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七章 我是男人我来(第四更)

    ,。

    事到临头,谢韵儿心情异常紧张,将凤冠霞帔和大红的婚服解下,只是里面没有再穿旧衣,而是白色的单衣,沈溪也在旁边解下厚重的新郎官礼服。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李氏察觉有些不妥,也只能想象为沈溪没什么经验。

    沈溪见谢韵儿着单衣就不再继续下一步,连忙走上前,正好错位挡住李氏从窗口看进来的方向。

    沈溪道:“谢姐姐先躺下去?”

    谢韵儿脸上已是一片滚烫,想出言拒绝,但也知道眼下李氏正在外面盯着,微微颔首之后,缓缓平躺在春凳上。

    谢韵儿就算穿着单衣,可单衣毕竟很薄,能清晰见到里面的亵衣、亵裤,沈溪浑身感觉一股燥热,似乎连血液都都燃烧起来,双眼满是血丝。

    谢韵儿打量沈溪,问道:“怎么了?”

    沈溪苦笑道:“喝了点儿补酒,可能是虚不受补。”

    谢韵儿作为大夫,马上就想起身给沈溪诊脉,但沈溪却踏前一步,抢先伸手去解谢韵儿中单的带子,谢韵儿一把拿住沈溪的手:“干什么?”

    沈溪使个眼色,谢韵儿这才松手,沈溪解开单衣往两边一撩,里面白色的绸绣亵衣便呈现在面前,沈溪望着那亵衣遮不住的曼妙身材,还有那凹凸有致……这旖旎的场面,只能赶紧闭上眼。

    外面传来李氏的声音:“七郎,怎么还没开始?”

    沈溪道:“祖母,这就快了。”

    李氏不但在外面偷看,竟然还出言催促

    沈溪背对窗口,突然低下头作势解衣服,但其实是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

    沈溪把袖子稍微往上撸,他取血的部位不能在手掌以及腕部周围,这样容易被李氏察觉端倪。若是在手臂上,有衣服挡着便不会暴露秘密。

    “我来吧。”

    谢韵儿见到沈溪的动作,低声道。

    沈溪摇了摇头:“谢姐姐。你别动,被我祖母发觉就不好了……我是男人,我来。”

    沈溪把小刀在手肘的部位切了个口子,登时有鲜血流出来。谢韵儿贝齿咬着下唇,心里带着自责和疼惜,但却无法起身帮沈溪包扎止血。

    沈溪把身子压低,像是在解谢韵儿的亵裤,但其实是把血滴在白帕上。谢韵儿非常好奇,为何沈溪不是拿白帕子擦血,而要把血滴下去染成片。

    待血滴成片片梅花状,沈溪又小心翼翼掏出根银针来,在肘部周边扎了几个穴位,待血止住后,这才出言提醒:“谢姐姐先解开下裳,不然我祖母不会相信。放心吧,我闭着眼不偷看。”

    谢韵儿此时别提有多尴尬了,女儿家当着男子的面露出亵衣、亵裤已经是羞涩至极。若还要令亵裤离身,她更觉无地自容。

    但谢韵儿也知道,若连亵裤都没离身,要让李氏相信合卺已发生那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沈溪此时闭上眼睛,谢韵儿只好将亵裤解开。这年头没有裤链和松紧带,裤腰都很宽泛,这么设计也是方便女子平日出恭,好在平日女子长裙拖曳,倒也看不出端倪。

    本来女子也可以穿无裆的裈子,但谢韵儿生性拘谨。再加上人在沈家,平日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一直穿的正规的亵裤。

    “你……你别睁眼……好……好了……”半晌之后,谢韵儿终于出声招呼。

    沈溪闭着眼。却准确把手拿住谢韵儿的足踝,虽然她是天足,但脚却不是很大,谢韵儿连玉足都被人拿住,羞得赶忙把眼睛闭上。但不多久之后,沈溪道:“演了这么久。应该可以了,我们上榻吧。”

    谢韵儿忽然意识到可能被沈溪看到了什么,但等她睁开眼时,却见沈溪仍旧把眼睛闭得紧紧的,这才松了口气,但她心里却在想:“我怎能在此关键时刻忽视乱想?真是羞死个人……”

    从春凳起来上榻,谢韵儿直接钻进被窝,然后道:“睁眼吧。”

    沈溪闻言把眼睛睁开,首先看到的是春凳上染了他血迹的那块颜色鲜红的白帕子,小心回头看了窗口一眼,李氏似乎已没没有在那儿了,不过应该还在院子里没走。

    沈溪走过去吹灭蜡烛,然后回到床榻边,轻声问道:“要不要把下裳穿好?”

    “不……不用了。”

    谢韵儿此时脸滚烫得厉害,但幸好蜡烛已经吹灭,没有让沈溪见到她羞红的俏脸,“若老夫人再进来,有所察觉,不妥……”

    虽然谢韵儿怕被李氏发觉这不过是一场戏,但毕竟要跟沈溪在同一个被窝里睡,若晚上沈溪动一动手脚,就可能碰着她身子,这样可就不好了。她把长身的白色单衣合拢,衣带系紧,如此一来身上裹着亵衣和单衣,沈溪便不会直接触碰她的肌肤。

    沈溪上了床榻,本想让谢韵儿睡在里面,他睡外面,但谢韵儿道:“相公应该睡里面。”

    沈溪这才想到,在这个时代的确有这样的规矩,因为女人作为男人从属的身份,不能跨过男人的身体,而女子晚上难免要出恭,若男子睡在外面则会有所“冒犯”。

    沈溪依言睡在床榻里边,这回不但跟谢韵儿同床共枕,且睡在同一个被窝里。

    漫漫长夜,沈溪和谢韵儿都睡不着,二人没有刻意背过身背对对方,只是平躺着,沈溪偶尔侧过头去,却见谢韵儿神色茫然,好像在想事情。

    在这件事上,谢韵儿反倒更冷静一些,而沈溪此时则有些难以压抑心头那股莫名的躁动。

    “补酒的劲儿还没过去?”

