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打死都不认(第三更)

关灯
护眼
    ,。

    杨沈氏恼羞成怒,的确外面传的瞎话不少,而且都不符合事实,就比如在沈明钧跟惠娘问题上,杨沈氏很了解这个弟弟,他哪儿有那本事搭上惠娘这样有本事的女人?

    若外界传言属实,那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可这次关于周氏在惠娘许多产业中有股份的事,她却是极为笃定的,因为向她提供消息的人说得那是言之凿凿,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全都是商会长老堂的成员。

    “臭小子,你姓什么的?姑姑可不是喜欢挑事的人……”

    杨沈氏知道如今沈溪在沈家地位不似从前,现在小侄子过了府试,来年就要参加院试,在老太太眼里那是将来的举人公,现在沈溪一个小孩子当着大人面说话,老太太都在一旁沉吟不说话。

    “我可是有证据的。这女人,每年从陆夫人手中分得的银子,不下千两,可拿回家的不过才一二百两,她自己拿着银子去买了宅院……娘,您问问她有没有这回事?”

    李氏眉头紧皱看着儿媳妇,沉着脸问道:“此事当真?”

    周氏可以不承认在惠娘产业里有股份,但沈家在府城买了宅院,这事情可隐瞒不住,毕竟一家人在年前已乔迁新居,沈明钧也清楚此事,他可从来不会隐瞒李氏。

    周氏无奈之下,流着泪点点头。就在李氏大感失望即将发怒的关头,沈溪紧忙辩解:“祖母,那宅子是孙姨买给我们家的,还说,只有将来等我中了秀才,宅子才会过户到孙儿名下,作为恭贺孙儿进学的礼物。”

    杨沈氏如今已觉胜券在望,听了沈溪的话,不由再次冷笑:“傻小子,人家陆夫人可是精明的生意人。在商会里说一不二,凭什么平白无故给你们家送宅子?你们家住的宅子,我问过,就算是今年遭了水。也值上个三百多两银子,加上修缮和添置,怎么也要四五百两银子。陆夫人会好心送给你们?”

    沈溪反驳道:“那姑姑,我倒有件事不明白,既然你也说了陆夫人是精明的生意人。当初我娘孑然一身到县城,就是帮陆夫人在柜台前卖卖药的伙计,她扩大生意,做那些大买卖,凭什么无缘无故把份额分给娘,让我们捞得好处?”

    就算杨沈氏准备再充分,她自己也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但还是被这问题问得哑口无言。

    这也是整个问题症结之所在。

    杨沈氏当初听说周氏在惠娘商铺里有股份,也很惊讶。沈明钧夫妇是多么老实的人她很清楚,他二人又没什么本事,更不懂手艺,甚至连字都不认识,惠娘那么有本事的女人,怎会轻易把到手的银子分出去?

    她可不知道,从最开始惠娘的崛起,就是因为沈溪帮忙种牛痘,之后印刷作坊、银号、药厂的建立,都是在沈溪的建议下。由惠娘和周氏姐妹二人联手去做的,只是因为惠娘总是站在台前,再加上她能力突出,才会让人觉得她是名副其实的大掌柜。

    杨沈氏脸色涨得通红。她没料到沈溪这么难对付,心想:“读过书的果然不一样,这小子就比我儿子大一点,怎的就天差地别呢?”

    杨沈氏冷声道:“那你如何解释,陆夫人要把宅子送给你家?”

    沈溪解释:“姑姑,侄儿都说了。那不是孙姨送给我家的,而是送给我的。孙姨的丈夫早年离世,如今她只有女儿在身边,因为她的产业都在女儿名下,所以她没法嫁人生子,孙姨早就想认我为义子,这事情我爹也知道。祖母和姑姑若不信的话,可以问我爹。”

    沈明钧听到这话赶紧出来证实:“娘,姐姐,的确是这么回事。陆夫人两年前就想收七郎为义子,当初荷儿她还跟我商议过,我也答应了,只是因为陆夫人家里的小姐不同意,这事情才给耽搁下来。当时商量,等孩子大一些,再把认义母的事情给办了。”

    因为沈明钧一直在王家给人做下人,现在就算他在印刷作坊当大掌柜,还是把惠娘当作是主母一样看待,连对陆曦儿的称呼也是“小姐”。李氏最开始想,那陆夫人要送商铺的份额给我家,难道是贪图我儿子?现在听儿子对陆家人的称呼都是这么恭敬,就说明外面所传的,都是子虚乌有。

    李氏点头道:“你以前找人写回来的信里,也提过这事,为娘当初也未反对。”

    杨沈氏急道:“娘,您真相信他们夫妻说的鬼话?”

    最开始杨沈氏所针对的还是周氏,以她对沈明钧的了解,认为弟弟应该站在沈家立场上更多一些,现在她发觉情况不对,不但沈明钧为妻子说话,连沈溪也出来为他娘撑腰,这一家三口的绳子拧得很紧,她就想,这女人到底给父子俩灌了什么迷药?

