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帮忙(求推荐票)

    ,。

    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以前江栎唯虽然在沈溪面前客气,但却带着官员的矜持与冷傲,许久不见,他上来便以“为兄”自称,显然是有意与沈溪拉近关系。

    既然江栎唯不愿以朝官自居,沈溪也不会称呼他“大人”,本身这称呼在这个时代就是一种尊称,多用于对父母或者是家中长者,在明朝中叶,称呼高位者为“大人”并不很普遍,遇到朝廷官员一般以姓氏加上官职称呼。

    江栎唯请沈溪到了里面,却是个不大的四合院。

    江栎唯似乎认识云柳,但对沈溪带来的朱山有些陌生,打量朱山几眼,问道:“这位是?”

    沈溪应道:“一位家仆,若不方便的话,可以让她在外等候。”

    江栎唯点头,打了个招呼,过来一名拿着扫帚的仆从,带朱山到四合院的正屋等候,连云柳也一并留了下来。

    江栎唯走在前面,沈溪居次,最后是玉娘,三人一同进到西厢,才知道原来屋子内还有道门,可以通到隔壁院子。

    隔壁的四合院明显大许多,就好像后世地下党的隐蔽联络点一样,明明是一堵墙,但打开机关后却有路,一连穿过两三个院子,才到了地头,却是个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小花厅。

    “沈公子到太学报到,应该是明年正月吧?”刚到厅堂,还没坐下,江栎唯便问了一句。

    “正是。”沈溪道,“江公子若有吩咐,尽管直言。”

    江栎唯笑道:“沈公子别误会,不是吩咐,只是想请沈公子你帮个忙,只是时间有些仓促。最好能在沈公子入太学前完成。”

    沈溪心想:“虽然已是年底,但距离太学入学考校以及入学,怎么也有二十天时间,究竟是什么事需要自己用半个多月时间‘帮忙’?莫非还要离开京城一趟。去帮忙搜捕安汝升余党不成?”当即道:“在下所知不多,尚请江公子言明。”

    “哦?原来玉娘没对沈公子细说?那就是了,连在下也怕沈公子担心影响学业,不肯出手相帮。”江栎唯道,“此事说来算不得大。算是朝廷的一点儿琐事吧……”

    朝廷无小事,江栎唯此话言不由衷

    “安汝升为恶地方,劫持商船和官船,罪不容赦,当时之所以拖了大半年才将其正法,为的是追查其幕后党羽,还有朝廷为他庇护之人。可惜……此人已经伏诛两年,调查依然进展甚微。”

    说到这里,江栎唯叹了口气。

    沈溪道:“在下不懂朝廷大事,但有一点浅见。”

    江栎唯道:“且说无妨。”

    “既然安汝升伏法。证明其与贼匪勾通作恶罪证确凿,那保举其升迁之人,就有很大可能为其同党。但江公子言,至今追查不得,那必然是有人畏罪自尽,又或者……保举安汝升之人,本身并不知情,只是收受贿赂,无法从这些人追查到幕后元凶。”

    江栎唯笑道:“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沈公子。的确如此,此案涉案人等众多。但追查之后,大多数人与安汝升勾连盗匪抢劫杀人之事无关。其实安汝升治理地方时多有贤名,在其任职期间府县经济发展迅速,朝中保举他的不乏其人。安汝升落网后。不少人受牵连下狱,多人自尽,却不知是畏罪自杀,还是羞愤难当。”

    “此案牵涉甚广,于朝廷名声不利,所以刘老大人的意思。此案交由刑部酌情审定,并未张扬开来……”

    刑部审案,基本都会公开审判,如今连朝中大臣都要隐瞒,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名义上把案子交给了刑部,但其实却是由锦衣卫或者是东厂来进行审讯和结案。这就等于是把刑事案件,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从最高法院提到了国家安全部门。

    沈溪点头:“原来如此。”

    江栎唯继续道:“沈公子一定奇怪在下说这些话的用意。这些隐秘本不该向外泄露,可事关重大,而沈公子又在剿灭安汝升时立下汗马功劳,背后还有汀州商会……嗯嗯,与安汝升曾有利益往来。在下跟玉娘商量过,均认为沈公子是帮助我们的最佳人选。”

    沈溪担心的终于来了。

    当初剿灭安汝升时,沈溪就对惠娘提及,朝廷追查安汝升余党,没心思管地方对安汝升利益输送之事,可一旦朝廷回味过来,很可能秋后算账。

    安汝升与盗匪勾结谋财害命是一桩案子,可地方上对其大肆贿赂,助其势力膨胀,这又算是一桩案子,只是案子分大小,既然安汝升伏法,照理说贿赂案也应该尘封,可现在江栎唯旧事重提,明显是让沈溪识相点儿。

