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八章 回家的诱惑(第五更)

关灯
护眼
    ,。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将朱起等人安顿好,惠娘亲自带着沈溪和朱山回家。

    惠娘在商会总馆那边听说沈溪被人劫持,怕沈明钧夫妇担心,连信都没敢跟沈家传,家里尚不知沈溪已经回来了。

    等到了药铺,谢韵儿还在与周氏谈事情,突然见到沈溪进来,周氏揉了揉眼睛才敢确信没看花眼,惊喜地上前抱着儿子:

    “你个憨娃儿,说好上月月底回来,又写封信来说本月头两天回,结果还没等两天,你第三封信又来说是要绕道,老娘在门口盼了你几日没个人影,以为要推后几日,你却冷不丁回来,是要吓死老娘啊?”

    沈溪被一屋子的人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尤其后面还有沈明文和沈明堂。

    “老幺人呢?”沈明文清了清嗓子,语气不善。

    周氏这才发觉后面还有男人,稍微整理一下衣襟:“大伯,三伯,相公还在作坊做事,这就让人叫他回来。”

    沈明文板着脸,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

    惠娘让秀儿送沈明文和沈明堂去之前沈永卓赴府城考府试住的那个院子安顿下来,为了方便安置客人,惠娘早已把房子的产权买了下来。

    等沈明文两兄弟走了,药铺里才恢复欢快喜庆的气氛。

    惠娘笑道:“把门关了,今天小郎回来,咱生意不做了。今儿高兴,别自己做饭了,去酒肆订一桌酒席回来。”

    宁儿道:“奶奶,咱自己家不就是经营酒肆的?”

    惠娘轻轻拍了下额头:“看我这脑子,去酒肆去,让大厨做两桌菜送过来。”

    在众人都过来跟沈溪打招呼时,沈溪目光却落在立在后面依然是一身妇人装扮的谢韵儿身上。

    不管怎么说。谢韵儿是他名义上的夫人,三个多月不见,在家书里根本就没提到她,沈溪连她是否用了他离家前给的休书出没出沈家门都不知道。

    “沈溪哥哥……”

    最后过来的是陆曦儿和林黛。

    两个小妮子平日留在家里。没人陪她们玩,这下真就是养在深闺无人识了,每天要做几件绣活,还要学着洗衣服扫地,烧火做饭。这些对林黛来说不难。可对陆曦儿来说,那可比读书认字有挑战多了。

    一家人围着沈溪半晌,周氏终于注意到沈溪身后还跟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此刻正站在那儿好奇打量。

    “小郎,这姑娘是……”

    周氏仔细观察朱山,要说这女孩的块头,可不是普通女子能比的……这年头女子能长到一米六五之上已经算是大高个了,可朱山有一米八,足足比别人高出一个头。

    惠娘笑道:“忘了给姐姐介绍,这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闺女。家里准备投奔商会过活,先把女儿寄在咱这儿做工,回头她爹和兄长会一起过来。”

    妹妹何时多了个远房亲戚,不是说已经无亲无故了么?

    沈溪回来,一家人热闹喜庆,周氏也没心思问那么多。

    让沈溪进了后堂,刚坐下来,周氏就开始问东问西,主要是问沈溪乡试考得怎么样。沈溪脸色微微有些遗憾:“考完试以后,知道二伯的一些消息。留在省城几天让商会的人帮忙打听……不过离开福州时,考试尚未有结果。”

    周氏没好气道:“谁问你结果了,我问你自己觉得考得如何?”

    惠娘笑道:“姐姐也是,小郎今年才十二岁。现在就指望他中举,那明年不是就要给你考个状元回来?”

    周氏道:“那感情好。不中举也罢,用功读书,等三年以后再考,那时应该更有把握。就是他大伯……”

    她的话没说完,其实深一层的意思。却是沈明文最好也别中。周氏想的事情并不复杂,只要老太太能一碗水端平就行了,虽然有些难度,但只要沈溪跟沈明文都是秀才,老太太就不会厚彼薄此。

    不多时,沈明钧从作坊回来,与他一起过来的还有沈溪的恩师冯话齐。

    把人请到里面,沈溪恭恭敬敬上前行礼,冯话齐笑着颔首,他显然也非常关心沈溪这次乡试的情况。

    周氏道:“做学问的事,我跟他爹不懂,先回去了。”

    周氏拉着沈明钧先回沈家院子,而冯话齐则坐下来,询问沈溪乡试的具体细节。

    沈溪看了眼旁边一脸急切的惠娘,这才把考试的几道题目,从头到尾说了。

    冯话齐关心的主要是沈溪的三篇四书文,沈溪一一背诵出来,冯话齐没让沈溪写成书面文字,光从沈溪的诵读中,他就能感觉文章作得很好。

    只是到最后一篇“优则学,学而优”的题目时,他也是思考良久,才微微点头:“切题很好。看来不是没有机会。”

    惠娘欣喜道:“冯先生认为,小郎他有机会中举?”

    冯话齐一脸肯定:“以文章论,沈溪的才学足矣,但……”

    惠娘有些诧异:“文章写得好,不就行了?”

