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三章 公子,不要

    ,。

    名师出高徒。

    蔡清有名,虽然现在陈琛还名声不响,但作为他的弟子,在外面也得到别人的尊重。陈琛此人显得有些清高,说话带着一股浓重的书卷气,说不好听便是固执的书呆子,总想拿他的道理去说服别人,但结果就是不讨好,白白招人厌烦。

    别人都在顾着风花雪月,而陈琛则正襟危坐,滴酒不沾,光在那儿说话,别人碍于他恩师的面子还不能出言挤兑。

    倒是沈明文颇为不客气地打断了陈琛的话,问道:“苏公子,今日这酒宴未免有些单调,不知有何娱兴节目?”

    苏通想到中午沈明文在酒肆时放荡不羁的模样,心里有些讳忌,现在沈明文才喝了几杯,就已对身边敬酒的姑娘动手动脚……结果那姑娘不傻,一看沈明文穿着一般,岁数又大,人家直接起身到苏通身边敬酒去了,把沈明文晾在了一边。

    苏通道:“这样吧,让这里的姨娘叫几个姑娘出来,起舞助兴。”

    众人都觉得不错,唯独沈明文脸色不太好看。在他的思维里,既然到了秦楼楚馆,那就应该找个漂亮的姑娘共赴巫山**才是,光喝酒看跳舞有什么尽兴的?他这是把眼下所处的高档青楼当作跟私娼馆一样,以为这里的姑娘也是往那儿一躺,一个客人接着一个……

    淮阳楼主打的招牌,是说这里所有的姑娘都是来自于江淮一带,其中便有名闻遐迩的扬州瘦马,钟灵毓秀,色艺无双。

    跳舞的姑娘一出来,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跟沈溪倒是同龄。

    但女儿家成熟的年岁显然要比男孩子早许多,在一般的私营青楼楚馆里,十二三岁年龄的女孩都已经可以出来接客了,在这种场合迎来送往,她们的阅历可能比之一般人家闺房里二十岁的妇人更为丰富。

    女孩子出来。穿着统一的印花百褶裙,布料算不上名贵,却显得很鲜艳,穿在十二三岁少女的身上显得娇俏可人。

    裙摆及地。姑娘行路之间步子都迈得很小,等起舞之时,将穿着绣花鞋的小脚偶尔从裙摆中露出。

    脚裹得很小,却能翩然起舞,让在场的士子看得如痴如醉。便连不苟言笑的陈琛,此刻都看得合不拢嘴,连魂似乎都被勾掉了。

    跟普通秦楼楚馆以琴乐伴奏不同,淮阳楼里居然以笛声助兴,小隔间里传出悠扬的笛子声,那笛声优美,荡人心魄,众人不禁想知道那小隔间里吹奏笛曲的是个男乐师,还是如同外面翩翩起舞女子一样的婷婷少女。

    因为淮阳楼高达三层,上上下下的宴客厅足有三四十间。这里的姨娘可不会每个房间都能兼顾到。苏通虽然花了银子,但他属于外地人,就算出钱请姑娘进来跳舞,跳完舞后姑娘就要领了赏钱去下一个房间继续表演。

    舞蹈结束,众人不禁有几分扫兴。

    苏通也不无遗憾地说道:“几位姑娘不坐下来,陪我们喝上几杯酒?”

    这些少女年岁不大,但打扮得花枝招展,看起来如同十六七岁一般,应付男人都已经很有一套,她们有着严格的规矩。不能跟客人随便搭讪甚至喝酒,跳舞的,陪酒的,分工明确。连添杯酒都不行。

    苏通见人家连话都不愿多说,扫兴有之,但也不勉强。

    倒是沈明文,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线,竟然站起身来,上去一把抓着刚才领舞那位看上去美丽动人的小丫头。趁着醉意竟然撒起了酒疯:“来,陪我们吃酒行令。”

    那名少女突然被沈明文拉着胳膊,本想挣脱,但她个头矮小,力气没沈明文大,往后一扯,不但未挣脱,反而一晃,身子落到沈明文怀中。

    沈明文凑上大嘴就想往那少女的香腮上亲过去,苏通一看情况不妙,赶紧上前拉扯。

    “沈伯父,不能如此……”

    “公子,不要……”

    沈明文已至不惑之年,虽然穿着文衫,但他根本就当不起“公子”的称呼,可旁边淮阳楼里的姑娘顾不上这些,眼见自己的姐妹被欺负,赶紧上前劝阻,可又不敢得罪客人,只能立在旁边干着急。

    沈溪没想到沈明文“色胆包天”到如此地步。

    在大街上对个姑娘无礼,人家为了自己的声名着想,可能会惹气吞声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你在有官府和道上背景的青楼楚馆里轻薄这里的姑娘,那就是存心跟自己过意不去了。别说是挨打,回头把你打晕装麻袋沉河,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凡有点儿理智之人,都知道这淮阳楼里的人不好惹,人家要真愿意还好,不愿意的话绝对不能强来,否则出了乱子只能自讨苦吃。

    显然沈明文被李氏关久了,全无一点处世经验,压根儿就不懂这些,他一直把这里当成装潢得好点儿的私娼馆,而且几杯酒下肚,色胆包天,恣意妄为之下竟做出如此出格之事。

    “沈伯父,快松手。这里不是胡闹之所。”

    苏通上去拉扯沈明文,却没想到沈明文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手揽着那少女,一手将苏通推开……忘乎所以之下,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怕。

    可能是刚才给沈明文添酒的姑娘有意避开他,令他觉得羞愤难当,所以他此时根本听不进去劝,就是要拉着那少女坐下来陪他饮酒。

    “呲……”

    突然传来衣帛撕裂的声音,原来沈明文竟将少女的衣袖扯破,因为如今正是六月隆夏时节,姑娘就剩下外面这一层,里面只着小衣,这一下把半条玉臂露出,在这年头已属失节之事。

    沈溪见状不妙,突然喝了一声:“祖母来啦”

    沈明文身体一个哆嗦,手自然就松开,四下张望:“在哪儿?”

