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八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第五更)

    ,。

    促成沈家中兴,是李氏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所在,任何损害沈家声望、影响沈家崛起之事,她都要剔除。谢韵儿如今俨然已是沈家中兴的老鼠屎,为她所不容。

    但仅凭老许头的一番话,李氏不会轻易休了谢韵儿这个刚娶进门不久的孙媳妇。再怎么说,她对谢韵儿已经从不满到满意,就算这个孙媳妇真不能生儿子,不是还有一个随时可以纳进门当偏房的小童养媳林黛?

    加上有从前被江湖术士蒙骗的经历,李氏对于算命先生说出来的话还是抱有极大的谨慎,等老许头走了后,她一个人坐在正堂,似乎是在发呆,实际上却是在想沈溪接下来要走的路。

    我孙儿中举人之前,我给他铺的路不多,但以后要出仕为官,可要全数我说了算才行。

    “娘,连算命先生都说韵儿的命不好,您看……咱是不是把她休了,再让憨娃儿娶别人?”

    周氏送客回来,眼巴巴看着李氏。

    李氏皱了皱眉:“你这个当娘的,一点儿都不为儿子考虑,这事放在几个月前可以,现在七郎中举,他若休妻,外人岂能不说小郎弃糟糠?”

    周氏跟谢韵儿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

    “索性还有黛儿那丫头,不行先纳进门,做个妾侍,以后生个儿子不亏待她就是,哪个做官的不是三妻四妾?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前面的话是对周氏说,后面则是对谢韵儿说的。

    任何女人,刚嫁进门才半年,夫家就要给丈夫纳妾,放谁身上也是不能接受

    谢韵儿没有犯七出之条,想休也没有合适的理由,更何况就算真的犯了七出,只要罪过不是很严重,沈家仍旧不能休谢韵儿,因为在七出之外。还有“三不去”。

    一不去是“有所娶无所归”,二不去是“与更三年丧”,三不去是“前贫贱后富贵”。谢韵儿家人安好,且未遇丧事。前两条是不符合“三不去”的。

    可第三条,就严严实实契合上了。

    沈溪迎娶谢韵儿之前是秀才,迎娶谢韵儿之后考取了举人,还是一榜得中解元,符合“先贫后贵”的标准。就算谢韵儿主动提出要归家,且犯了七出之条,可说出去谁会相信?

    这不是沈家嫌贫爱富,想把谢韵儿扫地出门迎娶豪门小姐?

    李氏的想法,既然谢韵儿不能生养,可以让林黛来代替,到底林黛也十五岁了,一般人家的姑娘,十四岁出嫁,十五岁生头胎的比比皆是。沈家供了林黛六年吃穿。现在要她回报沈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谢韵儿道:“老夫人,妾身愿意主动与相公和离,绝不拖累沈家。”

    李氏怒道:“就算把你休了也不能和离,否则我沈家颜面何存?此事毋须多言,先这么定了”

    李氏心想:“七郎昨日与你鸳鸯戏水,分明是感情深厚。我若赶你出门,七郎因此恨我,还不是被他娘白白占了便宜?”

    李氏学聪明了,这件事要有坏人。但坏人不能由她来当,就算要休妻也要等以后周氏来落实,这样沈溪就不会恨到她身上。她也知道沈溪这个孙儿跟她不像小儿子那么言听计从,还有个被她看来刁钻的周氏可能会说她坏话。

    等周氏带着谢韵儿到了沈溪书房。把老太太要沈溪纳林黛做妾的事一说,沈溪脸色稍微变得有些沉重。

    对于迎娶谢韵儿这件事,本来就在沈溪的“计划外”,他对谢韵儿还是很欣赏的,但那只限于对谢韵儿才德和美貌的欣赏,并无太多杂念。可在迎娶过门后。就这么眼巴巴送走,站在男人的角度来说,不甘心啊

    这么好的姑娘,没嫁过人,为撑起一个家自强自立,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还是个女神医,清清白白家世也好,更没犯七出,有什么道理休了?

    但沈溪也觉得自己配不上谢韵儿,大致跟谢韵儿的想法一样,因为二人的年龄差距,还有谢韵儿内心高洁。

    沈溪心想:“我一个毛头小子,就算有了功名,可在她看来,我们之间没什么共同语言吧?既然如此,何必强求呢?”

    “其实我有个办法,就不知谢姨能否接受,这对谢姨来说,或者有些残忍。”沈溪道。

    周氏埋怨道:“憨娃儿,有主意快说,藏着掖着不是让老娘干着急?”

    看到谢韵儿也眼巴巴看着自己,沈溪闭上眼,缓缓将他的主意说出来,最后周氏也看向谢韵儿,因为沈溪这主意的确很“损”,有点儿要彻底败坏谢韵儿名声的意思。

    “韵儿,看你的了。”周氏最后轻叹。

    谢韵儿咬了咬牙道:“感谢婆婆和相公这几个月来的收留,若媳妇再赖在沈家,倒是做媳妇的痴心妄想。媳妇愿意如此。”

    周氏有些不太忍心地点点头。

    等晚上周氏带着谢韵儿到药铺,把事情跟惠娘一说,惠娘蹙眉:“以前小郎的主意,我觉得都挺好,可这次……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以后让韵儿怎么做人?”

