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三章 小解元公(第十更)

    ,。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沈家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谁不知沈家夫人跟商会大当家惠娘走得近,这两家向来是同气连枝,沈家小郎君中个秀才,街坊就拿了不少喜钱,这次中举人,那更是要来贺喜,把喜钱给讨回去。

    “中没中?”

    “这么多人,到底怎个情况?连个大人都没有,听说是谎报的?”

    街坊议论纷纷,谁也不知是怎么个情况。

    另一头报子也发愁了,要说这次的捷报,的确有不合流程的地方,一报、二报和三报应该同一天到,可一报省城的人却直接去了宁化县城,按道理来说,三报县报也不该是长汀县衙来报,其实只有二报府报才算是正规的。

    “沈家公子,不是我等谎报,实在是您的情况特殊不是?您祖籍宁化县,这省城来的报子直接去了宁化,我们寻思着,这要是耽误了今日的吉时,等压着不报喜的话,莫不是要再过十日等个寅日才行?”

    “我们倒是不着急,可您这边急着等乡试的消息,能不着急吗?您中解元的喜报,其实头几天就传到了知府衙门,您不信自己去府衙查看,可别当我等这些人心存歹意,真不是那么回事。”

    衙差也是急了,本来以为自己写个捷报,就能把沈家人给蒙混过去,谁想小解元公见闻广博,一眼就看出端倪,反倒弄巧成拙。

    沈溪听到衙役的解释,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要说这事情也是挺复杂的,承宣布政使司派来的报子,肯定直接往考生祖籍去了,但他已于数年前就迁居到府城长汀县城。两边要赶着在寅日和辰日报喜,从宁化到长汀消息走个来回,骑快马也要两天。

    “那诸位,先请到院子里等候。”沈溪尽管满肚子的不解。不过人家既然来了,就要先请进门,到正堂里说话。

    一众衙役如蒙大赦,深秋时节摸了一把冷汗,心里都在嘀咕。这要命的喜钱可真不好拿,一个个不由心存忌惮地望了仍旧拿着粗棍好似门神一般的朱山一眼。

    商会果然不简单,当家人是个寡妇,还能请来这么厉害的女护院,要是放衙门绝对是女杀神。

    众人往院子里而去,连街坊也跟着过来贺喜,沈溪对朱山道:“过去药铺对我娘说,家里来报喜的了,让她快回来。”

    “哦。”

    朱山不懂什么意思,先把沈溪的话默念了一遍。又苦着道,“再说一遍,我没记清楚。”

    沈溪给朱山重复了两遍,直到朱山脸上露出“原来这话是怎么说”的神色,才让她去了。朱山一路都在念叨,到了药铺里,面对周氏时,她支吾了好半晌才道:“姨,少爷说……家里来人了。”

    这次惠娘也在,她心思可比周氏细腻多了。赶紧仔细询问一番。朱山眼睛瞪大许久,才想起来这些人的特征:“人好多……”

    惠娘脸上带着欣喜,又不太确定,赶紧道:“姐姐。韵儿,别忙着做生意,快把门关了,赶紧回去看看,莫不是小郎真中举了?”

    周氏一听顿时脚都走不动了,往旁边椅子上一坐。对旁边的小玉摆了摆手:“快过来扶扶婶婶,这怎么着了?憨娃儿哪儿有那福气,举人公可是天上的文曲星,不是平常百姓家出来的……”

    惠娘笑道:“瞧姐姐说的,难道小郎不是咱两家人的福星吗?”

    “倒也是,刚才黛儿那死丫头过来说得不清不楚的,我还当她小孩子瞎闹呢,小玉啊,扶婶婶回家,韵儿,咱今天生意别做了,把门关好。”

    谢韵儿从屏风后出来,点头道:“好咧。”

    这边连忙关门,连生意都顾不得了,把门一关,也不留下谁守着,一起往沈家宅子那边赶。

    还没到门口,就见到沈家门前满是来讨喜的人。

    这些人见到正主回来,一个个都过来行礼讨赏:“我就说这沈夫人,那是一脸的贵气,家里养出个小解元公,这是几辈子修来的造化?沈夫人,您以后当了诰命,可别忘了我们啊。”

    周氏整个人已经僵住了,好在惠娘此时尚能保持冷静,连忙搀扶着周氏,一起进到沈家门。

    刚进院子,就有人喊道:“解元公的娘回来啦”

    这下院子里所有人都围拢过来:“沈夫人,恭喜贺喜。”

    “沈夫人福星高照。”

    “沈夫人早生贵子……”

    一群都是街里街坊没什么文化的,也不懂说啥好,反正讨喜的话就那么几句,可到底街坊四邻的也没谁能中个解元回来,连讨喜的话都只能搬现成的,于是闹出一大堆笑话出来。

    好在恭维话差不多是那么个意思,只要把心意尽到就行了,也没人管他们说的具体是什么。

    周氏整个人都是懵的,被人簇拥着进到正堂,正堂上已经升起沈溪高中解元的喜报,周氏抬头一看,字一共认识俩。周氏到底是妇道人家,这时候有些紧张,看着沈溪问道:“憨娃儿,这到底是咋回事?”

