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〇二章 一点愚见

    ,。

    沈溪的道理很充分,我心里有一些浅薄的愚见,怕说出来让提学您不满,所以想先听听您的意思,这是我为了多跟您老学习。我这也是先跟您老打好预防针,告诉您我的意见都很平庸,免得您老太高估了我,对我的见地寄望太深而失望太大。

    胡为潘挑不出毛病来,他只能对苏葵行礼道:“苏提学,这后生太过无礼,您别理会就是。”

    苏葵摆摆手道:“此子所言甚为有理,格物因心而有不同,需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但今日乃是本官问尔等格物之理,无须将己见相告,你且将自身之所察相告,就算愚浅,本官也不会怪责。”

    在场的学子不由暗自生气:“这小子,大言不惭反诘提学大人,提学大人不但不见怪,好像还很欣赏这种求学精神,现在只是让随便说两句,这是多么好的机会,怎没摊到我身上来?”这时候他们浑然忘了刚才是谁一个个尽量回避,免得被苏葵指到自己头上。

    沈溪这才施礼道:“学生愚见,从方桌之上,格其理为‘平’。”

    苏葵打量方桌,微微点头道:“何为平?”

    “平,乃立足之稳;平者,其身正也。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为官者如此,为人师表者,致学者,同为此,其身不正,安以育人?”

    沈溪语速不快,但铿锵有力,好像每个字都是他所深思熟虑过的,而且他的中心思想是“身正令行”,这是《论语子路篇》的内容,我拿大圣贤的话作为论题的中心思想,同时说明这只是我的一些浅见,你可以说我议得不好,但不能说不对,因为质疑我就是质疑圣贤。

    苏葵听到之后。微微点头:“道理有之,但未免偏颇。很好。”

    虽然他批评沈溪的格物有一定“偏颇”,但最后也说了“很好”,这说明他对于沈溪的这番格物还是很欣赏的。

    在沈溪得到表扬坐下之后。旁边人都有些愤愤不平:“这他娘的说的是什么鬼道理,让你格桌子,你居然格出个‘平’,还身正令行,这些话让我说绝对能说一筐来”

    “还有谁格物其理?”

    苏葵脸色好转许多。环视在场诸人。

    有了沈溪这个良好的开端,等于是给众生员提供了榜样,现在只是让你“格物”,没让你一定要穷其至理所尽。

    如此一来,等于是把一个哲学题目,降到了科举考题的层次,只要围绕桌子这个中心随便议论两句就行,你沈溪可以,我们也同样行

    想得容易,但说起来做起来可就难了。沈溪最开始就已经奠定“平”和“立足之稳”的基调,你把这张桌子翻过来,也找不出更多的大道理,只能依样画葫芦,跟着沈溪的论调走,不过在阐述上稍微变化一下。

    几个人下来,苏葵便听明白了,这些人不过是拾人牙慧。

    前面都已经说了,你还说,一个个不思进取。居然拿同样的道理来敷衍,明显是没把我这个提学官放在眼里。

    接连听了六七个人,苏葵有些不耐烦了,摆摆手道:“格物之理。暂且到此。”

    那些个一直想争着说话但没机会发表见解的,此时心急如焚,尤其是刚才两个被点名没答上问题的,他们生怕挽不回形象,会影响接下来的岁考和乡试。但苏葵很固执,说不听就不听。我跟你们探讨格物,那是教你们道理,你们回答不出,回家仔细思索,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苏葵又说了些关于岁考之事,言罢时间不早了,便起身离开,众人起身行礼相送。

    苏葵没对沈溪有所表示,反倒是府儒学署教谕胡为潘临走时用愤懑的目光打量沈溪一眼,似乎沈溪已经上了他的黑名单。

    ……

    ……

    众生员刚才还是灰头土脸的模样,等从“明青书院”正堂中出来,马上被一群正在求学的学生围住,一个个脸上立时露出神采。

    在苏提学面前,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孙子”,而在这些没有功名的后辈学子面前,他们可是学业有成的前辈高人,有的还是各家学塾的先生,自诩才学卓著,舍我其谁?

    尤其是那些年岁小一些的学生,见到三十岁左右的先生都往上扑,连忙问出一些学习中不懂的知识,有的还特别为今日准备好问题,就像采访一样,先把心中疑问整理下来摘录于小抄上,一次问个够。

    而秀才中年轻的和年老的,则不怎么受欢迎。

    年轻的会显得不够老练,年老的则显得太过古板,所以沈溪这边很清静,没一个人跑来问他问题,倒是苏通身旁围了几个人想问上两句,但被他婉拒,因为他准备陪沈溪一道回去。

    “沈老弟,你可真有本事。你不知道刚才听你质询苏提学,为兄心里有多紧张,你这一言不慎,可能影响你日后进学啊。”苏通兀自有些后怕。

    沈溪笑了笑,道:“苏提学怎么也是翰林出身,不会与我这后生小子计较。”

    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就算苏葵对我印象不好又如何?

