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二章 恍然大悟

关灯
护眼
    ,。

    宋喜儿和跟她一起被擒的老儒生,在船板上被长刀刺穿身躯,尸体绑上大石头沉入闽江中。

    沈溪虽未亲自动手,但为求稳妥全程在旁监督。

    等车马帮的人把事情办妥后,沈溪吩咐马九清洗船板上的血迹,而他自己则与云柳进到船舱内休息。

    出来忙了半宿,沈溪有些着凉,不断咳嗽。

    云柳给沈溪诊过脉,亲自烧了热水过来,让沈溪捧着热茶暖身子。

    熙儿坐在旁边,支着头道:“下山时好像听说官府的人到了,他们是如何找过来的?”

    沈溪咳嗽两声,不以为意道:“是我找人报的官……若非官府的人前来,你们要安稳撤下山可不那么容易。”

    云柳道:“听玉娘说,官所的人通知了福州左卫的官兵,可能也一并去了……不知道会不会顺着踪迹追查过来?”

    沈溪看了熙儿一眼:“那就要看你们是否露出破绽了……如果演得好的话,就算官兵将宋喜儿的人擒获,他们也只当劫走宋喜儿的是倭人,不会怀疑其他。”

    “明早咱们分批进城,若城门口检查严密的话,过些日子进城也可以。反正咱们商会的舟船与车队往来不断,要捎带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随后沈溪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休息。云柳没有打扰沈溪,在旁边安静坐着,只有熙儿闲不住,时常出去看看。

    一个时辰后,船只停靠到了岸边,却不是清水渡码头,因为码头夜泊船只回头容易招致官府追查。

    依然从从一片芦苇荡上岸,穿过一片野草丛生的旷野,迎面是一个小山岗。山岗另一侧有一条被树林覆盖的小溪。

    沈溪来到小溪左侧的河坎边,指使人在一面崖壁下挖掘了个大坑,然后用油纸将倭人衣物以及之前携带的武士佩刀包裹好,放入坑中。然后填埋上砂石,再从河中抱来一些大石头垒实,最后零散放上一些大小石块,就好像是发洪水时自然冲到上面似的。

    等检查后觉得没什么问题。沈溪让所有人换好衣服,便让大家各自散去。

    根据之前的计划,弟兄们三五成队,分别到福州城外汀州商会的各联络点歇宿,就此化整为零。

    沈溪乘坐马车返回福州城。由马九和一名车马帮的弟兄赶车,车厢里载着沈溪、云柳和熙儿。

    一路基本都是沿江便道,快到福州城时也未发现可供暂时歇息的客栈。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亮了,沈溪决定不在城外留宿,继续向前。

    等马车来到城门口,城门已经正常开启。

    马九从马车上下来,让车马帮弟兄赶车送沈溪三人进城,他自己则要先在城外躲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再回城。

    进城时并未遭到严格的检查,沈溪把路引拿出。得知沈溪是赶考的考生,城门卫没有任何刁难。

    这些日子,福州城里每天都有考生前来,并不稀奇。只是官兵们惊讶于沈溪小小年岁就考乡试,带队的小校故意过来套近乎,跟沈溪搭茬。

    从这一点,沈溪基本能判断出,官府虽然昨日抓获了宋喜儿那群手下,并找到大批失踪人口,可谓人赃并获。

    但是。官府并不打算将事情张扬开来,毕竟治下如此多百姓被劫掠,而且还要卖给倭人,算得上是很大的丑闻。一旦事情闹大的话,言官御史肯定会紧盯着不放,到时候说不定许多人头上的乌纱帽不保。

    再者,此番抓获的福州地方势力的头目,素来民怨极大,以前慑于都司衙门的压力。各级不敢秉公执法,现在罪证确凿,三司衙门之间也要有一个协调的过程,看看如何才能把责任免去,而让功劳最大化。

    而此时府、县两级官府,更重视宋喜儿失踪后福州三教九流势力如何安置,至于追捕倭寇之事,本非地方官府的管理权限,福州左卫那边,也得看看都司衙门最终如何定夺,毕竟宋喜儿是方贯豢养的鹰犬,如果方贯的人勾连倭寇的事情曝光,肯定会引发轩然大波,内部也有一个绥靖妥协的过程。

