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九章 倩影相随

    ,。

    按照苏通的意思,是要让甄儿送沈溪进房休息,可沈溪见到这等阵仗,怎会留在客栈?

    苏通喝了几杯,人有些醉醺醺的,坚持亲自送沈溪出客栈,还提醒沈溪好几次,下午会派人去商会那边迎他去于步诚家。

    沈溪推辞不过,只好先回商会分馆,准备晚些时候装病推脱。

    沈溪出客栈没走几步,迎面过来一顶小轿。

    小轿看起来平常,沈溪没多想,往路旁躲了下,结果小轿直挺挺朝他撞了过来,当前一名小厮模样的人好似故意找麻烦,沈溪一个闪身堪堪避开,那人继续拦在前方,喝了一声:“你踩着我脚了。”

    声音很熟悉,沈溪抬起头来,正好对着熙儿的脸。

    换上身小厮的衣服,熙儿俏脸上增添了几分英气,一双眸子骨碌着在沈溪脸上打量,比当日穿文士衫扮男装还多了几分慧黠和灵动。

    “真巧啊。”沈溪拱拱手。

    二人算是“故交”,一起喝过酒、吃过饭,沈溪还曾给她画过肖像画,换伤药,一起装扮倭寇,最后将宋喜儿诱捕杀死沉江。

    熙儿略微有些骄横:“巧什么巧,现在你踩着我脚了,快跟我道歉。”

    熙儿似乎故意跟沈溪置气,沈溪不为己甚,目光落在那顶小轿上,就在他想里面到底是云柳还是玉娘时,玉娘的声音传来:“不得对沈公子无礼。”

    说话间,玉娘一袭漂亮的裙装,从轿子上下来,浅笑晏晏望着沈溪,欠身一礼道:“奴家见过沈公子。”

    沈溪回礼:“玉娘有礼了。”

    玉娘似乎是对于沈溪的还礼感觉几分荣幸,笑了笑道:“沈公子,不妨找地方坐下来说话?”

    沈溪看了看路边,正好有家不大的茶楼,于是作出请的手势,与玉娘一起入内。上到二楼。找了靠窗的位子。玉娘却不太敢与沈溪同坐,道:“奴家一介卑微之人,不敢与解元公同桌而坐。”

    “玉娘此话就有些见外了,请坐。”

    虽然这年头等级森严。但沈溪没有那么多拘礼的地方。再者说了,如今的玉娘也不算是贱籍中人,已经是良家。

    玉娘这才敛起裙子,恭谨坐下来,却是低着头没有与沈溪对视。也是为表示对沈溪的敬重。

    玉娘道:“沈公子当日走得太急,奴家也是在公子离开福州后才得知……”

    沈溪道:“不辞而别,实在是家中挂念得紧。玉娘,你不是要留在福州城吗,却不知……为何到南京来了?”

    玉娘笑道:“奴家此行乃是前往京城,路径应天府,听闻沈公子昨日令吴中才子祝枝山铩羽,方知沈公子也在此地,便让人问了沈公子的住处,冒昧来访。却是在外面遇到。”

    沈溪点了点头,但他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他住在商会分馆又不是客栈,玉娘怎会这么准确找来客栈,还会在门口偶遇?或者玉娘早就来到,一直派人暗中盯着他,等他出来时,正好装作“偶遇”。

    沈溪道:“那确实是很巧。在下心里一直有疑问,难得今日遇到玉娘,不知玉娘可否为在下解惑?”

    “但说无妨。”

    玉娘似乎也料到沈溪会有问题问她。

    “这届福建乡试,背后有贿考之事出现。玉娘可有听闻?”沈溪道。

    玉娘轻轻颔首:“奴家确有听闻。”

    沈溪问道:“那玉娘,可有为在下……暗中走过门路?”

    玉娘迟疑了一下,才幽幽作答:“沈公子才学过人,获得福建乡试解元乃是实至名归。沈公子怎能对自己的才学有所怀疑呢?”

    沈溪笑道:“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我在这次乡试中,未免显得太过特殊了。”

    玉娘想了想,哑然失笑:“沈公子又何必妄自菲薄?其实这届福建乡试,内帘官所选定的解元,就是沈公子。只是……奴家不过是替沈公子讨了个公道而已。”

    沈溪叹了口气。

    长久以来盘桓在他心头的疑问终于算是解开了,为何在一届如此乌烟瘴气的乡试中,他还能得到解元的头衔,不是因为他的学问有多好,而是玉娘以及她背后的势力暗中发力了。

    一句“替沈公子讨了个公道”,要动用多少关系,花费多少银钱?甚至可能是以美色相诱

    这背后隐藏的东西太多了

    沈溪起身,恭恭敬敬行礼:“在下一定牢记玉娘的恩情。”

    “不敢当,不敢当。”玉娘站起身道,“沈公子对奴家恩同再造,奴家就算为沈公子奔走说话,那也份属当然。沈公子切勿多想,奴家所言句句属实,沈公子本就是内帘官所选定之解元,只是有人想从中作梗。奴家所帮的,不过是个小忙。”

