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二章 假的吧?(第九更)

    ,。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宁化县那边正在等汀州府的二报抵达,汀州府这边却有自己的二报和三报,只等一报带着省城报喜的文书过来,不然不成规矩。

    二报不去宁化,是因为沈溪本来便是汀州府城的名人,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沈小神童前年府试拿了案首,去年院试又拿了第二?

    上边报下来的,也是“沈家七老爷溪”得中解元,沈家公子就住在府城,讨喜也该往沈家去,中个秀才就能讨来十几两银子的喜钱,若中了乡试解元,那还不是赚翻了?

    官府的报子都是聪明人,先商定好了,无论怎么着,要先等把另外四家的喜先给报了,就算是日夜赶路,这些个老油子也要从汀州府各地赶回来,到辰日这天到沈家来报喜。

    结果去汀州各县报喜的倒是回来了,一报没来,众报子顿时都有种一种吃了屎的恶心感觉。

    “你们说,这省城的大爷,不会是诚心跟我们过意不去吧?别是这会儿真去了宁化县城……他们也不走一下咱汀州府,问明个情况?这人不来,咱就靠一张嘴去报喜,人家能信吗?”

    “莫非他们先到宁化吃一份儿,回头还要到咱长汀县再来吃一份儿,这么好的事谁不干?”

    “哼,谁说一定要他娘的省城的人来写,咱自己写难道不成?”

    “行,自己写。”

    汀州府衙还有长汀县衙的衙差,等着去沈家报喜的人足足有几十号,都眼巴巴等着去讨喜钱,反正历年来什么生员、举人的喜报他们也算见得不少,就算闽西地界文风不那么昌盛,可一省录取六十个左右的举人,总有汀州府的一份儿。

    当然。若真是谁中了进士,可没人敢随便乱写,那会有僭越的嫌疑,但这只是乡试。写了料想也没太大关系。

    府衙的人,按照这届乡试,其他举人的捷报格式,大笔一挥就把喜报给写好了:“汀州府宁化县考生沈家少爷溪,于本届福建乡试高中第一名解元。京报连登黄甲。”

    也是这些年汀州府没出过解元,这些个皂隶不知中解元是怎么个格式,反正差不多就行了。

    写好之后,众人一合计,写得还算不错,赶忙拿起喜报便往沈家那边赶去。

    一路上敲锣打鼓,热热闹闹,这么做既是为了表示他们是正牌报喜的,也是为了彰显喜庆,让汀州府城的老百姓都知道。沈家小公子十二岁就中了解元公。

    十二岁的解元啊福建省有科举以来的第一遭,放眼整个大明,也从来没十二岁就能中举的“神童”。

    经过报子这么一张扬,许多闻讯的百姓簇拥着就往沈家宅子那边而去。

    ……

    ……

    药铺这边,趁着中午人少的时候,三姐妹刚坐下来吃午饭,顺带说事情,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

    周氏蹙眉道:“宁儿,出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宁儿放下碗筷匆忙出去,半晌后回来。摇摇头道:“外面好像有报喜的,往隔壁街去了。”

    惠娘道:“报什么喜?头两天举人报喜,不是都已经结束了么?听说跟小郎关系不错的苏公子,这次一榜考上举人了。人还在福州城没回来,家里那边已经张罗请了几天宴席。”

    周氏怅然若失:“苏公子中举了?”

    惠娘叹道:“就是怕姐姐你多想……这事情我早些时候就听说了,可没敢回来跟姐姐你提及。”

    周氏笑道:“人家苏公子真才实学,连妹妹你也总说让憨娃儿跟苏公子多走动有好处,你看,人家真中了举。若回头再去跟人家攀亲近,人家还瞧不起咱呢。等苏公子回来,让憨娃儿去请人家吃顿饭,说不定以后人家能帮衬着咱呢?”

    惠娘点点头:“那回头我找人安排一下。若咱小郎中了,别说几天宴,请他几个月都成。”

    ……

    ……

    药铺里正在和和气气吃饭,可沈家那边则有些不太好的情况发生。

    作为沈家和陆家的“门神”,朱山这会儿正手持一根粗长的棒子,拦在沈家门前,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步,有谁靠近她就用棍子拍谁。

    一众衙役本来还不信邪,想要一拥而上,结果这朱山下手也是丝毫不客气,一棍子甩中冲在前面的两个衙差。

    这两个衙差的力气合起来都没她大,硬生生被她用棍子顶倒。衙差本是上门讨喜的,见到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家伙,他们恨不能上去把人拿到府衙里饱揍一顿。

    “……这位姑娘,您可否让让?我们是来报喜的,贵府的小公子,这届乡试得了解元。”

    朱山闭着眼又开始舞动棒子,那是虎虎生风,别说是周边的乡里乡亲了,连那些见惯世面的衙差看到后也是满脸惊愕,这到底是个男娃子还是女娃子,气劲这么大?

    “今天有我在这里,谁也别想进去”

    朱山也是跟这群人杠上了,我平日里在院子里就只能修修花坛搭搭架子,正不知道怎么报答人家两位夫人对我的知遇之恩呢,你们这就眼巴巴送上门来,机会难得,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陆曦儿和林黛正在前院院子里。之前两人送饭菜过来,和沈溪及朱山吃过,收拾好碗筷便凑到一块儿看连环画。

    听到外面有响声,两人从门缝看出来。陆曦儿大声问道:“朱山,他们是谁啊?”

