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九章 入太学读书(第六更)

    ,。

    就在举行这次家庭会议时,有三个关键人物没有去,一个是李氏,第二个是沈明钧,第三个是当事人沈溪。

    沈溪也是在事后才从周氏那里得知事情商议的结果。

    “……留下来也挺好,韵儿比黛儿年长,识大体,又能帮你管着这个家,就算以后我和你爹都不在了,她也能打理好这个家……”

    周氏神色带着几分恍惚,却不知是她真的想开了,还是单纯想让令她自己接受这结果,寻求自我安慰。

    到了晚上,沈溪跟谢韵儿仍旧同房,李氏已不过来监督,或者是老许头白天那番话起了效果,既然谢韵儿福薄,下不出蛋来,还去管她作甚?

    如此谢韵儿能稍微自在一些,吹灭蜡烛,与沈溪再次躺在一张睡榻上,两个人仍旧是相敬如宾的状态。

    沈溪道:“我今天的主意出得不好,你别见怪。”

    谢韵儿一笑,侧过脸望着沈溪:“你的主意很好啊,我若是当着街坊邻居的面,将自己的夫家长辈痛痛快快地斥骂一番,就算被休了也没人会可怜。是我自己……下不去这决心而已。”

    顿了顿,又道:“你放心吧,等你中解元的风潮过去,没什么人注意了,我会走的。”

    “走不走没关系,只要你自己觉得好就行。”沈溪说完,把身子背过去,“你知道我年纪还小,做不了什么。”

    沈溪也学会自我安慰了。

    谢韵儿脸上却露出微微苦笑,在她跟沈溪成婚第一日,就亲眼见证了沈溪从男孩到少年的转变,只是她没法让沈溪从少年变成真正的男人吧。

    ……

    ……

    两天后,李氏离开府城,同时把沈明文、沈明堂和沈明新三兄弟带走了。

    本来她想带沈溪回宁化,让街坊邻居看看,但她听冯话齐说沈溪很可能会以解元的身份选入太学读书,从太学出来,可以成为名儒或者直接委任为官后。李氏动了心思,改而让沈溪继续留在府城,等候省城提学的消息。

    大明在南京和京师设国子监,国子监便是中央官学。为全国最高学府及教育行政管理机构。大明实行双京制,在南京和京师分别设有国子监,设在南京的国子监称为“南监”或“南雍”,而设在北京的国子监则被称为“北监”或“北雍”。

    国子监的学生通常是从各地生员中成绩或资格优异者,称为贡生。意谓以人才贡献给朝廷。还有便是依靠父祖的官位而取得入监的官僚子弟,此种荫生称为“荫监”。景泰年后,由于国库紧张,可以用钱捐到进入国子监读书的资格,这叫捐监。不论是哪一种,只要进入国子监,俱都称为“监生”。

    国子监内,又设有太学。

    通常来讲,国子监的监生通常是秀才,太学生则是举人。

    沈溪曾与苏通一起拜访的伦文叙。就是以举人身份入太学,而后成为名儒,历史上伦文叙是弘治十二年会试会元,殿试状元。

    此时距离这届会试,只剩下半年时间。

    李氏一走,沈溪跟谢韵儿继续分房睡,虽然周氏说接受了谢韵儿这个儿媳妇,但也只是名义上接受,在她心里其实也觉得辱没了谢韵儿,事事都遵从谢韵儿的意思。未有丝毫勉强。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却是打也不想打,挨也无处挨。

    谢韵儿回到药铺坐诊。因为她还要赚钱养家,不愿做不劳而获之人。

    到了十月初二,苏通从福州回来,还没回家门,就到沈家来拜访,说是贺喜。却是来攀亲近。

    在苏通看来,跟沈溪交上朋友,算是值了。

    “沈老弟,真是恭喜了,这一届乡试五千多名考生,你能名列头名解元,实在令为兄汗颜。为兄不才,仅列了个五十四名,险些就吊了榜尾……”

    苏通中举,对他自己来说也很意外。

    苏通没敢奢求一届便中举人,就好像沈溪想的那样,这年头要中举,场内和场外的因素很多,不是说学问好就一定能中举的。苏通自己也清楚,他的才学只是在汀州府考生中名列前茅,放到福建全省就不够看了,谁想竟然中了。

    “沈老弟,你中解元,吴公子得了亚元,你们二人可真是天生的冤家啊。之前谁都没想到,这届乡试,解元、亚元都出在汀州府,你们二人也算是为我汀州府士子争光了。”苏通说这话时,语气中带着几分羡慕和嫉妒。

    沈溪摇头苦笑:“其实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解元究竟是怎么来的。”

    苏通听了哈哈大笑:“如为兄这般,苦心去求反而求不着。不过这事儿也是透着一抹古怪,这次乡试背后纳贿的不少,吴公子得亚元倒能理解,他是山西布政使家的公子,可沈老弟你……并无冒犯之意,莫非沈老弟背后也……”

    虽然苏通没说完,但沈溪知道,苏通是想知道他有没有送礼。

    沈溪除了刚开始交的那四两银子学贡,便再没纳过贿赂,若想以四两银子就能“买”个解元回来,这福建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所定的举人价码也未免太低了些。

    沈溪事后也问过惠娘,惠娘听明白后竟是后悔不已,说早知道送钱有效,肯定会花个千八百两的,就图个心安。

    事实证明,沈溪中解元并非是惠娘所为,他总觉得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事被他忽略了。