    喝蒙圈的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哪里,等发觉上当受骗之后,想再回去抓那少女,少女已在一众小姐妹的保护下躲到墙角去了。

    隔间里的人走了出来。也是名少女,年岁稍长,有十四五岁,手里持着长笛挡在一众小姐妹身前。鹅蛋脸,凤眉妙目,论相貌这少女比那几个略显青涩的小姑娘更美三分。沈明文咧嘴一笑,居然伸手想去摸这少女的脸蛋,被少女用笛子直接打在手上。

    “哎呀。”

    沈明文疼得把手一缩。甩了甩,脸上涌现一抹笑容,“哟呵,小蹄子还挺野的。”他刚想来硬的,周边几名士子七手八脚把他拉住,此时门被人从外面撞开,淮阳楼的老鸨带着两名壮汉走了进来,一看这状况,老鸨皱着眉头,两名壮汉直接上去把沈明文按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老鸨见到自己的姑娘被人欺负。不但衣衫凌乱,衣服也被人扯破,雪白的胳膊就这么露在外面跟男人看,怒气冲冲道,“谁干的?”

    “这娘们儿长得也挺有味道……”沈明文被人按倒,居然不知死活地继续出言占便宜。

    老鸨一听沈明文说的话,勃然大怒:“拉到后院去”

    至于拉到后院做什么,不用说也能猜出是要把沈明文暴揍一通,青楼平日里来捣乱的人不少,无论是喝醉酒无礼的。又或者是同行派来捣乱的,甚至还有河东狮来这儿抓奸闹事的,久而久之下来,青楼便有了自己的一套应急机制。

    苏通见状赶紧上前说和:“喜娘。此事还是就此作罢,若有损失,我们出银子就是。这位沈伯父是喝醉了……”

    被称为喜娘的老鸨满脸愠色:“喝醉了就能撒野?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若不好好教训他一顿,别人还当我们淮阳楼是好欺负的,来人……拖出去。”

    沈明文此时差不多酒也醒了。刚才他力气还很大,现在被两个瘦他一圈的精壮汉字拿着,只能无力挣扎。

    外面已有客人听到这边动静不寻常,过来查看是怎么回事。

    倒是刚才在隔间吹笛子,事发后又主动出来维护小姐妹的少女道:“喜姨,这件事算了吧,和气生财,我想您也不愿意把这件事张扬开。”

    喜娘冷笑:“你不是淮阳楼的人,这里的事不用你管。”

    少女螓首微颔,眼睛中噙着眼泪,目光楚楚可怜脸上满是委屈,本来是想大事化小,结果喜娘不领情,连她也一起喝斥。

    沈溪在旁边见了,大概能想到,这少女应该就是过来“串场”的官所姑娘,秦楼楚馆里的姑娘一般出身都很差,而官所里的姑娘,有很多都是犯官的家属,原本可能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受了委屈更容易想不开。

    沈溪心里先把沈明文大骂一顿,这里毕竟不是汀州府地头,又是沈明文放肆无礼在先,人家淮阳楼黑白两道都有人,根本不在乎那点儿赔偿的银子,就是想把沈明文打一顿出气,能有什么办法?

    眼看人已经被拖到门口,沈溪心想,沈明文被揍一顿应该算是好事吧,至少能让他认清状况,在考试之前不敢出来惹是生非,只要希望待会儿别出人命就好。

    可苏通却不是那种不讲义气之辈,他从怀里摸出一张汀州府银号的银票,金额还是十两的那种,冲上前递到喜娘手里。

    喜娘不屑一顾,直接一把将银票丢到地上:“什么东西,一群外乡人,竟敢在福州地面耍横?把人拖到后院,往死里打”

    沈明文这时候吓得浑身发抖,只能瞎嚷嚷:“你们……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喜娘满脸都是狰狞之色:“明着告诉你,在淮阳楼捣乱,就算把你打死了,官府也不会追究。”

    苏通急了,赶紧上去想把沈明文给抢回来,但门口又涌进来五六名大汉,不但把沈明文拖了出去,连苏通和上前相劝的路呈也挨了打。

    等沈溪跟在人群后到了楼道,此时整个淮阳楼的客人都出来看热闹。沈明文眼见自己被押着好似赴刑场一样,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竟然骂起了人:“不知廉耻的臭,老子摸你两下是给你面子……等老子中了举考取进士,还要把你这恶婆娘买来当猪狗使唤”

    正放着狠话,人被押到楼梯口,沈明文脚下一个不稳,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ps:第三章送上

    天子人非常疲劳,脑袋就像装满浆糊一样,这章写写停停居然花了三个多小时……不行了,先去躺下睡觉,等起床后继续战斗

    先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