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 坏胚子

    ,。

    一行人进到街口的茶楼,坐下来后苏通感慨地说道:“要说事情确实有些古怪,没端倪地多发一案,却只补录沈老弟一人,看来沈老弟是有贵人相佑啊。沈老弟,你可知是怎么回事?”

    沈溪摇了摇头,这事情透着诡异,连他自己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郑谦笑道:“无论怎样,我三人再聚首于明日院试复试,可喜可贺。”

    苏通和郑谦作为本届院试的热门考生,他们过初试没什么特别,若以沈溪去年府试的成绩来说,过院试第一场也在情理中。

    眼下互相之间也不可能知道对方写了什么文章,有些人则在犯嘀咕,刘丙之所以舍弃三个县案首,而补录府案首沈溪,估计是要给新任河南巡抚高明城一个面子,怎么说沈溪也是高明城亲点的案首,不通过说不过去。

    又或者是沈溪背后有商会财力的支持,早就上下打点好了。

    吃过茶,各人打道回府,准备院试第二场,这也是涉及中秀才的最后一场考试。

    等沈溪回到家后,惠娘和周氏听到沈溪过了第一场,还是在“补录”的情况下,周氏高兴得差点儿笑岔气,惠娘赶忙扶着她,让周氏坐下来喝口水压一压。

    沈溪苦着脸道:“娘,你至于吗?我只是过了第一场,离中秀才还远着呢,再者我还是被补录的……”

    周氏脸上仍旧笑盈盈的:“前日冯先生不是说了,只要你能过第一场,中秀才就十拿九稳,娘怎能不高兴?”

    沈溪想了想,道:“冯先生当日的话,可并非如此。”

    惠娘笑道:“无论如何,明日你好好考,若这一榜你中了,姨送你一份礼物。”

    沈溪很好奇是什么礼物,以惠娘的重视程度来说。应该并非用银钱可以衡量,可能是她的心血结晶,又或者是她的家传之物?

    周氏催促道:“快进去,多读会儿书。明天就要考试了……真好啊,你祖母以前说沈家祖坟冒青烟,我还以为有出息的会是你大伯……现在看来,你大伯那边不要想了,这个好兆头是要落到你头上啊”

    祖坟冒青烟。在民间看来那是难得的大吉之兆,预示家里有人要当大官,可考古多年的沈溪却知道,那不过是地气所致,土壤中的低熔点气体或固体在温度的作用下产生有色气体,溢出地表,形成青色或白色的微小颗粒,即为烟,是一种自然现象。

    随后沈溪便被勒令去药铺二楼读书。本来林黛和陆曦儿携手过来想找沈溪玩,在得知沈溪又要读书后。林黛小脸可怜兮兮的,陆曦儿更是直接过来抱着沈溪的胳膊,一副不愿撒手的模样。

    周氏笑着安慰:“曦儿,别缠着你沈溪哥哥,他明天就考完了,如果考上的话,以后想怎么陪你们玩都行。快松开让他上楼去读书。”

    “黛儿,还杵在这儿干嘛,过去泡壶茶,把热茶壶搁井水里泡凉。给憨娃儿喝凉茶水解暑……真没个眼力劲儿,若考上憨娃儿是秀才,你便是秀才夫人,这是多大的造化?还不快去”

    沈溪心里感叹。中了秀才还要考举人,中了举人又得准备考进士。考完秀才不是终点,而是下一轮考试的开端,正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沈溪没精打采上楼去,但他并没有选择读书。而是继续写《金瓶梅》,写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脚步声,沈溪以为是老娘上楼来了,连点儿防备心思都没有……就算周氏看到他写字,也不认得上面写的是什么。

    “小郎,快吃饭了,你收拾一下准备下去。”来的竟然是惠娘。

    沈溪神情淡然,抹了抹手,然后抽了张纸把他写的《金瓶梅》盖住,表现得就好像是因为写满一张正好换纸继续写一样。

    但再写时,笔下展现的却是《左传》中的章句。

    “别光顾着用功,这是你娘让黛儿泡的茶,黛儿那丫头很仔细,给你搁井水里镇凉了……稍微有些冰,别急着一口气喝完。小孩子喝凉茶可以解暑,但别一下子喝太多,否则肚子受不了。”

    沈溪喝茶的时候,惠娘突然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张纸,沈溪想去夺回来,情急之下茶碗打翻,把桌上一叠纸都给染湿了。

    惠娘连忙帮沈溪收拾,然后拿起手帕擦拭沈溪身上的水。

    “哎呀,你也太不小心了吧……你写的文章都这么好,弄坏了多可惜。姨还想留着,没事的时候拿来看看,心里也舒坦些……咦?”

    惠娘脸上难掩紧张之色,随即稍微惊讶一下,或者是看到纸上的一些非常显眼的“字眼”,顿时把一张纸拿起来,一脸惊讶打量上面所写的内容,脸却是腾地红了:“小郎,你……你这是写的什么?”

    沈溪心里直叫呜呼哀哉。

    这些天他都在写《金瓶梅》,什么事都没干,主要是惠娘要主持商会和打理生意,而周氏又看不懂他写的什么,本以为万无一失,可偏偏惠娘为了表示对他的关怀,亲自上楼来送茶水,这下顿时露馅儿了。

    “这个,我是拿来看的。”

    惠娘想把手上这诲淫诲盗的东西给撕了,想到是沈溪写的,又舍不得,气得直跺脚,道:“你当姨那么好骗?这字明明是你写的。小郎,你才这么小的年岁,从哪里学来这些东西?”

