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六章 天不从人愿

关灯
护眼
    ,。

    大水漫城,城东、城南低洼地方的百姓最先遭殃,他们不得不搬出原来居住的街道,撤到城北的卧龙山。

    至于汀江以及流经城内支流的两岸,在几天后彻底成为泽国。

    城西这边,毗邻西山,地势相对高一些,但基本上也都浸泡在水中,大多数人都出城退往西山之上。

    陆家和沈家两家人则留在药铺二楼,后来谢韵儿一家妇孺,也不得不搬了过来,一下子药铺二楼变得十分拥挤,老老小小加在一起有二十人,吃喝拉撒都成了问题。

    药铺这边全都是妇孺,沈明钧不方便回来,索性留在印刷作坊那边照看。印刷作坊这一片住宅刚好处于一个凸起的坡地上,比起周围有几米的落差,恰好避免淹水,但这片街区聚集了大量城中无家可归的百姓。

    要出行,必须要用到舟楫,惠娘每天坚持去没有淹水的商会总馆那边处理事情。这样一来,船行新添置不久的乌篷船,穿梭于商会总馆和药铺之间。

    在大水漫城这几天,惠娘比起平日还要繁忙,她现在处理的不再是与经商有关的事,而是帮助官府赈灾。

    之前的抗洪,高明城一直在府衙待着,从未到河堤上去看过,大水漫城之后,他终于慌了,之前克扣下来的银子再也不敢私藏……大灾之后,朝廷必会有官员前来视察和寻访,若事情败露,按照大明律他会被剥皮抽筋,家人也会被打入贱籍。

    沈溪每天无所事事,不用去学塾,只能在房间写写画画,小楼人多嘈杂,尤其是他的弟弟妹妹只有几个月,哭起来声音很大。

    沈溪的这对双胞胎弟弟妹妹,由老太太李氏起的名字,姐姐叫沈亦儿。弟弟十郎叫沈运。

    周氏刚生完孩子,脾气不怎么好,加上楼上嘈杂,心烦意乱之下总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下可怜了几个丫鬟,成天被她喝斥。

    整个二楼就那么几个房间,大多数药材虽然及时转移到了印刷作坊和商会总馆那边,但还是存放了部分药材以备不时之需,三家人挤在一块儿连打地铺都很拥挤。

    沈溪教两个小萝莉读书认字时。身边多了几个学生,全是谢韵儿的弟弟妹妹。

    谢韵儿的父亲,有妻妾四人,谢韵儿就算对几个姨娘所生的弟弟妹妹不太喜欢,但到底是一家人,之前她把两个弟弟都送去学塾,但妹妹却没法教,现在有机会跟着沈溪学点儿东西,她举双手赞成。

    林黛和陆曦儿毕竟已经跟沈溪学了很长时间,大多数字她们都已经认识了。但谢韵儿的两个妹妹只字不识,沈溪只能从头教起,这让陆曦儿稍微有些不满。

    平日里陆曦儿跟林黛关系好,是因为林黛从来都是沈溪的“未婚妻”,她小小年岁也知道不能得罪林黛,偏偏现在多了两个跟她抢“沈溪哥哥”的小姑娘,小妮子成天盯着,有时候会故意捣乱。

    大水漫城两天后,城里开始不断爆出有人死亡的消息。

    基本都是那些处于地势低洼地带的百姓,随着死者出现。城中爆发瘟疫的风险成倍增加。

    大灾之后有大瘟,其实真正可怕的不是天灾,而是天灾之后的“**”,这年头没有抗生素药物。又缺乏必要的防疫措施,洪水退去后,水源遭到污染,百姓很容易染病,加上百姓大批聚集,疫情很容易扩散。

    商会如今承担着帮官府治理水患的重任。惠娘手下有人,也有号召力,沈溪只能以他的经验和见识,通过惠娘来进行防疫。

    在药物紧缺的情况下,其实最重要的是做到饮水卫生,再者将难民按照居住区域划片,再使用口罩等物,尽量避免百姓间过多接触,生病之人应及时隔离,找大夫前去诊治。

    几年前的天花瘟疫中,惠娘已获得一些基本的防疫知识,再有沈溪在背后帮忙,她很快把建议上交官府。

    高明城正因前途可能毁于这场洪灾而手足无措,突然有人进献平患之策,看过之后当即同意。

    沈溪所提的平水患之策中,第一条就是先成立抗灾委员会。

    以汀州知府以及长汀知县为主导,由商会、城中士绅、坊甲及民间团体代表为骨干,以商会和官府的人力,加上从商会和士绅手中所纳钱财物资的物力,对城中百姓进行疏导和归置。城中大小事项皆要由抗灾委员会来负责。

    最开始,高明城还能亲力亲为,他感觉到个人前途的压力,亲自到城中各处视察。但随着城中水位下降,更多浮尸出现,城里已有小规模瘟疫爆发,高明城怕自己年老体弱染上疫病,索性躲在府衙闭门不出,加上同知、通判和推官也不理事,于是一咬牙将府衙的官差调拨长汀知县统领。

    知县何应生胆小怕事,他在府城当百里候,一直被知府压着一头,这时候知府想把责任推给他,他更干脆,直接把人调拨给发起成立抗灾委员会的惠娘。

    到了后来,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官差,只能跟在惠娘和一众士绅身后跑腿,这些平日为百姓所厌恶的皂隶,第一次为百姓所倚重。当然为了饭碗,这些差役也不得不卖力。

