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秘辛(第三更)

    ,。

    沈溪从船上下来,被冷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立即紧了紧衣领,跺跺脚准备回家。

    船上众人里,只有沈溪一人没饮酒,就连十四岁的吴省瑜也硬着头皮喝下几杯,虽说酒水的度数很低,但十几杯乃至几十杯下肚,走出船舱后这些人难免摇摇晃晃。

    “这地面,就是跟船上不一样啊。”

    有士子多喝了几杯,下到码头脚踏实地,还以为身在船上,身子左摇右摆。郑谦上去搀扶,结果他自己也走不稳,两人撞到一起跌坐地上,张牙舞爪却怎么也起不来,出尽了洋相。

    沈溪看到这一幕不由摇了摇头,苏通本还说要送他回去,眼下却被人扶到河岸边一个劲儿呕吐,哪里还有时间管他?

    沈溪决定自己回家,才走出不远,就听到后面有人招呼:“小兄弟,过来谈谈?”

    沈溪转过身,就见老许头捧着布幡,大冬天只是一身直裰,兜着手一路小跑过来,脸上不知多少天没洗,一身污垢。

    走到沈溪面前,老许头黑漆漆的脸上挤出点儿笑容,但看起来非常勉强。

    天气虽然不是特别寒冷,但穿这么少在外面待一天,脸估摸着早就冻僵了。

    “是你啊,有什么好谈的?”

    沈溪不想跟一个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多说话,有意保持距离。

    老许头轻轻一叹:“小兄弟,上次不是在我这里找人吗?我回去测算了一下,依稀有了眉目,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小兄弟你说说,可见不到你面啊。”

    沈溪心说,这是没钱想从我身上捞点儿钱糊口吧,你以为胡编乱造说出的话我会相信?

    沈溪摇摇头道:“我要回家,不能跟你多说。”

    老许头看起来很着急,估摸他已经吃饭没着落了,拼着最后的力气也要赚沈溪这点儿赏钱:“小兄弟。你问的那家人是不是姓林,曾在京师做过翰林……”

    沈溪本已经走出几步,闻言突然顿住,转过头来。他从没觉得老许头有这等本事。居然能凭空猜出他要找的人姓“林”,虽然并不太准确,因为沈溪要帮林黛找母亲,林黛母亲娘家姓氏未知,但进了林家门确实应该随夫姓。说姓“林”毫不为过。

    再仔细一想,这老家伙不会是打听过我家的人员结构,得知林黛“来历不明”,猜想我是想帮林黛找亲人吧?

    “天下姓林的人何其多,你知道我找的是哪个?”

    沈溪这么说,等于是承认了老许头说的是正确的。这也算是沈溪给老许头机会,他装作藏不住事,但其实是对老许头“用心”的奖励,这老家伙若非实在过不下去了,怎会腆着脸非要赚几文钱回去?沈溪觉得。既然有点儿渊源,对方还用心调查那么多事,帮帮忙也未尝不可。

    老许头听到这话终于放下心来,他瞅着沈溪,小声说道:“小兄弟,你还记得发大水前北上找人的那个官家小姐不?”

    沈溪道:“这跟我找人有何关系?”

    老许头笑了笑,道:“关系可大了,你知道她父亲得罪的是谁吗?寿宁侯……”

    沈溪听到“寿宁侯”三字,心里稍微吃惊。

    弘治年间的寿宁侯,说的是当今张皇后的弟弟、国舅爷张鹤龄。却说这张鹤龄。跟成化年间万贵妃的弟弟万通一样,在民间传闻那都是游手好闲无恶不作之辈。

    史传弘治六年进士、在文学上拥有极高造诣的户部郎中李梦阳状告张鹤龄,上陈《应诏指陈疏》,揭发张鹤龄“招纳无赖。网利、夺人田土,拆人房屋,虏人子女,要截商货,占种盐课,横行江河。张打黄旗,势如翼虎”等罪行。

    弘治皇帝对于小舅子很照顾,根本未予追究,李梦阳由此遭到张鹤龄的打击报复,反诬李梦阳对皇后不敬,一代文学家被严刑拷打之后险些屈死狱中,这事情在朝中引发不小的轰动。

    因为弘治皇帝对李梦阳的庇护,这位弘治五年的陕西解元才免遭劫难,但有些大臣就没那么好运了,得罪张鹤龄的人,大多被革职下狱。张鹤龄后来虽然拥戴嘉靖皇帝有功,但还是为嘉靖皇帝所憎,张皇后死后,张鹤龄失去靠山,消除爵位和公职后下狱,最后惨死狱中。

    沈溪虽然对寿宁侯的事情很清楚,但他还是故作不解地问道:“寿宁侯是何人?”

