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七章 拜见谢铎(第四更)

    ,。

    林黛不说话,也不松手,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其实只要靠着沈溪的肩膀,小丫头心底就会升起安逸的感觉,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少女只有怀春的心思,只求精神上的寄托,并不奢求别的,再加上林黛对于男女之事并不是很懂,就这样抱着沈溪已经很开心,不多时人就沉沉睡了过去。

    但这可苦了沈溪,男孩子在懂事之后,很多事情是控制不住的。

    沈溪一直折腾到很晚才入睡,半夜醒来,林黛仍旧抱得他紧紧的。等第二天早晨起来,依然是昨夜入睡的姿势,只是林黛没有昨晚抱得那么紧了,靠在他后背上,睡得好似八爪鱼一样。

    沈溪想把她从自己身上解下来,但只是动了一下,林黛就醒过来了。

    “嗯……”

    沈溪转过身,与林黛对视。

    小妮子羞赧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因为她上身只是着小亵衣,看上去娇羞可人,春意盎然。

    沈溪起来穿衣,林黛好似小娇妻一样帮忙,但沈溪却不习惯被人侍候。

    因为昨夜睡得不好,沈溪起床后感觉身体像散了架一样,洗漱完简单吃了点儿东西便出门去。

    苏通见到后,感觉沈溪举止有些别扭,笑着打趣:“都说了沈老弟你要节制一些……”

    沈溪瞪了苏通一眼:节制你娘啊,看不出我这是落枕了吗?

    苏通的精神很好,他身后跟着于步诚和一位名叫令中杰的士子……今日去拜访谢铎,四人同行。

    沈溪没去过谢铎府上,但其余三人包括两名本地士子也不知道,因为这是谢铎临时租的房子,不是亲近的人根本不知具体位置。

    明代京官可以依品秩高低,配给勤务员、伙夫、马夫、门卫、抄写员等皂役,如果不要这些人员的话,可以折算成工食银归己有。《玉堂丛语》中曾记录了谢铎集资买房的典故:谢铎一直租公家的房子住,因为南京的房价一个院子要六百两银子。以谢铎二百两的年俸根本买不起。

    所以谢铎想了个办法,就是把朝廷配给他的马夫、伙夫等仆从全部“折现”,终于把房子买了下来。

    但据沈溪所知,此时谢铎并未买房。

    沈溪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谢铎与他的交集。改变了历史走向。等到了请帖上注明的地址,沈溪发现谢宅的知客和仆从一概不少,这说明老人家也是懂得享受生活之人,而且他也有财力这么做。

    《礼记曲礼》中言:“大夫七十而致事。”意思就是官员七十岁以后就得退休。而到明朝开国时,朱元璋下令官员六十而休。开国功臣刘伯温也是年满六十就主动提出致仕,得到朱元璋犒赏。

    到了弘治四年,朝廷下令:“自愿告退官员,不分年岁,俱令致仕。”就在这条法令发出后,谢铎就兴高采烈申请致仕了,当时他才五十六岁,尚未到法定退休年龄,可见谢铎对于做官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本来弘治皇帝是要清除朝廷的冗官冗员,结果该退的没退。不该退的却退了,而说出去的话又收不回,弘治皇帝除了在心里暗骂这匹夫不识好歹,却没任何办法。

    结果第二年闽浙以及两广之地爆发瘟疫,弘治皇帝委派钦差探明情况,第一个就把谢铎给想到了。

    你个老匹夫,不想给朕做事是吗,现在是让你为国效命,为民生服务,你敢违抗圣旨?

    本来谢铎在考察过岭南瘟疫。开始推行种痘之法后,朝廷准备委以重任,结果老先生一办完公差,直接写了奏折把具体情况禀明。连京师都没去,又回家安享天年去了。

    弘治皇帝很着恼,后面隔三差五就有人在他面前举荐谢铎,就好像是他这个当皇帝的把忠臣给逼走似的。

    按照大明朝廷的规定,提前致仕的官员,将予以升职晋级的奖励。一般升一级。谢铎致仕前是从四品,到了致仕反倒俸禄升了一级,收入不少反多。这样一来,谢铎手头阔绰了一些,加之又是租住公家的房子,所以才没有削减随身的侍从。

    谢家宅门外,昨日见过的小厮早已等候。

    沈溪投递名帖时,苏通有些紧张,怕谢铎不允许除沈溪之外的其他人入内,谁知小厮只是看过名帖,连问都没问,直接在前面引路,让四人进到院落中。

    院子简单朴实,只有前后两进,前院连个正堂都没有,过了院子正对的就是谢铎的书房,后院则是谢铎和仆从的卧房。

    因为夫人早逝,儿孙也不在身边,谢铎几乎算是一个独居的孤寡老人,但他的性格开朗,在院子里养花种草,甚至还开辟了个小苗圃,里面种植一些草药。

    沈溪不知道这是否跟谢铎当年考察瘟疫有关。

    “四位且稍候,我这就进去通传。”

    小厮恭敬行礼后,把四人留在院子里,自己进门去了。

    苏通看了院子后不禁有些失望,这简直是小门小户人家的院落啊,跟谢铎的名声实在不相符。他打量苗圃里种的草药,忍不住看了沈溪一眼:“沈老弟,你可知这种的是何物?”

