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六章 大媳妇,小郎君(第三更)

关灯
护眼
    ,。

    宴席散了,苏通还有些没回过味来,他从开始便不知这祝希哲就是名闻天下的江南大才子祝枝山,所以才闹出这许多变故,心里暗暗为最后能过关庆幸不已。

    从酒肆中出来,已是上灯时分,苏通道:“沈老弟,下次可否先提前知会一声,直到最后一刻我才知道此人是谁……若是因此丢了面子被江南士子嘲笑,那就不好了。”

    沈溪道:“之前我不是已经提醒过你了吗?”

    苏通摇头苦笑。

    沈溪只对他说祝枝山是江南名士,他没往心里去,或者是在他心里理解这“名士”的意思跟沈溪所理解的不同。

    苏通心想:“以后若是再遇到这种情况,我可要细细思量了。”

    到了客栈外,唐虎已在那儿等候,等着接沈溪回商会分馆。苏通突然神秘兮兮凑过头来,问道:“沈老弟,今晚于公子家里有个宴席,你能否同去啊?”

    沈溪见苏通那略带隐晦的笑容,顿时明白了什么。于步诚第二天将一同前往拜会谢铎,他究竟送了什么礼能让苏通怦然心动?莫不是此二人臭味相投?大晚上的去人家家里饮宴,能做什么好事?

    沈溪摇摇头:“明日拜会过谢老祭酒,后天一早我们就要继续启程。旅途劳顿,我还是回去休息吧。”

    苏通笑道:“沈老弟毕竟年岁尚小,身子骨经不起折腾……身边有如花美眷,也要节制一些啊。”

    显然他领会错了沈溪的意思。

    沈溪是真的要回去休息,被苏通当作是要回去贪恋温柔乡。苏通总是以己度人,以为别人跟他一样。

    沈溪回到商会分馆后院,见林黛立在门口撅嘴看着他,脸上带着新婚小媳妇一般的幽怨,见到沈溪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去哪儿了?我等你好半天,以为你走丢了呢……”林黛委屈地说道。

    沈溪笑了笑:“只是出去跟苏公子商量接下来的行程……怎么了,黛儿,一时不见我就想得慌?”

    “呸。不要脸,谁想你了?”

    林黛把头侧过去,想跟沈溪耍花招,可半晌沈溪都没过来哄她。她又气呼呼地转过头来,正好跟沈溪的头撞在一起,“你……你又这样,坏死了”

    林黛不再只是个天真烂漫的小萝莉,她已经十五岁。待字闺中准备嫁人了。

    这次与沈溪北上,按照周氏之意,二人要以主仆身份相处,林黛是沈溪的小丫头,负责照顾沈溪,但没有强令她不能跟沈溪怎么怎么样。

    以前林黛总念叨,若是自己不能跟沈溪长相厮守,就让沈溪带她私奔,此番与私奔很像,二人同行。无拘无束。

    沿途住客栈时,林黛经常想若是沈溪去她房里“搞偷袭”该多好,可沈溪一路上都规规矩矩,对她关心倒是挺多的,但到了晚上不但没有同榻共枕,甚至连同房都没有,让她好生失望。

    林黛也想过,或者是沈溪怕路上人多眼杂,不太方便成就好事,所以到了南京安顿下来后。她开心地布置好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作为她新婚的婚房,可沈溪一整天连跟她单独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沈溪进到房里,与林黛、宁儿和朱山坐下来吃晚饭。刚才酒桌上。人多嘈杂,又发生那么多事,沈溪只是象征性地动了两下筷子,他觉得还是回来就着小菜下饭更能填饱肚子。

    朱山吃饭一向很快,但这次沈溪动作更快。

    只吃了一碗,沈溪就落箸:“我已跟苏公子商量好了。明日去拜访谢老祭酒,后天一早出发,渡江北上。”

    朱山傻笑着问道:“是过大江吗?我听爹说过,那江面好宽的……”

    沈溪心里升起一抹疑问,按照朱起的说法,他祖籍汀州,而且早年带着一群人隐居山林,应该没出过福建,没事怎会跟朱山讲起千里之外的长江?

    再一想,或者朱山口中的“大江”,其实是闽江或者是汀江,但好像又不对,沿途朱山看到过汀江、闽江和钱塘江,没发出过“江水好宽”的感慨。

    沈溪道:“吃过饭,先各自回房休息吧。”

    正要起身离开,宁儿突然道:“小姐,让奴婢今晚跟您一起睡吧。”

    林黛正恨沈溪不解风情,怒气冲冲反问道:“你干什么要跟我一起睡?跟小山睡怎么了?”

