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八章 连环计(上)

    ,。

    沈溪欲行调虎离山之计,并未知会玉娘和訾倩,这主要是由于他对訾倩这个女人不信任。

    訾倩名义上要反抗宋喜儿,背地里却可能会为了某些利益出卖同伙,与之搭伙,无异于与虎谋皮。

    过了两日,马九回来复命,成功地把沈溪杜撰的倭寇信件送入了淮阳楼。

    沈溪本来怕马九露出马脚,但此人比沈溪想象的更加聪明和圆滑,出了淮阳楼后,在身后有人跟踪的情况下,他带人出了城,似模似样钻进晋安河边早就准备好的船只,顺流而下。

    马九乘船顺着闽江北港河道,从乌龙江闽江南港逆流而上,绕过南岛,兜了个大圈子才赶回福州城。

    “……小掌柜说得没错,那女人真派人跟踪,还好我听从您的吩咐,提前做了安排,没怎么费力就把他们甩掉了。”

    沈溪见马九回来时衣服裤子全都换过,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做的好,那女人可有怀疑?”

    马九想了想,回答:“怀疑肯定是有,不过我跟他说了几句叽里呱啦的倭话,又跟她身边一个书生装扮的老头子用倭语聊了两句,她便信以为真,临行前还赏了我一两银子……小掌柜,钱在这儿。”

    马九虽然是混混出身,但却丝毫没有贪恋钱财的意思,把一锭银子交给沈溪。沈溪摆摆手:“既然是宋喜儿赏的,你拿着便是,等事成之后,重重有赏。下一步,宋喜儿肯定会想方设法掳掠人口,应该暂时顾不到商会头上。等差不多了,你再去接洽,争取把宋喜儿诓骗出来。”

    马九点头:“好。”

    为了尽量让整个计划合情合理,沈溪花银子让马九在城外晋安河码头附近租了间简陋屋子作为接洽地点。在确定这场交易没有任何风险之前,宋喜儿肯定不会亲自出马。顶多派得力手下出面。这就需要马九圆滑世故,随机应变,把宋喜儿的手下糊弄过去。

    过了大约五六天,宋喜儿派人到接洽地点。约定马九当晚见面。

    马九不敢大意,赶紧过来跟沈溪禀报。

    沈溪抚着下巴,若有所思:“以宋喜儿的精明,不可能早早暴露约会地点,其中必然有诈。这次约见肯定有问题。你不必理会,过两再登门拜访。”

    马九不解地问道:“小当家,既然那姓宋的女人派人来,这避而不见……是否会穿帮?”

    沈溪淡淡一笑:“见了面反而容易坏事……你要知道,她现在做的是杀头的买卖,肯定比谁都更谨慎。我们但凡表现出任何心急,都会引起她的怀疑。”

    马九似懂非懂,不过当晚还是按照沈溪吩咐,没有去约定地点,只是早早便躲在远处的草丛中打望。

    果真如同沈溪所言。宋喜儿派了三四十人,拿着刀枪剑戟在约定地点周围埋伏,似乎准备来一个“黑吃黑”,结果没任何人露面,让宋喜儿吃了个瘪。

    第二天,沈溪让马九去城西商会名下的铁匠铺取回几把新打造的长刀,全部是按照倭寇平日使用的加长型倭刀精心打造,虽然锋利程度肯定比不上,但至少从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差异。

    此外,还有几柄短剑和十几枚造型独特的忍者镖。

    沈溪让马九在街上随便找了个乞丐。给了其两文钱,讲明送达后还会额外给五十文钱,帮忙给淮阳楼送去一件“礼物”。

    乞丐正饿得发慌,闻言兴冲冲地到淮阳楼送礼。结果当场就被人扣下。淮阳楼的人立即押解乞丐到约好的地点,可惜地上除了一个装了五十文钱的红封,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礼物是一个锦盒,盒子里装了一把短剑和一枚忍者使用的梭镖。

