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不知分离苦(第七更)

关灯
护眼
    ,。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这次文会,看似简单,实则内幕重重。

    其中不少人是事前就得悉考题的,而他们想方设法对林涉进行贿赂,但林涉从一开始就摆出一副不收礼的方正模样,再有之后吴省瑜出来一闹,令文会的氛围显得极不融洽。没到半个时辰,林涉就以公务繁忙为由离开。

    大多数士子都是为了跟林涉攀关系而来,如今连正主都走了,他们自然也没留下的必要,相继告辞。

    苏通觉得沈溪刚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法子太过无礼,用这些人的话把他们的嘴给堵上,有点儿得罪人,赶紧拉着沈溪离开茶苑。

    “沈老弟,不是我说你,其实……与人争执之事还是要尽量少做,不然的话,你我尚能留下来,到楼上品茗听曲,总好过出来吹冷风啊。”

    过了中秋之后,天气凉得很快,一阵风吹过,沈溪不由紧了紧衣衫。

    听了苏通的话,沈溪忍不住回头看了茶苑一眼。

    茶苑这场盛会,在林涉走了之后才算是正式开始,一些无所事事的士子上到二楼,那里不但有香茗供应,还有教坊司的姑娘。

    早已有人把花销结清,可以自由自在地放浪形骸,对于许多成年的士子来说,算得上是乐不思蜀之所。

    沈溪摇了摇头,以他的年岁,想贪恋温柔,还是太过早了点儿。

    往回走的路上,苏通又提醒:“沈老弟,此番乡试尚无结果,为兄的意思,是给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的人送些薄礼,你是否要凑上一份?”

    沈溪大概也能料到。乡试现在进入最重要的批卷阅卷流程了。如今摆明了这次乡试中有营私舞弊的状况,知道有状况还没办法把礼送出去的人最是慌张不过,落于人后的结果自然就是榜上无名。

    沈溪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之前已交了学贡,如今再送礼的话。手头拮据无法应承。还是静待发榜吧。”

    苏通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其实乡试阅卷期间,正是衙门里风声最紧之时,想要把礼物送上去很难。而且,就算把礼物送出去了。究竟有没有效果也不好讲。

    苏通现在也没有确切的稳妥渠道送礼,原以为这次见到林涉会是个机会,但看样子林涉这次出席文会并非是为收礼,倒好似是来与士子打个招呼,告诉士子们要送礼的话,应该在他身上想办法。

    沈溪与苏通作别,路上没有任何耽搁直接返回客栈,尚在楼道上,沈明文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喝问:“你去哪里了?怎不叫上我一起?”

    沈溪回道:“我不过是出去见见朋友。让他们帮忙打听一下二伯的下落,为何要叫上大伯一起?”

    沈明文火冒三丈:“我问过尹掌柜了,你明明是与苏公子一起出去的,苏公子是什么人,他会帮你去找你二伯?根本就是出去饮酒作乐……你一身酒气,还想瞒着我不成?”

    沈溪心想:“这大伯可真是倚老卖老,以为自己人生经验丰富,就可以咋呼我,却不知我刚从茶苑出来,连茶都没喝上两口。你从哪里闻出来的一身酒气?”当下沈溪没好气道:“大伯愿意相信就相信,不信拉倒。我已跟三伯打过招呼,无论如何,再过几日我们就要返乡。”

    沈明文刚才还气势汹汹。闻言马上换了副脸色:“别介,七郎啊,我们等放榜以后再走,不是挺好的吗?再者说了,我也很担心你二伯,他这一去三年。也不知他日子过得如何……别忙着进屋,听大伯说呀。”

    “砰”

    房门被沈溪重重地关上。

    沈明文讨了个老大的没趣,只能回屋去,因为车马帮的弟兄正在楼梯口看着,时刻都不断人,防止他再逃走。

    ……

    ……

    八月二十三,是沈溪和沈明堂商定回乡的日子,可在这天,马九打听到一些沈明有的消息特意过来告知。

    “小掌柜,我已经跟船行那边的人打听过了,三年前是有一批北方来的商贾,都是京城来的,做皮货买卖,他们在福州逗留了些时日,临走时,有人说见到二老爷上了船,跟着一起北上去了。”

    沈溪问道:“消息当真?”

    马九叹道:“时间太过久远,想具体问清楚也不太容易,可好几个船工都说像。那些人说是要返回京城,不过到底是些什么人,却没人知悉……头些年那些人还经常到福州来做生意,可这两年就没再见来过了。”

    沈溪再详问询问一番,马九把所知道的一五一十道出来。

    随后,沈溪跟沈明堂去了商会。沈溪让马九把那些说见过沈明有的人带到分会总馆,由他亲自来问话。

    沈溪终于弄明白大致的情况。

    沈明有不是以苦力的身份上船,确实似是合伙人,非常受那些北方客商的“礼重”。根据送人的船工所言,那些人在闽江上游崇阳溪的崇安码头登岸,取道江西北上,返回京城。这些人带有浓重的京腔,行事做派豪爽大方,这便是沈溪所知道的全部。

    沈溪本来以为,沈明有北上做生意,很可能是其找的借口,也有可能是何于氏瞎编出来的,但现在看来,应该确有其事。

    但沈明有一没本钱,二没甚本事,还又馋又懒,凭什么和人合伙做生意?