    沈溪仍旧很谨慎,拱手行礼:“义不容辞。”

    江栎唯笑着点头,对于沈溪的“通情达理”,他还是很满意的,当下道:“既然沈公子答应帮忙,那我就明说了。之前查到与安汝升有牵扯之人,官职都不大。但自今年年初开始,我们追查到,此人曾于户部有多宗钱粮进出记录,事关重大……”

    沈溪听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什么。

    本来安汝升案子已经告一段落,但这两年来,朝廷西北用兵钱粮紧张,刘大夏户部侍郎兼佥都御史,到宣府治理军饷,肯定会追查一些军饷调拨的旧案,不知如何又将安汝升给牵扯了进来。

    安汝升是地方官,以前未曾有过欠缴朝廷税粮之事,那这案子的关键在于“出”,而不是“进”。换句话说,户部钱粮为安汝升套取侵吞,朝廷要追查去处。但问题是,一个安汝升,在地方上为恶尚能理解,毕竟天高皇帝远,可在朝廷,他若无强大人脉,怎么可能从户部“偷粮”?

    这充分说明,安汝升只是某个势力的一枚棋子,这股势力以安汝升的名义,从朝廷拿了粮食,所用方法不外乎是无灾或小灾向朝廷申报大灾,又或者在朝廷调拨地方的钱粮中做手脚。

    沈溪道:“请恕在下直言,这些事,沈某未必帮得上忙。”

    江栎唯脸上带着几分阴冷的笑意:“未必沈公子莫非忘了,你背后可是汀州商会,据有司查证,安汝升曾于汀州知府任上,从朝廷获得一批赈济水灾的粮食,这些粮食正是通过商会调运。沈公子,你说此事帮得上忙吗?”

    沈溪感觉额头直冒汗。

    现在已经不是朝廷要追究以前商会对安汝升的利益输送,听江栎唯意思,是要把汀州商会当作安汝升的“帮凶”。

    安汝升从朝廷贪墨粮食,结果是汀州商会帮忙运输,言外之意不就是汀州商会跟安汝升是一伙的?

    但事实并非如此。

    安汝升事发前,他到底有什么恶行,可不是商会中人能够知晓。

    高明城在汀州知府任上发洪水时,汀州商会一直统筹帮府县两级官府赈济灾民,惠娘作为商会大当家事事亲力亲为,安汝升上任后,朝廷有赈灾钱粮运送,安汝升要借用商会船只和人手,商会能拒绝吗?

    若因此而将商会归为与安汝升同伙,那实在是太过冤枉了。

    不过官字两个口,江栎唯以势压人,想怎么说都行。沈溪当即义正辞严:“汀江水灾,大水过城,商会助朝廷赈灾,调运粮食,何错之有?”

    江栎唯略微思索,才笑道:“沈公子误会了,其实请你帮忙,主要是追查安汝升同党,并非追究汀州商会之责任。”

    虽然沈溪不知江栎唯被征调后,如今官居几品,但料想他之前担任南京大理寺左丞就是正五品,现在的官职只高不低。

    你一个四五品的朝廷大员,犯得着跟我一个只是举人、无官无品的后生客客气气说话?

    沈溪道:“在下不是很明白江大人之意。但若我真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江大人只管直言……”

    因为刚才江栎唯语气咄咄逼人,使得沈溪不得不表现自己的立场,你是上官,我只是一介举子,别总扯一些没用的。

    江栎唯点头:“实不相瞒,我们怀疑朝中有人与此案牵扯,但查无实证,于是设下引蛇出洞之计,但苦无人手……所以想请沈公子帮忙。”

    沈溪沉默了。

    意思他明白了,安汝升伏法,可他背后的同伙还没被剿灭,又或者此事的幕后元凶在朝中太过显赫,没有证据不能入案定罪,需要设计“诱捕”。

    但玉娘之前说过,此事不会勉强他,那提出这计划的人,就该是江栎唯,玉娘只是参与者,事情也没有上报到刘大夏那里。

    估计是江栎唯觉得,这招“引蛇出洞”会有一些风险,事成之后禀报可立下大功,但若失败,只要朝廷的人没出面,责任归不到他江栎唯身上。

    沈溪心想:“分明是江栎唯拿我当枪使。他到底跟玉娘不同,玉娘还知道软语相求,而他直接就威逼利诱,刚才那些话分明是要逼我就范。”

    沈溪道:“在下背后虽有汀州商会,但汀州距离京师山长水远,这忙……怕是帮不上。”

    ps:第一更,求下推荐票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