    沈溪家里经营药铺,对于草药当然是门清,但他不想解释太多,只是摇摇头故作不知。

    至于于步诚和令中杰,也对谢铎的府邸充满诧异,这会儿他们简直以为自己走错了门庭,这“谢老先生”不太可能是前南京国子监祭酒谢铎吧?不然就算谢铎想低调,朝廷也不断然不会如此亏待他。

    半晌后,小厮扶着个拄着拐棍的老人走了出来。

    沈溪看了过去,虽然比之六年前相见时苍老些许,但沈溪一眼还是认出这就是那个没什么官架子的钦差。

    至于谢铎为何会拄着拐棍,看起来行动不便,沈溪初时以为谢铎年老,力不能支,但仔细观察后,发现谢铎步伐稳健,手脚平稳,这衰老的模样多半是故意装出来的……

    或者谢铎是想让这几个后生出去后传扬。说他的确年老体迈,连路都走不动了,根本就不可能出仕,正好达到其避免少见或者不见客人的意图。

    “宁化举子沈溪。见过谢老祭酒。”沈溪上前行礼,同时将谢铎身份言明,打消另外三人的疑虑。

    苏通等人虽然心里犯嘀咕,但还是上前恭敬见礼。

    谢铎笑道:“你真是当初那个小家伙沈溪?好些年没见,一下子长大许多。若你不打招呼,我还不敢相认呢”

    谢铎对沈溪很亲切,就好像自家长辈对晚辈一般。

    于步诚满腹疑窦:“这位老先生看着不像谢老祭酒啊,莫非这两个福建来人,找人串通好演戏,骗财骗色?”

    但随即想到是自己主动找苏通请求“入伙”来见谢铎,对方二人尤其是这个年少的,丝毫也没有劝诱之语,越发觉得事情蹊跷。

    关键是谢铎怎会跟一个十二岁的后生这般熟稔?难道沈溪跟谢老祭酒之间有亲戚关系?

    “老祭酒说的是,学生已经长大了。头年汀州府院试第二,今年福建乡试,侥幸得了解元。”

    沈溪把自己近年的成绩汇报给谢铎听,怎么说谢铎也算对他礼遇有加。人家表现得对你亲近,你也要表现得恰如其分,总之是礼多人不怪。

    谢铎满意地点了点头,撸撸胡子:“此事老夫已有耳闻,着实为你高兴。走,到里面说话。”

    沈溪上去搀扶谢铎,就好像真正的爷孙一般。

    苏通三人跟在后面。就连苏通也心生怀疑:“沈老弟怎么可能早年与谢老祭酒相识?这莫非是另一位谢先生?”

    可到了谢铎的书房,等苏通和于步诚等人见到书架上琳琅满目的藏书,一个个顿时惊讶得合不拢嘴:宋版书甚至是绝版书比比皆是。

    谢铎是有明一朝最著名的藏书家,成化四年。其父便在家乡桃溪建“贞则堂”,后来他又于“贞则堂”之东建藏书阁为“朝阳阁”。第一次辞官后,谢铎以中秘图书以及四方所购置于“朝阳阁”中。

    有的书如《尚书》、《西汉书》、《韩柳李杜集》残缺不全,又多方鸠集,与其他收按类收藏。藏书达数万卷。编有《朝阳阁书目》,并著有《桃溪集》、《伊洛渊源续录》、《尊乡录》等。

    如今书屋里的书。不过是谢铎近期收集所得,但即便这样,也远非一般“老先生”能做到。

    苏通三人咋舌不已:“怪不得当了朝官连房子都买不起,感情把钱都用来收拢书籍了。”

    谢铎对于自己的藏书也很满意,见苏通看到书后正欲伸手,随即意识到什么马上又收了回去,不由笑道:

    “书本来就是拿来让人看的,你们若想看,只管翻阅便是,只是不许带出这屋子。若身上有火信,也先留在门外。”

    这年头的人,很多都会带着火折子出门,因为这书房里藏书多,属于易燃物品,里面别说火折子,就连烛台就没准备。

    由此可见,谢铎不会在这书房里挑灯夜读。

    苏通三人很高兴,这次来拜访谢铎,能一睹许多绝版书的真容,足够夸耀一辈子了。

    谢铎笑道:“小沈溪,多年没见,我后院种了几株外间不常见的药草,正好你懂这些,帮老朽看看如何?”

    “是。”

    沈溪知道谢铎是要借一步说话,恭敬应了,随谢铎一起往后院去。

    还没出后堂,谢铎就把拐杖交给旁边侍候的小厮,身体站直,腿脚也恢复了灵便。沈溪故作惊讶,谢铎活络一下筋骨,道:“可别对外人说啊”

    “学生明白。”沈溪道。

    谢铎感慨地说:“听闻这届福建乡试解元,名叫沈溪,我还惊讶了一下,算了算你年岁,不过才十二三,只想或事有凑巧?但后来又听说这沈溪是宁化人,便知是你无疑了。福建乡试解元,真是年少有为呀”

    沈溪没想到谢铎远在南京,对他的事也打听得这般清楚,心里不由带着几分感激:“学生初至应天府,本该马上来见,只是……”

    “只是怕吃闭门羹,是吗?却也怪不得你。”谢铎笑道,“若你到了南京,过门不入,我才不会原谅你。幸好让家仆找到了……挺好的,你马上就要到太学,在里面用心读上几年,对你的帮助很大。”

    “你府试和乡试的文章我都看过了,才学不错……对了,听说昨日你与祝允明见过面了?”

    沈溪心想,谢老先生对外面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哪里有避世的味道?

    ps:第四更

    天子也想快一点儿,但涉及历史人物,许多东西要查证,确实快不起来。不过四更也不少了,足足有一万三四千字,希望能尽快把情节写顺,再次加速。

    继续求订阅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