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六章 山人自有妙计(第四更)

关灯
护眼
    ,。

    回家时脚步轻盈,心情愉悦,回校时脚下仿佛有千斤重,倍感压抑。沈溪重新有了做学生的感觉,想到若是今年会试不过,便要在这里渡过几年寒暑,心里便一阵发紧。

    沈溪睡觉并不认床,可在国子监的第一天晚上,他失眠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天寒夜冻,沈溪心情郁结,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那边孙喜良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冷得不时发出咳嗽声,床板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

    到了半夜,沈溪依然头脑清醒,再这么躺下去不时个办法,他索性穿衣起床,把带来的烛台点燃,披上被褥,伏在桌前写东西。

    不多时,孙喜良也穿好衣服到了沈溪跟前,嘟哝一句:“天这么冷,怎睡得着?”探头看了眼沈溪写的东西,问道:“你在写什么?”

    沈溪手上没停:“随便写点儿东西,打发无聊的时间。”

    “给我看看。”

    孙喜良坐在旁边,沈溪写完一页,他便拿过去看,看得竟然入迷了,可惜沈溪写的速度始终比不上他看的速度。

    孙喜良到后面干脆站在沈溪身后,弯下腰,沈溪写一句他便读一句。

    沈溪写的是《阅微草堂笔记》,一部短篇文言志怪小说集,原作者是纪晓岚,采用的是宋代笔记小说质朴简淡的文风,搜集有各种狐鬼神仙、因果报应、劝善惩恶等当乡野怪谭,或一些奇情轶事,在乾隆与嘉靖年间享誉一时。

    “你写的倒挺有趣的,有什么名堂吗?”

    到了五更,沈溪埋头写作,孙喜良已经不停打哈欠了,他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身体有些扛不住了。

    “《聊斋》。”

    沈溪随口敷衍一句,“喜欢看,我写完后明天交与你瞧。”

    孙喜良喜笑颜开:“那感情好。我这里也有两本从南方传过来的说本,都是些稀罕物,明日里与你细瞧。”

    沈溪停下笔,稍微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说到说本,沈溪自然想到自家印的几种,但其实早在宋朝便有《京本通俗小说》、《清平山堂话本》、《全相平话五种》等说本问世,南宋末期已经出现《西游记》的雏形《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到了元朝和本朝。说本的种类就更多了,只是市面上手抄本更多一些,毕竟只要一杆笔和几张纸,就能照搬过来,最后将纸张装订,就成说本了。

    孙喜良上床睡觉,沈溪了无睡意,继续书写,等到他眼皮有些撑不住时,匆匆忙忙上床。也不脱衣服,裹着被子便呼呼大睡起来。

    等醒来时,天色已然大亮。

    起床后,沈溪眼睛有些干涩,于是出去打水洗脸,到了开水房才知道早晨国子监不提供热水,等到宿舍附近的古井边一看,井水早已经冻住了,只好无奈返回宿舍。

    沈溪简单收拾过,没到饭堂那边吃早饭。随便吃了一点昨日带进来的林黛做的米团,便去教室。

    国子监内各种教室有上百间,其中规模最大的是率性、诚心、崇志、修道、正义、广业等六堂。

    在这里,主要学习《四书》《五经》。兼习《性理大全》和律令、书数等,就好像大学有不同的科目一样,学生们每天上午和下午各上一堂课,一堂课一个半时辰左右,中午有一个时辰的吃饭和休息时间。

    国子监内学习氛围浓厚,可太学这边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太学的学生主要在六堂上课。这儿教室面积很大,哪怕坐上三五百人也不显拥挤,更何况所有太学生加起来只有一百余人,所以显得很空旷。

    今天到教室的几乎都是昨天报到的新生,那些老生,要么回乡省亲没回来,要么四处访友没回国子监,又或者回了国子监但不想到教室来发呆,总之是不现身。要等礼部会试结束之后,那些中不了进士的老生才会继续回来就读。

    国子监派来教导的是一位正九品学正,相当于国子监教习,此人一来便坐在最前面的那张讲桌后面,面对全班学生,拿起本书埋头也不知他看的什么书。

    刚开始大家还以为这位教习会授课,又或者训话,都打起了精神,过了许久却发现没动静,这才知道原来是自习课,于是纷纷拿起书本。

    看了一会儿书,许多太学生昨晚认床又或者是半夜被冷醒,没有休息好,干脆伏案睡觉。沈溪四处看了看,发现前后都有人睡觉,当下也不客气,拿起本《孟子》挡在前面,然后匍匐到案上,呼呼大睡。

    入太学第一天上午,沈溪在半梦半醒中渡过。

    到了中午,太学生们逐渐活跃起来。

    入了太学,跟以前读书最大的不同,是身边多了许多水平相当的同窗。很多太学生从小蒙学就是请先生回家,从来没有上过学塾,就算有上学塾经历的,考中秀才后也就不再到学塾读书而是在家自修,早已忘记了同窗是何等模样。

    太学生基本都是二十岁到二十五岁的举人,彼此都是年轻人,有什么有趣的事凑在一块儿,很快就能打成一片。

    沈溪中午没去食堂吃饭,继续呼呼大睡,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一阵读书声吵醒。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瞟了一眼,旁边正有个不识相的家伙在那儿读书,朗朗的读书声听到耳中略显刺耳。

    沈溪坐直身体,向四周看了一眼,坐在前面讲桌后的学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周围的同学也只有稀疏几个,这位还这么卖力读,读给谁听?