    谢韵儿流着泪道:“掌柜的,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不能总拖累相公啊……”

    周氏叹道:“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实在不行,就真跟憨娃儿圆房,他人是小,不过元阳也来了,大人能做的他都能做”

    谢韵儿啜泣着摇摇头:“相公跟黛儿和曦儿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再者他有更好的前程,若娶了我这不详人,总对他前途有损。婆婆,掌柜的,你们不用劝我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惠娘坐下来,好像在生沈溪的气,怪沈溪出馊主意,可她也不得不承认沈溪的办法可行。她轻叹道:“就算韵儿你答应,还是先问过你家人,我这就让宁儿带我的信过去。这可关系到你的终身幸福啊”

    谢韵儿就算不为自己考虑,可听到惠娘提及家人,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

    ……

    当晚,谢家人得到消息。知道问题严重,谢伯莲夫妇匆忙到药铺里来商议此事。

    谢伯莲有些不太满意地对周氏道:“我说亲家母,我们把韵儿可是清清白白托付过来,什么错都没有就扫地出门。已是对不起我们家韵儿,居然还想出这么绝的法子,不是让我家韵儿以后连个夫家都寻不到?”

    谢伯莲因为坐牢之事,为人已经木讷了,但他显然也很在意这个女儿。觉得让女儿含辛茹苦打理一个家,甚至连终身幸福都耽误了,实在是为人父的过错。

    谢家人都很喜欢沈溪,现在沈溪又中了解元,每日里去谢家恭贺攀关系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那些以前与谢家交恶的亲朋故交,此时都上门致歉,让谢家面子里子都有了,可若经此一闹,谢家立马会成为汀州府百姓的笑柄。

    周氏叹道:“其实我们也很喜欢韵儿这个媳妇。”

    谢伯莲怒气冲冲一拍大腿:“那你们还休我闺女?”

    他身后的谢夫人赶紧拉了拉谢伯莲。意思是让谢伯莲冷静。

    虽然谢伯莲夫妇气不过,但他们也清楚,这桩婚姻本来就是沈家为了帮谢韵儿在官府那边蒙混过关,配合演的一出戏,又不是没提前商量过,正是说好了嫁过门再休妻,两边仍旧和和睦睦,这事才定下来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沈溪竟然十二岁就中了解元,沈家这边有“三不去”牵绊。不好休妻,而谢家那边也不乐意,我女婿中了解元,作何不能假戏真做?

    谢家不知道沈家老太太逼沈溪和谢韵儿合卺。要是他们以为自己的女儿已经“**”,更不会答应让女儿回门。

    本来很好解决的事情,到此时已经变得复杂至极。

    这件事怪不得沈、谢任何一家,沈家只不过是遵从谢韵儿的意思,再加上本身“演场戏”的约定;谢家这边是想给女儿一个美好的未来,不想让女儿做弃妇。从此孤苦一生没个着落。

    要怪,只能怪这桩假婚姻本身。

    惠娘见两家人的关系突然闹僵,赶紧走出来,满脸自责:“要怪,事情都怪我。当初要不是我说让小郎假意娶了韵儿为妻,就没今天这么多事。若谢家人因此而感觉蒙羞,我愿意拿出两千两银子来,让谢家回京城,重兴祖业,当作偿还……”

    谢韵儿却已经泣不成声:“这……哪里怪掌柜,怪……就怪我命不好……”

    谢夫人怜爱地抱着女儿的头,哭泣着安慰:“闺女啊,你怎能这么说?是我们爹娘亏欠了你,是这个家亏欠了你啊。”

    本来矛盾重重,可谢韵儿这一哭,屋子里所有人都在抹眼泪。

    一场争执,变成温情戏。

    周氏看这情形,想让谢家人那边答应沈溪的“馊主意”不太可能,她自己也不太同意让谢韵儿背负骂名出门,此时她表态道:

    “这样吧,从今往后,无论我儿怎么看,韵儿永远都是我沈家的儿媳妇,若将来真有一天,韵儿她自己想走,我沈家绝不拦着,休书都已写好了,韵儿何时都可以还她的自由身。我沈家,绝不再提休妻之事。”

    李氏不想当坏人,其实周氏也不想当恶人。

    周氏倒不是为儿子喜欢与否考虑,在她这个做母亲的心目中,儿子是个小屁孩,懂什么情情爱爱的,这桩假婚姻儿子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她是为儿子和谢韵儿的名声着想。

    谢韵儿脸上满满带着感激,轻唤一声“婆婆”,投到了周氏怀抱中。周氏将谢韵儿好一顿安慰,谢韵儿情绪才稍微平复了一些,谢伯莲夫妇总算松了口气。

    怎么说闺女还是保住了解元公媳妇的名头,在谢伯莲夫妇心目中,已完全把沈溪当作是女婿看待。

    ps:第五更

    要知道沈溪出的什么损主意,请看下章分解马上沈溪又要走上会试之途了,兄弟姐妹们何不来一波支持,以壮行色?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