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洞房总有听墙角的(第三更)

关灯
护眼
    ,。

    沈溪所知道的关于夫妻之事,显然大大超出了周氏的想象,可惠娘并没有感到太过惊讶,反而面颊有些发烫,她见识过沈溪创作的那些《金瓶梅》插图,知道沈溪不是在元阳初现之后才明事的,懂这些应该更早。

    周氏的情绪稍微好转,道:“这主意挺好啊,就怕谢家妹妹一个姑娘家想不通,不愿意接受。”

    惠娘道:“她都有委身给小郎的打算了,岂会多想?”

    谢韵儿嫁进沈家门,却得不到老太太李氏的承认,家回不去,沈家门一时也进不了,她已经准备在药铺二楼暂时安个小窝,作为栖息之所。

    等惠娘和周氏把详情跟谢韵儿一说,谢韵儿脸红得厉害:“这么做,会不会被老夫人发觉?”

    周氏道:“不然如何?你还真打算把落红给那混小子啊,你也不想想他今年才多大?”

    惠娘怕周氏说出一些不合适的话,赶紧拉了拉周氏的袖子,提醒道:“姐姐,小郎怎么说都是你儿子,别总在旁人面前奚落他……他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也要自己脸面的。”

    说着,惠娘侧头看向谢韵儿,道:“韵儿妹妹若同意,那咱就开始着手准备,只要过了老夫人这一关,事情就当过去了。只是……此事,用不用跟令尊、令堂商议?”

    谢韵儿神色略显尴尬,回门时母亲对她说的那些话,说明谢家人非常支持她嫁给沈溪,甚至让她找机会与沈溪真的合卺来个弄假成真。谢韵儿摇摇头道:“不用。”

    姐妹三人商量妥当,剩下的就是如何瞒过老太太。

    ……

    ……

    当天下午,周氏和惠娘带着谢韵儿、沈溪回到沈家院子,到老太太面前敬茶认错。李氏坐在正堂,怎么都不肯喝下谢韵儿所敬的孙媳妇茶。

    沈明文兜着手站在旁边,目不转睛看了谢韵儿好一会儿,这才咽了口口水,向李氏道:“娘。孩儿看这妮子模样长得俊俏,出身也挺好,入咱门来,也算没辱没咱门楣。您老就喝了这杯茶吧。”

    李氏心里气还是不打一处来。

    如果是小门小户人家的女人嫁进门来,那还好说,直接让她做个妾,以后当牛做马使唤,就没这么多事了。

    偏偏谢韵儿是大家闺秀。还是远近闻名的女神医,老太太看了其实也挺喜欢,但人家是为了当沈家孙媳妇进门的吗?不过是想把沈家当幌子,不至于被官府强行婚配,这才是让她深恶痛疾的地方。

    “我不会喝的,要喝,也得等七郎和她圆过房再说”李氏态度相当强硬。

    沈溪跟谢韵儿已经有过一次洞房的经历,现在马上又要准备第二次。相对来说,这次就要正规多了,而且目的更为明确。无论如何要瞒过老太太。

    谢韵儿在其中是最尴尬的,可眼下她已经入了沈家门,在沈溪休她之前只能逆来顺受。

    好在除了李氏之外,所有人都在帮她,令她心里略微好受了一点儿。

    当天,李氏就做主收拾好沈溪的睡房,张红挂绿一番,大红蜡烛准备好,莲子、红枣那些也重新置办一份,李氏指挥几个丫鬟忙里忙外。总算是弄规整了。

    周氏则躲在房间里为沈明钧背部和屁股上的伤口敷药,一整天都没露面。

    沈溪隐约从昨日周氏跟惠娘的对话中得知,周氏已动了分家的心思,但她一介妇人是做不了主的。她得跟沈明钧好好商议一番,由沈明钧提出来。但沈溪料想以便宜老爹的愚孝,肯定不敢跟李氏摊牌,这件事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地上也扫干净,把毯子铺上,再把陪嫁的春凳抬过来。我们沈家只有身子清白的媳妇才能上榻……”

    李氏给自己五个儿子娶媳妇,连沈永卓这个大孙子的媳妇也是她帮忙张罗的,在这方面已是驾轻就熟,她此时对谢韵儿的要求,也跟对正式的孙媳妇一样。

    谢韵儿重新换上真红对襟大袖衫,头顶凤冠霞帔,在隔壁房间重新梳妆打扮过。

    等李氏安排得差不多了,转头看向正四处打量的沈溪:“七郎,你知道娶媳妇是怎么回事吗?”

    沈溪心想,这应该是对他进行婚前教育,若说不知,老太太晚上可能就要临场“监督”了,当即点头:“我娘说过。”

    李氏脸上现出几道横皱:“教的不少嘛,不过你年岁还小,有些事可能做得不好。明堂……”

    “哎,娘,您有事?”

    老三沈明堂从中院快步而出,沈溪转头望去,隐约可见院子里有丫鬟还在忙碌。沈明堂脸上有一抹潮红,他一向老实巴交惯了,除了自家娘子外很少跟别的女人凑一块儿干活,而且得不时搭话,不免有些尴尬。

    李氏道:“今晚你侄儿圆房,你跟他说说,这圆房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好惠娘让秀儿从自家把当日沈溪洞房的大红被褥搬过来,闻言道:“老夫人不用担心,这些事情,小郎都知道。”

    李氏用诧异的目光瞅了惠娘一眼,心想:“我孙儿懂不懂这些事,你是从何知晓的?”

