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七章 罪不容赦(第四更)

    ,。

    沈溪一觉睡醒,惠娘还靠着他睡着,不知何时惠娘已将搭在身上的衣服披到了他身上,不管尽管如此,沈溪起来还是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穿着一身湿衣服睡觉,醒来后难免身体不适。

    把衣服重新披在惠娘身上,沈溪从船舱中出来,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但船还没有回到汀州府城。

    顺流容易逆流难,这年头没有轮机,只能靠风帆和人力划船,船只行进速度显得极为缓慢。

    “沈公子,昨夜睡得如何?”前面官船上,江栎唯正在甲板上看风景,见到沈溪不由笑着问道。

    “还好吧。”沈溪回道。

    江栎唯笑了笑,善意提醒:“看样子沈公子像是生病了,回去后需要好好调理一下。你不用为家里人担心,我已派人快马传报长汀县城……或者我们回去时,安汝升已伏法。”

    沈溪心说,真要有这么顺利就好了,困兽犹斗,更何况是安汝升这样一个类似于枭雄般的人物?要是被安汝升知道事情败露是因为他,能放过沈家上下?本来他全心惦记的都是惠娘的安危,现在他反倒担心起家人来。

    终于在太阳西斜的时候,船只停靠在汀州府外的卫所码头上,官兵先下船,有部分人马被调集进城,而沈溪和惠娘则在城外等候。在城中有确切消息传出来之前,沈溪和惠娘属于重点保护对象。

    此时城门那边显得波澜不惊,连城门都未关闭,百姓仍旧自由出入。

    江栎唯刚下船,就有一顶轿子停到了码头,江栎唯恭恭敬敬上前,从轿子里迎出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老者。

    那老者身上未着官服,但身边的随从却都是飞鱼服佩绣春刀的锦衣卫,而这老者看似老迈,行止之间却很轻捷,带着一股逼人的英气。

    江栎唯跟在老者身后。一直在说着什么,沈溪距离有些远听不清楚,但大致知道是在汇报昨夜的战况。

    “很好。若将贼人拿住,即刻送到此处来见我”老者说话声音浑厚。沈溪远远便能听得清清楚楚。

    江栎唯匆忙领兵而去,而老者则在锦衣卫的护送下进到岸边一栋小楼里。

    惠娘凑过来道:“小郎,那好像是个大官。”

    “嗯。”沈溪点头,“看他的随从都是锦衣卫,很可能是皇上派他来办差的吧。”

    惠娘暗自咋舌。虽然她不太清楚锦衣卫到底是怎样的官,但也知道那是惹不起的人物,估计比传说中的六扇门还要神秘。他们二人只能立在岸边等候,在城里没有确切的消息传来前,沈溪和惠娘不敢随便进城。

    江栎唯进城不到半个时辰,就带着一群士兵,押送五花大绑的安汝升,以及知府衙门内一些属官和衙役而来。

    因为押送的是知府衙门的人,跟随过来围观的百姓不少,但百姓不敢靠得太近。因为码头上弓弩手和执长矛刀剑的官兵不少。

    人到码头,江栎唯亲自进小楼通知。

    沈溪刚才见过的那名老者一身正气地从小楼里走了出来,安汝升连忙跪地求饶:“刘大人,您可不能诬陷好人。下官……下官是被冤枉的。”

    “看看这是什么?”老者从周围随从那里拿过来个包袱,丢在地上,里面有一些案牍,还有几件玉器,“食天子之俸禄,却不思安社稷,与贼佞勾结贪赃枉法。罪不容赦。将他押赴京城,待三司会审”

    锦衣卫将安汝升押送出去,而后老者往轿子那边走过去。

    江栎唯跟了过去,老者摆摆手。示意江栎唯不用跟随。

    江栎唯目送轿子离开,才折返回码头这边。

    “沈公子,陆夫人,城里的事已经顺利解决,在下会派人护送二位回府。这些天最好不要出门,会有人在贵府周围暗中相护。只怕安贼还有同伙,会对二位不利。”

    江栎唯考虑得还算周到,现在安汝升是被捉拿归案,可安汝升背后有不少江洋大盗,若这些人伺机报复,以商会的力量难以抵挡。

    沈溪行礼道:“多谢江左丞。”

    江栎唯点点头,亲自送二人出码头,半道他突然问道:“沈公子可知刚才那位老先生是何人?”

    沈溪对于弘治朝的大臣熟悉的并不是很多,但若说姓刘的,头一个应该要数“弘治三君子”之一的刘大夏,但沈溪也不敢确认此人是不是刘大夏,当即揣着明白装糊涂,摇头道:“不知。”

    “不知最好,不该说的不要说,待汀州府之事解决后,在下先行告辞,至于苏兄那边,劳请沈公子代为通传。”

    江栎唯显得很急,毕竟平定地方匪患,完成皇差,就算他只是个属官,功劳也不小。以他南京大理寺左丞这样一个不上不下的官职,原本想在朝中晋升很困难,但现在有了这功劳打底,前途一下子变得光明许多。

    沈溪和惠娘离开码头后,江栎唯便止步未再相送,但派了六名士兵沿途保护。

    到了城门口,围观的百姓不少,沈溪让商会的随从雇了轿子回来,扶惠娘进到轿子,而他则一路跟随,一起往城西陆氏药铺方向而去。

    ……

    ……

    回到药铺,却发觉药铺没开门营业,不但谢韵儿在,连平日里不常出入药铺的沈明钧也在,还包括已经怀孕的絮莲。昨日沈溪急忙出城没跟家里人通知,周氏以为沈溪出事,让人找了一宿。

    “你这个杀千刀的,死到哪儿去了?”周氏见到沈溪,终于忍不住,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过来拧沈溪的耳朵。

    惠娘刚进门来,见到沈明钧夫妇紧张的模样,心中不由一阵自责。谢韵儿道:“掌柜的,你不是去了潮州吗?怎跟小郎一道回来?”

