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八章 相见不见(第四更)

关灯
护眼
    ,。

    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沈溪仔细想过,帮江栎唯做事,其实是在帮刘大夏,对他还是极为有利的。

    如今他只是个举人,就算将来考取进士,也只能慢慢熬资历,要做到三四品的大员,少说要二三十年的摸爬滚打,但若能提前立下功劳的话,在朝廷里迅速崛起,也并非没有可能。

    问题是,这件事并非刘大夏属意,事成或许他能分到一点功劳,这点功劳到底多少,还要看江栎唯怎么说,江栎唯若是不在刘大夏面前提他的功劳,那就属于白搭。整个想回来,这哪里是为朝廷做事,根本就是被江栎唯利用。

    腊月二十九这天,本是沈溪和苏通去赴祝枝山之约,可二人并未前去。到下午时,沈溪去东升客栈找云柳问情况,苏通正好也去了。苏通见到沈溪,急忙走过来道:“沈老弟,今日没去赴宴,真是可惜了。”

    沈溪把玉娘的信放进怀中,随口问道:“有何可惜?”

    苏通叹道:“或者真的是我们太过小人之心,这位吴中名士,不但请了我们,还请了另外两人,似与我们有进一步结交的意思。”

    请人去赴宴,不代表是要结交,或者祝枝山请去壮声威的呢?

    苏通凑过头,“这二人,在吴中一代甚有名气,一个徐经,另一个……就是今年应天府乡试的解元,唐寅。”

    沈溪这才反应过来。

    徐经和唐寅这么快就到京师来了,按照原来的历史,他们明明应该是来年二月份才抵达京城的。

    因为徐经和唐寅,实在是太过显眼。

    唐寅是破落户出身,但破船还有三斤钉。徐经那就更不用说了,历代经商下来,富甲一方。这位阔少可不是苏通这样的汀州府富家子弟能比,人家家大业大。江阴家中“万卷楼”中藏有大批从宋、元两代兵荒马乱中幸存下来的绝版书籍,进京城赶考居然带上一整个戏班子助兴,平日饮宴,客似云来,什么美酒美食敞开招待。

    史书上说。会试前,唐寅在京师闹市策马,后面跟着几个上了妆的徐家戏子,招摇过市,这么不懂低调内敛之人,能不被有心人给盯上?

    沈溪道:“祝枝山与唐寅,本就是故友,没什么好稀奇的?”

    苏通惊讶地问道:“沈老弟从何得知?”

    “听说的……”

    沈溪回答得很敷衍。

    这年头消息传递不灵,很多所谓的新闻具有严重的滞后性,但沈溪却颇为清楚其中内幕。唐伯虎用心读书考科举,还是祝枝山规劝的,祝枝山对唐伯虎而言,亦师亦友。这次二人同来京城考会试,不互相拜访一下说不过去。

    唐伯虎跟徐经相交,说白了是唐伯虎利用自身的名气,到不差钱的徐经那里蹭吃蹭喝,唐伯虎虽然有一点儿家底,但跟家中拥有万亩良田的徐经相比,属于小门小户。

    苏通却带着欣然向往:“这唐寅和徐经。是江南一代的名士,如果能拜访一下再好不过。沈老弟,我们何时约好,一起去见见?”

    沈溪赶紧摇头:“苏兄你见谁。我都不会拦着,唯独此二人你见不得。”可是沈溪又不能说明事情原委,这就跟沈溪不去拜访程敏政是同一个道理,跟来年会试鬻题案有关系的人,最好一个都别见,这样才能充当旁观者。

    但沈溪也想到过另一种可能。若是徐经和唐伯虎到京城之后低调一些,再跟程敏政划清关系,那来年的鬻题案是不是可以避免发生呢?

    也难……

    别说他跟唐寅和徐经不认识,就算是知交,劝他们也没用。

    人家进京城就是为了积攒名声,刻意去张扬,让世人都知道他唐伯虎和徐经的大名,你非要让人家低调行事,你算哪根葱?

    而沈溪也没准备去触霉头,只是他也很想见一下,这位在弘治、正德两朝赫赫有名的大才子唐伯虎。

    唐伯虎可是到了后世都家喻户晓的人物,比什么王守仁、李东阳这样的名儒,名气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沈溪拿着玉娘的信,回到自己家里,打开来一看,里面内容很简单,约他在正月初三见面。

    沈溪估量,以江栎唯的性格,不想提前走漏风声,那既然在正月初三约见,那行动的时间应该也是这一天。

    这次行动有一定的危险,他得把一些规避风险的事项,告知唐虎等人,让他们早有准备。按说此番并不比在福州城时设计杀宋喜儿更凶险,但因那次从计划制定到具体实施,都是他自己负责,所有危险,都可以预判。相对而言,这次会显得更扑朔迷离,就看江栎唯的计划,能有多保险了。

    很快到了大年三十。

    新春佳节,人在外地,聚在一起的只有他跟林黛、宁儿和朱山。就算朱山这样神经大条的人,遇到新年佳节,也会想念亲人,不停念叨她的父亲和兄长,不过看到好吃的东西,她马上就忘乎所以了。