    终于在大水漫城十多天之后,城里洪水逐渐退却。

    百姓从各处归家,开始重建家园,但满目疮痍却让他们无所适从。繁华的汀州府,在大水退去之后,城南、城东的城墙垮塌近半,城内到处是残垣断壁,很多房子年久失修,在这次洪水中浸泡垮塌。

    失去亲人的家庭,也忙着筹办丧事,城里处处都是哀鸿遍野的凄惨景象。

    城内尚且如此,城外更是不堪。

    到这个时候,高明城和何应生终于走了出来,用布蒙着口鼻,到城里城外“体察”灾情,慰问百姓。

    大水之后井水悉数被污染,不能饮用,城中百姓要喝水都只能去城北的卧龙山和城西的西山挑山泉水,就算惠娘是商会会长。也没有特权,每天秀儿和宁儿老早就得去排队,到下午时才能盛满两桶水回来,这基本是三家人一天所需。

    至于那些冒险喝井水的人。没过多久就陆续生病,谢韵儿作为商会特聘的大夫,忙个不停。

    洪水退去后,药铺开始整理药材。

    好在之前连降暴雨已有所防备,陆氏药铺的药材提前转移。保管还算妥帖,没有蒙受什么损失。

    惠娘在灾害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城中药铺不得对任何药材进行加价,而商会中其他商家经营的货物,也不得加价超过两成,否则将会把商家驱逐出商会,并交由官府法办。

    商会的这条措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对于灾后百姓平稳过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这十多天时间里,惠娘所发挥的作用。比起知府高明城重要多了。

    但凡在灾害来临时绝望的百姓,见到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官员,而是惠娘亲自带领救援的舟楫。

    以前府城百姓对于商会都带着一些抵触情绪,到此时,他们才真切感受到汀州商会带来的巨大好处。

    大灾之后,百姓开始重建家园,但依然秩序井然。

    水路和陆路运输恢复后,惠娘第一件事就是马上从江西和湖广征调粮食物资,发挥商会货物直接采购的优势,不跟那些趁机投机倒把的游商做买卖。货物都以平价在城内销售,甚至连运费和人工成本都是由商会承担。

    那些游商本来想趁着水患大赚一笔,一看商会来这套,马上怂了。

    你们牛。不跟你们玩,我运去别的地方赚钱,反正此番福建地区普降暴雨,遭灾的地方又不止你汀州府一处,你商会管得了汀州府,可管不了别的地方。

    这一年隆夏之后连场大雨。使得黄河、淮河、长江、钱江、闽江、汀江和西江等河流沿岸基本都处在抗洪的基调中。

    高明城怕自己救灾不力而仕途尽毁,其实各地的父母官情况都差不多。省城派要员巡查地方,朝廷也派出钦差到各地考察民情。

    汀州府在沿汀江诸多府县中,算是遭灾非常严重的,但却在惠娘为首的商会带领救灾之下,使得汀州府周边没有一起大的瘟疫发生,连百姓的死伤也是最少的。

    在水灾之后,汀州府又最快复市,令百姓生活回归正轨。

    但惠娘毕竟是民间代表,而且是女流之辈,上不得台面。到最后,在对朝廷上书的功劳簿上,记的都是汀州知府高明城的功劳。

    因为考察民风的官员并不会与地方官府有所接洽,就在他们上书为朝廷树立典型歌颂高明城政绩时,高明城已经把家当都收拾好了。

    因为这场水灾结束后,正好是他三年知府任满之时,从南京传来的消息,他已经仕途无望,他之前所走关系的那批人,眼下都跟他划清了关系,明显是怕水灾之事牵累到自己头上。

    高明城在朝中并没有太多势力,所能仰仗的只有参加科举时的座师以及几位仕途顺利的同窗,这些人目前大多在南京六部任职。听到噩耗后,高明城只能自认倒霉,准备收拾铺盖卷回乡,以之前为官二十余年所得赃款,好好过完余生。

    但或者是因为水灾之后,信息传递得不太通畅,汀州新任知府的任免状迟迟未到,连新任汀州知府是谁尚且不知,更别说新官到任了。

    大灾之后,只要朝廷没有新的知府到任,高明城就得在自己任上,当好他的父母官。

    本来高明城还想通过补库捞一笔,现在正好水灾帮忙,库房全淹了,灾后还需赈济,地方没跟朝廷要钱粮都是好的。

    高明城心也累了,对他最后的任期已经不太上心,就等着灾后致仕回乡过安稳日子。

    八月初九,水灾结束不到一个月,突然从京师天降一道“圣旨”。高明城为弘治皇帝亲自任命,从汀州知府任上,迁为河南巡抚,从正四品擢升为从二品。

    朕所治下,政治清明人人歌颂,唯独黄河不给朕面子,年年发大水,年年让朕头疼。

    你不是会治水吗?你就用你的才能,去给朕治理黄河去

    ps:第二更

    今天身体不舒服,去医院诊治结果发烧38.2度,挂了半天的盐水,现在终于感觉好受了些。

    这一章写得晕晕乎乎的,大家凑合着看吧明天身体康复后天子会继续爆发请大家多多支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