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 神秘的约见

关灯
护眼
    ,。

    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玉娘没有选择正堂叙话,而是到偏院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说。

    见到玉娘,沈溪起身行礼,玉娘只是微笑颔首,欠身一礼,对旁边的云柳和熙儿道:“你们先退下,我有话对沈公子说。”

    “是。”

    云柳和熙儿离开房间。

    沈溪观察玉娘神色,似乎无意将此事告知云柳和熙儿。看来之前二女并没有骗他,她们的确是不知情。

    玉娘没有落座。

    等到沈溪坐下后,她依然站着,恭恭敬敬地说:“沈公子,近来发生一件棘手之事,奴家无可求助之人,只好冒昧相请。”

    沈溪蹙眉:“在下初来京城,人生地不熟,且在下不过一介少年,有何事能帮到玉娘你呢?”

    玉娘轻轻一叹:“沈公子太过自谦,其实沈公子的才学和胆略远超常人,若公子觉得此事棘手,奴家绝不强求。”

    分明是你邀请我上门,现在人已经来了,却说不强求?分明有失诚意

    沈溪并没有马上应承下来,他毕竟不知到底是什么事情,当下摆了摆手:“玉娘但说无妨。”

    玉娘道:“事情大致始末,请恕奴家暂且不能言明,但此事与安贼余党有关。其实与沈公子……也有一定关系。”

    安汝升被擒拿两年多时间,柴市问斩也有两年,这两年里汀州地面大致安稳,没听说安汝升的余党要出来闹事。

    现在沈溪到了京城,玉娘却说出安汝升余党犹在活动,让他有些吃惊。沈溪微微摊手:“不知在下能帮什么忙?”

    玉娘再次行礼:“若公子有空暇,可否与奴家出去一趟,有人想见公子一面。”

    见沈溪脸色有些迟疑,玉娘补充,“此人其实是沈公子的旧识。所见之地亦并非偏僻,公子切勿担心安危。若有何事,奴家拼死也会维护公子周全。”

    既然这么说,那肯定还是有一定危险……但见什么人竟然有性命之虞?

    可有些事由不得沈溪拒绝。若他一开始就回绝,玉娘没有说此事与安汝升余党有关,他尚能安心,但现在既然知道了,而安汝升又是在算计汀州商会时出的岔子。贼人潜伏两年多,如今显现踪迹,很可能会伺机报复。他自己在京城天子脚下或许还算安稳,可身在汀州的惠娘和沈家人可就没那么容易避过危险了。

    “走吧”

    沈溪起身,本想随玉娘出门。但玉娘为表示谦卑,竟先等沈溪走过,这才低头亦步亦趋跟随。

    看来玉娘非常在乎尊卑礼数,一来她是犯官家眷出身,接受过良好的礼仪教育,二来则是她在教坊司做了那么多年的老鸨。早就学会迎来送往的那一套。

    到了前院,云柳和熙儿都在,玉娘吩咐道:“云柳与我一同陪沈公子出去。”

    熙儿问道:“玉娘,那我呢?”

    玉娘不耐烦地扫了她一眼,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与沈溪一同出了大院门口,马车早已备好,不过却没有看到车夫,显然马车是玉娘自己驾回来的。

    玉娘道:“事急从权,沈公子请上车,云柳。一路上小心侍候沈公子。”

    沈溪心想这事情真透着一抹诡异。

    玉娘一介弱质女流赶车也就算了,还让云柳一路上“侍候”,分明是找个人看着他,怕他半道跳车跑了?但以云柳的身手。最多盯着他,若他真要跳车,只能通知玉娘把他“逮”回来。

    跟出门来的朱山,惊讶地问道:“那我呢?”

    玉娘看了朱山一眼,眉头轻蹙,好似在仔细观察沈溪的这个仆人。最后她似乎没瞧出什么端倪。道:“若沈公子放心,可令家仆回去。当然同行也是可以的”

    沈溪一想,还是带着朱山方便些。

    若玉娘居心不良,以朱山的蛮力怎么都能抵挡一阵。沈溪道:“我这家仆不认识路,还是带着她同去吧。”

    玉娘心想:“沈公子这是不放心我啊。”她可不知朱山真是头大无脑,完全就是出门两眼一抹黑的那种。

    朱山心里美滋滋的:“真好,不用自己找路回去,还是少爷懂我。”

    沈溪和云柳进到车厢里,朱山则留在外帮玉娘赶车。虽然朱山也是一身男装,但以玉娘观人的经验,早就看出朱山是个女子。

    朱山等沈溪坐好,这才一屁股往车架上一坐,马车都颠簸了一下,她傻呵呵地看着拿着马鞭的玉娘:“这位公子,我帮你吧。”

    朱山显然将玉娘当作了公子哥。

    玉娘秀眉微皱,顺手将马鞭交给朱山。

    朱山拿着马鞭,来回撸了撸,有些心虚地看着玉娘:“这个……怎么用?”