    沈溪上前扶着周氏,恭声道:“娘,孩儿中举了,感谢您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

    说着沈溪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给周氏磕了三个头。

    周氏赶紧扶起自己的儿子,喜极而泣道:“快起来,快起来,这像什么话?妹妹,帮我……招待一下宾客。”

    其实哪里用得着她提醒,惠娘早就让几个丫鬟回去搬钱箱了。惠娘是个细心人,自打沈溪去赶考,她就盼望着沈溪能中举,连报喜的赏钱也早就备好,偶尔打开来看看,想着沈溪真中举时,把喜钱散出去时的喜悦。

    现在梦想成真,她自己也如若置身梦中。

    “沈家大老爷回来啦。”

    院子里张扬了一句,不知的还以为是沈明文来了,但仔细一看却是沈明钧。以前沈明钧在沈家只是老幺。就算给家里作出的贡献再大,在家里也没什么话语权,这次儿子中举,他也直接升格为“沈家大老爷”了。

    周氏见到沈明钧。总算见到个可以倾诉的人,上去哭喊着道:“相公,儿他中举人啦。”

    饶是沈明钧在作坊那边听说了,突然得到这消息身体也是一阵颤抖。从他出生开始,沈家就在为中兴家业而奋斗。他从小就被灌输一个思想:只要沈家有人中了举人,那沈家就能恢复以往的荣光。

    在沈明钧出生时,沈家已经没落,他没见过沈家风光时是怎么个模样,但料想应该跟宁化的王家类似,只有仰望的份儿。

    “好,好哇。”

    当别人都以为沈明钧能说出什么令人刮目相看的话时,可最后只是说出这么一句表达他内心喜悦的朴实语言。

    说话间,钱箱子已经抬了了来,惠娘开始张罗着给前来送喜报的人赏钱。二报一人一两银子。三报一人五钱银子或者五串百文钱。

    至于街坊四邻,一人给十文二十文不等的赏钱,只要是来讨赏的,不管认识不认识,都有铜钱拿,外面还开始预备茶水,谁想喝茶只管自己取用。

    就在沈家热热闹闹发喜钱,顺带张罗着设流水席款待宾客时,沈明文和沈明堂两兄弟也得到消息,从沈家门口这边进来。

    面对沈家这么热闹的场景。沈明文脸上带着疑问,拉着旁边一个刚领了十几文钱眉飞色舞跑出来的毛头小子:“这家出白事了?”

    那人一撇嘴道:“见过白事有人发喜钱的?沈家小公子中举了,还是解元呢,知道啥是解元不?福建第一名。松手。别拉着我”

    沈明文心中惊愕不已,头已经不由自主打转,人都站不稳了:“老三,快扶着我。”

    一瞥眼,沈明堂人早就没影了。

    沈明堂听说老五家的沈溪中了举人,哪里还有闲工夫理会他?沈明堂这会儿人已经进到正堂。跟自己的五弟互相抱着胳膊,正欢喜着流泪呢。

    沈明文本来心里就气不过,这时候眼睛里带着愤怒,找个犄角旮旯往那儿一坐,看着小丫鬟开始往院子里搬桌子,就想上前去把桌子一脚给踹翻了。

    “小幺子?中解元?才几岁?连个廪膳生员都没补上,刚考个秀才,还不知怎么蒙的……莫不是考官看错名字,把我的卷子当成他的?”

    沈明文把手缩进袖子里,嘀咕着,这时候沈明钧跟沈明堂出来找人,半晌后才在角落里发觉已经啐了一地口水的长房长兄。

    “大哥,小郎……七郎他中举人了。”

    沈明钧见到沈明文,本想把这好消息亲口告诉他生平最敬重的兄长,却没想到直接被沈明文甩了个白眼。

    沈明文怒不可遏:“知道了,不就中个解元?还不知是考官怎么给选上的,跑大哥这里来耀武扬威,是吧?”

    沈明钧被教训得有些莫名其妙,赶紧解释道:“大哥,我没那意思。”

    “什么没那意思,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大哥我考了十二年都没考上,你生的小子才考一次,不但中举,还中了个解元回来,你是不是想说大哥我没本事?”沈明文把衣服一解,“我还有什么面目回去见娘?我这就一头撞死”

    “哦,哦。有人没中举人想不开,要撞死咯”

    总有些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沈明文这一嚷嚷,等于是把家丑外扬,谁都知道原来沈家内部也是明争暗斗,小侄子中了举人,当伯父的看不过眼,居然要一头撞死。这不是诚心让小解元公一家背上谋害大伯的骂名,以后没法抬起头来做人?

    沈明堂和沈明钧两兄弟赶紧去拉沈明文。

    到了这会儿,沈明文也觉得被人围观,面子有些挂不住,一时说出气话说要撞死,现在又不撞了,那不是被人瞧不起?

    这时候沈溪跟周氏过来了。

    沈溪道:“大伯,我中了举人,祖母就不会再关你读书了,大伯以后能跟家人尽享天伦之乐,何必想不开呢?”

    沈明文一听,眼睛一亮,连挣扎也忘了,赶紧把衣服拍了拍,深以为然道:“倒也是这么回事。”

    ps:第十更啦

    今天大家看过瘾了吧,从早上七点钟起来,天子一刻没有休息,中间也就吃了个午饭上了两三趟厕所,一直埋头码字,到这会儿还没吃晚饭,为的就是让大家看个高兴

    至于沈溪如何中解元的,后文肯定会有交代,这里先卖个关子。

    趁着大家都高兴,天子吆喝一声订阅、打赏和月票,毕竟这是一本书的根基和关键,天子努力了,也想获得大家的认可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515粉丝节的赞

    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