    沈溪摊摊手,继而又苦笑着摇了摇头,苏通便不再追问。

    苏通要回去安顿家人,尤其是他的长子刚出生不久,远行在外回来,正好见一些亲朋好友,接受祝贺,事情多得很。

    沈溪送苏通出门时,苏通感慨道:“这届鹿鸣宴,只有沈老弟你跟吴公子未出席,少了几分热闹啊……解元和亚元同时不在,剩下举人却又全在,这可是福建鹿鸣宴有记录以来第一遭。”

    沈溪愣了愣。随即哑然失笑,未予置评。

    等苏通走了,沈溪仔细琢磨一下,问题不少。

    他没留下参加鹿鸣宴。一方面是因为李氏和周氏殷殷嘱咐,另一方面则是前途未卜,即便留下也未必会有机会出席。

    再者,参加鹿鸣宴并不是免费的,名义上说是官府请客。但其实背地里需要考生自己掏腰包,赴宴时还得给主考、同考和外帘官送礼,又要大大破费一番。

    所以,那些寒门出身的士子,知道这鹿鸣宴参加不起,即便想尽早知道自己考试的情况,也不得不提前回乡等候消息。

    鹿鸣宴在放榜第二天就举行,事后不会补办。

    苏通所言,除了他跟吴省瑜外,其余中举之人都参加了。难道说这届其余中举的士子,都预先料到自己能中举,而且都有银子去给考官送礼,打肿脸充胖子参加鹿鸣宴?

    显然不是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届中举之人,全都是“关系户”

    要么是有官宦背景,要么是暗中纳贿打通了关节,为什么中举的人都没走?因为他们交了银子,知道自己很可能中举,所以才留了下来。等确定中举了还要再送上一份礼,算是“尾款”,不去不行。

    苏通之前就跟沈溪商量过纳贿的事,遭到沈溪拒绝。但苏通自己肯定是交了钱的,所以苏通才选择留在省城等消息。

    或者是苏通交的银子不足,又或者是关系不硬,最后只得了个五十四名。

    沈溪心里犯嘀咕:“那为何我没纳贿,反倒中了举人,而且得了解元?仅仅是因为我才学好。考官想找我出来当挡箭牌?”

    带着这样的疑问,沈溪又等了两日,省城传来消息。

    经过福建提学苏葵和福建布政使司共同保举,宁化县沈溪以及清流县吴省瑜,以及本届乡试名列前茅者,年龄在二十五岁以下的考生,被保举进入太学读书,全福建,一共五人。

    周氏知道后,兴奋得不得了。

    沈溪入太学读书,虽然会北上京师,且一去多年,但总算是沈溪有了出息,正所谓水往地处流,人往高处走,就算当娘的舍不得,为了儿子的大好前途,她也只能忍痛舍弃。

    沈家门前又是张灯结彩,鞭炮齐鸣,一连串好消息,再次让沈溪在汀州府好好风光了一把。

    在沈溪中解元,还被保举进太学读书的消息传开后,城里城外有头有脸的人纷至沓来,一方面是攀关系,另一方面则是有些人希望把田产归到沈溪名下,借以逃税。

    来拜访的人各有不同心思,有许多人本都是沈明钧夫妇需要仰望的,以前就算八抬大轿去请,人家也不稀罕,现在挤破头前来,周氏甚至动了把沈家门楣重新修缮的心思。

    惠娘道:“即便要修,也要等小郎当了官才修,现在还只是举人,中了解元选送进太学读书,并没有正式当官……以后等他穿着官服回来,这门楣不修都不成了”

    惠娘说这话时,其实带着几分羡慕,可惜她只有女儿,没有儿子能去考功名,就算沈溪将来当官,光耀的也是沈家门楣,跟她没关系。要封诰命,也是封给沈溪的亲生母亲周氏和正妻谢韵儿,没她的份儿。

    但她就是为沈溪感到开心,就好像将来的荣光也会降临到她自己身上一般。

    这天苏通也带人前来恭贺,全都是与沈溪同届参加童生试的考生,包括郑谦这样还在为考生员而发愁的童生。

    沈家同时来了两位当届乡试的举人,还有那么多生员前来恭贺,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沈家已上了一个档次。

    周氏特别为这些士子在沈家正堂安排了宴席,苏通等人都带着厚礼而来,以前参加文会,大家伙坐下来一通滔滔辩论,辩论过后吃喝完,抹抹嘴就走人,可这次不行,你来新科解元家里,不带点儿有分量的礼物,这次你能进门,但以后你是不想再来了,是吧?

    当然,在场最为瞩目之人,除了沈溪,就是同样中举的苏通。

    酒过三巡,苏通笑道:“恭贺沈老弟入太学读书,接下来贤弟就得启程,赶往京城了吧?索性明年会试,在下也要前往京城,不若一路同行?”

    沈溪道:“明年春天才举行会试,苏兄是否太过急切了一些?”

    “哈哈,早点儿去好早做准备嘛……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京城是天下间最为繁华之所,而我福建则偏居东南一隅,总要去见识一番才好。再者说了,从福建到京师,山长水远,早些出发才不怕临时有事耽搁了,这路上有个伴儿,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ps:第六更

    今天又是两万多字,从早上七点过起来码到现在,又在电脑前整整待了十二个小时天子现在全身疼痛,可终归是咬牙坚持下来了。

    天子这么努力,就是想得到大家的认可,请各位兄弟姐妹,务必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哦

    谢谢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