    沈溪回到客栈,尹掌柜非常惊讶,不知沈溪昨夜为何没有回来,沈溪只是借口去城中参加文会太晚便在好友的房里留宿,尹掌柜并未怀疑,沈溪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头扎到床上沉沉睡去……除了身体上的疲累,他还有一种心理上的困倦。

    宋喜儿和老儒生虽然不是沈溪亲手所杀,但却是出于他的授意,在他眼皮子底下从活人变成尸体。

    再世为人,沈溪虽然看淡生死,但那种血腥的场面亲身经历,还是令他一时间难以释怀。

    沈溪睡得很沉,已经很久没有梦到的迷雾,再次出现在他的梦境中。只是这次,却不是之前那枚莲子,而是一朵美丽的莲花,他感到心境突然变得极为平和,就好像身处一片安宁详和的佛光普照下。

    没有黑暗和陨落,没有破灭和更替,就在莲花散发的七彩祥光包围中,沈溪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

    不知何时,感觉一股清凉的风吹到身上,浑身无比舒坦,沈溪突然醒了过来,睁开眼时,只见尹文伺立床边,正挥动芭蕉扇给他扇风,显得非常卖力。

    见到沈溪醒来,小妮子脸上绽开笑容,手上仍旧扇个不停,只是她自己额头早已被细小的汗珠布满。

    沈溪坐起身来,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早已过了晌午,太阳西斜,睡了快有一天了。沈溪打量尹文,问道:“何时过来的?”

    尹文平日沉默寡言,不过沈溪问她话时,她总会认真回答:“来了有些时候,进来时……少爷正在睡觉,满头大汗,于是我就帮你扇风纳凉。”

    “谢谢。”沈溪道。

    “嘻……”

    尹文有些羞赧,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沈溪整理了一下衣服,来到书桌前坐下,拿起书本开始温书,但脑海中清晰浮现两个景象。其一是昨日宋喜儿临死前发出的哀鸣,还有他睡梦中散发佛光的莲花。

    “少爷,你热不热?我想给自己扇一会儿。”尹文搬了张小板凳过来,刚坐下。就带着几分稚气问道。

    沈溪摇头:“我不热,你自己扇就好。”

    尹文美滋滋地点了点头,拿着芭蕉扇给她自己扇风,额前的鬓发被风吹起,一飘一摆。显得很俏皮,就好像少女的心境一样。

    沈溪看着尹文天真无邪的眸子,感觉到一股安详,想到自己昨日手上沾染血腥,一时无颜面对这份纯真善良。

    可转念一想,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正是为了保护身边人可以继续这么天真无邪不被世俗所玷污?

    想到这儿,沈溪的心迅速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状态。

    只要身边人安稳,可以平平安安过日子,不被人欺辱。就算做再多也值得坏的,恶的,由他一个人来承担即可,把最纯、真美好的东西留给他所爱所惦记之人。

    这也算是他活在这世上的责任

    ……

    ……

    日落时分,又到离开的时间,尹文开始变得闷闷不乐。

    以她的年岁不懂男女之情,只是把沈溪看作一个什么都懂的玩伴,充满了眷恋。毕竟小女孩平日被养在深闺,除了父母亲人,根本接触不到外面的人。而她的家人忙于生计,又或者要进学读书,少有陪她玩。

    少女的心境最纯真,喜欢就是喜欢。不会刻意掩藏,当她跟在祖母身后,三步一回头走出客栈后门时,沈溪伫立窗前,看了她的背影许久。

    夜幕尚未落下,玉娘过来拜访。她想知道沈溪下一步的计划。

    “……宋喜儿一死,淮阳楼群龙无首,连宋喜儿的得力帮手商维齐也被官府捉拿归案,看来大厦将倾啊訾家妹妹正在走官府和都司衙门的渠道,想接替宋喜儿的位置。如今看来,她很有机会。”