    一届福建提学不过三年,他这三年里,我一次岁考一次科试,难道死活不让我拿县学的前三等去考乡试?只要我乡试侥幸过关,阅卷内帘官又不是你苏葵一个人,难道我被录取了,你还要硬生生把我刷下来不成?

    一省提学,对于童生来说关系重大,因为提学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童生是否中秀才,但对秀才来说,提学的意义主要在于考核,沈溪现在又不需要廪膳生员那点儿俸禄来养家,他对于廪生和增生的名头也不在乎,现在他只需要在岁考中名列前三等,获得乡试的资格,所以并未太去顾念苏葵会拿他怎么样。

    出了“明青书院”大门,没走出多远,不断有人过来跟苏通和沈溪打招呼。

    之前所有人都对沈溪敬而远之,一来是因为嫉妒沈溪年少得功名。更主要则是沈溪在院试中做了一篇惊世骇俗的文章,被人认为前途黯淡。

    本来大多数人均以为沈溪就算中秀才也止步于此,但现在他在一番格物之言居然得到新任提学的赏识,沈溪再次成为学生中的焦点人物。一些本身就市侩之人,开始借机与沈溪表示亲近。

    “沈公子格物学得不错。”

    等到了茶楼,十几个同行的生员包了三张桌子坐下,其中一名姓栾的考生不紧不慢地说道。

    沈溪知道这话不是恭维和羡慕,而带着几分嘲讽。你不是崇尚心学。对理学的格物之法不屑一顾吗?怎么今天为了迎合提学大人,反倒对格物之道精通如斯了?

    沈溪道:“在下于格物之学并不专擅,只是略表浅见而已。”

    无耻啊……

    在苏提学面前出了风头,现在又说不专擅,你这是多么不要脸?你要真不擅长,就应该跟别人一样说格不出来就行了,说那些空泛的大道理作何?

    但毕竟表面上需要维持一团和气,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出言指责,毕竟这会显得他们小肚鸡肠。

    苏通有意调节气氛,笑着问道:“今年岁考即将到来。诸位有许多都是廪生、增生,却不知这岁考有何诀窍?”

    苏通的不耻下问,让一些人颇为自豪。

    其实很多人就算年岁比苏通长一些,但学问却是没法跟苏通相提并论的。以苏通院试生员第五名的身份,想在岁考考个一等不是很难,直接增补廪生或者不太可能,但增补增生却是手到擒来。

    也有人道:“苏公子还需跟我们问经验?这岁试考的内容,与院试有何不同?”

    苏通笑着点头:“说的也是,不过设题人和阅卷人有所变化,相信题目和评判朴准也会不同。”

    众人言笑之间。都刻意不再去谈做学问的事。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避免尴尬,刚才在新任提学面前,大多数人都表现得很差劲。要说有收获的唯有沈溪一人,他们心中愤然,嘴上恭维沈溪两句攀个亲近,心里却暗暗咒骂沈溪走了运。

    大部分生员,通常都以教书养家,拜见完福建提学苏葵。又坐下来吃茶聊天,等休息够了便准备回家,继续过日子。

    众人相继告辞,至于茶水钱,自然落到苏通头上。苏通也不在乎这点儿小钱,以他的想法,只要能广交好友,这小小的花费根本就不值一提。

    沈溪本要自己回药铺,苏通却坚持相送,其实他是有事当着众人面不好说。

    “沈老弟,那《金瓶梅》我已经看过几遍,实在是……觉得不过瘾,算算时间,你这第二版应该已经写好了,不知何时拿来给为兄看看?”苏通搓着手,一副猴急的模样。

    沈溪道:“我看苏公子想看的不是书,而是……画吧?”

    “还是沈老弟你心思透亮,实不相瞒,自从看了书里的插画,顿时觉得自己的妻妾不具颜色,心中挂念的都是画中的女子……照理说,你能画出这么美的佳人,必定有真人在,这些个美人,可是我们汀州府人氏?”

    沈溪心说,你想找这些个美人那可就难了,但你要是多费些心思的话,或者能把她们隔着几十辈的祖奶奶找到,就不知道模样是不是相仿。

    沈溪摇摇头:“没有,凭空想象而已。”

    苏通显得非常遗憾,这种巨大的失落感跟当年叶名溯见到画中美人而不得的痛苦心情相若。

    苏通沉默了好一会儿,又从怀里拿出几分请帖,道:“沈老弟,自从去年安知府那事情后,玉娘多番让人送请柬给我,说是让我带你再去官所饮酒,可你总不给机会,现在这请柬积压了不少,你看看是否有时间与我同去?”

    沈溪道:“还是等你我桂榜题名,鹿鸣宴后。”

    ps:第二更送上

    恭喜起点pl5339、llhz大大和创世空心的蜗牛大大以及来自书城的书友1647355245、书友1969232201和尾号为18的书友大大,顺利晋级本书舵主

    感谢每一位订阅、打赏、投月票和推荐票的书友,没有你们的全力支持,天子不可能这么疯狂向你们鞠躬致礼

    本月还剩最后十四个小时,天子请大家不离不弃,把您最关键的月票留给《寒门状元》,天子也会用最有质量的更新来回馈大家

    跪求月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