    在分配房间时,沈溪自己单独一间,林黛一间,而朱山和宁儿两个属于丫头,挤在一张床上。

    宁儿带着几分忌惮看了朱山一眼,有口难言。

    沈溪心里透亮,朱山晚上打鼾的声音太过响亮,令宁儿睡不着……他自己也跟朱山同房睡过,深知其中之苦。

    沈溪回到房中,第一件事便是更衣,然后准备去院子里漱洗。

    此时已是冬月,天气寒冷,这年头卫生环境普遍较差,主要是人们为生计奔波,没心思追求生活质量。

    但沈溪却是文明人,不想捂出跳蚤或者虱子来。

    此行他带的衣服算不上多,最多只能做到几天一替换,在南京歇脚这几日,正好洗涤衣物补充补给。

    沈溪刚换好衣服,林黛端着木盆进来,里面盛着热气腾腾的热水。她的样子就像个贤惠的小媳妇,沈溪正要过去接过,林黛不肯,直接送到床边。

    “喏,洗脚吧。我帮你。”林黛脸色有些羞红。

    林黛居然主动委屈自己给他洗脚,这尚属第一次,沈溪笑道:“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回房去吧。”

    林黛听到这话,带着几分羞愤道:“你是嫌弃我,觉得我不如谢姨,是吗?”

    沈溪听出林黛的醋意,赶紧解释:“没有的事,就算谢姨嫁过来,不也没帮我洗过脚?”

    林黛道:“可是……当妻子的就要为相公洗脚啊,我娘当初就经常帮我爹洗脚,她说,男人做大事,女儿家要懂得体谅丈夫……”

    沈溪心想:“虽然林黛总不提自己的亲生父母。可到底她离开父母时已有九岁,很多事情都已经铭刻到脑海里,以前官宦千金的家教对她影响不小。”

    沈溪笑道:“那你有见过我娘给我爹洗脚吗?”

    这个问题把林黛给问住了。

    说真的,她还真从未见过。并非是周氏和沈明钧要躲在房间里,做一点闺房之乐的事不给小的瞧,实在是没有就算周氏对丈夫很依赖,可因她的强势,没让沈明钧给她洗脚就算不错了。

    林黛一时踟躇。新旧观念对她的观念产生一些影响,但以她目前的认知,应该是沈溪说得对,毕竟以后她要嫁的人是沈溪,女人以丈夫的意念为准则总没错。

    沈溪见林黛不肯走,笑道:“小媳妇,我要脱衣服了,你再不走,我就抓你过来,给你洗脚。”

    林黛一听。吓得赶紧跑了,等出了房间门口才反应过来:“我不就是以小媳妇的身份过来的吗,他要宽衣我伺候着,他要给我洗脚我推开就是,跑出来作何?”

    等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再回去又有些不好意思。林黛自尊心很强,能落下脸过来一趟已经鼓足了勇气,再来一次她还真下不起那心。

    沈溪把林黛“赶”出房门,松了口气。

    长大后的林黛。出落的亭亭玉立,在他眼中一天比一天诱人。如今小妮子已经变成大姑娘,身子不再青涩,为人又知情识趣。会做些小动作来吸引他。

    沈溪自己的身体也在逐渐发育中,现在已经具备做男人的条件,就算跟林黛做了夫妻,闺房生活不会很和谐,但至少要了林黛的身子还是可以的。

    的确是两厢情愿,人又在外地。没家里的管着,想怎么都行。但沈溪不准备过早做这种事情,这对现在这副身体很不利,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三更敲响,沈溪放下书本,吹灯上床,刚合上眼睛,就听到房间门“咯吱”响了一下,不知道谁在外面推门,结果推不开……沈溪从里面把门栓插上了。

    “开门。”

    门口传来林黛含羞带怒的声音。

    沈溪只好过去把门打开,这门栓其实只是一条一尺见长的木棍,若真有什么贼摸进来,靠这个是挡不住的,但贼拨门栓又或者撞门,会发出声响,可以提前预防。

    “为什么要插门?以前在家里你从不插门的。”林黛进屋后,又羞又恼,看样子就差要伸手打沈溪,质问他为何那么“忘情负义”了。

    沈溪苦笑道:“这不是人在旅途吗,总要小心些才好。”

    林黛怀里抱着个枕头:“那……那我们一起睡,我……一个人害怕,睡不着。”

    林黛已经许久没对沈溪说“害怕”了,或者这是她想表达亲近的方法吧。

    沈溪点点头道:“可以啊,不过我很累,没时间跟你讲故事……你睡外面,我睡里面。”

    “嗯。”

    林黛没提什么意见,过去摆好自己的枕头,先等沈溪上榻,她才吹灭蜡烛钻进被窝。

    沈溪跟谢韵儿同房时,不会多想,可面前的是他青梅竹马的小童养媳,孤苦伶仃对他痴恋不已。这令沈溪难以平心静气,只能头朝里面竭力抛去旖念。

    最开始,林黛的确规规矩矩,可还没等多久,手已然伸了过去,先搭到沈溪肩膀上,后来干脆环着沈溪的腰,将他紧紧抱住。

    “黛儿,做什么?”

    林黛挪过头跟沈溪共枕,头依偎在沈溪的肩膀上。

    林黛什么都不说,虽然她年岁比沈溪大三岁,可有些事她毕竟没经历过,周氏也没跟她具体说明,她其实只是一知半解。

    ps:第三更送上,求下免费的推荐票谢谢啦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