    沈溪笑了笑,这还算是小忙?要不是玉娘以及她背后的势力,他别说得解元,很可能直接榜上无名,要再等三年。三年之后谁又知道是何模样,考乡试就一定能中举?别等蹉跎三年之后,又等三年。

    重新坐下来,玉娘把福州城里的情况大致跟沈溪说了一下。

    “……沈公子离开福州后,方都指挥使因被朝廷勒令剿匪,无暇顾及福州城内势力,訾倩想收拢原本宋喜儿的手下,重振旗鼓,但她并无宋喜儿的号召力,如今福州城里势力众多,相互对峙,隐约间车马帮和汀州商会的势力最大。”

    沈溪大概也料到了。

    宋喜儿失踪之后,别的势力所要抢的都是有形的资产和地盘,却忽视了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诸如码头和车马行,没有及时伸出手。这是城里聚集劳力最多的地方,谁掌握了,就等于拥有大批壮丁资源。

    或者在一些人看来,这些人只能做力气活,上不得台面,可就是这些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可以拧成一股绳,只要纠结起来,就足以各家势力分庭抗礼。

    而别的势力一时人手缺乏。不得不对外招募人手,可却没有太好的方式安顿所有人“就业”,冗员一多,势力内部消耗增加。矛盾便会突显,令商会及车马帮有机可趁。

    码头的壮丁,平日是出苦力的力夫,一旦需要,只要拿上刀枪就是帮众成员。在争抢地盘时。人数优势无比明显,加上沈溪给马九和龙掌柜制定的一套完整的规章制度,车马帮想不壮大都难。

    玉娘把福州的情况说完,笑道:“沈公子可真是文武全才,令人好生敬佩。若奴家年轻十岁,必定以奴婢身份随在沈公子左右做牛做马……可惜,唉”

    这话说得极为诱人,在沈溪眼里,就算是十年后的玉娘,仍旧有她的魅力。只是这女人在欢场上是身经百战的老手,有刺的玫瑰碰不得。

    沈溪岔开话题:“玉娘为何没留在福州城?”

    玉娘叹道:“奴家得罪了訾倩,她怎会容我?我本想投在车马帮名下,但訾倩一直伺机报复,奴家心想,自己本是京城之人,在京师有些旧友,便带了身边姑娘,一同前往顺天府,谋个出路。”

    真的这么简单吗?

    沈溪心里打了个问号。

    玉娘从汀州府教坊司脱籍。等于是恢复自由身,但她最多是个平民,没有官府的路引如何跨州过省?

    若她只是带着云柳和熙儿,倒也有可能。但刘大夏帮玉娘赎的是一票人的乐籍,玉娘也是准备带这些没有出路的姑娘开个青楼继续从事她的“老鸨”旧业,这么招摇过市,没有路引可是寸步难行,可谁又会给她们签发路引?

    难道又是玉娘身后的势力发力?

    没有玉娘的坦诚相告,沈溪是不可能知道她此行真正目的。沈溪道:“既然玉娘同往京城。不妨一路同行,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玉娘摆手道:“不可,奴家身边都是女眷,不敢与沈公子同行,免得坏了沈公子的名声。”

    沈溪见玉娘坚持,便不再多说。

    玉娘和身边的姑娘,虽然现在赎籍为良,可到底她们出自风尘,世俗之人对她们永远都会有偏见。

    但其实教坊司的姑娘跟普通青楼的姑娘是有区别的,因为教坊司内无论姑娘赚多少,都要上交官府,再领取相对应的俸禄。她们不是纯粹为利而出来陪客人,普通青楼的姑娘则不同,她们做多少都是有提成的,就算开始时不情愿,可到后面还是想“多劳多得”。

    沈溪道:“始终是同路,我与苏公子准备过江之后,再乘船北上。若玉娘不想与我们同行,可找了船只在后跟着,这一路上若有什么事,也能有所帮衬。”

    “如此甚好,多谢沈公子挂怀。”

    玉娘笑着回答,突然想起什么,又问道:“却不知沈公子出行在外,身边是否需要有人照顾,奴家让熙儿和云柳两个丫头过去伺候如何?”

    玉娘在福州城时,就准备把熙儿和云柳的卖身契送给沈溪当作礼物。

    要说玉娘到底是生意人,她把熙儿和云柳等人从教坊司里救出来,随即便让她们卖身给她,方便管束这些女子。

    沈溪知道,玉娘说的“伺候”,已不单纯是端茶递水,就连熙儿听了这话,脸上也带着几分红晕。

    “在下谢过玉娘的好意,不过身边带着女眷,平日有人照料,让玉娘费心了。”

    听到这话,玉娘会意点头,她旁边的熙儿却有些不满。这已是沈溪第二次拒绝玉娘的好意。

    沈溪看看天色不早,便起身告辞。

    与玉娘一路说着下楼,玉娘此来似是有什么事要说,但到最后作别,都没提出来。这令沈溪心头增添了几分疑惑。

    沈溪在想玉娘要说什么事,或者跟她北上京城的目的有关。

    可玉娘到底是什么人,又在为何人做事,他到现在仍旧是一无所知。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