万字论文的人来说实在不要太容易。

    写完之后,沈溪仔细检查过,开始往考卷上誊写。

    就写的过程中,他突然想到一句诗,非常切合这题目的论点。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这句诗在历史上,作者不明,出自《警世贤文》,算是一句俗语。

    《警世贤文》最早出自明朝万历年间,后经明清两朝人的增补,成为后世儿童启蒙读物之一的《增广贤文》。

    沈溪以这句诗来收尾,也是想切合论述的题旨。

    最后等他把文章作完,感觉大大地松了口气。八股取士复杂,其实难就难在做文章上,对于考生来说,只要基础扎实,熟背《四书》、《五经》,再加上合理运用圣人之言,再根据主考官的爱好加入引申的东西,然后严格遵照八股文的格式写出来,就算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沈溪觉得,单从考试过程来论,比起高考轻松多了。

    前后两个时辰,沈溪的两篇文章就已经做好,此时刚日上三竿,要等放排最少还要两个时辰。

    百无聊赖,沈溪只能再读自己已经作好的文章。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儿太过急于求成了,应该求稳一些,至少把文章审读个千八百遍再往卷子上誊抄,这么早早地就写完没一点好处。

    沈溪这边轻松了,别的考生却一个比一个头大。

    别说是往卷子上写了,就连往草稿纸上落笔的也没几个。

    考试结束等待收卷的时间很难熬。

    到了中午,沈溪吃了点东西,开始有点犯困。不过这到底已经是府试的考场,再睡容易睡出问题来,就算考官不针对你,别人妒恨你找衙役把你考卷拿走,你醒来等于什么都没有。

    所以沈溪强打精神,继续等待。

    ……

    ……

    到下午未时末第一次放排,沈溪终于可以交卷离开考场。

    县试五百人的考试,第一次放排时尚且有几十人出考场。到了府试,第一次放排竟然只有沈溪一人交卷。

    这点连沈溪都没想到。

    “我说小状元公,你也太心急了吧,不会做也可以再等等,或者回头你想出来如何写了呢?”

    衙役把沈溪的卷子放在有着特殊用途的木匣里,作回头糊名和封存之用,嘴上不由消遣一句。

    沈溪心说:“你当是填空题。现在不会,一会儿想想就会了?”嘴上却不说话,起身走出考场。

    到了考场外,偌大的地方只有他一人。沈溪一时不知该回家好,还是继续留下来等沈永卓。但沈溪觉得,现在回家一定会被周氏数落,还不如留在考场这边,跟着大部队一起走。

    于是他继续等待。半个时辰一放排,前后一共放排三次,可第二次放排出来的人依然很少。

    到了第三次,虽然有考生耽搁,但人流却突然涌了出来,沈溪匆忙在人群中找寻沈永卓的身影。

    最后见到沈永卓灰头土脸出来,沈溪一看就知道他这次考得不好。

    “大哥,我们回去吧。”沈溪走上前招呼。

    沈永卓垂头丧气,路上也不说话,一直快到药铺前。沈永卓突然看向沈溪,问道:“第一场不过,后面还有机会吗?”

    沈永卓对第一场没什么把握,开始期冀起后几场来。

    沈溪摇了摇头,道:“府试跟县试差不多,但料想能过招覆的,应该只有二百人不到。”

    沈永卓自知学问不济,本来寄望于押题,可这次高明城出题颇为偏颇,令他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这时他已经对过第一场考试没有任何期冀。这意味着,基本上他已经可以收拾包袱,跟着老娘回宁化。

    路过药铺门口时,沈永卓并未进去。他要回去跟王氏汇报情况。

    “小郎,你可算回来了。”

    沈溪进门,一屋子女人围拢上来,老的少的,包括谢韵儿和惠娘,都聚在一起等待消息。

    沈溪突然被人簇拥。有些不太习惯,他本想把考篮拿进去再出来说话,结果不用他动手,早有丫鬟帮他接过去。

    周氏急声问道:“快说说,考得怎么样?这第一场能过吗?”

    沈溪面对那么多双渴望的眼睛,稍微顿了顿,支吾道:“这不好说,我觉得,做的还可以……我把平日所学基本发挥出来了,至于过不过得了,那要知府大人说了算。”

    惠娘笑道:“发挥出来就好,咱小郎年岁小,以后有的是机会。”

    周氏皱眉:“一年的考试就把我这个当娘的紧张到不行,以后年年考,我是不是年年要为他提心吊胆?”

    沈溪笑道:“娘,那就等我中状元吧,到时候就算是彻底考完了,不然就好像祖母一样,就算过了院试,您还要操心乡试,我中了举人,你又盼着我取进士中状元。”

    “混小子,就不说点儿好听的?上楼温习功课去这一场不过,或许还有机会考第二场,你可别懈怠。”

    沈溪叫屈:“娘,我才刚回来,又要读书?就不能轻松一下?”

    “想轻松,真等你中个状元回来”周氏把沈溪赶上楼,但其实只是她表示督促沈溪继续用功的方式,因为不多时,惠娘就上楼叫沈溪下楼吃饭了。

    陆曦儿的房间,如今沈溪的书房,惠娘认真问道:“小郎,你觉得有几成把握能过?”

    沈溪想了想,摇摇头。

    惠娘摸了摸沈溪的脑袋:“不过也没什么,这样不会有太大压力。不然明年你就得考院试,你的小脑袋瓜会受不了的。”

    沈溪笑道:“姨,你是想我考不上,可以留在你身边帮你出谋划策吧?”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臭小子,你是诚心要冤枉姨不是?姨这几天求神拜佛也想让你过了这场考试,要是你真能过的话,姨一定去寺庙烧香还愿。”

    “姨,还愿的事就算了吧。要不我们做个约定,若我这次能考过,你答应我个条件,你看如何?”

    惠娘有意无意说道:“你以前也在姨这里留了一个愿望……”

    “那就积攒着呗,到了三个愿望的时候,我就会对姨你说,姨说过只要力所能及一定会帮我办到,到时候可不许反悔。”

    惠娘脸上挂着笑容,最后点了点头,当作是应了。

    ps:第一更送上

    昨天下来有200张月票和60多个打赏,谢谢大家的厚爱今天如果不出意外,天子会继续爆发,让大家看爽

    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