    之后几天,淮阳楼戒备森严,里里外外加派人手。附近街面还有卫所官兵巡逻,显然宋喜儿担心她昨夜的冒失行动令倭寇着恼,对方上门报复的话难以抵挡。

    要知道倭寇在沿海一带杀人掳掠无恶不作,连官军都不敢力敌,甚至偶尔会出现大队明军见到小股倭寇望风而逃的场面。

    眼见时机成熟,沈溪又用日文写了第二封信,痛批宋喜儿“不守信义”,并约定好第二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言明宋喜儿必须亲自带“货”交易,身边的人不能太多,否则“后果自负”。

    这次送信,沈溪本想让别人去,因为之前“送礼”威胁,触怒了宋喜儿,马九去的话很可能会有危险。但马九还是自告奋勇:

    “小掌柜,上次是我,这次换人他们必定会心生疑虑。再者,让其他人现学倭语,时间上叶来不及。若我有什么意外,麻烦小掌柜跟商会的孙大当家说一声,请她老人家帮忙照顾一下我出嫁的姐姐……我就这么一个亲人。”

    马九这番话已有托付身后事的意思。

    沈溪点了点头,现在计策差一步就能成功,必须得冒险,妇人之仁可不行。

    马九出发后,沈溪盘算,最坏的结果,是马九在宋喜儿那儿遭遇严刑拷问,最后把他和商会供述出来,那不但计划全盘落空,他自己可能也要想办法逃命。但沈溪对马九有信心,他观人于微,觉得马九跟宋小城一样,虽然出身寒微,做事还是牢靠的。

    沈溪坐立不安,一直到第二天早晨,马九才回来,脸上和身上都带着伤。沈溪见到人后,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小掌柜,我可什么都没说……那恶女人对我倭人代表的身份并无怀疑,她指使人对我严刑拷打,是想逼我说出倭人的下落,不过我嘴硬,他们没办法,只得作罢。到了最后,我把信拿出来,他们态度有所好转,赔罪后带我去看了他们备好的‘货’。”

    “这批‘货’大概有五十几个男人,一百多个女人,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掳来的,全关在淮阳楼后院的地牢里。小掌柜。要不咱们去告官府,让官府的人出马?”

    沈溪摇头:“没用的,他们既然肯让你去见人,就说明他们不怕事情曝光。若是报官的话。保管衙役还没赶到,这批‘货’就不见了踪影。”

    “无论这些人真是被他们掳劫来准备卖的,还是自己人伪装的,这都说明他们信了你。九哥,这次你做得很好。”

    马九听到沈溪赞扬。浑身舒坦,身上那点儿伤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了:“六哥告诫,给小掌柜办事必须尽心尽力,我只是做到我该做的”

    沈溪点点头:“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城外那个约定的地点,宋喜儿阴险狡猾,未必会亲自出马,我们得走一步看一步。”

    马九问道:“那我现在就回去通知弟兄们,让他们做好准备?”

    沈溪摆摆手:“不,现在叫人为时尚早,宋喜儿可能盯着咱汀州商会这边。难保弟兄们中间不会有人泄密。九哥,你现在去个地方,请个人过来。”

    马九带着疑问而去,晚上三更敲响,沈溪正准备吹灯就寝,所请之人到了,却是玉娘。

    玉娘依然身着男装而来,面对沈溪出人意料的邀请,她脸上满是疑惑之色。沈溪把房门关好,玉娘抿嘴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沈公子身在异乡,寂寞难耐,需要奴家过来作陪。”

    沈溪苦笑:“玉娘言笑了,今日找你来。有要事商谈。”

    沈溪把接下来宋喜儿可能会带人出城的事一说,玉娘蹙眉:“宋喜儿为人谨慎,在淮阳楼里豢养死士,有的是人为她效命。她除了偶尔去见方指挥使,寻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沈公子使的何计策。能让她出城?”

