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八章 你奈我何

    ,。

    大灾之后,城中秩序逐渐恢复正常,高明城在临卸任前得到高升,一改之前的颓废,开始整顿治下治安,向上峰申报钱粮修缮城墙,同时组织商会和士绅赈济灾民,作出一副勤政爱民的父母官形象。

    随着府城治安迅速转好,沈溪每天开始到学塾上课,行走于学塾、药铺和自家之间,三点一线,每天除了温书背书便是作八股文章。

    每天晚上的功课,要么是写一篇四书文,要么是作一篇五经文,都是院试必考的内容,但其中所涉猎的知识更加宽泛。

    冯话齐想方设法找书来给沈溪恶补,准备通过一年时间,让他把其中部分经典篇落背下来,以应付考试。

    如此一来沈溪有了偷懒的机会。

    这些书他基本看上一遍就熟记于胸,回过头再去背时,只需要作出一副摇头晃脑的模样,就可以怡然自得神游天外。

    八月底,汀州知府高明城和长汀县知县何应生相继卸任,高崇等衙内离开汀州府,城里一群官家公子哥少了两个带头的,安分许多。

    八月二十九,适逢学塾休沐。

    下午沈溪睡了午觉醒来,正在药铺楼上温书,林黛急忙忙跑上来道:“喂,娘让你下去,有人找。”

    沈溪有些惊讶,下得楼来,刚跨到前堂就见苏通在门口等他。

    沈溪觉得每次见到苏通都会有晦气事发生,这回水灾也是自见到苏通开始的,打那之后二人再没见过面,现在他居然又主动上门邀约。

    “憨娃儿,出去时间别太长,天黑之前必须回来。”

    周氏虽然老骂沈溪性子“野”,但她问过惠娘,惠娘说要想让沈溪在将来的院试中得到考官赏识,参加一些文会必不可少,除了增进交流。也是在士子面前树立形象……考官对于考生才学品德的考察多来自于此。

    沈溪走上前见过礼,有些为难:“苏公子,今日我要温书备考,年底前府学还有考校。我想……”

    “沈老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成天作学问,只会成为书呆子。”苏通严肃地告诫,“上次的成绩才刚公布。何必着急下一次呢?每年的考试有很多场,沈老弟应该多出去走走,增长见闻才是。”

    周氏听到后不由赞叹:“哎呀,憨娃儿,你看苏公子说得多好……你快去吧。这些天城里入夜后乱得很,可别耽误到宵禁之后。”

    洪水虽然退去,但由于部分城墙倒塌,目前尚在修缮中,为了防备盗匪,官府入夜便会施行宵禁。

    一更到鸡鸣五鼓。会在主要街道路口设卡,若有人过,轻则挨板子,重则要下狱关上几天,甚至以盗匪论处。

    本来是说天黑前回来,只是苏通说了一番话,就让周氏改口让他宵禁前回来,沈溪没想到老娘的意志这么不坚定。

    正在沈溪左右为难之际,铺子门口又进来一位,却是苏通的死党郑谦。

    郑谦本来是进来催促的。进门见到谢韵儿,眼睛顿时看直了。

    “沈老弟,还不快些走?今天邀请之人,可有几位才学不错的。他们对于你的诗词颇为欣赏,想与你探讨一番。”苏通笑道。

    沈溪这才与苏通和郑谦出来。郑谦一出门便指着里面问道:“沈公子,里面那位是……令姐?”

    沈溪不耐烦地摇了摇头,心中暗恼,郑谦这家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打起谢韵儿的主意了。苏通却在旁摆摆手:“郑兄。这就你的不是了,连我们汀州府有名的女神医谢小姐都不知?”

    郑谦脸上带着些微惊喜:“原来这就是谢神医,近来总是听人提及,原来这般……端庄秀雅。”

    沈溪心想,这郑谦原本想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只是最后转圜回来说什么“端庄秀雅”,心里指不定有什么龌龊心思。

    因为谢韵儿在这次救灾中,作为商会特聘大夫出面治病救人。谢韵儿没有大家小姐的架子,救治病患时亲力亲为,活人无数,为百姓称道,大力为她扬名,不但夸赞她的医德,还褒扬她的容貌和气质,连不怎么喜欢出门的郑谦都有所耳闻。

    苏通叹道:“将来谁能娶了谢小姐,那可真算福气,可惜这等出身的大家小姐,不可能给人做妾……郑兄,你我是没机会喽。”

    沈溪有些听不下去,问道:“苏兄,郑兄,我们这是往何处?”

    “还能去何处?当然是去教坊见熙儿姑娘,今天为兄做东,请你们好好享受一番……哈哈,姓高的那群人终于滚蛋了,以后这汀州府地面天下太平,看谁还敢与我等对着来?”