    沈溪赶紧过去把门关上,免得被楼下的老娘听到。若被周氏知道他在临院试二场考试之前不是在作学问,而是在写“**”,那他以后真要遭殃倒大霉了。

    沈溪过来拉着惠娘的衣袖,解释道:“姨,你别忙着生气,仔细看上面的内容,别总看那些……不好的地方。我本来是想用这方法让自己心平气和,同时也为咱印刷作坊,找一条生财的门路。”

    惠娘没好气地道:“这种东西,肮脏龌蹉,有什么好看的?于教化无益,你还说要拿来印?真是气死人”

    沈溪赶紧摊开手上的《金瓶梅》原稿。展示给惠娘看:“姨,你没仔细看,怎知晓这不是一本好书呢?或者姨看过之后也觉得喜欢呢?”

    惠娘生气道:“不看不看,我这就把此事告诉你娘去。你这年岁,什么都好奇,居然写这般不堪入目的东西……”

    沈溪赶紧拦在惠娘面前,抱住她的腰,甚至把头埋进惠娘怀里。就好像撒娇的孩子:“姨,你可千万别对我娘说,你不是想看我以后被关起来读书,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吧?你先看看,如果实在不好,你再惩罚我,我绝不阻拦。”

    惠娘被沈溪抱着,居然有些慌神,她想把沈溪推开,但沈溪抱得很紧。而她又不觉得沈溪这是多么无礼的事情,最多是孩子做错事恳求她的原谅。

    “你……你……你松开手,有话好好说。”惠娘神色复杂。

    沈溪这才察觉到对惠娘的冒犯,连忙松开手,稍微一回味一下,软玉温香的感觉似乎不错啊他赶紧把脑海中的旖念抛空,一脸着急地扶着惠娘坐下来,把手上的书摊开来给她看:“姨,你应该仔细看,在不同人眼中。这本书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惠娘面带愠色:“你的意思,姨是那种……唉,你才多大,这些事又没经历过。怎写的出来?真是……”

    说着,惠娘只好耐着性子看了一段。

    这次沈溪给她看的可不是书中那些旖旎的情节,而是涉及到人情世故和景致描写,沈溪于原作的基础上,加上他的一些理解,写出的内容虽然算不得更好。但至少在语言方面,更贴合当下人的阅读习惯。

    惠娘看过之后,竟然自然而然地把页数翻到下一页,不过马上又看到一些不好的内容,赶紧把几页纸合了起来。她这次神色倒略显平静,问道:“小郎,这些你从何处知晓?”

    沈溪道:“很多内容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至于那些男男女女之事,我不太懂,是苏公子他们给了我一本册子,我脑子好背了下来,就灵活运用到这其中来。”

    “苏公子他们说,这种册子如果再配上一些图画就能赚钱,我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拿之前写《杨家将》的心思写上一些,权当拿它来调节考试前的心理。”

    这个时候,沈溪只能把责任往苏通和郑谦身上推,反正他们本来就是那种放荡不堪之人,而创作《金瓶梅》的灵感也是从他们身上得来的,倒没冤枉人。

    “那……那行吧。我不告诉你娘,但要写,也要等院试结束以后……稿子你留下来,让姨好好看看,如果能出书的话,印几本出来试试也好。”

    沈溪这才松了口气。

    生意人果然就是不一样,惠娘到底还是能嗅到其中蕴藏的巨大商机的。

    沈溪趁着吃晚饭的时候,回家把他写的三十回本的《金瓶梅》拿给惠娘,惠娘捧着回家去,因为沈溪这边还要准备第二天的考试,沈溪没法“陪读”,否则沈溪还真想看看惠娘阅读这种书的时候是何反应。

    第二天一大早,沈溪就又出发去考场,沈明钧夫妇送他到门口,与之前几次不一样的是,惠娘没有出来相送。

    周氏略带不解:“你姨平日最关心你,难道昨晚睡得不好,起不来?”

    正说话间,惠娘匆匆忙忙从院子里出来,见到沈溪还没走,这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赶不上了呢。”

    在昏黄的灯笼光亮映照下,此时惠娘身上带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风韵,眸子里似清澈,又似带着水雾迷茫,人走出来,连正面都不敢与沈溪对瞧,却把她之前准备好的吃食往沈溪考篮里塞。

    周氏发觉惠娘的异样,惊讶地问道:“妹妹,你这是病了?”

    “没……没什么。可能是太惦记小郎的考试,昨夜睡得不好吧。”惠娘有些手足无措。

    沈溪笑了笑,这《金瓶梅》的威力还真是大啊,已经被他浓缩成三十回,依然让惠娘这样因循守旧行为检点的女人看了吃不消。

    想到惠娘因为长期守寡,看到这种令她羞臊的文字,既想放下去,还忍不住拿起来看,看了还虚火上升面红耳赤,真就好像是对西门大官人欲拒还迎的李瓶儿。

    将走之时,沈溪趁机路过惠娘身边,低声道:“姨,你还是少看一点,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回头可以问我。”

    惠娘面色大窘,抬手在沈溪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嘴上嗔骂道:“坏胚子。”

    ps:第二更送上

    不知道怎么的,这次回来确实好嗜睡,刚又趴电脑前睡着了天子诚挚地求自动订阅刺激下疲惫的大脑

    谢谢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