    在沈家,老太太的命令就是金科玉律,沈明堂不敢违背,他带着沈溪到了前院正堂,却不知该如何说及。

    在这个谈性色变的时代,这种事还真只能藏着掖着,没有人会摆开来谈。最后李氏实在看不下去了,几乎是带着喝骂的口吻道:“真没用,出去找地方买本春宫册子回来,让七郎自己学。”

    沈明堂如蒙大敕,赶紧离开。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沈明堂终于买回一本春宫册子,居然是盗版的《金瓶梅》,印刷质量非常差,插图纯属粗制滥造,只有线条而无色彩,跟作坊印出来的原版差距不小。

    李氏道:“七郎啊,你自己看,若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祖母。知道吗?”

    沈溪点点头,抱着《金瓶梅》到书房“研究”去了。到下午时,惠娘亲自过来给沈溪送饭,见沈溪把《金瓶梅》丢在一边。正在用功读书,心里为沈溪的自觉暗自欣喜,招呼道:“小郎,别忙着读书。吃过饭,晚上还要你配合演出戏呢。有些事……你真的明白?”

    沈溪放下笔,笑道:“连姨你也不信我?”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你这小子,人小鬼大,如果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个生来知之的小神仙,明明都没人教你这些……不过今晚并不容易糊弄过去,你祖母就算不守在屋里,也会在房外偷听,你可别以为老人家都那么好糊弄。”

    人越老越精明,沈溪能想到的,李氏那边肯定也能想到。若被李氏察觉今天的圆房是一出来特意演出来骗她的戏码,不但老爹又要挨打,可能老娘也要遭殃。今天这出戏,必须要慎重对待。

    就在惠娘跟沈溪说话时,李氏提着个茶壶进来,她先瞥了惠娘一眼,这才走到桌前,把茶壶放下,将里面好似茶水一般的液体倒了出来:“七郎,喝了这碗强身健骨茶。晚上更有精神。”

    沈溪拿起茶杯,只是抿了一小口,就察觉这根本就不是茶,而是酒。且是泡过某种药材的白酒。

    沈溪苦着脸道:“祖母,这茶水味道好呛人。”

    “觉得呛那就捏着鼻子喝,里面有鹿茸和虎……嗯嗯,是补酒,对你身子有好处。”李氏道。

    惠娘赶紧道:“老夫人,小郎正是长身子的时候。让他喝这些是否合适?”

    李氏不耐烦道:“这又不是毒酒,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快喝,也不用多喝,两杯就好,若是醉了反倒不好办。”

    ……

    ……

    终于到了晚上,等沈溪穿戴整齐到了自己卧房门口,他感觉身体里有一股火焰在躁动,浑身炽热,想一把将衣服扯开。

    就在沈溪心猿意马之时,只见谢韵儿在小玉搀扶下出来,虽然谢韵儿穿的是成婚当日同一身婚服,但沈溪看见她,不知为何感觉就是那么地美,美中带着一股朦胧,让他忍不住想冲过去把谢韵儿抱在怀里,恣意怜爱疼惜。

    沈溪赶紧深呼吸了两口气,心知肚明应该是补酒起作用了,老太太不惜血本去买来鹿茸和虎鞭泡的大补酒,就是怕他圆房之时身体不济,算是另一种揠苗助长。

    “七郎,过来扶你婆姨进房。”李氏冷声道。

    听到李氏用“婆姨”称呼谢韵儿,伺立一旁的宁儿“噗哧”一声笑出声来,但她赶紧收敛,老太太气呼呼地扫了她一眼……毕竟是陆家的丫鬟,她斥责不得。李氏不再理会,陪沈溪和谢韵儿一起进到房里。

    沈溪扶谢韵儿到了春凳前,李氏将一块白帕交给小玉,让小玉把白帕在春凳上铺好。谢韵儿见状微微颔首,显得很是羞赧。

    见沈溪扶谢韵儿在春凳上坐下,李氏摆摆手道:“没事的现在可以出去了。”她自己则丝毫也没有出门的意思。

    丫鬟们不敢有异议,相继出了门。惠娘心知老太太在场只会坏事,赶紧道:“老夫人,今日是令孙与孙媳妇圆房合卺之日,不如把这里留给他们?”

    李氏皱眉,看了看沈溪,问道:“七郎,你真不用祖母在旁督促?”

    沈溪心想,我跟我夫人合卺,您老在旁看着算几个意思,你不害羞,我和谢韵儿还害臊呢。沈溪道:“祖母放心,我可以的。”

    李氏满意点头:“七郎真的长大了……那祖母就守在门口,有事喊一声。”

    等李氏和惠娘出门,沈溪才算松了口气,惠娘临关门时还不忘对沈溪使了个眼色,好像担心一会儿出意外露馅。

    门关好,但人影就在房间门口,不但李氏没走,惠娘和几个丫鬟也都守在院子里。

    沈溪看着谢韵儿,道:“娘子,我们是否该宽衣了?”

    “你……”

    谢韵儿错愕地打量着沈溪。

    不是演戏吗,怎么还要宽衣?

    沈溪低声道:“没办法,什么都要装得像一些,我祖母可精明着呢。”

    谢韵儿往窗口那边瞟了一眼,果然看见有个模糊的影子靠在窗口,很可能老太太正在捅窗户纸往里面瞧。老太太虽说不在房间里盯着,可还是换个方式来监督这次圆房合卺之礼。

    ps:第三更送上

    谢谢楚月婵和书友160501202023157大大慷慨打赏1万起点币,顺利晋级本书舵主楚舵主可是起点历史军事类小说最著名的书友之一,在此天子衷心表示欢迎

    天子的爆发一直在继续,兄弟姐妹们的订阅和月票何在?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免费的推荐票加油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