    老许头笑了笑:“总之是朝中一位绝顶的大人物,小兄弟你要找的这个姓林的以及家眷,得罪的便是寿宁侯……那时候还是寿宁伯,这位翰林先是从京师贬斥广东,而后又被押解回京。但听说……至今未死,关押在镇抚司大牢,牟大人可是好人啊。”

    沈溪愣了愣,马上明白老许头说的“牟大人”,就是如今锦衣卫指挥使牟斌。牟斌在明朝诸多锦衣卫指挥使中算是一个中庸且有贤名之人,在李梦阳的案子中,就是他从中斡旋,才令李梦阳免死,若是换了别的攀附权贵之人,就算弘治皇帝有意留李梦阳一命,李梦阳也会被重刑拷打致死。

    毕竟有明一朝,因为下诏狱而枉死的大臣不计其数,那可算是真正的鬼门关,进去容易出来难。

    “那这些事,你又是如何知晓?”沈溪看着老许头,目光中带着疑惑。

    虽说老许头做的是江湖生意,能从一些渠道听说些小道消息,可这毕竟是朝廷的机密,他如何能知晓?或者是他根据种种传闻整理出的似是而非的消息,特意拿来蒙人。

    不过此事虽然不可尽信,却不可不信,就好像牵涉到张鹤龄的案子中,不少人落罪,而以厂卫密捕密审的强大能力,许多人在牢中被屈打成招,甚至是因拷问而死,别人根本不可能知晓。

    一个远在京城千里之外的人,却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猜度朝中的情况,不得不承认老许头还是有能力的。

    老许头稍微怔了一下,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当然是老夫掐指一算了。”

    这种鬼话,沈溪完全不信。但他还是问道:“那你说,我要找的人,现在何处?”

    老许头道:“其实我上次说了,小兄弟要找的人,应该不会太远,具体在哪儿……天机不可泄露。但今天我说这么多,小兄弟你能否……”说到这儿,老许头把手伸出来,意思是索要打赏。

    沈溪虽然不知老许头说的是真是假,但既然人家用心了,不给点儿赏钱说不过去,便从怀里摸出七八个铜板丢过去。

    老许头接过,脸上有些失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腆着脸跟沈溪说这些,料准了得不到几个钱,可也没想到会这么少。

    “你还有什么知晓的?”沈溪又问。

    老许头沉吟了一下,道:“朝廷的事情,我还知道些,若小兄弟用得上……”

    沈溪摇摇头:“别的事情我不想知道,既然阁下对当日算卦没有更多的消息,那我就告辞了。”

    沈溪行礼后转身就走,老许头点头哈腰送他离开,等沈溪走远回头看了看,老许头还在那儿掂着手里的铜板,估计在想拿这笔钱去买什么东西垫肚子。

    沈溪之前虽然也曾想过,林黛的父亲可能是得罪了朝中的哪位权贵,可也没想到是跟张鹤龄有关。

    这事关系太大,一个国舅爷,有皇后姐姐撑腰,在朝廷可谓呼风唤雨。若真得罪了这位,至少在弘治、正德两朝是没办法跟张鹤龄斗的,就连权大如刘瑾、李东阳等人,也不敢跟张鹤龄正面相抗。

    但也很有可能,“林翰林”本身是老许头根据林黛的姓氏杜撰出来的人物,只是为了糊弄他几文救命钱。

    现在有了“林翰林”这个线索,沈溪要做的,是把这林翰林的具体身份打听清楚,以他现在的年岁和交际面,不可能得到太多详细的讯息,不过完全可以把此事交给惠娘帮忙。毕竟现如今汀州府商会,触角延伸到了南京,商会不但可以作为商贸的联络中枢,也可以用来打探消息,尤其是朝中一些大事。

    回到家沈溪就将此事告知惠娘,毕竟之前沈溪也曾托惠娘代为打听。

    “小郎,你可真有本事,姨问过那么多人,都没听说朝中有哪个姓林的官员犯事,你却打听出是一位翰林。”

    惠娘跟沈溪的侧重点不同,她看到的是沈溪的能力。沈溪苦笑道:“我现在也不能确定这消息的真伪,也有可能是别人随便编造出来糊弄事情的。姨,若是能帮黛儿打听一下她父亲的情况,总是好的。”

    惠娘笑道:“你这么小的年岁,就知道为身边人考虑,黛儿跟了你,是她的福气。你帮了姨那么多忙,姨帮你打探一下也是应该的,你放心吧,回头我就写信给韩五爷,让他在南京帮忙留心一下。”

    沈溪点头道:“姨,此事你可不能告诉我娘,你知道她现在……脾气不太好,上次打过黛儿后,娘都不怎么跟黛儿说话了,黛儿现在每天战战兢兢,若是再被娘知道我帮她找家人,肯定又会怪责她。”

    “好。”惠娘答应。

    等沈溪蹑着脚下楼,惠娘看着他背影不由微微一笑,喃喃自语:“还是像个孩子。这么小就会疼人,将来谁嫁了他定然有福。”

    ps:第三更送上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鼓励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