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三章 惴惴不安

关灯
护眼
    ,。

    第一篇四书文完成,沈溪心情很复杂,既为自己著书立言而激动,又为未卜的前途感到迷茫,这是一种很不好的体验,不涉及一次院试的成绩好坏,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未来的前程。

    但文章既然作出来了,想收回是不可能的,只有尽量把后面两道题做好。

    之后是一篇五经文的大题和一篇四书文的小题,都是考生自己抽题作答。

    沈溪为了尊重冯话齐,五经文上选择了《春秋》。

    通常来论,考《春秋》基本是以《左传》为题,但沈溪所抽到的考题是“鼷鼠食郊牛,牛死”,反倒是原汁原味的《春秋》考题。

    鼷鼠食牛是一个成语,说是鼷鼠咬了牛之后,牛不会感觉到疼痛,只会感觉身上有些麻痒,直到死也不知何故,比喻暗箭伤人。

    知道了意思,这篇题目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论的基本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种文章不会太出彩,但切题、破题相对容易,不会有大的错漏。

    等第二篇文章作完,沈溪抽了四书文小题的最后一篇,也是今日院试第一场的最后一道题,同样很普通,“寡人之囿方四十里,民犹以为大”。

    语出《孟子梁惠王章句下》,是齐宣王听说周文王的捕猎场有七十里,但百姓却说其小,就很惊讶,为何自己的狩猎场才方圆四十里,百姓就觉得很大?孟子告诉齐宣王,周文王的围猎场是对百姓开放的,百姓当作是自家地方,自然觉得小;而齐宣王的狩猎场内虽然只有四十里,但不许百姓进入,杀死狩猎场麋鹿的人相当于杀人的罪行,等于是在国土内设的一个陷阱,百姓自然觉得大。

    这个典故基本是孟子阐述自己仁政治国的思想,告诉齐宣王作为一国之主就要与民同乐。才能得到百姓的拥戴。

    沈溪没有太多思索,先在草稿纸上列了提纲,然后破题、承题、起讲、起比二股、中比二股、后比二股、收题一气呵成,待写完细细检查是否有避讳后。再将文章誊抄于试卷上。等他完成,旁边的吴省瑜早就停笔,沈溪望过去,吴省瑜对他一笑,沈溪随即把头侧回来。因为他发觉那笑容有些不怀好意。

    考试还在进行,甲字号的众考生就在考官的眼皮子底下,答题都很快。高明城到底还是有些水平的,所选出来的府试前十才学都还可以。第一次放排,吴省瑜起身要走,回头特地看了沈溪一眼,却见沈溪端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吴省瑜心想:“他为何这般气定神闲?”

    沈溪只是不想当出头鸟,县试和府试他都是第一次放排后出场,遭来非议不少,反正他已经在文章里任性了一次。没必要再在考试之外的地方表现他的另类。

    直到第二次放排,沈溪才与大多数的考生一起离开,到了门口发现先前放排出去的苏通等在那儿。

    “看沈老弟的气色,似乎不太好啊,莫非是这次考试不顺利?”苏通关切地问道。

    沈溪无奈地摇摇头:“只待来年……”

    这时候郑谦也于第二次放排后出来,苏通上前去问询一番,比照三人的考题,结果除了“止于至善”的题目一样,别的两道题都不相同,互相也就没太多参考价值。

    苏通叹道:“这次院试的考题。难倒算不上难,只是总感觉有些怪异,刘提学似乎有意在与我们这些童生置气。”

    苏通年长一些,且是明事理之人。他也察觉刘丙出题的方向有些刻意,从一道“止于至善”的考题,似乎便是有意警醒参考的读书人。

    其实读书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议论其品行,一个个自负清高,涉及到学风问题,就算是德高望重的大儒或者是学官。他们虽然表面上作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但心底里却依然不以为然。

    郑谦道:“这样也好,既然考题容易,就看谁技高一筹。希望几日后,我等还能相聚于此。”

    院试的考试,没有过了第一场就中秀才的说法,就算是那些县试的案首,作为保送生仍旧要按部就班参加初试和复试。只是因为府试前十在院试中实在太碍眼,所以沈溪和苏通等人才会成为众矢之的。

    但要说真正应该被嫉妒之人,应该是汀州八县的县案首,作为保送生他们这次考试近乎于走过场,等考试结束等着入学就行了。

    回去的路上,苏通又开始邀请沈溪到家里做客,沈溪不用猜也知道是上次他说要画春宫图的后续。

    沈溪摇头苦笑:“如今院试尚未结束,我等当认真温书才是……苏兄,你是否操之过急了?”

    苏通哈哈一笑:“不急不急,还有三天才发案,这几天相信沈老弟你也学不进去,明日我就往贵府递请柬,沈老弟你准时列席便可。”

    听到是“列席”,说明苏通邀请之人不少,郑谦不用说一定在,可能还包括一些参加本次院试的士子,只是苏通要摆姿势让人画春宫,有了画师还找一群人围观?是不是太浪荡了点儿?

