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〇章 谢小姐,沈夫人(第三更)

    ,。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沈明钧的梦中情人是谢韵儿,而谢韵儿心中也有梦中情人,这就是虚无缥缈的“兰陵笑笑生”。

    就算这个时候沈溪指着自己说这个人就是自己,谢韵儿也不会相信,好在沈溪也没打算这么做,因为这会让谢韵儿心中美好的幻想变成泡影。

    “这位兰陵笑笑生呢,其实是一位英俊不凡的公子哥,风流倜傥,却是江南的一位大才子。”

    沈溪说罢琢磨了一下,这应该是拿唐伯虎来作为原型了吧。

    谢韵儿抿嘴一笑:“就会骗人,才子会写《金瓶梅》?”

    沈溪不服气道:“写《金瓶梅》怎么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果对于男女之事都藏着掖着,那社会怎么发展,你我又是怎么来的?”

    一句话倒把谢韵儿给问懵了,自宋元以来,闺房之事一直为社会主流舆论所压制,使得人们谈性色变。但若论人的“本善”,反倒没什么比性更为纯真,因为这是涉及到人类繁衍之大事。

    人要灭欲,那才真的是违背自然法则。除了那些自诩要成佛当神仙的人,应该没人会这么做。

    谢韵儿不想跟沈溪探讨这么深奥的人伦哲学问题,没好气地道:“就算你说的对吧,你能为我引介这人,让我见见他吗?”

    沈溪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谢韵儿追问道:“为何?”

    沈溪道:“这个人呢,风流放荡不羁,属于无根浮萍,他行走天下,将所见所闻著书立作,为的是将文化传承于后人。谢姐姐并非没机会见到他,因为他将来还会游历到汀州府,到时候你们相见。那应该是才子佳人引为佳话吧。”

    听起来很唯美,但谢韵儿眉头立时蹙了起来,她已经听出沈溪是在瞎编乱造糊弄她。谢韵儿骂道:“臭小子,年岁不大口风倒是挺紧。以后再病了。休想我给你诊脉……以后也别想让我给你买零嘴吃。”

    她本想威胁沈溪两句,但说出口,却发觉好像确实没什么能威胁到沈溪的,沈溪的医术虽然未必及她,但她也见识了沈溪针灸和开药方的本事。小病小灾根本就用不上她,至于买零嘴,这种话只能威胁一下她不听话的弟弟妹妹,沈溪不是贪吃鬼。再者,以沈溪如今之家境,根本不缺她那点儿零嘴。

    等谢韵儿收拾好东西,去后院帮周氏忙整理库房时,沈溪才幽幽叹道:“难道我告诉你那个人就是我,你会因此而嫁我吗?”

    ……

    ……

    转眼到了四月中旬,谢韵儿的婚事还是没有着落。

    其实这事儿也主要是周氏和惠娘在忙活。谢韵儿反倒对自己的婚事不太上心,因为在大明许多地方,这条法令名存实废,官府不见得就会记起自己。在姻缘这件事上,谢韵儿并不打算强求,能找到心仪合适的固然好,找不到也就那样,现在还需要她出来养着谢家一大家子呢。

    但很快,长汀县衙便有书吏带着衙差上门,除了收缴谢韵儿因为岁数大还没有出嫁的五百文罚款。还给了她最后出嫁的限期……若是不能在两个月内嫁出去,那官府的冰人就要强行给谢韵儿指婚,到时候许配给谁就不一定了。

    谢韵儿心急如焚,本来她没有出嫁的意思。现在却要在两个月之内选好对象,时间仓促不说,她一旦嫁出去,谢家上下靠谁来养活?

    谢韵儿没辙,只能跟惠娘和周氏商议,可这年头就是如此。官府不较真怎么都好说,但衙门一旦动真格的,不是说你想当老姑婆就能当老姑婆,只有两种可能平民家的女子才能逃避嫁人,要么出家为尼,要么家有丧事。

    可谢韵儿自认没有看破红尘,如今父母又都好端端的,她祖父身体差但也没大病大灾,怎么看都躲不过去。

    姐妹三人商量了几天,都没有办法,周氏突然叹道:“这么说来,还不如当初姓洪的死了,让谢家妹妹守寡,这样就没人逼着她嫁了。”

    一句话,让谢韵儿和惠娘沉默不言。

    比起岁数,惠娘更年长,但却没人逼着她嫁,这是因为她是寡妇,官府的法令只对没出阁的黄花闺女有效,至于嫁人后被休了,被迫回到娘家,又或者是丈夫死了守节,就算官府要为她们再行婚配,也要考虑有没有人要的问题。

    周氏发觉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赶紧岔开话题:“看来还是要多找一些人,为韵儿妹妹张罗对象,看看有没有能接受她出来坐诊,还能养活谢家一大家子的。”

    谢韵儿自己都摇头苦笑:“这世上哪儿有这等男人?当每个人都跟姐夫一样?”

    说到沈明钧,周氏脸上自然升起几分幸福的笑容,她之前已经跟沈明钧商量好了,沈溪要去省城参加乡试,她跟沈明钧一道去,除了陪儿子之外,顺便见识一下外面的花花世面,同时帮惠娘打理一下商会的生意,一举多得。

    这样的好男人,你们跟我比?

