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六章 周胖子(求订阅)

    ,。

    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江栎唯笑道:“只要沈公子愿意出手相助便行了,人手方面,我们会提供方便……”随后,他拍了拍巴掌,很快后堂进来两名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后面跟着几名眼睛被蒙上的汉子。

    沈溪见到人后马上站了起来,这不正是前几天刚被他送走的唐虎等人么?沈溪当即愤然抗议:“江大人,这是何意?”

    “此次行动尚需要些操持客家口音之人襄助,这京城之地,要找几个懂闽西客家话,还懂经商之人太难,只好劳烦沈公子……还有几位贵属。”

    江栎唯恢复了官腔。

    说话间,那边唐虎等人的眼罩被拿了下来,唐虎见到沈溪如同见到救星,刚想叫人,但见周围之人均面色不善,当下连忙把话咽了回去,什么都不敢说了。

    虽然脸上和身上并无明显的伤口,但沈溪看到唐虎等人一脸憔悴的模样,这几天应该遭了些罪。

    面对江栎唯的强势,人在屋檐下,沈溪不得不低头,当下道:“在下该如何做,但请江公子吩咐。”

    江栎唯站起身来:“好,就喜欢沈公子的爽快劲儿。玉娘,劳烦你与沈公子详细说明。”

    江栎唯并未解说具体计划。显然,有了枪使,他便不想再亲身参与,回头事败追查起来,他也有借口推脱干系。

    沈溪问道:“那我这些属下,我是否可以带走?”

    江栎唯笑着作出“请便”的手势,押送的锦衣卫将唐虎等人身上的绳索解开,跟在江栎唯身后离开小花厅。

    “你们先出去等候。”

    沈溪知道现在不是闲话家常的时候,挥挥手让唐虎等人出去。等人一走,玉娘盈盈拜倒。一脸歉疚:“都是奴家的错。”

    沈溪没有上前搀扶,语气有些冷淡:“玉娘早该料到如此吧?”

    “奴家并不知江大人竟擒获沈公子家仆,若知悉,绝不会让沈公子前来犯险。”玉娘面色凄哀。“奴家感念公子恩德,未敢有任何不敬。江大人之前只说请沈公子配合演一出戏,若能事成,可令幕后人露出原形,连带公子也有功劳。对公子日后仕途大有助益。可未曾想,他竟动用掳人的手段……”

    沈溪听玉娘的口气,倒不像是扯谎,或许她真不知江栎唯会用特别手段。

    江栎唯身在官场,功名利禄至上,为此做些阴险狡诈的勾当在所不惜,若将其当作普通人,那才叫有眼无珠。

    玉娘低下头,语气和缓地将事情原委相告。沈溪终于知道,所谓的“引蛇出洞”。针对的是近几年府库失窃的米粮……有司目前已追查到这批米粮的下落,但却无法获悉幕后元凶是谁。

    只要户部、刑部和厂卫这边有稍微风吹草动,涉事之人要么失踪,要么横死,继而断了线索。

    所以江栎唯希望找人假扮汀州商会之人,与掌握失窃米粮的商贾商谈购粮之事,把幕后操控之人引诱出来。

    沈溪苦笑:“可如今在下人手不足啊。”

    玉娘道:“沈公子毋庸担心,朝廷会派人手供沈公子调遣,许多事只需要沈公子出个面即可,所需银钱和货船调运。自会有人提供。”

    这计划不小,除了征调人手,还需要银两和货船,那参与者就不止沈溪一人。玉娘又道:“公子。此地不宜久留,奴家送您去个地方。”

    沈溪知道,玉娘要带他去见协助的人,应该是京城某个地下势力的代表。

    与玉娘出来,沈溪向唐虎吩咐道:“你们几个,出去租辆马车回来。送小山回原来的客栈,没我的吩咐不得出来,等我回去再跟你们细说。”

    朱山突然跟沈溪分开,有些紧张:“少爷,我想跟您一块儿去。”

    “不用了,你跟唐虎他们回去。”

    沈溪交待一句,与玉娘和云柳一同穿过院子,出了胡同口,先目送唐虎等人离开,他才与玉娘和云柳上了马车。

    仍旧是玉娘赶车,马车一路行到崇文门附近,未到玉娘落脚的院子,马车已经停到了路旁一个外表不怎么起眼的茶楼外面。

    进门上到二楼,来到个雅间门前。

    沈溪与玉娘一同进内,云柳在外侍候。

    雅间里面装饰豪华,地席是波斯地毯铺就,中间摆着张小方桌,一个中年胖子正坐在临窗的小桌子前饮茶……却是沈溪早前见过的那个周胖子。桌上摆着两幅画轴,分明是沈溪刚卖给他的。

    “玉当家,这是?”周胖子见到沈溪也有几分惊讶,连忙起身对玉娘行礼,目光落在沈溪身上。

    玉娘代为引介:“这位是福建本届乡试的解元公,沈七公子,以后称呼他七公子便是。”

