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六章 柳下惠?(第三更)

    ,。

    上次李氏要沈溪与谢韵儿合卺而特意演的那出戏,已让谢韵儿无地自容,这次二人不但要同床共枕,更要在李氏的监督下沐浴。

    周氏笑道:“娘怎么说怎么是,黛儿,去搬浴桶进房。”

    林黛撅着嘴,老老实实过去搬浴桶。

    这次李氏来,影响最大的那个人就是林黛,若说周氏对她只是稍微冷淡,李氏对她则是彻底不喜欢,以前沈溪是秀才公,就觉得林黛没资格当沈溪的正房夫人,现在沈溪中了举人得了解元,这来历不明的小丫头更是得靠边站。

    那边在紧锣密鼓地安排,李氏甚至亲自到厨房帮忙烧水,沈溪和谢韵儿则被要求提前进房准备。谢韵儿紧张地看着沈溪,问道:“若老夫人一会儿要在旁看着,你说如何是好?”

    沈溪心想,老太太应该没这么变态吧?

    但转念一想,他跟谢韵儿合卺当日,老太太同样在窗外盯了那么长时间,就觉得李氏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谢韵儿的担心说不一定会成为现实。

    沈溪道:“老规矩,闭着眼吧。”

    谢韵儿完全没主意,只能点点头。

    这时候林黛已经端着盛着热水的水盆往浴桶里倒水。几盆热水下去,又端了冷水进来,林黛气呼呼转身出去,还没到门口,李氏已然笑盈盈进门来。

    “还杵着作甚,快更衣啊。”李氏笑道。

    沈溪道:“祖母,我们两个人,这浴桶盛不下吧?”

    李氏笑道:“谁叫你们两个一起洗了,小小年岁不知羞。孙儿媳妇,你是当妻子的,要伺候相公先沐浴,还不替相公更衣?”

    “啊?”

    谢韵儿捏着衣角完全不知所措。

    李氏白了谢韵儿一眼道:“你跟七郎也算老夫老妻了,怎的还这般害臊?哦,是不是觉得祖母在旁边不好意思?那我到外面去,这里留给你们。水凉了就喊一声,叫黛儿送热水进来,灶头还继续烧着水呢。”

    李氏虽然转身出门,但只是关上门并没有走远。又欺负沈溪和谢韵儿小两口是新婚,站在紧闭的窗户外面,透过缝隙向里面打量。

    沈溪也算是有经验了,直接一个侧身背对着窗户那边,低声道:“跟上次一样。继续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谢韵儿着急道:“这是要沐浴,如何做样子啊?”

    沈溪心想,上次连合卺都能瞒过去,这次不过就是洗个澡,有什么难的?

    沈溪过去一口把桌子上的烛台给吹灭,马上听到窗户外面传来一些响声,显然蜡烛灭了老太太从窗缝看不清楚,要捅开窗户纸向里面看。

    沈溪趁着这工夫,把外衣一脱,人已经钻到浴桶里去了。

    “热水真舒服啊。”沈溪穿着裤子下水。有种别扭的感觉,但为了让老太太相信还是喊了一声。

    谢韵儿终于明白过来,拿着毛巾走过去:“相公,要妾身给您搓背吗?”

    沈溪笑道:“谢谢娘子。”

    谢韵儿也学会了错位,在浴桶前,背对窗口位置,作势给沈溪搓背,但其实手根本就没接触到沈溪的后背。

    毕竟沈溪上身并未着衣,就算吹灭蜡烛,她还是闭上了眼睛。里面水声哗哗的。许久之后,沈溪才道:“麻烦娘子把布拿来,为夫要擦干身子。”

    谢韵儿把毛巾拿过去,沈溪站起身时。正对着窗口一边,正好以谢韵儿的身子挡住自己,再加上没什么光亮,老太太也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沈溪只能把上身沾水的地方都擦干了,至于下裳的水,他来不及拧干。

    谢韵儿睁开眼。就瞧见沈溪穿着**的下裳站在她面前,虽然害羞不已,不过她更在意如何瞒过老太太。

    谢韵儿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你洗你的,我上床去自己把衣服换了,你先到柜子那边拿换洗的衣服给我。”

    沈溪从浴桶出来,作势好像在跟谢韵儿亲密,但其实继续借助错位挡着他,等他钻进被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笑声:“七郎,洗澡何必把灯灭了?把灯点上,里面乌漆墨黑的,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沈溪已经在被窝里了,按照正常情况,他此时应该是身无寸缕,可关键是他的下裳还湿着穿在身上。沈溪应道:“知道了祖母,娘子,劳烦你把灯点亮。”

    谢韵儿先过去柜子那边把沈溪替换的衣服拿过来,这才到桌前把烛台点燃,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光亮。

    外面传来李氏的声音:“黛儿,过来换水”

    林黛匆忙提着木盆进来。

    这次沈溪小两口沐浴,其实最累的那个人是她,既要烧柴还要端水。她进屋子来,见到地上**都是水,而沈溪则露着半边上身在被窝里看着她,她心里越发地生气,有种被小情人辜负的羞恼,却还是强忍委屈,老老实实用木盆去盛浴桶里的水。