    惠娘笑道:“姐夫这样的好男人,确实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周氏笑完之后,就不敢再多说了,因为姐妹三人中就她自己有丈夫,另两个还独身呢,说多了只会伤害姐妹感情。

    惠娘似有所思:“平日里小郎主意最多,要不问问他的意见?”

    周氏啐道:“那小子成天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在这几天安分,正在楼上读书。这种事他又不懂,问他有什么用?”

    沈溪正好打着哈欠下楼,听到老娘对他的非议,不由叹息道:“娘怎么老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孩子?好歹我现在是秀才了好不好?照我看,让谢家姐姐随便找个人嫁了,再让那人把她休了,事情不就成了吗?”

    惠娘和周氏听到这话,先是一喜,但随即都打量谢韵儿。

    沈溪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女人只要嫁过人。就算第二天被休也算数。

    至于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官府不会追究,毕竟县衙的人不会闲着没事成天过问一个女子的婚姻,许多时候只要糊弄过去就得了。这也算是合理利用律法的漏洞。

    但问题是,嫁过人的女人跟没嫁过的,名声大不一样,谢韵儿以后再想嫁人,就不那么容易了。

    惠娘迟疑半晌。摇头道:“小郎主意好是好,可如此一来,韵儿妹妹一辈子的幸福都没了,以后还如何嫁人?”

    谢韵儿苦笑道:“姐姐过虑了,以我如今年岁,难道真的能找到合适的婚嫁对象吗?看看近来上门求亲的,不是续弦,就是人品有问题,要么就是身体有缺陷。以我这年岁,并非青春少艾。我已经认命了……能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就算终身不嫁,又有何妨?”

    周氏叹道:“妹妹这是何苦呢?”

    谢韵儿情绪低落,最后啜泣起来,周氏和惠娘好一阵劝慰,最后周氏瞪着沈溪道:“都是你,不然你谢姨也不会伤心难过。”

    好心当成驴肝肺我给你们出主意,你们可以选择不接受,现在接受了居然怪我?沈溪委屈地低下了头。

    惠娘将谢韵儿揽在怀中,道:“现在要找个人装样子成婚。事情有些麻烦。毕竟要到官府入籍,若是不可信之人,让谢家妹妹嫁过去,那边不肯罢休。死赖着我咱,那该怎么半?”

    谢韵儿摇摇头,根本就没什么好主意。

    惠娘想了想,突然看着沈溪,眼睛一亮:“我看,小郎就不错。”

    “啊?”

    谢韵儿和周氏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惠娘笑道:“小郎今年已经十二岁了。还有功名,韵儿妹妹嫁给他也算门当户对不是?再者说了,回头小郎把韵儿妹妹……休了,他年岁小,于韵儿妹妹声名无损,韵儿妹妹照样能嫁个好人家”

    谢韵儿细细思索,果然是这么回事,嫁给别人,一来是不放心,二来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娶进门,说晚上洞房花烛什么事都没做,谁信?

    沈溪就不一样了,他才十二岁,就算娶进门什么也做不了。

    沈溪狠狠地瞪了惠娘一眼,这主意出得有多损?不但让他看了不能吃,还要他背个休妻的罪名?

    惠娘补充道:“就怕姐姐不乐意。”

    周氏脸上满是迟疑。在她想法中,就算跟谢韵儿关系再好,也不能接受让谢韵儿当自己儿媳妇,首先岁数差距就摆在那儿,谢韵儿比沈溪大了八岁,虽说女大三抱金砖,可金砖抱得多容易把儿子压死。

    但这次只是一次假结婚,若她不接受,可能会害谢韵儿一辈子,她于心不忍。

    “行啊。让憨娃儿娶就娶吧,不过我先说好啊,这亲事可不能太长,等蒙混过关立马让混小子写休书。”

    “姐姐同意了?那真好,韵儿妹妹你自己的意思呢?”

    谢韵儿神色凄迷地望了沈溪一眼,眼下她是别无选择,要么赶紧找个人嫁了,要么等着官府给她强行婚配,能找个不影响她日后声名的人成婚,回头还能照顾家人,对她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嗯。”谢韵儿最后点头同意。

    惠娘起身道:“那我这就去操办,小郎要备考乡试,这边又要请媒人回来纳采,事情可要着紧。”

    周氏脸上有些疑惑:“谢家妹妹不用回去跟父母商议过?”

    谢韵儿摇头:“父母有言,婚事之事,一切可由我自己做主。”

    看谢韵儿神色,她不是不想听从父母安排,根本是想瞒着家里人,她不想让家人觉得亏欠她什么。

    惠娘道:“礼数不可违,今天我还是跟妹妹到府上一趟,把事情言明,否则妹妹嫁也嫁的不安心。”

    谢韵儿见惠娘和周氏都这般关心自己,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不过当她看到沈溪时,笑容自然淡了下去。

    这场婚事只是个仪式,可怎么说,对于女儿家而言那也是正式婚姻,连她的户籍也会暂时转到沈家名下,别人以后也不会再称呼她“谢小姐”,而是“沈夫人”。

    ps:第三章送上

    谢谢大家的支持,好感动哦,现在已经有600张月票,38人打赏了不过我们现在在月票榜上依然只名列第45位,远远落后于上个月的成绩

    天子现在只想问一句:大家有没有信心陪伴天子一战?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