    “七公子,初次见面,鄙人给您请安。”周胖子为人圆滑,上来行礼先加上个“初次见面”,有意提醒沈溪别把事情说漏。

    很显然,这次为朝廷做事,玉娘作为二人的引介者,若之前他们就见过面的话,难免会让人对他们产生怀疑。

    沈溪忽然想到,或许是周胖子知道这次计划,提前跟他见面?再一想,那周胖子经常饭馆吃饭,而他只是临时起意才进去的,二人纯属偶遇,并非谁有意等谁。

    玉娘又为沈溪引介:“这位是城南的周掌柜,手底下买卖不少。”

    没有详细说姓名,周胖子笑道:“鄙人家中排行老三,熟识的唤一声周老三,不认识的叫周胖子。七公子要怎生称呼都可。”

    沈溪拱手道:“周三爷。”

    周胖子赶紧摆手:“您是天上文曲星,鄙人可不敢当。鄙人是江西人,对闽粤地方方言还算了解,嘿,但不怎么会说,这次希望能帮到玉当家和七公子……”

    “坐下说话吧”

    玉娘吩咐了一声,等宾主落座后,玉娘对周胖子道:“此番为朝廷做事。若你能尽心相助,事成之后,可安排令公子进国子监,待从国子监出来。便可进官场。”

    周胖子原本坐着,闻言马上变坐为跪,恭敬磕头:“多谢玉当家提携小儿,鄙人定不负玉当家所望。”

    等再次坐定,玉娘道:“周老三。此番做事,你只管听从七公子差遣便可,所用舟车人手,一概不得有所阻碍。年后几日,计划便会实施,以后要什么问题,可到此处商议……云柳”

    招呼一下,云柳开门进来,玉娘道,“我这小女。将跟在沈公子左右,听从调遣,若你有事,只管找人去与小女联络。”

    周胖子连忙应声:“是,是。”

    玉娘起身道:“七公子且与周老三谈谈,我先回去了。至于云柳,你随我回去做准备,待入夜之后去客栈等候七公子。七公子应该不会再避而不见吧?”

    沈溪心想:“说的就好像不知我住哪儿一样,抓人连锦衣卫都出动了,我避又能避到哪里去?”

    沈溪拱手笑着应了。玉娘这才带着云柳离去。

    周胖子本要相送,但刚到雅间门口,玉娘便让二人回去。

    回到地席旁,周胖子恭恭敬敬给沈溪磕头:“小的有眼无珠。唐突了大人,大人您可别见怪。”

    沈溪苦笑道:“都说了在下只是个举人,不是什么大人,周当家太客气了。”

    “您是福建一省的解元,还是太学生,如今又为朝廷做事。将来……必定高高在上,小的能为您做事,实在三生有幸。大人有何吩咐,只管差遣就是。”

    很显然,周胖子有钱有势,但没有社会地位,只能夹起尾巴做人,任何朝廷中人,在他眼中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

    而他眼下做这些,除了保证自身平安外,还想让他儿子进国子监读书,将来做官。这就好像后世煤老板要把儿子送去当公务员一个道理,你再有钱,在官员眼里你就是个屁,想怎么整你都行。

    沈溪坐下来,周胖子殷勤地端茶倒水,脸上满是阿谀的笑意。沈溪看着桌上的两幅画,道道:“若不知,还以为之前周当家是有意与我相见。”

    周胖子赶忙解释:“哪里哪里,鄙人因缘巧合,才得与沈公子相见,这两幅画本就是在下买回来收藏所用……”

    沈溪见到周胖子如此巴结玉娘,知道他对于有功名或者官身的人很敬重,那买画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沈溪问道:“周当家可知具体事情?”

    周胖子茫然摇头:“一概不知,正等七公子您吩咐。”

    沈溪琢磨了一下,因为他跟刘大夏曾有过交集,还是解元公,所以江栎唯即便想利用他,也要客客气气接见。但这个周胖子,江栎唯可就没那么多心思了,最多先派厂卫的人上门恐吓一番,再让玉娘把人找来,随便交待两句,让他帮忙打个下手。

    计划制定者是江栎唯,负责协助和传信的是玉娘,具体出面的则是沈溪和周胖子。

    沈溪道:“在下没什么好吩咐的,刚才也说了,要等年后计划才会实施,这几日,你我不宜多见。在下先告辞了。”

    周胖子见沈溪要走,有些着急,赶紧道:“七公子何必急着离去?难得过来……实不相瞒,这茶楼的东主,正是鄙人,这茶楼二楼,除了鄙人外,谁都上不来。而且在这雅间内……嘿,可以品茗听曲,好不逍遥自在。”

    就在沈溪想,这区区茶楼能有多“自在”时,周胖子起身将门打开,喊了一声:“来人啊。”

    这一层楼六七间雅间门同时打开,从里面各自走出一名莺莺燕燕的少女,捧着茶托走了过来。

    “站在那儿作甚,还不过来侍候贵客饮茶?”周胖子带着喝斥的口吻道。

    ps:第二更

    不知道明天的粉丝节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谁知晓吗?到现在天子依然一头雾水其他不管了,天子先把今天的爆发承诺完成再说,请大家继续订阅和月票支持哦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