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〇章 相亲和武举(第四更)

关灯
护眼
    ,。

    沈明钧一家五口回来省亲,毕竟住不了太长时间,就算有点儿小矛盾,等夫妻俩带着儿子、儿媳妇离开,什么事都没有了。

    但现在问题涉及到杨氏药铺的股份问题,经过杨凌和夫妇这一闹,双方等于是彻底撕破了脸皮,再想通过协商解决已经不可能。

    沈溪猜想,下一步可能就是要闹上官府,杨家就是拼着不经营成药,也会把属于他们的祖产夺回去。

    接下来几天,沈溪很轻松。

    又回到宁化这熟悉的地方,身边还有小跟屁虫一样的杨文招,无论这便宜表弟怎么被欺负,都笑嘻嘻的,或者在杨文招心目中,能被小表哥和小表嫂欺负是件幸福的事情,平日在学塾里沈溪对他爱搭不理,现在终于摸着机会,一定要跟沈溪玩个够。

    既然杨文招都不介意被人欺负,林黛可就“不客气”了,林黛知道自己家里被杨文招的爹娘欺负,她决定为家里出气,干脆用墨汁把杨文招涂个大花脸,让杨文招进进出出都黑着脸,美其名曰“扮包公”。

    院子里有一些差不多同龄大的沈家第三代人,容易玩在一起。

    而沈溪这边则不能光顾着玩,回到宁化,他除了每天温书,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做,就是相亲。

    头年里,沈溪在汀州府府试中得案首,在宁化着实引起轰动,媒婆界早在半年多前就开始行动,到沈家这边来为沈溪说和婚事者不在少数。

    而媒婆所推荐过来的人,都是宁化地方上有名望的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岁数从七八岁到十三四岁的都有,家底很丰厚,能拿出不菲的嫁妆,还只是订亲,想先把婚事确定下来,等将来沈溪长大以后再成婚。

    沈家这边有沈永卓和吕家小姐婚事延后的教训,李氏在沈溪的婚事上显得很谨慎。

    李氏之前的理由。孩子小不懂事,现在只是过了府试还未有功名,等将来孩子回来再商议……可那些媒婆等不起,若沈溪将来真的中了秀才当了举人公又或者考上进士。还会看得上宁化这小地方的女子?

    现在趁着沈溪回来省亲,连沈溪的父母也一同回来,又是春节里各家各户最闲的时候,媒婆再次挤破门槛。

    与成年人做媒不一样,年岁大一些的。到闺女十五六岁,各家把闺女都藏得很好,就算是说媒,也只是找人作个画像,然后让媒婆拿着去给说和婚事。可沈溪这边毕竟是订亲,小孩子有的才七八岁,就被家里人张罗着要将来嫁给沈溪,也不用私藏着,甚至沈家人想见,随时用小轿接过来见见都可以。

    媒婆的话也是很囫囵。年岁大一点有大的好,女大三抱金砖,懂得疼人;年岁小有年岁小的好处,小丫头水嫩,乖巧可人,不会去烦相公读书进学,相公能镇得住。大脚有大脚的好,脚大走路踏实,以后能多帮家里做活;小脚有小脚的好,相公喜欢把玩。不会出来勾三搭四,在闺房里为丈夫生儿育女。

    再者说了,沈家七公子以后是要做大官的人,连娘子都可能是诰命夫人。怎会出来做活计?

    女娃子漂亮有漂亮的好,相公看着舒心,以后不用纳妾家里就有美妇;女娃子稍微丑点有丑点的好,娶妻娶淑女,夫人姿色差一些,不会令相公沉迷逸乐而耽误学业。女大十八变,将来还能长的漂亮,以后相公有本事,多纳几房美妾就是了……

    什么话,到了媒婆嘴里,都是好话。

    李氏接待媒婆也算是热情,看了几张画像,甚至也跟周氏说了说。

    周氏因为杨沈氏责难的事,心里有疙瘩,对于李氏很敷衍,她总是把“憨娃儿已经有媳妇”的事挂在嘴上,每当她说这个,都会被老太太埋怨:“一个童养媳而已,又没什么好的出身,若七郎喜欢,将来让她做妾就是。”

    林黛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个“大妇”转眼就被老太太给降为“妾侍”,小妮子心里很委屈,尤其是在她已经懂事的年纪。可就算是周氏也不敢跟老太太顶着来,更别说她这样一个在沈家没什么地位的小姑娘了。

    林黛也算是有危机意识,回来这几天,无论沈溪到哪里,她都会跟在后面。

    以前林黛就算跟沈溪同榻而眠,也会背过身去,这次在沈家二人同榻,入睡前她都会看着沈溪,直到眼皮撑不住才合上眼,晚上睡着也会很自然往沈溪怀里靠。

    林黛是很缺乏安全感的小姑娘,她本来应该是纯真无邪的,有父母和兄长疼惜,她可以过得无忧无虑,甚至会有比陆曦儿更加灿烂的童年,可惜因为家庭剧变,令她明白世道的辛苦,她有了一些小孩子不该有的心计。

    但沈溪能感受到林黛对他真诚的依赖,在林黛心中,沈溪不但是她童年的玩伴,还是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将来的相公,最亲的亲人。

    ……

    ……

    沈溪这几天时间里,也见了自己的老朋友王陵之。

    一年不见,沈溪再见到王陵之,已经需要仰着头去看。

    这小子的身高长得实在太快,不但壮实,力气也很大,挥舞起马鞭来虎虎生风,肩上还扛一把很厚重的铁棍,当作是练剑所用。

    “师兄,你看我……厉害吧?”