    玉娘眉头从轻蹙到紧锁……这姑娘不但人看起来蠢钝,连说话做事也是愚不可及,你既然不会还说什么帮我?当下没好气地道:“还是我来吧。”一把从朱山手上把马鞭抢回去。

    朱山心里很奇怪:“这位公子不教我使也就罢了,为何对我这般凶?我做错了什么吗?”

    ……

    ……

    玉娘亲自赶车,马车穿过大街小巷,往城郊一片屋舍低矮的居民区而去。沈溪一路都在看窗外的景致,尽量记清楚回去的路。

    云柳问道:“沈公子知道这是去何处吗?”

    沈溪回过头,无奈地摇了摇头。

    马车穿街过巷,来来回回,加上没有高处的参照物,他已经被绕晕了。到了现在,沈溪是一头雾水,只是这件事透着一抹古怪,既然玉娘不想把事情告诉云柳,为何这次出来要把她带在身边?

    到了城郊一处看起来还算热闹的大街,马车缓了下来,徐徐向前,等到了街口位置。玉娘掀开车帘:“沈公子,到了。”

    若说置身荒郊野外,沈溪或许会谨慎些,可外面只是一处看似居民区的地方。街道上摊贩众多,车水马龙,一点儿也不似有什么危险。

    沈溪下了马车,往周围打量一番,终于发现不同寻常之处……许多摊贩根本就不似正常的小商人。他们既没有发出招揽生意的吆喝,也不在意来往的行人是否有意买他们的货物,目光总是落在来往的陌生人身上。

    若是一群贼,不会如此组织严密,沈溪在汀州车马帮用过这一套,他清楚,眼下只有朝廷,甚至是特务机构才会有这般。

    那玉娘带他来的就是朝廷秘密机构的一处据点,但到底是锦衣卫,亦或者是东厂。就不得而知了。

    “玉娘,你真的能确保我的周全?”沈溪犹豫一下,向玉娘问了一句。

    其实沈溪只是想求个心安而已,他也明白,以玉娘之前调查安汝升的手段,包括在福州与宋喜儿势力为敌,又或者是在南京派人跟踪他,都不是一个普通青楼老鸨能做出来的。

    沈溪之前一直觉得玉娘去福州是“巧遇”,因为他信了玉娘的那番说辞,说什么因为帮助刘大夏剿灭安汝升一伙贼人有功。刘大夏给她们赎了籍,她想去福州投奔亲友。可问题是,她去得很凑巧,人刚到。宋喜儿就好似失控一般,居然公开抢劫汀州商会,迫使沈溪不得不“还击”,甚至还找她商议,并向其借调人手。

    甚至宋喜儿的覆灭,沈溪也觉得背后有人暗中助力。

    之后玉娘居然能跟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的人打招呼。帮他保住解元的功名,令他获得进京师入太学的机会。

    更加凑巧的是,沈溪还能跟她在南京城“偶遇”,玉娘以担心遭到訾倩报复为由离开福建北上,重逢后一路同行,显然另有所图。

    玉娘点头:“沈公子请放心,奴家绝不会令沈公子有任何损伤。”

    她说得异常肯定,但此时沈溪对她已没有之前那么信任。

    就算玉娘说这些话发自内心,可她毕竟要受背后之人挟制,很多事不是她可以拿主意的。

    沈溪未再多问,在玉娘引领下进到一条弄巷中。

    巷子很深,外面好似普通人家,甚至有妇人在门口清扫道路,但沈溪看得分明,那妇人分明是男子妆扮。

    这是条死巷,到了巷底的院门外,玉娘上前用快慢不一的节奏敲门。

    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两年前跟沈溪一同在汀江上剿灭安汝升党羽,时任南京大理寺左丞的江栎唯。

    “沈公子?久违了。”江栎唯笑着向沈溪打招呼,他身上没穿官服,但沈溪却知道他已然高升。

    之前江栎唯跟随刘大夏,到宣府处理西北用兵的军饷。

    如今刘大夏即将调任闽粤,扫荡倭寇,两年后就会接替马文升担任兵部尚书,而马文升则会高升吏部尚书。

    王恕、马文升和刘大夏这个铁三角,是弘治皇帝治国的股肱之臣,而弘治皇帝的内阁还有刘健、谢迁和李东阳的铁三角,正是因为这些名臣的存在,才成就“弘治中兴”的大好局面。

    江栎唯是武进士出身,本身又是秀才,追随刘大夏等于是攀上高枝,以后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此人在历史上属于名不见经传的那种,沈溪知道,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因蝴蝶效应影响而崛起的一个人。

    “江大人。”沈溪行礼。

    江栎唯摆摆手:“哪里敢称大人,江某不过是替朝廷做事。倒是沈公子你,年纪轻轻就高中福建乡试解元,真让为兄羡慕啊。”

    ps:第三更送上

    今天查资料耽误了太多时间,天子承诺,明天至少五更回馈大家厚颜求订阅和月票支持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