    沈溪道:“什么计策我暂时不说,但我现在缺人手,我想跟玉娘你借人,但玉娘要保证,此事不能跟訾小姐有任何瓜葛,否则事情必定败露。”

    玉娘到底在风月场上摸爬滚打多年,一听沈溪的话就明白了,沈溪觉得訾倩不可信,背地里甚至跟宋喜儿有勾结。

    玉娘无奈道:“可惜奴家才来福州不久,如何去找人来帮沈公子?那宋喜儿就算出城,身边所带人手必然不少。”

    沈溪不动声色:“我要的人不多,只需熙儿姑娘一人便可。”

    玉娘先惊讶了一下,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什么,熙儿多少有些身手,关键时候可以派得上用场。

    玉娘嫣然一笑:“奴家本已将她送与沈公子,若公子要使唤她,只管吩咐就是,何需跟奴家借人?就怕她……见不得场面,会坏了公子大事。”

    沈溪正色道:“玉娘只管将人借来便可,至于如何做,我会详细说明。玉娘切记,此事千万不能泄露与訾小姐知晓,就算她问及,也一概要说不知。”

    玉娘点头应是,心里却奇怪:“他为何一再提醒我不与訾家妹妹知晓……我又非不知轻重之人,这种事情岂敢轻易露出口风?”

    等玉娘离开,沈溪开始为下一次行动做准备,也就是为之后的会面设计服装和对白。

    沈溪准备把熙儿装扮成一个来自东瀛的女忍者,再让车马帮堂口一些值得信任的弟兄换上倭寇衣衫,如此一来,宋喜儿想不上当都难。

    ……

    ……

    淮阳楼里,宋喜儿正跟几名心腹商议。

    宋喜儿派人详细调查许久,仍旧没查出到底是哪批倭人要跟她做买卖。本来不明来历的交易她是不会接受的,但这次金额巨大,以每个人丁二十两银子计算,涉及到的金额多达三千余两白银,想要按捺下如此诱惑确实非常困难。

    再者,倭寇遍布沿海岛屿,想打听清楚来自何方本就不易,若对方真的是存心来交易的,白白放弃赚大钱的机会,即便是掌握大笔金钱的宋喜儿依然不免会心痛。

    最后,这次掳掠来的人比较多,长久关在淮阳楼的地牢里,恐怕会出什么意外,最好还是早早地把人送出去,落袋为安。

    一名三十多岁名叫商维齐的粗壮汉子道:“当家的,先前来的那小子我一看就不靠谱,上次我们去拿人,结果却扑了个空,若这次他们还不露面当如何?”

    旁边一个穿着件儒衫,操着一口吴越侬音的半百老者道:“非也非也,我跟你讲,倭人本来就生性多疑。我仔细看过那封信,绝对是倭人所写,虽然语法句式有些怪,但确实是倭文无疑。”

    商维齐有些恼怒:“你一个假道学,怎认识倭人的文字?”

    老儒生不屑地回答:“你不认识,就不允许别人认识?我帮当家的做事之前,可是跟东瀛人做了几十年的生意,当然知晓东瀛人的文字。先前那小子我看出来了,就算不是东瀛人,最少也经常跟东瀛人打交道,说话都带着东瀛人的毛病。”

    “这些东瀛人的习惯我最了解,行事谨慎惯了,通常第一次接洽都不会露面,第二次怎么都会出现,要是买卖顺利,什么都好说,但若是出现什么变故,拿起刀就要捅人。他们的长刀非常锋利,加上身手轻盈敏捷,非常难以应付。”

    商维齐见老儒生说得头头是道,不再反驳,反而询问宋喜儿的意见:“当家的,你看我们去还是不去?”

    宋喜儿道:“跟倭人做生意不是一次两次了,难道放到眼前的银子不赚?倭人只让我带三十名随从,你就带五十人垫后,把家伙都带上。我就不信,在我们的地盘上,会让倭人翻了天不成?”

    ps:第三更

    估计是发烧烧坏脑袋了,天子写完回头看了一遍,总觉得沈溪的应对似乎有些问题,但又不知道毛病出在哪儿,毕竟这种烧脑设计不是天子的长项。大家先凑合着看吧,有什么不足可以在书评区提出来

    今天没有爆更,月票下滑严重,看在天子带病码字且还加更一章的份儿上,大家赏个订阅、月票什么的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