    当然,也没全部把水更换,只是舀了一半,很快她又端着热水进来,屋子里热气腾腾,这次水可比上次热乎多了。

    等林黛出门,谢韵儿站在那儿有些手足无措,这时候应该轮到她沐浴了,可屋子里一片光明,又没人给她借位,没法跟沈溪一样半穿半解进浴桶。此时她只能求助地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沈溪,这才注意到沈溪原来是闭着眼睛的,而沈溪的头恰好支在床头位置,李氏最多只能看到沈溪的下巴。

    谢韵儿心思慧黠,马上明白怎么回事,本来她应该去屏风后宽衣,可此时她心乱如麻,顾不上那么多,便就地更衣起来。

    李氏见谢韵儿宽衣之时,沈溪脸还是朝着外面,不由心怀安慰,看起来小夫妻的关系很好,闺房和谐,并未因为岁数差距而尴尬,那距离她抱重孙子为期不远了。

    以前她觉得谢韵儿不好,主要是岁数太大,现在再一想。或者错有错着,谢韵儿二十岁左右的年岁,正好是生养的好岁数,若太青涩的话。娶个十三四岁的千金小姐回来,抱孙子可能就要等几年以后了,那距离沈溪“成家立室”就有些遥远。

    李氏并不是特别在意抱个重孙,毕竟大房那边沈永卓已经生了一个,她只是希望沈溪早点有后。这样那些当大官的就会觉得沈溪已经长大成人,足够外放做官了。

    此时房间里的两个人,心里都有些矛盾和尴尬。

    沈溪闭着眼,听着面前传来的哗哗水声,非常清楚一睁眼就能见到美人沐浴,甚至一会儿还有美人出浴可观赏,谢韵儿是大家小姐,身子清白为人检点,如此美人可不同于风尘中的女子,贞节看得比性命都重要。

    但明明睁开眼就能看到。谢韵儿也没心思总是看着他是否闭眼,可他还是要保持君子的风范,这算是他对谢韵儿的承诺。

    就算这天他没喝什么鹿茸泡酒,身子仍旧一阵火热,某个部位一直坚挺如铁。沈溪到底已经十二岁了,自从元阳初现之后,其实有些事就算他刻意去忍也忍不住。这个关口,他只能尽量压抑心中的旖念,可越是压抑,脑海中仍旧不断描绘他并未见到的唯美画面。

    至于谢韵儿。心中也很矛盾。

    她自己根本分辨不出对沈溪是何等情感,或者是当弟弟更多一些,但沈溪的才华和智计,还有对谢家人的帮助。都让她觉得感恩戴德,甚至觉得,就算以身相报也是份属当然。但她也知道,无论是沈溪,还是沈明钧夫妇,都没做好正式迎接她当儿媳妇的准备。二人只是“形婚”。从开始便是演一出戏,那时沈溪尚是个秀才,她都觉得配不上沈溪,如今沈溪高中解元,她更是自卑。

    谢韵儿一直以来的婚姻观念,是要从一而终,在她选择以形婚的方式嫁给沈溪时,她就做出决定,以后不再成婚,跟惠娘一样当个“寡妇”,照顾谢家人,以后有惠娘和周氏照顾,她也不怕无伴终老。

    可她毕竟才二十岁,思想会显得幼稚一些,等她真正再成长些之后,就会明白身边有个可以倚靠的男人是多么重要。

    沈溪沐浴完全是在敷衍,但谢韵儿则认真地在洗着身子,就好像李氏所说的那样,既然选择同房,就要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对得起沈溪,还有周氏对自己的帮助。

    她这是要还债

    沐浴结束之后,谢韵儿直接站起身来擦拭,李氏仍旧没走开,等谢韵儿把亵衣穿上之后,沈溪突然道:“娘子,该吹灭蜡烛睡觉了。”

    “嗯。”

    谢韵儿面颊火烫,都没心思注意沈溪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连亵裤都没穿,直接过去把烛台吹灭,等她上了床榻,外面才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李氏到此时才心满意足离去。

    沈溪睁开眼,低声问道:“祖母走了?”

    “嗯。”

    谢韵儿微微点头。

    沈溪突然从被窝里拿出一条湿哒哒的下裳,却没丢到地上,而是回过身从床里面的缝隙扔到床底下去了,谢韵儿赶紧闭上眼。

    沈溪笑道:“我刚才已在被窝里换好了,你看?”

    谢韵儿这才睁开眼看,等确定沈溪不但换了下裳,外面还穿好白色单衣后这才放下心来,她也不知为何会对沈溪如此信任。但见沈溪突然头要靠近过来,她又紧张道:“你……你穿好了,我……我没穿。”

    沈溪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见谢韵儿露出被子外面的脖颈只能见到一条红色的亵衣带子,顿时明白,把头转向里面:“你还是去换上吧。”

    谢韵儿迟疑了一下,才道:“不用,明早我会早些起来换。你晚上别太靠过来就好。”

    沈溪苦笑不已,他心想:“若睡着了,有些事是能控制得了的吗?我们可是睡在一个被窝里啊。”

    ps:第三章来了

    兄弟姐妹们一定要记得支持天子啊,成绩越好,天子心情越舒畅,灵感迸发之下,码出的字也越多,大家就看得越过瘾

    订阅月票打赏推荐票拜托大家帮忙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