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二章 带女眷上京(下)(第三更)

    ,。

    陆曦儿把话说出来后,一时间整个房间的人都安静下来。

    小妮子横手叉腰,一副犟着要跟周氏和惠娘硬磕到底的架势,说出的话也没打算收回。

    这是她第一次在人前说出要嫁给沈溪的话,以前就算她想,也只是藏在心里,或者是对沈溪说说,就算当着林黛的面她也没有提及。

    话说出来之后,惠娘和周氏神色略显复杂。

    “小丫,说什么呢,快回家休息。”

    惠娘像是在生气,但她生气的样子是摆给周氏看的,让周氏认为女儿的痴心妄想不是她教出来的,实际上她心里隐隐有一丝窃喜……

    早在几年前,惠娘就动过把女儿许配给沈溪的心思。

    连当娘的都觉得,沈溪这个女婿没一点可挑剔的,怎么能责怪本身就跟沈溪青梅竹马的女儿呢?

    陆曦儿说出这话,就看周氏如何反应了。小妮子这时候死抓着惠娘的手,嚷嚷道:“沈溪哥哥就要带黛儿姐姐走了,他们以后都不回来了。娘,我不管,我就是要嫁给沈溪哥哥……呜呜……”

    哭闹是小姑娘家为达到某种目的最有效的办法,陆曦儿本来就生得讨人喜欢,谁都不忍心让小姑娘难过。

    可听到陆曦儿这番话,周氏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更谈不上有何反应。

    惠娘见状,误以为周氏不愿意,心中叹息了一声,脸色转而变得严厉,喝斥了小妮子两句。

    周氏这才反应过来,但想到家里谢韵儿和林黛已经够让她头疼的了,如果再添个陆曦儿,还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一时讷讷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等陆曦儿闹够了,气呼呼回房去蒙头大哭了一场,惠娘除了心疼只剩下难过,因为陆曦儿自小没爹。她给女儿的是近乎于盲从的溺爱,女儿一直以来都听话懂事,她觉得这是女儿识大体顾大局,她却不知。要不是有又当父亲又当哥哥,还兼小情人的沈溪在,陆曦儿根本不会这般乖巧可人。

    ……

    ……

    “那个坏家伙,就知道跟我争。哼。”林黛平日里跟陆曦儿情同姐妹,可涉及到自己的终生幸福。她丝毫也没有退让的意思。但她也知道沈溪对陆曦儿的关心丝毫不比她少,只能用自己的方法争宠。

    陆曦儿在哭闹不成,其后几天干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似乎想用这种方法让两家人回心转意。

    跟谢韵儿的情况类似,沈家人不想委屈了陆家的掌上明珠,惠娘又觉得女儿配不上沈溪,所以周氏和惠娘对两个小家伙的姻缘,压根儿就没想过凑到一起好好商谈下。

    随着远行的准备工作就绪,沈溪即将出发前往京城。

    沈溪此次进京,一共带了三辆马车。沈溪跟自己的书本、笔墨纸砚单独一辆;女眷带着细软乘另一辆,由朱山赶车;第三辆马车载着随行的车马帮弟兄,这些人将作为沈溪的“小厮”,到京城后帮沈溪打点。

    宁化那边,李氏听说沈溪要到京城读书,本想来送一下,可她毕竟才刚从府城回去,年老体弱经不起折腾,于是想让沈明堂代表她送,结果沈明钧写信回去劝阻。说一切均已安排妥当,让李氏不用担心。

    李氏自然当作这是儿子和儿媳妇不领她的情,又生了几天闷气。

    ……

    ……

    沈溪这边家当和细软已算不少,可相比于苏通那边。却是小巫见大巫。

    苏通这次上京,光是仆人就带了十几个,连人带行李共有六辆马车,刚纳进门的一名小妾和一名模样俏丽的丫鬟随行照顾。

    提前一日约好见一见,商量行程时,苏通就带着小妾和丫鬟到了茶楼。认真介绍给沈溪认识。

    “……这是楚绣,这是甄儿,一个刚进门,另一个正在考察期……沈兄弟,你觉得她们如何?”

    沈溪苦笑一下,按照这年头娶妻纳妾的标准,娶妻娶贤,纳妾纳色,苏通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无论是楚绣还是甄儿,都比他原来的妻妾漂亮了许多。毕竟苏通考中举人,连纳妾的选择面也大了许多,至于婢女则是刚买回来的,准备作为通房丫头,若甄儿以后运气好,或者能成为苏通的妾侍,所以苏通才笑言正处于“考察期”。

    沈溪道:“苏兄,明日出发,我也带了几名女眷。路上会有些许不方便,还是不宜多见为好。”

    苏通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沈溪跟郑谦那些人不同,沈溪是少年郎,不懂什么叫风花雪月,就算沈溪跟花魁熙儿和云柳共处一室,最后不也什么都没发生吗?苏通笑道:“为兄明白。”

    沈溪心想:“你不明白,我带女眷进京是为照顾我起居,而你带女眷纯粹是为了打发旅途的无聊。”