    玉娘说这些话,代表她也感觉訾倩用心不良。

    沈溪非常清楚,訾倩和玉娘都不怎么相信对方,彼此都相互盯得很紧,一举一动都逃脱不了对方的视线。他之所以会提醒玉娘不要跟訾倩接近,便是要让訾倩心生疑虑。

    事情果然不出所料,訾倩发现玉娘有意无意避着她后,误以为玉娘想脚踩两只船,可能跟宋喜儿有接触。

    于是,訾倩不惜美色相诱,从商维齐那里套取情报,发现宋喜儿正准备与倭寇做买卖,越发怀疑玉娘是不是也牵涉到了其中,于是准备通过福州左卫的人马,来一个人赃并获。

    沈溪摇头道:“她不会有机会的。”

    “哦?”玉娘显然没想明白。

    沈溪为何要一再提醒她不要把事情泄密,她回头略一思索就明白了,有了沈溪的吩咐,她便尽量不去见訾倩,担心会露出口角,辜负沈溪的信任。结果訾倩却从玉娘的行止中嗅到某种危机,进而对宋喜儿展开反制行动。

    玉娘到现在都认为,这不过是沈溪想为事成添加筹码。她根本就没想到,訾倩的上蹿下跳,只会适得其反,她背后所作这一切只会让方贯以为,其实宋喜儿的失踪完全就是訾倩一手设计。

    沈溪道:“玉娘人脉广泛,此时应该去给方指挥使送礼了。”

    一句话,其实是在点醒玉娘。

    玉娘一个激灵,立即又把事情始末细细思量一番,终于明白过来,其实沈溪所设的根本就是连环计,一方面想方设法除去宋喜儿,同时让訾倩主动跳出来背黑锅,把一切的源头都指向訾倩。

    訾倩得罪了都司衙门,肯定讨不了好,如果玉娘这个时候能主动贴上方贯,说不一定会取代宋喜儿的位置。

    玉娘想了想,轻轻一笑:“奴家已非青春少艾,没太多精力涉足江湖之事,奴家只是想过几天安生日子,那些独霸一方的风光还是留给他人好。”

    沈溪提出来的不过是构想,玉娘有权力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要获取方贯的信任,不但要送上大批钱财,更要委身于方贯,作为刚从欢场出来的女人,玉娘不想重蹈覆辙完全可以理解。

    玉娘的心,到底还是高洁和冷傲了些,不似訾倩那般不择手段。

    又或者是玉娘看不起方贯,认她的身份和阅历,不屑于要跟一个即将卸任的都指挥使同流合污。

    沈溪道:“既然如此,那就看地方上如何瓜分淮阳楼这块大饼了,各家又能分到多少。至少我汀州商会,只是想安守本分做点儿小生意。”

    玉娘抿嘴一笑,白了沈溪一眼,好像在说,你费尽心思设计这么一出,岂会甘于分小小的一杯羹?

    玉娘道:“奴家已让熙儿那丫头去城外暂避,奴家也会离开福州一些日子,若沈公子有事想找奴家,只管对云柳说,她就住在街尾的客栈里。”

    沈溪点头,玉娘既然选择抽身事外,不打算争夺福州的地盘和利益,那她就必须要选择避祸,否则逐渐回味过来的訾倩,肯定要对她加以报复。

    玉娘的自保意识很强,眼看在这件事上她处于夹缝中几面不讨好,干脆过来跟沈溪打个招呼,先行离开福州。

    她想得很简单,沈溪既然能设计把宋喜儿除掉,这就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心机和气度,回过头汀州商会肯定在福州大有作为。到了那个时候,她再回来,只要依附于汀州商会,那她就可以高枕无忧。

    ps:第一章送上

    这章很难写,删删改改足足用了三四个小时,不过好歹这段烧脑的情节过去了,接下来好写许多。

    嗯,今天希望能更四章,暂时恢复状态,明天开始逐步加大力度,再次恢复疯狂开动的状态

    天子振作了,大家也要顶起哦,不希望再看到月票大幅度下滑的状况发生了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515粉丝节的赞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