    沈溪摇头:“在下成绩不佳,准备回去用心读书,若能顺利通过院试,出来消遣自无不可,否则恐怕只能说抱歉了。”

    沈溪这番话说得垂头丧气,以便让苏通察觉他的失落。

    果然,苏通并非强人所难之人,他叹了口气:“好吧,那回头再约。”

    ……

    ……

    回到家中,沈溪把考试的情况大致一说。好在这回周氏和惠娘没抱太大希望,所以也没有感到太过失落。

    周氏宽慰道:“憨娃儿,你别怪娘之前管着你,娘也知道现在让你中秀才实在太难为人了,但要是娘不这样做,就怕你聪明不放到正道上,辜负了你读书的天赋,到时候惹来他人的嘲笑和白眼。”

    沈溪点头:“知道了,娘。我有些犯困,能不能进去睡一觉?”

    周氏挥挥手:“快去吧。看你现在脸色惨白,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娘这心里就疼得慌。你别多想,这回考不过就算了。你祖母也来信说别给你施加太大压力,不行过两年再考就是。你年纪小,只要努力,不怕考不上秀才。”

    沈溪心里颇不以为然,考完试了才说这些。头一天自个儿还被锁在书房读书呢。不过考成这样,沈溪也没敢奢求太多,看天意如何吧。

    等沈溪美美地睡上一觉,睁开眼就瞧见两张明媚的俏脸,笑颜如花……一个是林黛,另一个是陆曦儿。此时二人手上一人拿着把扇子,正抢着给他扇风。

    “沈溪哥哥,你醒啦?凉快吗?”

    陆曦儿兴高采烈地问道。惠娘说过,只要沈溪考完试,她就能跟沈溪一起玩。所以显得非常兴奋。

    沈溪笑着捏了捏陆曦儿的脸蛋,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有些吃味的林黛,又伸出手捏了捏林黛的瑶鼻。

    “快把你的脏手拿开”

    刚才还在跟陆曦儿抢着为沈溪扇风,现在沈溪醒了,林黛立马摆出不悦的脸色,似乎是抗议沈溪对陆曦儿表现得太过亲昵。

    沈溪加起来也就睡了不到一个时辰,此时外面天色昏暗,要不了多久会要入夜了。

    沈溪与两个小萝莉一起回到药铺,惠娘已经让丫鬟们准备好丰盛的宴席。为沈溪庆贺。

    沈溪勉强一笑,道:“姨,现在成绩还没出来,说庆贺未免太早了点儿吧?而且这次我不太有信心……”

    惠娘笑着宽慰:“不是考得好才可以庆贺啊。小郎,你这次参加院试,哪怕不过,也为将来应试累积了经验,同时还熟悉了考试题目,适应了考场的氛围。等下次考。肯定比这回更有把握,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沈溪点点头:“好吧,谢谢姨”说完在桌子边落下屁股。

    周氏坐在沈溪身边,道:“你谢姨来信,说她已经帮宁王诊断完病情,启程回来了。算算写信日期,要不了十天就能到家,如果你中秀才,正好……呵呵,不说这个了,看看,都是你平日爱吃的菜,娘这就夹给你。”

    显然周氏和惠娘私下商议过,怕沈溪因为院试考得不好而伤心,不再提中秀才之事,结果周氏嘴碎,无意中说漏嘴了。

    其实周氏的规划很好,若沈溪考试顺利,七八天后出案时中了秀才,正好谢韵儿也回来了,正可谓好事成双。可事情不过是设想而已,连沈溪自己对于这次院试也没有信心,竞争激烈不说,关键是他那篇崇尚心学的文章太容易得罪人了。

    正准备举筷,院门处传来敲门声,打开一看,却是冯话齐过来拜访。

    原来冯话齐牵挂沈溪的考试情况,得知院试放排结束,匆忙过来询问一番。冯话齐单独把沈溪叫到后堂,吩咐道:“你且将今日答卷,默写下来,我拿回去仔细参详。”

    沈溪最怕冯话齐问他要当天的考试结果,若被这位师长知道他作了一篇另类文章,非好好教训他一通不可,到时候老娘和惠娘就会知道他这次失败非战之罪,乃是他标新立异自寻死路,恐怕会气得够呛。

    “怎么?自己作的文章,转头就忘了?”冯话齐皱眉。

    沈溪老老实实拿过笔墨纸砚,在桐油灯下把文章写好,冯话齐老眼昏花,没当场看,拿着沈溪写的考卷回去了。

    惠娘安慰道:“没事,冯先生教出好几位秀才公,眼光独到,看过你文章就知道是否能够通过了,也免得你牵肠挂肚。”

    ps:第四更

    好歹算是爆发了,虽然没达到五更,但天子已经尽最大努力了大家似乎应该来一波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一下哇?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