    苏通语气中带着高傲,因为苏家有近亲在府衙担任吏员,只有高崇这些顶级衙内才不将他放在眼里,若换作是平时在街上与谁起了冲突,苏通同样不会客气。

    这就是权力场,被欺压的人,会用更残忍的方式去欺压弱者。

    官场从上到下,都是这种上行下效的模式,贪官污吏横行,不怨官员不清廉自守,只能说浊溪之中难有清流。

    “苏兄,不是说要举行文会,与人谈论诗词吗?”沈溪皱眉。

    苏通笑道:“谈论诗词不假,不过不是跟那些才子,而是与佳人,难道沈老弟以为那风月红翠就不解诗词了?她们要是作起诗来,或者比你我这等读书人更有韵味。快些走了,不然到宵禁前,这顿宴席怕是无法尽兴。”

    沈溪看了看天色,差不多再有一个多时辰就要天黑,就算加上宵禁前的半个多时辰,前后也不过才两个时辰出头,想在这段时间让苏通和郑谦等人“尽兴”,还真有点儿难度。

    一行到了教坊司门口,这儿早就聚拢了一些人。

    这些人也不进去,因为进门就需要花钱打赏,而他们又是受邀之人,不想花冤枉钱,只好等苏通和郑谦到来。

    这些读书人在教坊司门口也不会有羞愧之感,能来这种地方,光有钱还不行。一定得有身份地位。在外人看来,教坊司是个“高雅”之地,能来之人非富则贵,这些人大多是穷酸。受邀赴会反倒是一种荣幸。

    “诸位,还等作甚?怕是里面的姑娘都等急了”

    苏通意气风发,现在府城没人再敢不给他面子,教坊司就成为他的地头,以后来此。想必连里面的姑娘也会对他高看一眼。沈溪却道:“苏兄,我记起来家里有点儿事,忙着回去……”

    沈溪话语未落,苏通已然笑了起来:“沈老弟,你又想拿这等借口开溜?为兄听到一些传闻,说是熙儿姑娘为了请你作画,连她的陪嫁之物都当了出去,莫非是沈老弟怕她为难你?”

    沈溪心想熙儿的借口也是找得极为巧妙。

    首饰送当铺当掉,就有赎回的机会,她以后再戴也可“名正言顺”。再者。熙儿说穷得连首饰都当出去了,就可以哄骗苏通多给一些打赏。在沈溪看来,熙儿正好利用了男人好面子加同情的心理,为她捞银子找了个由头。

    “不怕她为难,就怕她见了我为难。”沈溪道。

    “哈哈,沈老弟多心了,熙儿姑娘不但才貌双全,且难得知书达理。今天有为兄做东,顺带让她给你敬杯茶,冰释前嫌。你看如何?”

    沈溪料想,就算熙儿有一定背景,也不会在教坊司这种地方当着诸多士子的面表现出来。

    不然的话,她怎么当她的“头牌花魁”?

    进到里面。依然是上次的宴客厅,只是里面摆设已焕然一新,玉娘的言语也带着几分亲近:“……苏公子只管尽兴就好,熙儿正在装扮,今天碧萱姑娘也会过来,是弹琴听曲还是吟诗作对。全看苏公子几位的意思。”

    坐下来,香茗奉上,苏通喝下茶水后心情大佳。

    郑谦对旁边几位士子道:“我们汀州府新任知府,乃是苏公子的一位世伯,以后诸位在汀州府地面上有需要照应的,知会一声即可。”

    在场士子一个个精神振奋。

    以前高崇和何公子等人耀武扬威的模样他们见识过,现在苏通得势,那以后他们就可以跟在苏通身后充当“大爷”。

    苏通笑着摆摆手:“不能这么说,在下还未曾拜望这位世伯,再者说了,做晚辈的,不能老给长辈添麻烦。”

    这话说的倒也中肯。

    在沈溪看来,苏通虽然身上毛病不少,但有一点是好的,就是他重交情,别人待他以诚,他就会以诚待人。

    正说话间,厅门打开,熙儿跟几个沈溪未曾见过的姑娘一起进来,一群莺莺燕燕直接往案桌这边靠拢,婷婷施礼。

    “苏公子好些日子没来,可想煞奴家了。”熙儿脸蛋儿别提有多可人,但沈溪却无心去欣赏她的娇媚之态,目光情不自禁落在对方头上。

    这丫头颇为大胆,竟然带着从沈溪床下偷走的那支步摇,造型款式完全就是一模一样,说不是她偷走的沈溪也不信。偏偏她公然穿戴出来,好像有意对沈溪示威一般。

    苏通赞叹:“熙儿姑娘为何今日见来,如此明艳动人?来来,坐下来,陪我们先喝杯水酒。”

    熙儿被沈溪目光盯着,回敬了个“你能奈我何”的眼色,这才坐下,身子特别往沈溪这边靠了靠,好像怕沈溪眼神不好看不到她头上的步摇。

    “苏公子,您上次给奴家的赏钱,奴家把步摇给赎回来了,奴家这次是特别来谢谢苏公子的。”

    熙儿的声音婉转动听,带着娇媚和慵懒,也吸引了在座除沈溪之外所有男人的注意力。

    ps:第二更

    大家是否来几波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捧捧场?待早上起来天子码字的时候也更有动力?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