    谢韵儿发觉沈溪呼吸急促,轻声问道。

    沈溪“嗯”了一声,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这股气息实在是太过强烈,本来他可以用别的方法解决,可美人与他同榻,他总不能做唐突佳人之事,只能咬牙忍受。

    谢韵儿突然问道:“要帮忙吗?”

    “啊?”

    沈溪不由惊讶地看向谢韵儿。

    谢韵儿却轻轻一笑,显得几分俏皮:“跟你开玩笑的……别胡思乱想了,早点儿安睡就没那么难受了。”

    沈溪心说这位大小姐可真是不懂得体谅人,明知道我心里憋得难受。还拿话来刺激我。他如今是跟一个对他卸下所有防备的女人同床共枕,若是以前还好,可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发生蜕变,若是没有**的话。绝对不是圣人,而是身体有毛病。

    沈溪实在没办法,只能起身下床,喝了几口凉茶压压心火,同时溜到窗口去看看李氏是否还在外面盯梢。等发觉院子里空空如也时,他这才放下心来,回来躺下后道:“祖母已经走了。”

    “嗯。”谢韵儿应了一声,仍旧躺在那儿,眼睛闭得紧紧地像是要入睡,但没过多久却睁开眼。

    相顾无言,二人就这么静默到后半夜,谢韵儿才睡了过去,她呼吸平顺,带着一股香甜的芬芳气息。

    沈溪看着谢韵儿那完美无瑕的容颜。丝毫没有睡意。

    本来谢韵儿可以成为他的第一个女人,但沈溪两世加起来都没有应付女人的经验,只得白白把机会错过了。

    ……

    ……

    第二天早晨,沈溪尚处于朦胧状态,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沈溪和谢韵儿同时醒了过来,还没等他们坐起身,李氏已经迈着小脚,一路小跑来到床榻前。

    李氏先把春凳上的白帕子拿起来一看,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然后突然走到床榻前,一把将被子撩开,见谢韵儿连下裳都没穿,她这才确信谢韵儿的确是做了她的孙媳妇。李氏语气不善:“快起来。梳洗打扮好,等着吃你们的敬茶。”

    说完李氏拿着白帕子转身出去,等她走出门口,周氏和惠娘才进来,她们急切地想知道昨晚的具体情况。

    在谢韵儿点头表示已经通过考验时,周氏和惠娘松了口气。

    惠娘道:“昨日老夫人凑在窗前不时向里面偷看。我别提有多紧张了……就怕小郎做事疏忽,事情败露可就不好了。”

    谢韵儿看了沈溪一眼,带着些许感激之色:“小郎做得很好,反倒是我自己没经验……险些穿帮。”

    “啊?”

    周氏脸上带着不解,“这小子哪儿学来的,莫非是他跟黛儿……不行不行,我要回去好好问问黛儿。”

    沈溪不由摇头苦笑:“娘,你就不能把我往好处想?我只不过是读书多,知道的事情多一些,才能应付过关,跟黛儿有什么关系?”

    周氏骂道:“别以为老娘不知道黛儿那死丫头总喜欢往你房里跑,如果你们在成婚之前就做出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老娘绝不饶你。混小子,背过身去,你谢姨要换衣服。”

    沈溪撇了撇嘴,昨日宽衣是当着他面,现在穿衣却要他回避了。不过他还是侧过身子,等谢韵儿窸窸窣窣穿好衣服,周氏亲自给她盘发髻梳妆打扮时,沈溪才被允许起床穿戴整齐。

    惠娘走到沈溪身边,低声问道:“小郎,昨日的补酒……没事吧?”

    沈溪心想还是惠娘关心自己,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昨晚可把我折磨得不轻。”

    惠娘嗔骂道:“臭小子,什么折磨?跟你谢姨睡了一整晚,算是便宜你了。”声音稍微有些大,恰好被谢韵儿听到,谢韵儿又是一阵面红耳赤。

    姐妹三人顾不上多说,赶紧收拾好让沈溪和谢韵儿到前面正堂去给李氏敬茶。

    李氏喝过茶后,从随身的包袱里拿出一本旧得有些发黄的册子:“虽然你在我沈家不知还有多少时日,不过既进我沈家门,一切都要遵循沈家媳妇准则做事,这是沈家家规,你认字,自己去看,若有违背,必当家法伺候”

    谢韵儿恭敬地把《沈家家规》接过来,道:“孙媳妇必定会详加研读。”

    李氏脸色稍微便的缓和了些,看着谢韵儿,谆谆嘱咐:“入我家门,以后不得招蜂引蝶,日前我见你问诊都隔着道屏风,这很好,以后若有男子来问诊,就算切脉,也要隔着手帕,明白吗?”

    隔着手帕诊脉,就好像悬丝诊脉一样,很容易出现偏差,就算谢韵儿知道这样不妥,但这是老太太的训导,她不敢违背,只得低眉顺眼:“孙媳妇谨记。”

    ps:第四更送上

    谢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目前战况胶着,从月票榜第41位到第30位,也不过两百票的差距,大家咬咬牙或许就追上去了

    天子努力码字,争取今天再来三章,让大家看过瘾,也请大家不要让天子失望,莫要努力了到最后却两手空空,暗自伤心落泪

    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