    “那个……严兄,能否小点儿声音,影响到我睡觉了。”

    沈溪侧过头,一脸好奇地大量未来的一代大奸臣严嵩,很想上去踹他两脚,癞蛤蟆跳脚背上,你不咬人恶心人啊

    严惟中笑着看向沈溪:“沈公子,你醒来正好,我有学问上的事情要请教你呢。”

    沈溪马上回以冷眼。

    未来大奸臣要请教我,你真够高看我的。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只是个来混文凭的?这会儿我只想睡觉,并没打算好好学习,请问可以放过我吗?

    沈溪出言婉拒:“对不起,严兄。还是另请高明吧。”

    “不……不是,此事在下请教别人不会有结果。”严惟中一点儿都不识趣,坚持道,“听闻沈公子是福建乡试解元,与吴公子乃是同乡。可刚才我与吴公子探讨了一下学问。发觉他学识渊博,出口成章,在下自叹不如……却不知乡试时吴公子因何屈居沈公子之下呢?”

    这什么强盗逻辑?

    吴省瑜才学不错,你觉得比不上,就不许我才学比他更好?也是物以类聚,只有那个怪胎吴省瑜,才能跟面厚心黑的严惟中走到一块儿去。

    严嵩这家伙看起来老实巴交,但心术极其不正。正德十二年礼部会试,严嵩担任同考官,而这一届。与他同乡的夏言中了进士。

    本来严嵩算是夏言的半个座师,可回过头夏言发达的时候,严嵩想方设法巴结,在夏言入阁为首辅后,他跟着扶摇直上,最后竟然设计将夏言害死,独揽大权。

    “山人自有妙计。”

    沈溪把棉衣紧了紧,侧过头去,蒙头接着呼呼大睡。

    想知道为什么我考得比吴省瑜好吗?就不告诉你,急死你。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严惟中见沈溪不买账,他倒是锲而不舍,继续在旁边读书,不过这次沈溪就不怎么受他影响了。最后严惟中自讨没趣。改而到别处恶心其他人去了。

    下午临近下课时,沈溪总算揉着朦胧的睡眼起来。他知道,睡了这么一天,晚上别想睡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寝室内不是睡觉的好地方。晚上那么冷,睡了难免会感冒,他带进来的蜡烛挺多,每天晚上挑灯夜读,再写一点儿杂记或者是说本,时间很快就打发过去了。

    沈溪正准备将东西收拾好回寝室,再去食堂吃饭,孙喜良走了过来,手上拿着沈溪昨夜写的《阅微草堂笔记》的散乱稿子。

    孙喜良问道:“沈公子,这《聊斋》可还有别的?与同窗交换着看了下,对你这几篇文章评价都很高啊。”

    这也算文章?根本就是短篇小说你们看的不是里面的行文文采,而是里面的故事内容吧?

    “没了,要看,恐怕要到晚上我写出来后才能继续。”沈溪打了个哈欠。

    “那好,晚上你接着写,明日我拿来与同窗一览,哈。”

    孙喜良一脸高兴的模样,显然沈溪的《阅微草堂笔记》令他很快便在太学结交到了朋友,随后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来,“沈公子,做为回报我这里也有一样好东西,你拿回去瞧,不过可要藏好了。”

    沈溪拿过来一看,只瞟了眼封面,直接给孙喜良推了回去。

    这书在市面上流传广泛,可这儿毕竟是国子监,这等读物属于一等一的**。没错,这便是福建汀州府出品的彩色插图刻本《金瓶梅》,而且还是沈溪经过数次修改后的最终定稿,最多也不过卖到南京。

    如今在南方想找一本原版的都很难,没想到孙喜良竟然也会拥有。

    “沈公子,你不看看就给我?这里面可有好东西呢。”孙喜良一脸神秘地说道。

    沈溪没好气道:“麻烦你看看扉页。”

    孙喜良好奇地打开书,扉页上有特别的印章和落款,他读道:“兰陵笑笑生,福建汀州……嗯?是沈公子你的家乡啊。原来沈公子早就看过了,怪不得,这东西在京城地面上还没几本呢,这本却是邢公子从南京带过来的。”

    “唉,真想见识一下这兰陵笑笑生是个怎样的风流人物,人在福建汀州,但在京城都拥有偌大的名气。”

    “是吗?”沈溪盯了过去。

    “沈公子初至京城或许不知,头年里,就听说南方有兰陵笑笑生写出《金瓶梅》,但只是些手抄本,一直无缘见到真本,还有他写的《桃花庵诗》,传到京城的时间更早些,另外他撰写的戏本……如今京城大小的南戏班子,演的几乎都是兰陵笑笑生的剧目。”

    沈溪乍一听还有些惊奇,难道现在兰陵笑笑生这个名号真的天下闻名了?

    可再一想,《桃花庵诗》和《金瓶梅》是他假借兰陵笑笑生的名义写的不假,可那些戏本,多半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最多那些戏班子,想靠着“兰陵笑笑生”的名气,趁机炒作上一把。

    ps:第四更

    忘记今天是家父忌日了,经过母亲提醒,于是整个下午都在准备好酒好菜,然后为九泉下的老父亲烧纸问候

    不过,天子爆发的承诺不会改变,晚些时候应该还有一章,请大家稍安勿躁,天子已经尽力码字,不会让大家失望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谢谢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