    惠娘正想解释,沈溪抢白道:“我回来路上跟姨碰到的。”

    “当老娘好骗是吧?没什么事,这么巧在路上碰上?说,昨天去了哪里?不说清楚,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周氏觉得拧耳朵不解气,干脆去找笤帚过来准备揍沈溪,但沈溪却直接躲到谢韵儿身后。

    就在这时候。宋小城急匆匆跑进药铺:“掌柜的,我回来啦。”

    “六哥。”

    絮莲见到宋小城,也是担心不已,直接冲上去跟宋小城抱在了一起。

    周氏蹙眉道:“喂喂。注意下影响,这光天化日的,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啊?”

    絮莲这才从宋小城怀里出来,但还在抹泪。宋小城笑着安慰:“娘子。你放心,我没事,这不好端端回来了吗?不过帮里的弟兄就没那么幸运了,有的已经……唉掌柜的,是不是给他们安排安家费?”

    惠娘赶紧点头道:“要的,小城,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理……过世的弟兄,一人给二十两的安家费,受伤的,还有昨日里一起过去的弟兄。都给一份辛苦钱。一会儿你就跟我去账上支银子,给弟兄们送过去。”

    周氏一听糊涂了,见惠娘面色凄哀,而衣衫还有些皱皱巴巴,真不像是出去一趟平安回来,这下顾不得再去追打沈溪,走到惠娘身边问道:“妹妹,到底出了何事?”

    惠娘擦擦眼泪,道:“都怪我不好,前日里小郎就知会我。说是有人会劫我们的船,我没当回事执意随船出发,昨日里行船……险些回不来,还好小郎带着官兵及时赶到。”

    周氏大惊失色:“这……这是怎么说的?咋还有贼匪……官兵?昨天到底出啥事了?”

    沈溪见这状况。知道再也隐瞒不下去,只好坦诚相告:“娘,都是人面兽心的安知府派人做的,他先委托商会购买一批官盐运回来,再跟潮州府那边打招呼,把我们的盐船扣下。回过头让姨带着人去交涉,趁机想在路上找一群江洋大盗劫船。”

    “我知道消息后,就告诉了六哥,再找了江左丞,让他调兵去救姨,还好去得及时,那些贼人正在放火烧船,姨她险些葬身火海呢”

    “闭嘴就你能是吧?这种事也不回来跟我们商议,你就自己去了?”

    沈溪嚷嚷道:“跟你们商量有什么用,娘,你能拿着刀去跟贼人拼命吗?”

    周氏提起扫帚又要打,不过这次惠娘却主动拦在沈溪身前:“姐姐要打就打我好了,这一切不怪小郎,都是我的错。”

    周氏气道:“妹妹,你不过是被人骗了,都怪那杀千刀的安知府。哎呀不好,要是他一计不成,再派人来当如何?我们还是早些躲躲才是……”

    惠娘摇头道:“姐姐不用太过担心,朝廷来了一位大官,把安知府和知府衙门的一些人给捉拿了,这时候应该押送往京城问罪了。”

    “啧啧,这都行啊……那可是知府老爷啊,说给拿就给拿下了?那来的到底是多大的官呀?”

    周氏以前见到乡里的里长,都当神仙一样供着,而知府这样的官在她眼里,那是连仰望资格都没有的,但这种大人物,却给更大的人物一句话给办了,令她更觉得不可思议。

    惠娘摇摇头道:“不知道,那是朝廷的事。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能安分过日子都不易,别的事情我们也别理会。”

    惠娘风尘仆仆,形容憔悴,毕竟她跟沈溪一样昨天都跳进河里,身上衣服就算被闷干了,还是能瞧出端倪来。

    谢韵儿眼睛很尖,她早就发觉,但没说什么,周氏可没那么多心思,陪惠娘进去换了干净衣服,又帮惠娘整理好头发,这才出来。

    此时江栎唯又加派了几名官兵过来,周氏见到官兵就腿软:“几位官爷,可是我家里人犯事了?”

    “这位夫人不用担心,我等是奉江左丞的吩咐,过来保护你们一家。以后若无事,尽量不要出门,就算出门也一定要让我们的兄弟跟随,免得出什么事,你我都不好做”

    ps:第四更

    天子估计是心力交瘁外加疲劳,居然趴电脑前睡着了,醒来才发觉居然足足睡了一个多小时,赶紧继续码,现在才完成第四章,立马给大家发上

    今天的月票和打赏远比昨天少,大家一定要帮天子顶起啊拜托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