    沈溪道:“先生,姨,这届乡试开始前,与我相熟的苏通苏公子,便拿了三道题目过来,恰好撞上两道题。之后布政使司右参议曾邀请考生聚宴,似有意要在考试后纳贿。本届乡试,怕是有舞弊和贿考之事出现。”

    一句话,让惠娘和冯话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其实冯话齐自己也考过几届乡试,对于乡试中藏着的那些猫腻知道得很清楚,可惠娘却从不知道居然还有这等黑幕,原来在她眼里最是公平公正的科举考试,水竟然那么深。

    惠娘紧张地问道:“那怎么办?”

    沈溪摇了摇头,连冯话齐也叹口气:“只希望内帘官不要受太多干扰,凭心而论,单以文章优劣来定结果,沈溪的机会很大。”

    惠娘听了后不免忧心忡忡,突然叹道:“早知道,还不如找人去布政使司多送些银子。如此一来,或许能让小郎考中举人。”

    沈溪赶忙劝阻:“姨,你可千万别做行贿考官的事,我要中举。一定要靠真才实学。”

    惠娘听到沈溪这么有志气的话,不由点头,但她脸上的忧色丝毫未减少。

    ……

    ……

    冯话齐早早离去,到了晚上,两家人聚在一块儿吃饭。只有沈明钧去了沈明文和沈明堂暂住的院子。

    对沈明钧来说,家里有两个人他不好面对,一个是寡居的惠娘,另一个就是成为他儿媳的谢韵儿。

    作为两家人中唯一的成年男人,沈明钧处境尴尬,只好能避则避。

    沈溪的双胞胎弟妹,沈运和沈亦儿已经两岁半了,两个小的已经开始说一些简单的词汇,会叫爹叫娘,只是走路还不是很稳当。

    周氏把儿子抱在怀里。却对女儿有些冷落,沈亦儿只能坐在林黛腿上,毕竟平日里都是宁儿和林黛照顾她。

    “哥哥,我要吃好东西”沈亦儿明显比沈运更聪明些,同一天出生,话说却更流利,条理性也更强。

    沈溪笑着问道:“想吃什么?”

    沈亦儿想都不想便回答:“想吃冰糖。”

    一句话,就让林黛赶紧去捏沈亦儿的胳膊。周氏蹙眉:“什么是冰糖?”

    沈溪瞪了林黛一眼,也在怪她跟陆曦儿不好好留着她自己那份冰糖,拿来给沈亦儿吃。沈溪道:“就是吃的东西。跟麦芽糖差不多。”

    周氏没多想,可林黛那边肠子都快悔青了,她没想到自己就是个小告密鬼,但跟沈亦儿相比。她还是显得太过纯洁了。她本来只是想讨好沈亦儿这个“小姨子”,没想到差点儿惹祸上身。

    随着菜肴上桌,光是那味道,就让沈溪右手边坐着的朱山拼命咽唾沫,对她而言,鸡鸭鱼肉这些吃食都是在故事里才有的。山里最好的东西便是打到的野味,不过正因为稀少,山里人基本上舍不得吃,得拿下山去换必要的米粮、盐巴、衣物和镰刀、锄头等农具。

    她到了陌生的地方,不懂怎么说话,坐在那儿怔怔看着桌上的饭菜,不敢动筷子。

    “这姑娘虽然长得高高长长的,但小模样看起来挺俊俏,几岁了?可许了人家?”周氏笑着问道。

    朱山的回答很简单:“虚岁十五……”

    “那不是比黛儿还小一岁?哈哈,本还想叫你妹妹呢,看来你以后得叫我一声姨。”

    朱山坐在那儿,尚未明白过来。惠娘笑着招呼:“还不快叫一声姨?”

    朱山这才开口,用浑厚的嗓音道:“姨。”

    周氏“哎”应了一声,脸上一片欣喜:“就是这身子骨……不像个一般的女娃子,不过也挺好,嫁了人好生养,也有力气做活,夫家那边肯定喜欢。等过了年,姨帮你张罗张罗,肯定能嫁个好人家。”

    “呃?”

    朱山脸上满是迷茫之色,明显她根本不懂嫁人是怎么回事。

    沈溪知道,朱山在几岁时娘便过世了,根本没人教她这些,以她的智慧,想理解那些非常困难。

    山里需要劳力,朱山得从小做农活、打猎,做搬搬抬抬的事情,身子骨磨练得越来越壮实,再加上朱起有意把这女儿当男孩子养,这才令朱山不同于一般的同龄女子。

    饭菜分了两批送过来,等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上面摆满了菜肴,惠娘和周氏这才拿起筷子招呼:“吃饭了,吃饭了。”

    在这种两家人聚餐的场合,惠娘和周氏是当家人,她们不动筷子,连谢韵儿都不能动筷。

    把饭碗拿起来,沈溪这边碗里的东西最多,什么好吃的东西,惠娘和周氏都往沈溪碗里夹。

    朱山抱着盛着米饭的碗,眼睛望着沈溪碗里的肉食,只有羡慕的份儿,好在她还会用筷子,不至于用手扒拉,但几下把碗里的饭就给塞进嘴里了,转头看向旁边的蒸笼,意思是还要盛米饭。

    周氏有些不解:“小山啊,你怎不吃菜呢?你不喜欢吗?”

    朱山有些不好意思,讷讷道:“我……我不敢吃。”

    ps:第五更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东风吹,战鼓擂,天子感觉状态正佳,大家难道不来一波订阅和打赏助阵吗?

    顺带求一下免费的推荐票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