    王陵之见到沈溪,第一件事就是对沈溪汇报他这一年来练武的成果,大铁棍子既被王陵之当作是重剑,也当作是锏,耍起来令沈溪啧啧称奇。

    可真是个练武的奇才啊

    耍了一套下来,王陵之神情淡然。

    沈溪苦着脸,鼓了鼓掌道,“你平日里没事,就光顾着练武了?”

    王陵之甩甩头道:“那当然,不然干嘛?去年我爹还一直逼着我读书,后来我对他说,我师兄鼓励我去考武举人,当武状元。我爹笑了笑,以后再不管我读不读书的事情。嘿。师兄,你可真本事,我就拿你一句话,就让我爹不管我了。”

    沈溪心说这还真是个奇葩思维啊。或者王陵之的老爹王昌聂。只是觉得儿子既然不是修文的料,那干脆就练武,武举终归算是个出路,明朝虽然重文轻武,好歹中武举也能够当官。算是条出路。

    “师兄,你让我学骑马,嘿,特别简单,我学了不到半个月就学会了,我现在正在练习在马上怎么挥马刀,你多教我一点儿?”

    沈溪赶紧摆手:“不用了,我自己还没学会骑马呢。”

    王陵之大为惊讶:“啊?师兄不会骑马?那怎么可能,师兄你这么厉害,应该是骑马射箭。刀枪剑戟样样都行的啊,难道师傅他老人家没督促师兄多加练习?”

    沈溪没想到王陵之中毒如此之深。

    关于师傅和武功云云,只是沈溪小时候瞎编出来的,为的是让王陵之乖乖当他的小弟,顺带把笔墨纸砚这些东西给他“偷”出来。这都过去多少年了,王陵之居然对有个没见面师傅的事深信不疑。

    沈溪道:“师弟啊,你看……你要考武举,就要明白武举是怎么回事。光有一副蛮力是不行的,弓马骑射是一方面,可重要的。你还要学会策略。不然,你连考弓马骑射的资格都没有。”

    王陵之皱眉道:“师兄的话好深奥,什么是策略。”

    “就是战略战术,三十六计知道吗?”沈溪问道。

    王陵之很老实摇摇头。

    “那六韬呢?”

    王陵之继续摇头。

    沈溪叹道:“考武举。就是为了将来在战场上当将军,为国效命。两军对垒,不是光靠蛮力能解决问题的,如果战争只是比比谁的人多,谁的力气大,那就干脆挨个上去掰手腕就行了。还要将军作何?”

    “将军的作用,就是阵前调度,万马军中指挥若定。所以当将军的策略一定要精通,懂得战场上各种阵势。其实……就是让你好好读书啊。”

    明朝自开国以来,武举考试就一直存在,一直到天顺八年,英宗正式制定武举法,曰:凡天下取贡,举谙晓武艺之人,兵部会同京营总兵官于帅府内考其策略,于教场内试其弓马,有能答策二道,骑中四箭以上,步中二箭以上者,官自本职量加署职二级;旗军舍余人授以试所镇抚,民人授以卫经历,月支米三石。能答策二道,骑中二箭以上,步中一箭以上者,官自本职量加署职一级,旗军舍余授以冠带,总旗民人授以试卫知事,月支米二石。

    明宪宗成化六年,会试武举,取中刘良、鲁广等6名武进士,刘良为第一位武状元。成化十四年,根据太监汪直的建议,以文科为例,设武科乡、会试。

    弘治六年,定武科六年一试,先策略,后弓马,策不中者不准试弓马。后又改为三年一试。考试内容主要是马步弓箭和策试。

    王陵之把铁棍子往地上一扔,道:“师兄,你这也太坑人了吧?以前跟我说考武举武功好就行,怎的现在还要读书?这……这不是为难我吗?”

    沈溪笑道:“师弟不用太过懊恼,考武举所考的策略,跟普通读书人所学不一样,这两天我就会把我所知道的兵书……武林秘籍都写给你,这些可都是师傅传下来的,学会之后,就不再是以一当十,而是以一当万。”

    王陵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么厉害?”

    沈溪一脸自豪道:“那当然了,有句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一个好的将军,在战场上就是神明一样的存在,所有人都会顶礼膜拜,连高高在上的皇帝,见了这样的大将都要客客气气,你说厉不厉害?”

    王陵之嘿嘿傻笑,仿佛已经置身于沈溪给他规划的美好未来里。

    “厉害厉害,师兄,那你快把师傅传授你的……秘籍,传授给我。”

    沈溪心说,这小子除了武功之外,似乎不会想别的,我若说兵书,他肯定无心学,但我若说那是武林秘籍,这小子学的比谁都快。

    沈溪点头道:“好,去拿纸笔来,我现在就先给你写几篇,第一篇叫《孙子兵法》……”

    ps:第四更

    谢谢大家的支持,每当倦怠的时候,天子就会看大家的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对每一个留名的书友都由衷地感谢,然后突然从心底里涌出莫名的力量,刺激天子努力码字,码字……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