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〇章 最先和最后(第四更)

    ,。

    熙儿嗔怪地白了苏通一眼,“嗯”一声点点头,当作是应了。

    玉娘起身道:“那奴家就不打搅几位公子的雅兴了,先行退下。”

    郑谦笑着挽留:“玉娘不妨留下来一起射覆,其实我等也很想与玉娘更亲近一些呢。”

    玉娘露出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抿嘴笑道:“郑公子的嘴可真是甜,听得奴家都以为是真的,可惜奴家已年老色衰,入不得几位公子的法眼,还是让这些年轻貌美的姑娘作陪。你们几个,好好侍奉几位公子,知道吗?”

    碧萱和熙儿等女点头应了,送玉娘出门。

    等门重新关上,苏通才作为主客,张罗道:“碧萱姑娘,我们这就开始吧。”

    碧萱点点头,却有些为难,因为在场可没什么东西来作为射覆藏物所用,苏通信手将面前桌几上的茶杯举起来,含笑问道:“不妨就以此物来设题如何?”

    沈溪皱眉,这苏通不拿别人的茶杯,偏偏把他的茶杯拿起来,那就代表他一会儿连茶水都没得喝了。

    熙儿也发觉到这点,嘴角上翘,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苏公子,这茶杯是否太小了些?何况……小案首还要喝茶呢。”

    “哎呀,一时忘了,沈老弟见谅,那就麻烦哪位姑娘,出去拿件物事进来。”

    苏通正说着,门打开,有丫鬟进来,却是玉娘吩咐送来木匣作游戏之用。

    木匣本身可以藏物,里面还放了一个大号的瓷碗,也可以扣物。但木匣里却没有其他任何物品,说明射覆之物都是让各位姑娘从自己身上出。

    这时候别人就会想,碧萱是提前有所准备,可能身上会藏有稀奇古怪的东西,但别的姑娘身上有的,不过就是手帕或者香囊之类,猜起来那就容易多了。

    苏通笑道:“玉娘考虑得真周到,现在由碧萱姑娘开始。可好?”

    碧萱不声不响把碗拿出来,手摸进怀里想拿什么东西,但旋即带着为难看着在场众人:“诸位公子这般看着,小女子如何设题呢?”

    在场士子。本来都认真盯着,想看看碧萱从怀里拿出什么来,闻言,一个个脸上略带尴尬。

    苏通摆摆手道:“诸位,我们转过身去。好让碧萱姑娘设下题目。”说着对熙儿打个眼色,意思在说,你帮忙看看是何物,一会儿暗示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熙儿却视而不见,在这件事上,她本来就妒忌碧萱抢了她风头,又如何会出手帮苏通?

    苏通却觉得有熙儿帮忙,胜利已经十拿九稳。

    沈溪跟着转过身,对于射覆。他没太多兴致,因为就算他得到这些姑娘的“贴身之物”又如何?这些士子还可以拿着东西睹物思人,给他,根本就连引起丝丝旖念都不可能,纯属明珠暗投。

    不多时,背后传来碧萱的声音:“好了。”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可见碧萱的性格是极文静的那种,寡言少语。苏通等人兴冲冲转过身来,只见琴桌上,古琴已经被撤下。上面摆着一个扣起来的瓷碗,若要猜出里面是什么,可是非常有难度的事。

    虽说碧萱在跟玉娘进来前是有准备的,但料想里面的东西不会太蹊跷。最多是女儿家常用的那些物件儿,这猜起来成功的概率很大。

    “诸位,谁先来?”

    苏通看过在场之人,却没一个士子愿意打头阵。

    按照射覆的规矩,虽然是抢答题,但答过之后。一轮下来就不再有机会,要罚过酒,才能进行第二轮或者是揭盅揭晓答案。

    “我先来。”

    就在众人等着出头鸟的时候,旁边一人道:“里面可是一枚珍珠?”

    碧萱轻轻摇头作为否定。

    在场的其余士子略微有些不满。

    一般参与射覆之人,都需要彼此进行配合,一般会先从“五行”入手,诸如第一个问“是五行属金”,第二个会接“是方物圆物”诸如此类的问题。无论设题目之人点头或者摇头,都可以缩窄范围,现在这人却直接问是不是珍珠,明显是不想给别人铺路。

    第一个猜得不对,罚酒一杯,其他人则面面相觑,没人再愿意做第二个。

    苏通先看了熙儿一眼,此时熙儿连瞅都不瞅他,他稍微叹息,开始鼓动沈溪来做出头鸟。

    “沈老弟,这射覆,乃是酒宴之中经常有的娱乐项目,古诗词中也有不少提及,诸如‘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要说这射覆,要先起卦,算阴阳五行,问碧萱姑娘个问题……”

    苏通解释得很详尽,看似在解释,但其实是想让沈溪先来,给他们射中题目创造便利,沈溪喝的是茶水,多喝几杯也无妨,而他们射不中,喝的则是酒,酒意上头之后就没得玩了。

    “……沈老弟可有听明白?”最后苏通问道。

    “嗯。”沈溪点头。

    苏通作出请的手势,意思是让沈溪来射题。沈溪也没推辞,他不想啰嗦,放下茶杯径直问道:“里面是一条手帕。”