    她的口风也不再是“这个女人”云云,而是“他们夫妻”怎样怎样。

    李氏气得瞪大了眼睛:“不然他两口子信谁?想让为娘信你,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光听外面人瞎传的那些,你就回来挑拨一家人的关系?就算真的是老幺媳妇在外赚了银子又如何?她赚了,还知道给家里,你呢,嫁出去的女儿,难道还不让为娘省心些?”

    杨沈氏怒从心起,正要出言反驳,却是一直没说话的杨凌和站出来拉了拉妻子的胳膊,阻止妻子说下去。

    杨凌和拱手道:“娘,小婿想起来今日还要去拜见几位宁化的故友,先带娘子一起过去,可能会耽搁到很晚,今夜暂时睡在客栈。文招留在此处,等明日再来接他。”

    李氏哪儿能听不出这是因为人家夫妻心里有怨言,不想在家里住?不过她也发觉这场面僵持不下,离开冷静下也好,当即点头:“那好,记得早些过来接文招这孩子……为娘好些日子没见外孙的面,趁这次我得好好跟他说说。”

    然后没人送杨凌和夫妇出门,他们自行离开。

    等人走了,李氏才略带安慰的口吻道:“老幺媳妇,别哭哭啼啼的,现在你姑子也走了,跟娘说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李氏这招分明是软硬兼施。

    杨沈氏先前那出是霸王硬上弓,刚才李氏也说了“就算老幺媳妇在外赚了银子又如何”,现在又演一出,分明是用软话来套周氏说出实情。

    周氏似乎也明白这点,她把眼泪擦掉,抽泣一声,抬起头坚决道:“连娘都不相信儿媳?”

    李氏一时不好回答。

    沈溪心说,老娘这反问句用得实在是很漂亮

    从始至终,老娘也未说她没私藏银子,话要么是他这个儿子说的,要么是老爹答的,都不是出自老娘之口,老娘从开始就一副我被人冤枉的神色在那儿哭哭啼啼,也令李氏心软,虽然女儿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可现在女儿是跟别人姓,做事也是为夫家考虑,儿媳妇再怎么看不过眼,那也是沈家人,赚了银子要拿回来孝敬她这个做家长的。

    李氏摆摆手:“行了行了,这事情到此为止,老幺,扶你媳妇到房里休息。这才刚回来就吵吵闹闹,家不成家的,回头,你们过去给你姐姐、姐夫道个歉,事情就算过去了。一家人总要和和气气过日子,你们以后在府城也要多帮衬。”

    沈溪心想:“我这祖母心眼还真是偏的,现在摆明是你女儿诬陷我们,现在还让我们去给你女儿夫妻道歉?这算什么歪歪道理?就因为她是长,我爹我娘是幼?”

    在老太太心中,礼法大过天,礼法中最基本的一条,长幼有序。

    这也是为何沈明钧夫妇总受欺负的原因,因为沈明钧在家里是老幺,之前连生的儿子也是小幺子。

    沈溪道:“祖母,明明是姑姑诬赖我娘,怎让我们去道歉?”

    李氏板着脸道:“七郎,以前祖母觉得你很懂事,现在看来,你确实长大了,懂的事情多,但有时候却不注意场合。再怎么说,你姑姑姑父也是你的长辈,刚才那些话,是你一个晚辈该说的吗?”

    这话看似埋怨,但李氏对沈溪的偏袒显然又胜过了对儿子和女儿。

    在李氏的标准里,谁有本事,谁能帮沈家中兴,谁就有话语权,这甚至在长幼有序的礼法之上。

    虽然她一直把希望寄托在大儿子沈明文身上,但现在沈溪却是后生可畏,以沈溪十岁过府试得案首的造诣,将来前途必然不在沈明文之下,李氏对这个孙子格外看重,以至于刚才沈溪当着长辈的面出言反驳,她也不加阻止。

    或者杨凌和夫妇也是看到,沈明钧一家人这边,一来是对家里送的银子最多贡献最大,二来是沈溪现在有出息将来可能有大作为,他们夫妻也并无确凿证据证明周氏在外私藏小金库,只能先作罢,回去从长计议。不然,老太太可不会为他们做主。

    沈溪恭敬认错:“祖母教训的是,孙儿记住了。”

    李氏笑着点点头道:“好孙儿,不辜负祖母对你的疼爱。一会儿六郎放学回来,你跟他多作学问,好好教导教导他。”

    因为沈溪现在比六郎沈元“有本事”,这使得兄弟二人在家里的地位掉了个个儿,以前老太太喜欢沈元多过沈溪,现在老太太对沈元却很冷淡,即便沈元也是读书的天才,所以大过年的也被先生叫到家里补课,为的便是能早早成材参加县试。

    或者单从读书上来说,沈元的天分可能比沈溪还要高,毕竟沈溪是带了二十多年的知识积累而来,沈元则是从头开始。

    ps:第三更天子始终保持高速更新,大家看得过瘾,是否也订阅和月票支持一二?拜托啦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