    “少爷,这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朱山把碗里盛的饺子拿起来,她以前没吃过这东西,感觉很神奇,用筷子夹着,仔细端详了老半天。

    林黛笑道:“能吃,可好吃了。”

    京城的新家,最开心的是林黛。

    她本来孤苦无亲,她最在意之人是沈溪,如今跟沈溪“双宿双栖”,她做了这小家的女主人,比被周氏管着好太多了,还没陆曦儿这“小坏蛋”跟他抢。

    虽然沈溪年后就会入学,但沈溪也作出了会试之后迎娶她的承诺。

    下午包饺子时,林黛即便不会,也在一旁帮忙,最后却只能看着沈溪和宁儿一起包。不过到后面生火烧水,她则亲自动手。

    按照道理来说,“君子远庖厨”,沈溪不该去理会厨房之事。可沈溪的厨艺,别说是林黛,就连宁儿也要靠边站,再者饺子是北方的食物。南方人很少做,宁儿只是懂一些皮毛,必须得他亲自动手。

    朱山吃饺子,刚开始还有些忌讳,怕里面有什么牛鬼蛇神。但等入口之后,尝到饺子的美味,她已经顾不上筷子,直接用手去抓了。

    林黛有些不乐意地用筷子打了一下朱山的手,板起脸道:“不许用手。”

    朱山人憨厚,可脾气不小,沈溪记得第一次见她,就因为她兄长的几句挤兑,她直接将兄长举在天空转。

    可这次她却笑呵呵把手放下,改而用筷子去夹。

    这说明她也懂得好坏分寸。看起来高大壮实,但年岁毕竟比林黛还小一岁,再加上林黛是供她吃穿的“小姐”,以后或者是“少奶奶”,那林黛的话就好像圣旨一样,由不得她不遵从。

    更何况,林黛提醒她的,是基本的吃饭规矩,她总提醒自己要改,可一看到美食就有些忘形。

    “慢点儿吃。今天有不少,如果实在不够的话,就只能把明早的饺子放在今天煮,再或者。用点干粮垫肚子。”沈溪道。

    朱山笑嘻嘻说:“够吃了。”

    宁儿和林黛都用怪异的目光打量她,好像在说,你一个人饭量顶我们三个,几乎一半的饺子都让你吃下肚子,当然是够了,可我们没你嘴快。只能吃这么一点儿。

    只是难得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饭,也就没那么多成见和怨懑,因为林黛和宁儿知道朱山的饭量大不是故意的,朱山身材不胖,只是人长得壮实,家里搬搬抬抬的重活,少了她还真不行。

    吃过晚饭,各自回房休息。

    因为没什么人,这新年少了节日的氛围。

    林黛有些不舍,可怜兮兮地看着沈溪:“半夜,我们出去看别人放爆竹吗?”

    沈溪摇摇头:“还是早点儿睡,明天早些起来。”

    林黛点点头应了,可到晚上,门还是被她打开,抱着枕头的她只穿着小花肚兜和亵裤,连鞋袜都没穿,上了床榻便从后抱着沈溪。不多时,她便沉沉睡去。仿佛孤枕难眠,只有跟沈溪在一起,她才会感觉到安心。

    正月初一和初二,本是出去拜年的时候,沈溪却留在家里安心读书。

    备考会试,要看的书多,他这里没有的,会去苏通那里借。

    苏通这几天把京城的书店逛了个遍,沈溪没买到的书,他也花钱买了回去,就好像专门等着沈溪去借似的。

    “……听说唐寅和徐经要去拜访程老侍郎,而且时间就在明天。”

    正月初三上午,苏通告诉沈溪一件事,他自己略带不忿,“而我还要再多等上两日,实在可气。”

    苏通去程敏政家里投了拜帖,排期是在正月初八才能相见,可人家唐寅和徐经一来,投了拜帖,基本两三天就能见面,后面的排期自然跟着延后。

    这便是待遇的差距。

    沈溪道:“程老侍郎与唐、徐二人是同乡,你我还是莫要去攀比的好。最好,你还是别去见了,若我所料不差,这届会试主考,十有**是程侍郎,谁去拜访,就会有鬻题之嫌。”

    苏通心里直纳闷儿:“这就奇怪了,沈老弟可以见谢老祭酒,为何就不能见程侍郎?要说这在职的朝官,可远比一个致仕的老祭酒地位更高啊。”

    沈溪没有跟苏通多说,他还要去东升客栈见云柳,因为当天下午他就要跟玉娘见面,而计划的实施很可能在晚上,关于这次“引蛇出洞”计划,沈溪想尽早知道详情,以便让他盘算清楚,其中蕴藏有何危险。

    等沈溪抵达东升客栈时,玉娘和云柳已经等候多时。玉娘从江栎唯那里得知细节,也迫不及待过来跟沈溪商议。

    ps:第四更

    家里来客人了,这一章码得仓促,或许有所错漏,下一章更新则会很晚,请大家多多谅解天子继续求订阅和月票在支持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