    苏通一听,有些哭笑不得:“沈老弟应该是没听懂,首先是要问问题……”

    他正说着,那边碧萱已经将碗抬了起来,里面正是一条白色的手帕,上面什么都没绣,是白帕一块,但因是女儿家之物,这条手帕显得格外耀眼,因为白帕还有另一层更为旖旎的意味。

    碧萱面色微微一红:“沈公子射中了。”

    在场之人一片惊叹,沈溪上来二话不说,肯定地说里面是一条手帕,神情淡然,好像早就料定。

    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沈溪是个中高手,要么就是沈溪偷看。而沈溪才十岁,根本没参加多少宴会,又怎会对射覆精通如斯?

    分明这小子偷瞧……

    苏通惊讶地问道:“沈老弟,你怎知道里面是一条手帕?”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他,这让沈溪不太好回答。沈溪并未偷看,也不是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算是一种“试探”。

    他分析的是设题之人的心理,其实碧萱要设怎样的题目,不是由她自己来决定,而是玉娘。

    以玉娘这样的花丛老手。自然知道如何去吸引这些士子参与游戏的兴致,所以第一题既要不太难,还要有花头,让猜中之人得物之后“想入非非”,沈溪怎么想。都觉得似乎只有象征女儿家贴身之物的手帕最为合适。

    教坊司的女子,一人有多少条手帕恐怕数都数不清,再者也不知道这条手帕到底是从何而来,反正揣在碧萱怀里,别人自然就会当此物是碧萱平日所用,手帕上会有美人香汗,还有美人的口水……

    总之,手帕是能让这些发情的公猪一般的士子遐想的最好物件儿。

    沈溪当然不能把他所想说出来,只是敷衍:“随口胡言,没想到就射中了。侥幸,侥幸。”

    苏通释然道:“沈老弟的运气可真好,这上来就得到碧萱姑娘的手帕,看来我等只能先饮一杯。”

    在场之人带着些许遗憾,把酒水喝下去。此时碧萱已经亲自走过来,跪坐地上把那条手帕呈送到沈溪面前。

    沈溪说了声“谢谢”便将手帕接过来,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把手帕收到怀里。

    这第一题的威力实在太大,在场士子的兴致都被调动起来。

    “第二题还是碧萱姑娘来吧,等这一题结束之后。再让熙儿姑娘来,不知诸位意下如何?”苏通提议道。

    士子们自然说好,熙儿则有所不满:“苏公子为何不先问问奴家呢?”

    苏通这才注意到忽略了另外一个美人,不由笑道:“熙儿姑娘如此通情达理。怎会拒绝呢?”

    熙儿这才稍微释然。

    沈溪见状不由心想:“这熙儿先逞强把步摇亮出来,现在被苏通一哄,就感觉自己还是在场瞩目的焦点。哪怕有几分本事,也只是小姑娘家脾气。”

    众人再次转身。

    这次旁边人可就留意上了沈溪,等沈溪转身时,还有人借故跟他搭话。关注他是否转身偷瞧。

    连苏通和郑谦也都在暗自留意,想看看沈溪到底是否有偷看。

    等第二题设好之后,所有人转身过来,还是用的瓷碗,仍旧是平平整整放在那里,从外表辨不出任何端倪。

    苏通笑道:“沈老弟,这次还是你先来?”

    旁人都以不屑的目光看着沈溪,就好像在说,小样,看你这次还有何神通?

    沈溪淡然地摇摇头,道:“再抢诸位的风头,就不太好了。”

    旁边有个颇为不屑的姓胡的士子道:“沈公子可真自谦啊,不过把机会让给我等,我等也不能丢了面子不是?”

    旁人点头应是。

    于是乎,第一次还显得散乱的阵型,到第二轮已经是枪口一致对外了。

    这次有了组织纪律性,马上情况就不同,两个问题问下来,已经确定了方向,里面的物品是属“金”,也就是一件金属器物。

    确定了方向,再联想到教坊司中可能有的,或者女儿家经常用的,一个个就开始猜起来。

    有猜发钗的,有猜戒指的,还有猜镯子的,反正无非离不开女儿家的首饰,他们似乎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东西来。

    一轮下来,却没一个人猜对,苏通猜了个“银针”,却还是见碧萱摇摇头。

    最后所有人都看向沈溪,苏通道:“沈老弟,现在你不射也要射。你最后射,应该机会很大,可别辜负了我等啊。”

    沈溪见众人目光,哪里是期待他把题目猜对?根本是等着他也猜错,好进行下一轮。

    ps:第四更同时也是月票满1590票的加更

    今天感觉精神不错,下笔如有神~~~~~~~~~~~~大家不如来一波订阅、打赏和月票,再刺激下天子的灵感,可好?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