    其实苏通自己也知道,他这次想中进士根本没任何机会,所以苏通进京城的主要目的,还是沿途增长见闻,顺带游山玩水,心态极为放松。

    但沈溪的目的却很简单,若能在十三岁的这次会试中一榜得中,他可以省多少年的寒窗苦读,就算不中,他在太学读书,也需要用心。

    ……

    ……

    第二天早晨,沈溪漱洗完吃过早饭,便准备出发,外面马车已经备好。

    这次送沈溪到京城,宋小城又安排了个得力手下作为沈溪的跟班。此人名叫唐虎,跟大才子唐伯虎只差了一个字,宋小城给其取了个外号叫“糖葫芦”。到沈溪嘴里,那就更简单了,称呼“葫芦”了事。

    这位葫芦兄,也是宁化人,属于猴精那种。

    沈溪发觉,宋小城本身就是个精明滑头的人,所以他选择的这些部下,基本跟他一个脾性,马九是这样,这个葫芦也是如此。

    葫芦手底下有四个人,负责轮流赶车,而葫芦则作为沈溪这辆马车的车夫兼保镖,路上还会出面帮忙打点。但车马帮只发给几人不多的车马费,具体用度,全部得由沈溪来具体负责。

    为了防止路上出现奴大欺主的情况,宋小城找的人。都是信得过的宁化本乡本土人,知根知底,而且保证他们从京城回来后,能在车马帮里担当要职,因此一个个都卯足了劲儿。

    林黛这趟远行。作为沈溪的贴身丫头,单独负责照顾沈溪,至于朱山和宁儿则照顾她。

    这天早晨,全家人都出来相送,连谢韵儿也如同沈溪真正的夫人一样,亲自过来搀扶沈溪上了远行的马车,这是客家人送郎君的传统风俗。

    陆曦儿却在自己房间里不出来,主要是她要嫁给沈溪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心里气不过,所以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被沈溪问及。惠娘安慰道:“小郎安心去就好,小丫这孩子是小姑娘脾气,过几天就会好。”

    等她侧过头去时,却在偷偷抹眼泪,可惜沈溪没瞧见。

    这次沈溪出行,街坊四邻大多出来送行,到底是送小解元公去京城入太学,等小解元公回来,指不定就是什么朝廷的大官,那时候哪里还有机会攀亲近?

    街坊四邻把自家准备的礼物送过来。都是朴实的东西,大多是鞋垫和吃食,毕竟普通人家也送不起什么贵重的东西。

    几乎是长街相送,街坊四邻跟在后面。沈溪步行,到了城北门,守城门的官兵都围了过来,向沈溪致意。

    汀州府的小解元公,十二岁就名动福建,身为汀州人。说出去都带着一股自豪,很多没见过沈溪模样的,也过来一睹风采,但见到本人后心里都有些失望:

    原来小解元公就这模样啊,跟我家孩子差不多,怎的人家就是解元公,而我家孩子还在玩泥蛋?

    出了城门,沿途要进城的商贾和挑夫自觉地把路让开,很多人听说这是要送解元公前往京城,干脆加入到送行的行列。

    沈溪从来没得到这种如同百姓送青天大老爷一样的待遇,一直出城六七里,百姓才相继散去,但还是有不少人坚持送沈溪到了城外的十里亭,作为与沈溪同行的另一位举人,苏通早已在长亭等候。

    “沈老弟,你再不来,我还以为今天不走了呢。”

    苏通迎上前来,想跟沈溪沾沾光。

    果不其然,等他跟沈溪打过招呼,别人一问,这位是谁啊?自然有人代为解答:这位苏公子,也是咱汀州府的新晋举人。

    别人一听,立即带着恭敬和艳羡,果然人以群分啊小解元公结识的都是才子贵人,而我家孩子玩泥蛋所认识的都是拿竹棍当马骑的。

    终于要出发了,沈溪心中尚记挂着一件事,其实这些天他也一直在等福州那边的消息。

    “娘,过几天家里若是有我的来信,记得随家书一起送到京城去。”沈溪临走之前嘱托道。

    周氏蹙眉:“憨娃儿,有什么人会给你写信?”随后脸略微一沉,“莫不是你在外面还有什么女人?”

    沈溪皱眉道:“娘,你在想什么呢。我跟宁化的王家公子关系一直不错,娘应该知道的,他今年参加武举乡试,这些天正在福州,无论他中不中,我都想知晓。”

    周氏满脸愕然:“王家公子考武举?我怎不知,你小子可别诓骗老娘……回头我让你爹问问……不过这王家的公子,跟咱不是一路人,你别多想了……路上要小心啊”

    因为沈溪没来由提到王家公子王陵之,让周氏离别的伤感稍微消减了些。周氏还是很介意当初丈夫在王家做事,被人呼来喝去的经历,对于王家人没什么好感。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长亭之外再送,已不合送别的规矩和礼仪,这长亭也是最后分别之所。

    临走之前,沈溪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给沈明钧夫妇磕头,这是为人子应尽的孝道。

    这让沈明钧夫妇成为在场所有人羡慕的对象……看看人家养的好儿子,不但有出息,还这么孝顺,以后当了大官,他爹他娘能不跟着享福吗?不行不行,我小儿子也要读书,以后也要考举人做大官,到时我也来送他,让别人好好羡慕我一回。

    沈溪这次远行,算得上是一次“广而告之”,此后几年汀州府孩童的入学率,有了显著的提高。

    或者将来某位才子大儒,本来活该是个做力气活的,可是因为家中长辈受到沈溪中举的刺激,继而令其读书,由此改变命运。

    ps:第三更

    天子有些卡文,兄弟姐妹们来一波订阅和打赏刺激下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