    朱山回道:“小姐,您别出来,这些是坏人。”

    衙役也是急了,我们没等到一报就来报喜,已经是坏了规矩,现在最好赶紧让我们报了喜拿了赏钱走人,那是什么事都没有。

    这下倒好,莫非是出门没看黄历,出师不利啊

    “这位小姑奶奶,您看看。我们都是实在人,是来为沈家小公子报喜的,他乡试中了解元,中了举。你懂吗?”

    朱山的确不懂,所以她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林黛到底大一岁,比较懂事,见到外面都是衙差,还有街坊四邻。不可能是歹人上门。再说这情景她以前见过,就是在沈溪去年中秀才那次,不过那次是晚上,来的人都举着灯笼,沈家门口以及院子里好不热闹。

    “小山,别对这些人无礼,他们是来找憨娃儿的,我去找娘说。”林黛一看这可是个立功的大好机会,虽然她不懂“解元”是个什么东西,但料想应该是沈溪考上了。那就可以去周氏面前邀功。

    林黛打开门闩,出得门来,一溜烟就往药铺那边跑。

    林黛不知疲累,她本来就没缠足,大脚丫头跑得稳,心里高兴,脚底也轻快,到了药铺后门,却是敲了半天门,秀儿才过来开门。

    “我找娘。家里有人来啦。”

    林黛进到后堂,连话都没喘匀,就心急火燎道,“娘。家里有人来啦,说是憨娃儿中了什么元。”

    周氏正因为苏通中了举,而自己儿子却没份,越想心里越不好受,此时林黛又在那儿瞎嚷嚷,她听了不由心烦:“回家去。这时候你该留在家里陪憨娃儿读书,谁许你出门了?”

    “可是……”

    周氏喝斥道:“赶紧回家,秀儿,送她回去。”

    林黛一听傻眼了,我这是来邀功的,难道犯错了吗?她眼睛里带着不解,在秀儿相陪之下出了后门口,还忍不住回头看一眼,眼睛里好像在说,我没撒谎啊

    惠娘听到动静从楼上下来,却不见林黛的人,诧异地问道:“黛儿刚才来过?”

    周氏没好气道:“也不知这丫头成天想什么,可能是让憨娃儿娶了韵儿进门,她心里不好受,没事就喜欢过来捣乱。”

    惠娘抿嘴笑道:“那倒要怪姐姐了,知道人家小两口从小青梅竹马,还非要拆散人家。”

    谢韵儿走过来道:“听掌柜的意思,是怪我喽?”

    惠娘笑道:“我可没这意思,你们别多想。”

    ……

    ……

    沈溪正在书房里打盹儿,平日里没人来管他,他算是出入自由,可出去没事做,于是吃饱饭最先做的事便是好好睡一觉,睡得正迷糊,陆曦儿过来扯他的衣服。

    “沈溪哥哥,外面有好多人,小山姐姐正在跟他们打架。”陆曦儿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但怎么看都带着一抹兴奋,别人打得越凶她看了越高兴。

    “还有这回事?”

    沈溪马上与陆曦儿出门,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呼呼”的风声,原来朱山也不知道累,谁靠近门口她打谁,挥舞的棍子就没停过。

    “小姑奶奶,您厉害,我们怕了您还不成?等回头我们再来。”

    跟谁过不去,别跟钱过不去,衙差们上门就是为了讨赏,平日再耀武扬威,那也是为了混个生计,现在明摆着这家人会送大把的银子出来当赏钱,你去把人一个门子给按倒,人家能乐意?

    当然他们也不得不佩服这个脾气古怪的“小姑奶奶”,说了多少次是来报喜的,结果还是给挡在门口。

    “等一下。”

    沈溪这时候开门出来了,见到沈溪,那群衙役简直当看见救星一样。

    “这位不是沈家小公子吗?恭喜啦恭喜啦,这届乡试,您高中解元,我等特来给您报喜。您自个儿瞧。”

    因为朱山守着门口坏了心情,再加上衙差本来就是自己写的捷报,心里有些惭愧,连捷报内容都不读,直接把喜报送到沈溪面前。

    沈溪看过之后,冷冷一笑:“几位,不会是缺几个赏钱,到我沈家来敲上一笔吧?”

    衙差赶紧申辩:“哪儿敢啊?”

    沈溪一看纸张的样式先就不对,更别说上面的文字歪七扭八的,哪里像是个报喜的捷报?就好像是随便找哪个刚会写字的写封红封过来,谎称报喜。

    自从沈溪知道这届乡试有贿考之事出现后,他知道自己中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他根本就没奢求这届乡试能中。若是给他个十几名或者是几十名,他倒也信了,这下可好,直接给报了个“解元”,还是用这么拙劣的纸张送来的,连省城口音的报子都不见,个个全是一副浓重的汀州口音。

    这让他如何相信?

    ps:第九更

    今天已经122张月票和91人打赏了,还能再来一波吗?今天还有更新,大家看得爽一定要支持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515粉丝节的赞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