    沈明堂急道:“七郎,现在有你二伯的消息,看看……能不能找人去京城地界问问?”

    沈溪摇了摇头,如今汀州商会不过在福建、江西和广东一些地方有联络点,在南京城有个“办事处”,湖广以及江淮之地最多是派几个人负责货物采购,至于京师这么远的所在远未涉及到。

    就算派人去找,京师那么大,对于这些北方客商又不知根底,想去找那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沈溪道:“三伯,我看这样,我们还是先回汀州。把事情告诉祖母。现在至少证明二伯平安无事,只是人去了京城一时回不来,说不定二伯去京师真的是做大买卖呢”他这么说不过是安慰沈明堂。

    以沈明有的为人脾性,或者能靠一时口舌圆滑得到那些北方商贾的好感。等这些人发觉他不过是个酒囊饭袋,还想得到善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沈明有想要“平安无事”,近乎妄想。

    沈明堂只得点头:“是该回去了,唉你二伯也是的,家里有老有小。又不是揭不开锅,为何要去京师那么远的地方,去了连封信都不写回来。”

    二人回去后,把事情跟沈明文一说,沈明文怒道:“老二竟然去了京城?”

    沈溪在旁边琢磨了一下,沈明文应该不是气愤沈明有不顾家,而是走的时候居然没叫上他一道。

    沈明堂道:“现在有了二哥的消息,也是时候回去了,娘那边挂念得紧。”

    沈明文气呼呼往地上一坐:“还没最后放榜,我连自己中没中举都不知。凭什么走?要走也行,把老二找回来,我们一起走。他娘的,他自己跑去京城逍遥快活,害得我被人冤枉,说害了他,白白耽误了三年时光……哼,休想让我回那家门”

    沈溪看出来了,沈明文这是准备耍赖。

    三年前,沈明文之所以会被老太太制服。一个是当时李氏和她两个儿子戏演得好,让他真以为会被投井溺毙。另外便是沈明文自觉理亏,害怕被老太太以他害了兄弟的命为由,送官府治罪。气馁求饶,随后被押回宁化,关了三年的小黑屋。

    现在沈明文知道沈明有不但没死,日子很可能还过得很逍遥,他心里就没那么自在了。二弟就这么一声不响走了,结果回头什么黑锅都要我来背。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一赌气,沈明文还真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了。

    沈明堂没办法,只好软言相劝。

    沈溪可不想跟沈明文废话,直接对后面站着的两个汉子招呼一下,二人上来就把沈明文往外抬。

    沈明文高声嚷嚷:“来硬的也没用,我就是不回去,路上我一头撞死给你们看。”

    沈溪道:“要死也死在马车上……死在客栈里,脏了人家的地方。”

    沈明文被抬着,如同杀猪一般惨叫着,到了楼下,无论是店伙计还是客栈里的客人都跑出来围观。

    出了客栈门口,沈明文直接被塞进车厢里,沈明堂正要赶车,沈溪道:“若大伯路上真有事也不好。”

    沈明文在车厢里,听到这话赶紧道:“就是,赶紧把我放了”

    沈溪马上补充:“找根绳子把他手脚捆起来”

    沈明堂踟躇道:“这……这不太好吧?”

    沈溪叹道:“为了大伯能平安返回汀州,只能如此了。尹掌柜,麻烦找几条绳子过来,一条可能不够,路上总需要换着绳子捆。”

    尹掌柜先惊讶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进去找绳子。

    就在众人忙着按着沈明文,将其捆手捆脚时,与沈溪朝夕相伴多日的尹文,正牵着尹夫人的手,立在客栈门口,眼巴巴地望着沈溪,委屈的笑脸皱成了一团,若非拼命忍着,可能早就泣涕出声了。

    “夫人,我要回去了。”沈溪过去对尹夫人行礼,目光更多落在尹文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上。

    尹夫人笑道:“也是啊,小当家考完试,如今连你伯父的下落也打听到,是该走了……小雯,快跟少爷作别,昨儿个怎么教你的?”

    尹文松开拉着尹夫人的手,好似刚学步的孩童一般,手里捏着手帕,别扭地行了个万福礼,但这却不是作别的礼,而是见面礼。

    “七郎,人捆好了,咱是不是该出发了?”沈明堂把沈明文捆好,问道。

    沈溪回头看了一眼,微微压低身子,笑着把尹文眼眶下面滑出来的泪珠给抹去,笑道:“等我回来啊。”

    小妮子稍微一愣,马上咧开嘴笑了,小脑袋用力地点了点。

    她跟沈溪相处的日子不长,每次沈溪说“等我回来”,都是去不多时就回,她只需要安静坐在那儿等着就好。

    这次她也以为沈溪只是离开一会儿,所以才会那么开心。

    等沈溪上到马车后,小妮子还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沈溪。

    直到马车走远了,她脸上的期待之色才略微黯淡下去,却是微微斜着头,想了好久,也想不明白沈溪何时会归来。

    ps:第七更到

    虽然天子承诺只要月票冲进前三十明天就会大爆特爆,但今天也不会放松,等下应该还有一章

    大家迟疑什么,赶紧把月票砸过来吧

    天子码字去了,大家加油哦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